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网游 网游之九域神坛 第九章 九域初起 一
    ?
    一夜无梦,待到醒来已是凌晨五点半,石子灵洗漱一通,又往烧烤摊赶去。
    这日,清晨、夜晚卖馒头,白天一有空便四处发传单,过的还算是充实,之后,接连数日,尽是如此。
    时光一晃,进入了十二月,榕城迎来了暖冬。北风吹来,却不刺骨,只是稍有凉意。
    一日正午,石子灵刚发完传单,回到候车厅里,打算休息会,晚上继续卖馒头。刚一走入候车厅,忽见厅东面那巨大led屏幕下方站满了人。
    石子灵抬头一看,原来那屏幕上正播放着一部影像,似乎是部电影。
    只见那影像里:艳阳高照,一道山峰拔地而起,直入云霄。
    那山从山麓到山顶,青松翠柏,玉树琼枝,一山四季,甚是稀奇。那山地林间,飞禽走兽,奇花异草,不计其数。
    忽然一跃到了山顶,远远望去,那山顶上,一马平川,千里冰封。
    视野慢慢靠近,只见诺大的山顶间竟然只有一树。那树高约千尺,冠盖如伞,从万里高空往下望去,树干中央竟是中空的。
    此时,正是晌午时分,几缕阳光直射树中央,却深不见底,到了约莫百尺,阳光消失不见了。
    突然,那树中央百尺处,现出一双黑白眸子,那眸子飞速旋转,猛地眨了眨,登时山峰一颤,万兽惊走。
    “嘤~”一声嘶哑的尖叫,惊的林中万鸟齐飞,朝着四面八方扑扇扑扇飞去,宛如道道彩光散射四方。
    从空中望去,只见村庄城镇里,人群惊慌失措,扑跪在地,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祷告着。
    过了许久,嘤~嘤~嘤~接连三声鸣叫从那树干中央传出,瞬间地动山摇,那树中央猛地飞出一道庞大的身影,直往太阳扑去,登时蔽天遮日,苍茫大地,没了阳光。
    定睛一看,只见那身影原来是只巨鸟,那鸟鹰头凤尾鹏身,十分奇特,又见它左半身黑暗幽邃,宛如一个黑洞,右半身鲜红欲滴,让人血脉沸腾,看着让人心跳猛颤。
    那巨大身影遮住了阳光,时间一久,整片大地宛如坠入了冰窟,寒气渐起。
    地上人类,惊慌失措,有人生火,有人祈祷。
    不多时,气温骤降,河流大海成了冰川,冻死冰伤的人类和野兽不计其数。人类却束手无策,只能在黑暗中慢慢等待死亡。
    正当绝望时,嘤~那树中央又传来一声鸣叫,那声音宛如神曲,让人神往,接着一身影从中飞起,直入空中。
    只见那身影也是只奇鸟,与之前那只黑血鸟十分相似,不同在于这只全身有七条彩纹,呈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彩纹从头螺旋至尾部。
    那七色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嘤了一声,宛如哭泣,直扑那黑血鸟而去。
    嘤~嘤~两声不同鸣叫声,响彻云霄,二鸟撕打在一起,相互猛啄,空间仿佛被撕裂了般。吓得地上的生灵,扑倒在地,瑟瑟发抖。
    不多时,空中飘落着无数羽毛,那黑的,红的羽毛落在了人类野兽身上,立即双眸一黑一白,急速旋转。那七色羽毛落到身上却悄无声息,未有变化,只是接触的一瞬间,心里猛地颤动了一下。
    二鸟在空中打的天昏地暗,渐渐交缠在了一起,四周空间滋滋作响。忽然二鸟分开,蓄势猛冲,撞到一起又越缠越紧,空气时而冰冻,时而燃烧,无数能量聚集其中,空间隐约扭曲。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中只剩下一团混沌球体,已经分不清是黑血鸟还是七色鸟的身影了,只是那球体表面流动着九条纹路,除了那七色外,又多一道黑,一道白。
    那球体越缠越紧,渐渐缩小,阳光重返了大地,生灵们欢喜嘘吁。
    突然,猛地砰~的一声巨响,那球体猛烈爆炸,一股能量席卷大地,苍茫大地,或烈火焚烧,或急速冰封,生灵涂炭。
    这个世界仿佛回到了混沌时期,毫无生机。
    日月如梭,一晃去了五百年,那片大地再起生机,那些获得羽毛的生灵渐渐重生苏醒,猛然发现,家园不在,沧海桑田,却有发现自己变了许多,或力大无穷,或吞云控雾。
    又过了一千年,这苍茫大地再起繁华,却也是危机四伏。
    。。。。
    此时已去整整一千五百年,一日,某草地上
    只见十多个身影在草地上下飞落,分散八方,围住一头猛虎。
    那猛虎双目通红,四足漆黑,一跃竟起百余米。
    “快,快杀了它”
    只见北面一持剑男子疾呼着,说着猛地跃起,疾舞单剑,刷刷刷,数十道剑痕刻入虎身,登时鲜血四射。
    这时,北面又走出一持铁笔少年,走了两尺,猛地单腿跺地,笔指青天,大喝一声,那铁笔青光骤起,少年顺势朝那虎一挥,啵的一声,青光急射而出,砸在了猛虎头上。
    那虎吃痛,挥爪回击。
    这时,东西两面空中又飞来两个身着布袍的青年,一人手持羽扇,一人手捏道符。
    只见西面那持符道人,身法灵敏,啪,啪,啪,一瞬之间几道灵符瞬间封住了八方,猛虎身子渐缓。
    东面那持羽扇人,见到此景,双目一瞪,眼中竟出现红黄蓝三色瞳孔,不断旋转,四周能量瞬间朝他聚集而去,羽扇一挥,火焰,冰霜,岩石三种元素“砰砰砰”在猛虎身上炸开了。
    猛虎吃痛落到地上,双腿刨地,朝天大吼一声。
    登时那些身影瞬间一颤,全被眩晕了。猛虎乘机直扑羽扇人,左抓一爪,羽扇人瞬间重伤,奄奄一息,右抓抬起正欲拍下。
    这时,呜~呜~咚~咚~一曲妙音响了起来,只见一少女,左手持笛,右手持鼓,翩翩起舞,笛声鼓声化作一股绿影,直入羽扇人身上,那人瞬间面色潮红,恢复如初。
    咻,咻,南面同时飞来两只箭羽,一支冰霜,一烈焰,射箭人是个手持银弓的少女,身材阿诺多姿,只见她脸上嫣然一笑,吐了吐舌头,只等箭中猛虎。
    那冰霜烈焰双箭,来势甚急,猛虎没来得及躲避,砰砰,双目各中一箭,猛虎再次吃痛,猛地喉咙耸动,张嘴吸气,正欲再来一招啸天吼。
    这时,哒~哒~哒~,那猛虎脚下,突然传来一阵稚气的喊声,定睛一看,是个约莫六岁孩童,他双手缠着一缕红蓝绸缎,挥着小拳头,朝着猛虎砰砰连击数拳,猛虎居然被连连击退几步,那孩童又欺身靠近,猛地抱起那虎,隆~一个漂亮的后肩摔,摔的猛虎头晕目眩,奄奄一息。
    在场众人叫了声好,笑容满面,又摩拳擦掌,正欲终结猛虎性命时,突然,那持弓少女,耳尖颤动,秀眉微蹙,惊呼一声:“来了,他们来了!”
    在场众人闻声如临大敌,也不管地上奄奄一息的猛虎,紧紧靠在了一起。
    这时,草地东面树林里传来筛筛一片响声,场中众人闻声摈息凝望。
    不多时,那林中走出了六道身影。
    持剑少年人不禁眉头一皱起来,惊呼:“万恶谷,六大恶人!”
    只见为首的那道身影,是名男青年,器宇轩昂,手持一把赤血长刀,桀桀笑了声,那声音嘶哑刺耳。
    “咯咯”一声稚嫩的笑声又从那方传来,定睛一看,青年前方两尺底下站着名女孩,约莫五六岁,身子娇小,粉妆玉琢,她双手中拖着一串大念珠,那念珠甚至大过了她的身子,那般模样甚是好笑。
    又见青年右边站着两名少妇,一名手持弩箭,一件娇红皮甲裹着身体,凹凸有致,她舔着嘴唇,眼里尽是妩媚。
    另一名少妇,上身只缠着一条丝带,裹在胸前,呼之欲出,下身一缕轻纱,缠直腿根,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往那小腿处望去,冒着寒光,似乎戴着利器,让人胆寒。
    再往左边望去,是两个男子,一老一青。
    老的是个干枯老道,只见他全身衣衫破碎,腰间挂着个铃铛,他朝着场中众人望了眼,嘿嘿一冷笑,铃铃铃~一声铃声响动,越响越急,一名千年干尸猛地从他身后跳出。
    另一个是名大汉,虎背熊腰,面如枣色,身后背着三把斧头,一把青,一把蓝,一把红。
    六大恶人齐聚于此!场中众人吸了口气,不禁手心生汗,如临大敌。
    哈哈哈哈,为首那青年桀桀笑了声,六人双目登时一变,左黑,右白,急速旋转。
    “杀!”为首青年人一声嘶哑怒吼,血战一触即发。
    这时,镜头突然戛然而止,led屏幕渐渐暗了下来,又渐渐显出一行熊熊燃烧的汉字:
    “九域神坛,一月一日,等你来战!”
    这字一出现,led屏幕下方瞬间怨声载道,只听得有人破口大骂:“奶奶的,鸟电影放到一半居然不放了,吊人胃口。”
    石子灵望着那巨大的屏幕,轻轻叹了口气,“我的信息要是还在就好了,这么多人看到也是多一份机会哎。”
    原来那屏幕上不断播放着那个广告视频,右下角早已没了之前的寻人启事了。
    石子灵心想没了这些,自己勤快点,多发下传单好了,想着也不再纠结此事。
    此时,才刚入十二月,距离一月一日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近几日,石子灵除了上班,发传单这两件事外,一有空便跑到车站东面的小房间里头,向陆龙问起,有没人找自己,宝贝回家网站上是否有人与自己相识。
    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杳无音信,石子灵知晓后,有些失落,却也不气馁,想着总有一天会找的吧。
    时光一晃,又过了几日,石子灵这几日子,走到商场、公交站、办公楼外常常见到那个视频,真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又时常听到一些年轻人说着预定头盔之类,想着这个电影,为啥不去电影院看着?还要一个人买一个头盔,总觉十分奇怪.
    又过了几日,进入了十二月中旬,一日傍晚时分。
    石子灵与往常一样发完传单,跑去刘婶家。刚到烧烤摊那条小道上,远远望去,刘婶居然坐在家门口前,门前地上放着个大脸盆,冒着丝丝热气。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玩游戏成虫帝  无限之剧本杀  诡秘游戏排位赛  陈宁宋娉婷  鉴宝之开局签到貔貅  无声的证言  我在全息游戏中锦鲤出圈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  18世纪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