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网游 网游之九域神坛 第六章 雨夜往事 二
    ?一千多条信息来来回回又看了几次,已到了凌晨三点,石子灵却再也没找出其他线索,只好作罢,趴在桌子上,安然入睡。
    深夜里,候车厅外的雨势渐小,到了次日清晨约莫五点半时分,已是雨过天晴,日出东方。
    这时,石子灵迷糊醒来,流浪多年,这时刻已成了生物钟。
    揉了揉睡眼,石子灵转身看着呼呼大睡的陆龙,嘴角微扬,又回身敲了下键盘,屏幕恢复亮了,想从这些信息里找些线索。
    突然屏幕下方已是清晨五点半时分,猛地想起与刘大婶六点在停车场的约定,急忙从背包里拿出洗刷用具,冲到洗手间里洗漱一通。
    收拾了几分钟,一切妥当,背起背包,直往候车厅入口自动转门走去,刚走到一半,石子灵登时一拍大腿,大叫:“哎呀,伞,刘大婶的雨伞。”
    这雨伞昨日进了候车厅,放在椅子旁,睡醒后进了陆龙的房间,全然忘记了雨伞。
    石子灵回到那椅子旁,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找了一遍,杳无踪迹,看来这雨伞真的被人顺手牵羊了。
    此时,六点时分逐渐逼近,石子灵咬了咬牙,叹了口气,这寻伞事情只好作罢,急忙跑出了候车厅。
    刚迈出候车厅大门,车站外已是雨过天晴,清晨时分,这空气沁人心脾,石子灵猛吸一口气,只觉神清气爽,晃了晃脑袋,急往烧烤停车场赶去。
    走了约莫两三分钟,到了一拐弯路口,见到道旁一家永辉超市已经营业了。石子灵摸着口袋,心想:刘大婶一番好意,给了雨伞,弄丢了可不好。想着进入了超市里,花了二十块钱买了把新雨伞。
    不多时,到了烧烤停车场处,抬头一看,空无一人,没见人影,石子灵呼了口气,幸好没有迟到。
    又等了两分钟,只见东面一小道上,刘婶正推车缓缓而来。石子灵连忙迎了上去,把伞和背包放到车下,帮忙推着车。
    刘婶瞧着这伞与昨日自己那把全然不同,而且这伞标签还在,全然一新“小弟,怎么买了把新伞?”
    “对不起,刘婶,昨天那把我弄丢了,给您赔了把新的。”石子灵歉然笑道。
    “你这孩子”刘婶看了石子灵一眼,摇了摇头“你先吃几个包子,才有力气推车啊。”石子灵道了谢,一手推着手推车,一手拿着包子吃了两个,只觉刘婶做的包子可真香。
    二人推着车到了一小区门口,清晨时分,前来买早餐的人络绎不绝,卖到了9点,却依然生意红火,毕竟九点之后上班,或着不上班的,大有人在。
    “小弟,你去吧,刘婶一个人忙活的了。”按之前约定的时间是早上6点到9点,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但客人依然川流不息,刘婶不想言而无信,便叫石子灵下班了。
    石子灵摇摇头笑道:“没关系,我没啥事情。”
    刘婶看着石子灵,心想:这孩子真懂事,不像自家那个,去外面打工三年了也不回家。有人陪着也挺好的,便笑了笑,不再说了。
    二人又卖了约莫一个小时,到了十点,客人渐少。
    “就买到这吧。”刘婶说着掏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石子灵“拿着,给你的工资。”
    “不,不,不,今晚不是还没卖吗?而且一天是50啊?”石子灵摆摆手
    刘婶呵呵笑了声“一天是50啊,你这么能干,刘婶怕你跑了,先把你预定了。”
    石子灵听了笑颜逐开,心想:刘婶一番好意,不好拒绝,以后工作时候更加卖力点就是了,想着接过了钱,帮忙推着车到了刘婶家。
    那家是个两层高的砖瓦房子,四周皆是这般建筑,这片区域跟远处的高楼大厦比起来,就像个城中村。
    “小弟,来婶家里坐坐。”刘婶笑道。
    “谢谢刘婶,改天吧,我今天还有其他事情呢?”石子灵摇头拒绝了,心想:虽然下了班,但乘着这个时间人多,正好去发发传单,找找妈妈和妹妹。
    刘婶见他脸色着急,心想:这孩子可能真有些事情要做,便道:“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城市里,可以注意安全哈。”
    石子灵笑着点点头转身欲要离开,又想起陆龙大哥也不知道吃没吃早饭,便摸了摸口袋,掏出三枚一元硬币递给刘婶:“我想买两个包子,可以吗?刘婶。”
    “你要吃,随便拿呀,怎么跟婶怎么客气呢”刘婶有些不悦道。
    石子灵道:“不,不是我吃,我想给我朋友带份。”
    刘婶听了笑着摇摇头,连忙包了两个包子递给石子灵:“去吧,去吧,晚上记得来哈”
    石子灵鞠躬道了声谢谢,连忙往车站停车场走去。
    走了约莫十分钟,到了停车场,石子灵抬头远远见到保安亭窗户大开,保安林大头正做着椅子上望着通道,不过通道旁边那折叠门也已经打开,许多旅客正进进出出。
    石子灵眉头紧锁,呆呆站了会,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往折叠门右边走去,想着离保安亭远点,那人瞧不见才好。
    走了会,到了折叠门,石子灵立即低下头,快步走入,穿过了折叠门,没被发现。
    呼~石子灵呼了口气,放松了下,正要往候车厅走入时。
    “嘿,嘿,你怎么又来了?出去,快出去。”一声嘶哑的呼声从保安亭里传来。石子灵听了,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林大头见昨夜那流浪儿又想进候车厅,心想:他肯定是想在里头偷东西,要是被站长发现了,自己这刚上岗两个月的临时保安工作没了,想着气呼呼地从保安亭里跑到石子灵身旁。
    “出去!”
    石子灵扬了扬手中的包子道:“我给我朋友送早饭,送完我就走。”
    “你朋友,你朋友已经在里面了?”林大头大吃一惊,心想:他的同伙到底什么时候跑进去了,千万别被站长发现了,否则就完蛋。又想:现在都十点,还送早饭,假的,肯定是假。
    “出去,你朋友被我发现也得出去”林大头大喊道。
    石子灵瞬间感到惊奇,心想:陆龙大哥也得出去?他不是里头的警察吗?
    林大头也不容他多想,用力推了一把,恶狠狠喊道:“快走。”石子灵望了眼候车厅,实在束手无策,只好退了出来。
    在停车场走了几步,石子灵呆呆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候车厅,望眼欲穿。心想:陆龙大哥到底是不是这车站里头的警察,怎么连那个保安也不认识?
    想了片刻,石子灵突然拍了下大腿,嘀咕着:哎呀,不对,不对。刚才只顾得说朋友,没报名字,那保安肯定不认识了。想着急匆匆跑到保安亭旁边。
    保安林大头见那流浪儿,去而复返,来势汹汹,想来拼命的?急忙站起来呼道:“你想干什么?”
    “没,没想干什么?我朋友叫陆龙,在里头当警察,就睡西面的小房间里头。”石子灵站在保安亭三米开外正色道。
    “陆龙?”林大头眉头紧锁,细细想着:没听过这号人物,自己刚来两个月,只见过几个同事,西面那个房间住的是谁从没见过,不过前两天站长买水果送进去,里头住着肯定是个老一辈的大人物。想着笑道:“陆龙多大?”
    “大概二十五岁左右”
    “滚,给老子出去”林大头听到这年纪,立马知道眼前这流浪儿耍花样,不禁大发雷霆。
    石子灵见他面红耳赤,只好退了下来,嘴里喃喃着:“难道我看错了?陆龙大哥看起来就是这个年纪啊。难道他假警察?”想的一头雾水,没有头绪,眼见这车站进不去了,那这早餐就不送了,这个点他自己可能也吃过饭了吧。
    石子灵摸了摸背包上铃铛挂坠,幸好身上带了背包,先去发发再传单说了。下定了主意,急忙往停车场出口走去,刚踏出门,只听左边道上传来喊声。
    “子灵,嘿,子灵”
    石子灵闻声转头一看,只见一家面馆底下,陆龙笑着挥手和身边几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一大早你怎么没了人影,找都找不见,没手机多不方便。”陆龙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部旧手机“喏,给你。”
    石子灵见了急忙道:“不,不,这手机要不得。”
    “有什么要不得的,这手机反正我也没用了,迟到丢掉的”陆龙道
    “小弟,你拿着吧。”旁边一中年男子说道
    又一中年附和着:“就是,就是,陆站长都这么说,赶紧收下吧。”
    “陆站长?”石子灵望了眼那中年男子,光头面红,大肚便便。心想:原来他就是站长啊,居然也姓陆,也不知道是陆龙大哥什么人。
    “想什么呢,快收下啦。”陆龙见石子灵呆呆站着,急忙把手机塞到他手中,又十分兴奋喊道:“子灵,来来,给你看个好东西。”说着拉着石子灵往候车厅走起。
    不多时,陆龙一行人走到了保安亭下。
    保安林大头远远看见陆站长走来,连忙迎了出来,点头哈腰道:“陆站长好,陆站长好”
    说着余光扫过,见到那流浪儿居然和陆站长一起的,瞬间惊恐失色,心想,完了,完了,这小子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居然和陆站长一起的,刚才我不让他进去,肯定去打小报告了,自己靠关系弄来的保安工作,这才干了两个月,恐怕要没了。想着不停看着石子灵的脸色,但愿这孩子不要多嘴的好。
    石子灵瞧着林大头脸色一红一白,早知道他的心思,凭自己的性子,落井下石这样的事情,决计不会做的,只是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陆站长朝着林大头点点头道:“最近辛苦你了,多看着点,不要让不明不白的人溜到车站里头来”说着又回头对着陆龙笑道“侄儿,这几天还住的习惯不,那房间太小了,车站又不安全,要不去我家住?”
    陆龙心想:刚刚毕业,住在车站里头,身旁没有爹妈唠叨,无拘无束,过的舒坦,要是去你家,那真是太无聊了。想着笑了笑摇头道:“不用啦,叔叔,车站里头还不错。”
    陆站长见他执意如此,道:“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说着跟另一个中年人径直往停车场小门离去。
    见到叔叔离去,陆龙如释重负,拉着石子灵直往候车厅走去。
    林大头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抹了抹额间冷汗,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玩游戏成虫帝  无限之剧本杀  诡秘游戏排位赛  陈宁宋娉婷  鉴宝之开局签到貔貅  无声的证言  我在全息游戏中锦鲤出圈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  18世纪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