PO18脸红心跳 言情 夜的命名术 934、收获
    过山车和鬼屋是个独立的区域,似乎只要找不到正确的方式,里面的游客就永远无法出去。
    准确讲,这里其实是个囚笼。
    李神坛将那些触犯了游乐场规则的人,全部关押其中,活活困死。
    这位恶魔耳语者,心一直都比任小粟狠辣的多。
    现在,庆尘出不去,陈余也出不去。
    到时候就算庆尘把陈余熬死了,他每次穿越也都只能像坐牢一样,在这里挨饿7天,然后回到表世界。
    “回去我就给大羽说,我是为了他夺权才困到这里的。为了不让我饿死在这里,所以他得把空间戒指先借我用来携带食物和水?”庆尘嘀咕着往过山车走去:“好主意。”
    庆尘惦记空间戒指也不是一两天了,现在刚好有个好机会……
    就在天上神佛虎视眈眈的时候,庆尘来到过山车的排队区。
    却见门口挂的牌子:本区域营业时间18时-24时、0时-6时。
    庆尘愣住了,这玩意只有夜里能玩吗?
    陈余就在天上冷冷的看着庆尘站在原地沉思,这小子和自己战斗到一半,杀了自己两尊伏魔金钢、四尊飞天神女、一尊水神共工,然后架还没打完,竟然跑来思考游乐园规则来了?
    他冷笑着说道:“小子,你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
    庆尘的脸再次变成陈传之:“逆子你先别说话,让爹好好思考一下啊……”
    陈余神经质的大笑起来:“找死。”
    却见天上剩余三尊水神共工,直接在天上下起一场王水雨来,大雨倾盆落下。
    一场大雨哗啦啦落下,覆盖方圆数公里。
    三尊水神共工很谨慎,并未下降高度,庆尘一点办法都没。
    这便是陈氏画师要画水神共工的原因,只要有一尊水神共工在天上下一场雨,顷刻间便能消融一支地面部队,哪怕敌人躲在装甲车里,连装甲车也会被这王水一起融化。
    庆尘嗷嗷乱叫着骑在影子的脖子上,头顶举着皮划艇当雨伞,影子无视地上的积水,他无视天上落下的雨水。
    这模样实在称不上半神的风姿……只不过,庆尘晋升半神时间还短,暂时还没有半神的偶像包袱,怎么实用怎么来。
    狼狈归狼狈,但确实有用……
    有用就完事了!
    要不是这游乐园的东西带不出去,属于禁忌物之内的产物,庆尘绝对会把皮划艇带走当做纪念品,真的玩出感情来了。
    此时,却见影子驮着庆尘往过山车的站台上跑去。
    但过山车就这么孤零零的停靠在站台上,没有按键,没有选项。
    仿佛只能老老实实的坐上去,然后等待命运的审判。
    所以……自己要倒退去哪里?
    庆尘抬头仰望着。
    过山车的轨道在天空中曲折盘旋,但它并非只存在于地上,游客乘坐它转过7个大圆环之后,便会经过一个由扳道岔控制的分岔口。
    轨道在这里一分为二,两条轨道的尽头都几乎笔直的探入地下未知的黑暗里,不知道通往何处。
    也就是说,不同的选择,过山车会将你送去不同的位置。
    两个黑暗隧道就像盲盒一样,一个生,一个死。
    庆尘沉思着:“不行,游客须知里搞不好有陷阱,必须跳出李神坛给的思维模式,从里面跳出来抓住关键词。”
    或者,进入李神坛的思维。
    他顶着王水的倾盆大雨默默的沉思着,仿佛天上的那尊半神并不存在一样。
    庆尘回忆起自己第一次遇见李神坛,对方在街角给一大堆小孩子变着魔术,对方洒下一片扑克牌,然后消失在扑克牌里。
    恶魔耳语者的魔术师身份很有名,有名到联邦没有任何一个魔术师能与他齐名。
    所以魔术师最擅长的是什么?
    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让观众看到,他们想让观众看到的东西。
    一旦被他们掌握了注意力,那么接下来你看到的魔术,会如同魔法一般神奇。
    所以,想要破解魔术,就要撇开魔术师故意给你看到的东西。
    这时,庆尘忽然回头看向鬼屋迷宫……
    他大脑急速运转着!
    下一刻,庆尘竟突然疯狂的全力往回跑去,骑士半神玩命逃跑时,身体在视线里都拉出了残影,天上的神佛一不留神,竟是差点被他甩脱开来。
    庆尘如同离弦之箭从过山车区的闸机一跃而过!
    都已经被囚禁在这里了,这时候还管什么规则不规则?
    闯就完事了!
    陈余在天上看着这一幕,庆尘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举动让他不禁一惊!
    庆尘找到出去的方法了!
    这片诡异的空间就像是个囚笼,穹顶是假的,到了3000米高度就会碰触到边界。
    这空间那一望无际的边界也是假的,往东往西闯出去两百多公里,就会被无形的力量阻拦回来。
    那时候陈余就明白,游乐场并不是一个禁忌物……而是两个。
    他们看见银杏树时,那里是第一个禁忌物,通过滑梯之后,就会触发某种规则进入第二个。
    黑叶原的作用是守护。
    鲸岛的作用是量产植物。
    而这过山车所在的禁忌物,作用就是禁锢。
    陈余冷笑着试探道:“小子,刚刚辛辛苦苦的从那迷宫里跑出来,现在怎么又要回去了?”
    庆尘这次甚至都没有假装陈传之,只是自顾自的狂奔着。
    到了迷宫处,他竟将骑士半神那强大的躯体展现的淋漓尽致,仅仅助跑加起跳,完全没有依靠神切,便如三级跳运动员一般跨过了入口的百米距离!
    不装了,摊牌了,骑士半神就是这么牛逼。
    神切的精髓在于快,快到如同光一样无法躲闪,但论跨越距离,还是庆尘如今的身体更厉害!
    这下子,陈余见庆尘不再挑衅自己,不再嘲讽自己,反而有些坐不住了!
    他身旁那一百多个骑着青牛的爹,异口同声说道:“他找到出口了,到时候他出去,你留下,你这一辈子就只能困死在这里。褡裢里的食物还够支撑三天时间,但三天之后你怎么办?”
    陈余冷声回应道:“这出口我都找不到,他凭什么能找到?这里就是李神坛设置的囚笼,没人可以出去。”
    一百多个爹异口同声说道:“李叔同曾经闯出去过!骑士是能出去的!”
    陈余皱起眉头看向地面,下一刻,他骑着青牛也下降了高度,三尊水神共工、两尊火神祝融,一并疯狂的朝着庆尘方向飞去。
    瓢泼的王水大雨从天空中落下,可它们甚至还没浇到庆尘身上,庆尘便已经跑出了王水雨的范围。
    陈余太惜命,他和共工飞的太高了,以至于雨点跨越高空落下,根本追不上庆尘的速度!
    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立刻操控着共工与祝融下降高度。
    一百多个爹怒吼道:“拦住他!”
    陈余的精神污染越来越严重了,他也知道自己的精神污染越来越严重了。
    他快速下降着高度,眼睛对庆尘的踪影寸步不离,他要知道庆尘出去的方法!
    也就是这个时候,庆尘的身影在迷宫里快速跳跃,一次次雷击将他送往迷宫中心的位置,甚至还精准的避开了王水的区域!
    陈余愣住了,因为他从天空中看到,庆尘正在突进的位置,分明就是这迷宫墙组成的守宫蜥蜴的头部!
    两尊火神祝融已经赶到,他们奋力吐出熊熊火海,影子突然接过皮划艇拦在庆尘身后,以皮划艇为盾,弓步扎稳。
    火海如潮汐般向下翻滚,但这火海冲到影子的面前时,却骤然被分成两股。
    犹如海水遇到了坚硬的礁石!
    庆尘能感觉到自己头发眉毛在高温里快速弯曲,影子竟是在这无差别的上千度高温里破碎了!
    砰的一声,皮划艇掉落在地上。
    陈余冷笑,火神祝融朝庆尘飞去!
    快!
    必须再快一点!
    在陈余拿出其他杀手锏之前!
    庆尘再次提速!
    天上的陈传之发出最后的怒吼:“他要逃走了!杀他!”
    陈余没有管他,只是定睛去看庆尘,此时,凌晨2点的月光在迷宫墙上终于照出影子来。
    天上两尊祝融手指结印,竟再次吐出一口比先前更加汹涌的火流来!
    但这一次,他们对准的不是庆尘,而是庆尘要去地方……守宫蜥蜴的嘴巴。
    鲜红色的火焰将夜空照亮,那火流从空中流淌下来,直奔地面。
    庆尘的面庞被照亮了,然而他却仿佛没有看到那已经到来的危机一样,穿过层层迷宫墙,抵达终点!
    他毫不犹豫的朝着迷宫长廊丢出一枚祈福牌。
    祈福牌进入光影后消失了。
    庆尘纵身一跃,也在光影里消失了!
    从天空中看去,庆尘就像自己将自己送入了那头庞大守宫蜥蜴的嘴巴里!
    陈余心里一惊!
    直到这一刻,火焰才终于抵达地面,在地上铺出一张巨大的绽放的红毯!
    可是,祝融还是晚了一步。
    这个过程里,庆尘只要稍微迟疑0.1秒,结局就会被改写。
    迷宫里安静下来。
    他再次突然拔高了高度,纵观整个迷宫都没有看见庆尘的身影!
    没了,真的没了!
    庆尘就这么消失了,消失在他眼皮子底下!
    仿佛有个神奇的魔术师,身穿着黑色的燕尾服,在舞台上、在观众的眼皮子底下,变了一个无解的魔术!
    水神共工率先落下,这一次连陈余都骑着青牛落了下来,惊疑不定的看着那条长长的绿色迷宫长廊。
    那空无一物的长廊就像是一头怪兽巨口,把庆尘吞了下去!
    陈余身后又出现了新的陈传之:“他已经出去了,你也夺了别人的祈福牌,试一试。”
    陈余这一次并没有反驳,他从青牛背上跳下来,将褡裢里的祈福牌拿出来,丢出去。
    祈福牌与庆尘一样消失在了光与影的边界。
    陈余皱起眉头,他这一次操控着一尊水神共工走了进去……
    “不好!”陈余心中怒吼!
    水神共工跨过那片光与影之后,看到的并不是外面的世界,依然是迷宫里!
    共工脚下撞到了那只倒扣在地上的皮划艇!
    刹那间,皮划艇骤然掀开,被皮划艇扣在下面的少年半神面色冷峻。
    神切!
    庆尘消失在原地,他的身影从共工身边擦肩而过,手中反握的黑刀抹过对方脖颈。
    下一瞬,庆尘重新穿回光与影,来到陈余面前!
    事实上,他根本没想好怎么从这里离开,或者说,他现在也根本没打算离开!
    他只是给陈余变了个魔术:
    庆尘在过山车那里思考时,过往的日子里,庆尘头脑强大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所以当他开始往回狂奔的时候,陈余下意识便觉得他找到方法了!
    但他回来并不是要离开的,而是将皮划艇放在他将要躲藏的地方……这皮划艇并非乱丢的。
    看起来好像是火海淹没了影子,但这其实是庆尘选择的位置,是他从18000种路径里找到的位置!
    当他丢出祈福牌穿过光与影之后,他和祈福牌都没有离开迷宫,而是全都出现在这个被遗弃的皮划艇里。
    但从天空俯瞰,陈余根本不会想到这个被他亲手杀掉影子、掉落皮划艇的地方,还暗藏着玄机。
    这就是魔术的真正要义:让观众看到你想让他们看到的,将一切能利用的利用起来,进行一场精彩的表演!
    魔术师,Joker!
    所以,当陈余从天空中俯瞰,他看不到庆尘,便以为庆尘真的离开了。
    他落下来,想的是自己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离开。
    但陈余也不是傻子,当水神共工穿越光与影之后撞到皮划艇,便明白了这场魔术的关键之处!
    就是这么一只普普通通的皮划艇,成了魔术里的关键道具!
    可他现在才明白,已经晚了。
    这场表演只有一个目的,骗陈余下来。
    不击败陈余,庆尘怎么可能走?!
    这是庆准要杀却未杀成的人,庆尘必杀之!
    此时此刻,庆尘已经杀掉一尊水神共工,他的身影穿过重重叠叠的光与影来到陈余面前!
    陈余仓促之间身影飞退,他身旁的青牛朝庆尘凶猛的拱了过去,剩余两尊水神共工也一并吐出洪流般的王水潮汐。
    神切!
    璀璨光线重现!
    庆尘手持黑刀穿过王水、越过青牛,再次来到陈余面前!
    陈余不论怎么退,都似乎无法脱离庆尘的速度!
    在绝对的速度面前,一切力量、计谋全都灰飞烟灭!
    陈余手指上的碧玉扳指化作一道翠绿的蜂窝状屏障,拦在了庆尘来路上。
    再神切!
    庆尘的身影竟是再次以光线姿态穿过了屏障,仿佛这世界上从来都不存在能够阻挡他的东西,连禁忌物也不行!
    这三段神切,庆尘始终留着,就是为这一刻打破一切阻碍!
    一念既出,万山无阻!
    这就是绝对的速度!
    陈余这次真的慌了,他伸手虚握住什么,像是要从虚无中抽出某种力量,就像庆尘从虚无中抽出黑刀。
    然而当他抬头看向庆尘的刹那,却发现那少年的面目忽然变了。
    不是李叔同。
    也不是陈传之。
    而是庆准!
    这是陈余心中最大的心魔!
    魔障到他哪怕精神污染了都不敢面对的存在!
    陈余看着对方的面庞,仿佛又回到了002号禁忌之地外的那一夜。
    他又看到了那个一刻钟的神明!
    “陈余,我是你这一生无法翻越的高山,从今天开始,你想到我便会感到恐惧,你的修行路,今天就断了吧!”
    陈余甚至听到那个人在耳边轻声说道:“岁月。”
    对方只是轻轻一说,岁月便静止了。
    就是这一霎那,陈余的思绪被彻底扰乱,陷入精神污染之中!
    庆尘已经来到他面前。
    陈余,我回来了,为了那些回不来的人。
    庆尘与陈余算计了数天时间,甚至跨越了一个回归周期,半神之战里,极少出现这种长达数天的鏖战,彼此都身心俱疲。
    然而真正的战斗,在真正开始时,便也结束了。
    被骑士半神近身的陈氏半神,命运已经悄然为他写好了结局。
    就在陈余睁大眼睛茫然失措的瞬间,庆尘与他擦肩而过……
    但是陈余没有死。
    他感觉到自己手上好像有什么冰凉的丝线缠了上去,身体失去了控制。
    ……
    抱歉,这章删了很多修了很久,才最终觉得这一版还算满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今晚谁是我老攻  娇花野草  直男炮灰被主角受看上了  病娇大佬的团宠小奶狗他撩翻了  万人嫌作精和大佬联姻后  渣完四个大佬后,他们找上门了  深情男配不干了  我的病娇白月光  [综漫]运动系恋爱不打直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