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网游 网游之九域神坛 第八章 夜摊风波 二
    ?“草,这些狗娘养的,还没到月底又来了。”身后传来刘猴子轻轻的咒骂声。
    “快,快走,你们俩快走。”刘老汉在身后焦急呼道。
    “走,跟我走,小弟”刘婶推着车子,拉着石子灵朝外走去,刚走十多步,便被那些年轻人拦了下来。
    只见为首的年轻人呼道:“刘婶,你天天在这边卖包子馒头,搞得地上都是垃圾,你看我这些兄弟每天帮你打扫垃圾,来,来,拿一百来当这个月的辛苦费。”
    刘婶瞄了眼他们手中的棍棒事物,苦笑道:“阿毛啊,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你也知道刘婶我一个人卖馒头不容易,最近生意不好,再缓缓吧。”
    “生意不好?”阿毛呵呵笑了声,走上前来,一把掀开手推车上的黄布,朝着身后那群年轻人呼道:“兄弟们,肚子饿不饿,哥请你们吃包子,来来,放心拿。”
    阿毛身后七八个年轻人嘻嘻哈哈走上前来,石子灵见状,拳头紧握,正欲走上前去理论一番,刚跨出一步,一股力气拉住了手臂,不能前往,转头一看,原来是刘婶。
    只见刘婶眉头紧锁,朝着石子灵摇摇头,轻声道:“没事,别去。”眼里尽是祈求之色。石子灵只好作罢,站在了一旁。
    那七八年轻人,双手并用,每人从手推车上拿个三四个馒头包子,吃一口,吐一口,嘴里还笑嘻嘻道着难吃,难吃。刘婶见到自己熬夜辛苦制作的馒头,就这样被糟蹋了,眼眶一红,心头不禁难受起来。
    阿毛见兄弟们玩得爽快了,朝着刘婶呼道:“过几天我再来收辛苦费,这几个破馒头就当利息。”说着也不理会刘婶,带着那群年轻人走入烧烤摊里。
    石子灵见他们这般霸道,心里十分愤怒,心想:刘大爷对自己不薄,抛弃他而去那还是人?想着转身欲回烧烤摊里。
    刘婶怒道:“小弟,你干什么去?”
    石子灵道:“我要帮刘大爷。”
    “呵呵。”刘婶苦笑一声:“帮?你要怎么帮?你是帮他出钱,还是帮他打架?”
    石子灵一听,顿时张口结舌,心想:钱?自己身上才剩下几百,也不知道够不够,打架?要是真打架,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受点伤,休息几天几月便好了。想着道:“刘婶,我可以帮忙打架啊。”
    刘婶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哎,小弟,你身世可怜,现在还没找着爸爸妈妈,那群人打起来根本不要命的,前几个月来这地方,把秦老三打骨折了,住院就住了好几月,那些人关进去,关几个月几年就出来了。”说着摸了摸石子灵的头道:“小弟,要是你在这里被打伤打死了,你知道你爸妈多伤心吗?”
    “我。。。。”石子灵顿时哑口无言,沉默了会,突然眼睛一亮道:“报警啊,刘婶,我们报警让警察抓他们。”
    “报警?早报过了,等你打完电话,等那些警察来至少要半个小时,那时候他们早就跑了”刘婶轻轻叹了口气:“都是寻常百姓家,平安是福,能不惹事就不惹事吧。”
    石子灵听了心想:半个小时?到这里要半个小时?车站到这里只要十几分钟,跑步过来几分钟就够了,陆龙大哥不是警察?对,对,对,找他去”想着摸了摸口袋,拿出陆龙送的那部手机,打开一看,这手机真是只是个手机,无卡无通讯信息,根本打不了电话,也不知道给谁打电话。
    “刘婶,等我会哈。”石子灵将背包放到手推车上,直往车站奔去。
    跑了约莫七八分钟,就到候车厅里头,石子灵走到房间一看,只见陆龙正坐在电脑前玩游戏。
    “快,快,那边砍。。砍人了。”石子灵上气不接下气道。
    “砍人?”陆龙一听瞬间大吃一惊,这太平盛世,自己地盘上居然有人砍人“有几个人?”
    “七,,七八个,快点,大哥,不,不然跑了。”石子灵满脸通红,大汗淋漓。
    陆龙一听,心想:“七八个拿刀的?自己没配枪,一个人估计有点危险。”想着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带着石子灵跑到了车站前门。
    二人在门口等了两分钟,只见右边道上跑来五个人,个个虎背熊腰,手持防暴棍。陆龙带着这一行人,跟着石子灵直往烧烤摊奔去。
    跑到了烧烤摊子入口那道上,石子灵远远看了眼,刘婶居然没了身影。
    “她怎么不见?难道跟那些人拼命了?”石子灵一心急,加速奔跑,奔过那道路口,那路口正好黄灯转红灯,这时一辆汽车飞驰而来,险些撞着,吓得身后陆龙一行人待着原地,
    这时,路口绿灯同行,道上大量汽车飞驰而过,陆龙等人只好等人行道的红灯变绿了。
    石子灵刚一进入烧烤摊里,只见那七八个年轻人,围在十米远处第二家摊位前。
    那微胖的女子手里拿着把菜刀,面红耳赤,朝着阿毛喊道:“操你妈,来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快来啊,有种砍死我啊!”
    刘婶、刘老汉、和几名摊主站在那女子身后,手里各持着些“武器”,剑拔弩张。
    阿毛和他的小伙伴们站在对头,登时面露愁容,心想:打架不可怕,就怕打太久了,那些狗警察又来多管闲事。便冷笑了声:“******,你想死可以啊,晚上回家小心点,尤其是你那个在星星幼儿园里的女儿。”
    “哈哈,兄弟们,走”阿毛仰天大笑几声,带着那帮年轻人正欲离开。
    “操你妈,我跟你拼了”那女子一听阿毛要威胁自己的女儿,瞬间双目通红,持刀就要冲去。这时,身后一名大汉抱住他,不让她犯错,直呼着:“胖花啊,你砍死他,你坐牢了,你女儿怎么办啊。”
    “女儿怎么办”胖花听了,顿时一愣,瘫坐在地上哭喊着:“哎呦,我的宝贝啊。”
    阿毛见了,冷笑一声,心知道时间差不多,警察应该在路上了,此地不宜久留。便带着那群年轻人,大摇大摆往烧烤摊子出口走去。
    众人见他离去,不在闹事,纷纷呼了口气。
    这时,刘婶朝着出口望了眼,不禁失声惊呼:“小弟,快让开。”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出口处站着个男孩,干瘦弱小,拳头紧握,双目通红,死死盯着阿毛,全身刷刷抖动着。
    适才,石子灵听到,阿毛要用卑鄙的手段,想要残害胖花女儿时,不禁怒火中烧,再也记不得刘婶说过的话,什么保护自己统统丢到了九霄云外。
    被拐这些年,石子灵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心生怨恨,不要沉沦自己,因为想要找到家人的时候,自己还自己,而不是一个充满仇恨的恶魔。
    但是今天见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男孩,竟然如此卑劣,难道他不懂孩子对父母意味着什么吗?
    胸脯剧烈起伏,石子灵看着阿毛的白皙脸庞,紧了紧拳头,就想他脸上狠狠揍上一拳。
    哈哈哈,阿毛看着石子灵,大笑了几声:“兄弟们,来来,有个找死的,给点颜色让他瞧瞧。”说着那群年轻人,撕开灰布,露出里头的“武器”,都是些钢管。
    “打死他!”阿毛大吼一声,带着那群年轻人冲了过去,石子灵握紧了拳头,猛地冲去。
    “小弟,不要啊。”刘婶见状失声喊着,顿时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阿毛等人手持钢棍,来势汹汹,石子灵握紧拳头,盯着阿毛,心想:就算被打死,也要狠狠给他一拳。
    双方刚冲出两米,石子灵提拳过腰,突然见那阿毛双目一瞪,神色一呆,哐啷啷几声响,那群年轻人纷纷丢下钢棍,四处逃散。
    “干!快,快拦住,一个也别想跑。”身后传来陆龙一声吼。
    场子里众人见身着警服的陆龙到来,那群人手中也没了“武器”,便壮胆帮忙拦着去路。
    不多时,砰!砰!砰!几声响,阿毛等八名年轻人全被抓着,一个没拉下,纷纷被拷住双手,扔着了地上,石子灵凑上前去,狠狠地在阿毛脸上打了一拳,那脸登时青了一片。
    “打人啊,警察大哥,他打人啊。”阿毛朝着陆龙呼道。
    陆龙指着地上钢管道:“打人?干,你们这些兔崽子拿着这些钢管,你想打什么人?”
    阿毛急忙道:“不是啊,他打我啊,我脸都肿了”说着朝着石子灵方向扬了扬头。
    “他打你?”陆龙满脸疑惑,朝着场子里喊了声:“喂,各位大哥大姐,刚这个小弟说有人打他,有谁见着没?”
    众人纷纷摇摇头。
    阿毛一见,大喊道:“操你妈,你们都瞎子啊,老子脸都肿了你们没见着?”
    “你脸不是刚才自己摔肿的?”陆龙又喊了声“刚才你们有谁见到他摔倒,把脸摔肿的没?”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神情激动,宛如亲眼所见般。
    阿毛见状只好认栽,愤愤骂了句“一群脑残。”便低头沉默不语了。
    陆龙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狠狠地甩了阿毛一巴掌,嘴里骂骂咧咧“干,就你丫话多?”阿毛吃痛,心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老子蹲完大牢回来,定要你们好看。
    另方,刘婶见着石子灵安然无恙,心中落下一块大石头,长吁了口气,走了过去,拉着石子灵,板着脸狠狠数落了一番。
    石子灵虽然被骂,心里却也说不出的甜蜜,刘婶这般关心,宛如亲母,恍惚间又尝到八年前母亲的溺爱,至此,触景生情,双眼登时红了起来。
    “小弟,太谢谢你了。”胖花道,那声音有些嘶哑,想起之前拒绝了这男孩的请求,脸渐渐红了。石子灵只是微笑着,摇摇头,让她不必挂怀。
    不多时,摊子出头处驶来了三辆警车,阿毛一行人被丢上了车,疾驰而去。
    这烧烤摊子风波一平,已到了深夜十二点,却生意渐渐又红火热闹了起来。石子灵跟众人道了别,跟着陆龙回到车站里头,坐了车站角落里,安然入睡。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玩游戏成虫帝  无限之剧本杀  诡秘游戏排位赛  陈宁宋娉婷  鉴宝之开局签到貔貅  无声的证言  我在全息游戏中锦鲤出圈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  18世纪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