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网游 网游之九域神坛 第五章 雨夜往事 一
    ?哎~一声轻轻的叹息,眼皮慢慢沉重了,石子灵侧了侧身子,渐渐入睡,这一夜睡得却不安稳,恶梦繁出。
    只见一梦:“小石头,小石头”如夜莺般的声音,石子灵揉着惺忪睡眼,迷糊瞧着是姐姐“妈妈”,眼前的女子约莫二十五左右,是那老狗子买来的大学生老婆,石子灵平时喊她妈妈,私下里却喊她姐姐。
    “姐姐,大半夜你怎么不睡觉啊。”石子灵轻声道,那女子摸了摸石子灵的头“姐姐,今晚就逃走,来看看你。”
    “逃走?姐姐你可要小心啊,邻村桂兰没逃成功,腿都被打断了。”石子灵急忙呼道。
    那女子笑了声,那笑容充满了苦涩“你好好保重。”扔下一句,头也不回,独自走了。
    又一梦:月黑风高,深山老林里,老狗子正拿着铲子,拼命在地上挖坑,坑旁地上铺着一白色塑料带,上头躺着个人。
    石子灵蹲在旁边看着那人泪流如雨,嘴里轻轻喊着:“姐姐,姐姐。”
    那女大学生脸色发白,嘴唇发黑,服毒死去已久,狰狞的脸上似乎带着微笑。
    许久,一铲子,一铲子黄土淹没了她的脸庞,石子灵站在旁边,自觉心如刀割,万念俱灰。
    又一梦:“草******败钱玩意,你他妈怎么也不跟着一起去死?”一句咒骂夹扎着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石子灵蹲在地上双臂护身,瑟瑟发抖。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石子灵背上又多了一条伤疤,这皮带抽的火辣辣的疼,石子灵咬着牙咯咯作响,也不哭,也不喊。
    啪,啪,啪,又是几声清脆的响声,“败钱玩意,老子花钱买的一个神经病,一个哑巴,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死?”
    最后一梦:月明星稀,深山老林,石子灵背着个背包拼命奔跑。任凭山路旁的枝丫荆棘钩破了裤子,钩出丝丝血迹,也不敢放慢步子。
    听村里的大人说,翻过这座山到了马路上,就有上城市的车了。
    借着冷冷的月光,石子灵又跑了十几个分钟,突然眼前出现一道了岔路口。站在路口,石子灵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凝神望着,如何抉择,踌躇不定。
    这时,四周突然灯光聚集而来。
    “抓住他”,“快快,别让他跑了。”喊叫声此起彼伏,石子灵想要逃跑,脚却如灌了铅,抬也抬不起来,急的冷汗直流。
    四周人影渐近,石子灵舞动着双手,大声疾呼:“啊,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
    “嘿,小兄弟,醒醒。”
    “醒醒,嘿,嘿。”
    一声声呼喊声传入耳膜,梦境破碎,石子灵睁开稀松睡眼,晃了晃脑袋,呼了口气,原来是场噩梦。
    “抓你,什么人抓你?”眼前传来个男子的声音,略带警惕。
    石子灵抬头一看,是个青年人,约莫二十五左右,眉清目秀,身着警服,正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没,没人抓我,我刚做了噩梦。”石子灵摇头道。
    “恶梦?”那男子满脸狐疑,眼睛上下打量着石子灵“身份证,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石子灵一听身份证,喃喃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男子提高音量又道:“你偷跑进来的?”石子灵轻轻嗯了声。
    “真的偷跑进来的?”那男子眉头一挑,面露喜色。石子灵咂咂嘴巴默然了。
    “来,来,来快跟我进来”说着带着石子灵进了西面小房间里头。
    只见这小房间布置简单,一张小床,一张衣柜,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便占据了大半空间。桌上一台电脑正荧光闪烁。
    眼前那青年人正是这房间的主人,这青年人姓陆单字龙,fj福州人氏,今年刚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凭着自己废寝忘食的学习,再靠着叔叔关系,几经磨难,脱颖而出,终于入职当上了西园站民警,圆了从小的警察梦。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陆龙刚刚上职五天,今夜碰巧遇到这个形迹可疑的男孩,待好好审问一番,说不定能立功。
    “姓名?”陆龙坐在电脑前,哒哒敲着键盘,头也不回呼道。
    “石子灵”
    “年龄?”“16”,“哪里人?”“fj的”。
    “fj哪的”陆龙转头白了石子灵一眼。
    石子灵低着头“哪里的我也不知道”又略提高了音量,一字一句说道“不过,肯定是fj的”
    “行,行,那你父母叫什么?”陆龙心里有些怒气。
    石子灵听了,咬了咬嘴唇。“父母?妈妈叫什么?爸爸叫什么?不知道,不知道,妈妈,妈妈怎么样了,妈妈过的怎么样了。”石子灵喃喃着。
    陆龙见他嘀嘀咕咕,便觉更加可疑,不禁火冒三丈,大声呼道:“喂,喂,你父母到底叫什么?”
    石子灵摇了摇头,闭嘴不语,想起生死未卜的母亲,登时面露愁容。
    陆龙呼了口气,对眼前这少年实在束手无策,重重敲了下键盘回车键,屏幕上刷出了上千条信息。
    “干,整个fj省居然这么多人叫石子灵”陆龙抓了抓头发,想要立功,却被眼前庞大数据吓着了。
    石子灵站在旁边看着闪烁的屏幕,瞬间眼睛一亮,伸着脑袋一瞧,那屏幕上果然显示着一千条信息,这些“石子灵”中也许其中就有自己。
    心想:要是能找到自己信息就等于找到回家的路了,石子灵瞬间心头一热,凑近电脑,探着身子,想一看究竟。
    “喂,喂,站好,站好,严肃的,你干什么?”陆龙大发雷霆“我现在也不想管你爹妈叫什么了,快说别人为什么抓你?犯了什么事?躲这里想偷什么?”
    石子灵听了,嘴角抽搐,心想这位年轻的警察哥哥冤枉自己了,今日不说过清楚,恐怕没玩没了。想着把手伸进背包里,摸索着。
    陆龙一见,心里咯噔一下,大叫不好,心想:干,这家伙吃了豹子胆了,想要杀人灭口?于是硬生生后撤。
    摸索了会,石子灵笑着,递了张传单“喏,你看看,要是有情况的话,帮帮我哈。”
    陆龙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想玩什么花样,猛地扯过传单,眯着眼睛看着,一会看着传单,一会又看着石子灵,来回看了几次,
    “你后来怎么跑出来的?”
    石子灵看着眼前的青年人,居然关心自己的身世,不禁心生好感,便将自己这八年来的遭遇说了一通,至于像那女大学生自杀的残忍事情,全部略过,不再提起,毕竟这事常常让自己难过到心碎。
    从08年被拐,经历八年才回到家乡,说了约莫一个多小时,其中坎坷磨难,听得陆龙嘘吁不已。
    陆龙看着眼前早熟的少年,不禁佩服的心悦诚服。毕竟一个刚毕业大学生,经历磨难甚少。
    “来,来,你坐这里。”陆龙站起身来,拉出了条椅子“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找你妈妈,妹妹?还是找老家?”
    石子灵放下背包,坐在椅子上笑道:“找,都找,总一天我们会团圆的。”这话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越没了底气。
    陆龙呆呆看着石子灵,眼前的男孩比自己小了约莫十岁,却比自己成熟太多了,哎~轻轻叹了口气,心想:一个人的成熟果然和年纪无关。
    二人又聊了会,陆龙见石子灵时常抬头看着电脑,便拉着他坐到桌子旁。“这上面估计有你吧”陆龙拿着鼠标一页一页翻着上千个“石子灵”的信息。
    石子灵细细瞧着,一会闭上眼睛细细回想与自己是否吻合,一会又摇摇头。过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石子灵看完最后一个信息,摇了摇头,心里甚是失落。
    陆龙道:“你现在记得都是纸上写的这些?”石子灵昂着脑袋,竭尽心思,却再也想不起其他的信息了,便点头嗯了声。
    “哎,靠一个名字的确很难找出来。”陆龙挠了挠头,眯着眼睛看着屏幕,嘴里嘀咕着:“找人哎,找人哎。”
    想了片刻,突然眉头一挑,双手一拍“嘿,有了,有了。”说着在键盘上哒哒敲了几下,又打出了个新的网站,名为:宝贝回家。
    石子灵瞪大眼睛,瞧着那屏幕上,一排排头像,个个都是被拐孩童的信息,心里顿时有些感伤,原来世间像我这样苦难的孩子也不少哎。
    “小兄弟,来来,你手机号码多少?”陆龙道“我已经帮你登记好信息了,要是有情况跟你吻合,就会跟你联系的。”
    “手机号码?”石子灵听了一愣,脸一红,摇了摇头。
    没有手机号码确有原因。一来如今手机号码实行了实名制,没了身份证信息不好办理,二来没有固定的收入,买个手机实在抓襟见肘。
    陆龙瞧着道“没事,这里先记着我的手机号码,我们明天买手机去。”
    石子灵听了,伸手到裤袋里摸了摸,几枚硬币,三张纸币,全身家当不过三百多块钱根本卖不了手机。
    “大哥,要不登记您的手机,有情况麻烦您再通知我了。”
    陆龙转身见石子灵眉头紧锁,心里顿时明白,哒哒敲了几下:“行,已经记上我的手机了,我叫陆龙,要是你有事,就来车站里找我吧。”
    石子灵点头嗯了声。
    一切安排了妥当,陆龙喊着石子灵同床而睡,这床虽小也容得上两人,石子灵望着屏幕上那一千多条信息,有些不甘心,便让他自己先睡,又回到电脑前翻阅回想那些信息。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玩游戏成虫帝  无限之剧本杀  诡秘游戏排位赛  陈宁宋娉婷  鉴宝之开局签到貔貅  无声的证言  我在全息游戏中锦鲤出圈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  18世纪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