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网游 网游之九域神坛 第三章 浪子返乡 三
    ?石子灵一听,心里咯噔一声,大叫不好。原来这一切根本不是爷爷安排,自己真的被拐卖了。
    那束灯光绕着屋子照开,四周哭声此起彼伏,石子灵猛地蹲在地上把脸埋在手臂里,从手臂缝隙中望去。
    只见这屋子,黄土围墙,稻杆铺地,地上坐落着四五个废弃的食槽,想来这屋子以前是个猪圈了。
    屋子角落四周缩着人,有男娃娃,女娃娃,个个哭天喊地,瑟瑟发抖,那束光照了一圈,照到石子灵身上时候便不在飘动了。
    石子灵手臂抓紧紧的,全身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只听红姐朝着门外大呼道:“嘿,黑蛋,快进来,把这孩子弄出来。”
    石子灵听了,心想这下完蛋了,眼里泪水不停打转着,不多时,一双粗壮的双臂直接抱起石子灵,走出屋子,猛地丢在了地上,石子灵吓得蹲在地上把脸埋得更低。
    红姐道:“小娃娃,抬起头来,阿姨给你好吃的呦。”石子灵听了心想:今日恐怕难逃一劫,被关在这小屋子里,还不如跟那男子走,趁他不注意半路偷偷逃跑。
    下定了主意便抬起了头,定睛一看,眼前站三人,一个是车上那妇女,一个是魁梧雄壮的大汉,还有一个老汉,约莫四五十岁,微驼,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老狗子打量了片刻,摇摇头道:“这娃娃不行,看着也有七八岁了,老子买回家跑了可怎么办,换个,换个小点的。”
    红姐道:“一万四只能买这样的,不行你换别家吧。”
    老狗子板着脸,死死盯着石子灵,胸脯剧烈浮动,大口喘气,似乎想要发怒。
    红姐看了他一眼,又道:“再说了,就你那地方,不坐车,走路出来怎么说也要几天几夜,那个女大学生买了这么久不是也没逃出来,一个小娃娃你怕啥?”
    老狗子哎了声:“真他妈败钱,一万四就一万四,不过你得把这男娃娃弄到我那。”
    红姐咯咯笑了几声道:“那是当然的”说着从皮包里拿出了四块软糕,那糕点飘着股桂花香,石子灵闻着,不禁作呕。
    “小娃娃,这么久没吃东西,肚子饿了吧。”红姐笑迷迷的看了一眼,把软糕递给身旁那大汉又恶狠狠道:“让他吃下去。”
    石子灵听了,慌乱爬走,手脚并用,没爬几步,肚子便被踢了一脚,疼痛难忍。那大汉俯身把石子灵从地上拎了起来,砰砰朝着肚子打了两拳,石子灵痛的泪水直流。
    大汉左手捏住石子灵的脸,右手把四块软糕硬邦邦塞了进去,石子灵伸伸舌头,想要吐出来,那大汉朝着肚子砰砰又是两拳,那软糕没吐反吞,噎着石子灵不断咳嗽,满脸通红。
    这时,红姐拿了瓶矿泉水过来,石子灵见了急忙抢来,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刚喝下没多久,便眼皮沉重,昏昏睡去。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也不知过了几天几夜,等到石子灵醒来,已经置身于某个偏远山村中了。
    之后,石子灵在这小山村里生活了整整六年,历经了磨难。终于在石子灵十四岁那年的某个雨夜里,只身一人逃了出来,到了城市里,边打工边寻找,由于年纪尚小,没有身份证,坐车不便,寻了整整两年这才回到了记忆中那个车站,福州西园客运站。
    石子灵跪扑在西园站候车厅前也不知哭了多久,泪水已经流干了,肚子咕咕直叫,感觉头晕目眩。
    这时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小弟,你怎么了?”石子灵抬头一看,原来是扫地的那位老汉,便苦笑了声道:“没啥事。”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块干硬的馒头、一瓶矿泉水,蹲在地上吃开了。
    那老汉见了,摇摇头叹了口气:“小弟,馒头放太久吃着对身体不好。”又指了指候车厅左边“那儿有个卖馒头包子的大姐,是我们刘家人,人很好,也不贵,你去那边买几个?”
    石子灵摇了摇头:“谢谢您,不用了,这馒头能吃饱。”
    馒头包子一两块,一餐吃个两三个不算什么,但是石子灵流浪了两年,从不乞讨,能找到工作的时候,赚点钱当车费,印些寻人启事的传单,找不着工作,只能靠微薄的存款过日子,这过夜的馒头,从不敢浪费。
    刘老汉又道:“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怎么跑福州来了?”
    石子灵道:“我祖籍fj的,只是,只是被人拐卖了,找了两年,今天才回来。”
    刘老汉哦了声,心想:这小孩真是可伶,这些年在车站里头见大人找小孩的不计其数,这小孩找大人的,还是少见,不过年纪轻轻,找家可不容易哎。想着又道:“你老家fj哪的?”
    石子灵苦笑地摇了摇头,家在哪里确实不知道,抬头看了眼刘老汉,心想:这位爷爷如此热情,既然到了西园站,也许能帮着自己。便从背包里拿了张传单,站起身来,递给刘老汉,道:“刘大爷,您看看,要是有遇见的帮帮我哈。”
    刘老汉拿过传单,定睛一看,只见那纸上标题写着:小兰、妈妈,你们在哪?
    正文写着:我叫是石子灵,2008年春节前夕,我、妹妹小兰还有妈妈,在一辆从福州西园站发出的大巴车上被拐走,印象里,爸妈好像是老师,妹妹叫石子兰,爱扎马尾辫,爷爷是退伍军人,有个外号叫“刀疤石”,家里好像有颗大柳树,有遇见的朋友帮帮我,谢谢您了。
    刘老汉看着传单上的信息,眯着眼睛,心想:石子灵?这名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也不敢确定,毕竟自己已经上了年级,加之每年来车站寻找失踪人口的人至少有几十人,这种事情可不敢随口说说。
    不过这十几年但凡遇见寻人启事的传单,必留着一份在家,家里已经堆着好几箱各种寻人启事的传单,等有空的时候,认真寻着,要是真有信息,再说也不迟。
    下定了主意,刘老汉把传单折叠好,放到了衣袋里,拍了拍口袋笑道:“行,行,要是有什么情况,我再跟你说咯。”
    石子灵听了鞠了一躬,继续吃着干硬的馒头。
    刘老汉看着石子灵满脸泪痕,叹了口气,这孩子真让人心疼。又抬头望望了天,空中乌云密布,心想:福州十月也变天,今夜恐怕得下场雨了,也不知道这小孩今晚有没安身之地,真不行就推荐他去那边好了。
    想完,刘老汉试探问道:“小弟,恐怕要变天了,你今晚住哪里?”
    石子灵一听,沉默了片刻,踮起脚尖,朝着候车厅入口望去,只见入口处右边是三排一米多高自动扇门,一男子正从拿着身份证按在门道上,嘀的一声,扇门敞开,男子进入,扇门又紧闭了。左边个两米多高的自动转门,逆时针旋转,只能出,不能进。
    石子灵心想:这候车厅恐怕进不去,今晚睡哪里并不是自己最担心的,既然已经找着了西园站,目前最重要的是找份工作,能生存下来,顺便赚点钱,印些传单,寻找家人。想定,朝刘老汉道:“要是下雨也没关系,找个没雨的地方躲一躲就行了。”
    刘老汉听了,点头默然,心想:能避雨就好?那个桥洞刚刚好。
    石子灵又道:“刘大爷,这地方哪里招人的?我不怕吃苦。”
    刘老汉上下打量着石子灵,心想:这孩子干瘦干瘦的,苦力活恐怕做不了,介绍给我侄儿,不知道收不收。想着问道:“工作可能有,就不知道他要不要你,要不随我去看看?”
    石子灵点点头,背起背包,跟在刘老汉身后。
    二人朝着候车厅前门左边一条小道走去,走了约莫三四分钟,这一路,商家店铺越来越少,到了后面,道旁许多房子上印着个“拆”字,四周残垣断壁,黄砖满地。
    刘老汉望了眼,道:“这地被征用了,听说要改建成动车站,哎,十几年了,说变就变。”石子灵瞧着四周,沉默不语。
    刘老汉一言毕,也不再言语,二人往北又走了六七分钟,路过两道红绿灯,四周又渐渐热闹起来。
    石子灵抬头望去,前方不远处,是块废弃的停车场,门口墙上写着个硕大无比的“拆”字,里头二三十顶帐篷并排扎立,炊烟滚滚,人声鼎沸。
    刘老汉指着那头道:“那边原来是个停车场,明年就要拆了,我有个侄儿在那边做夜间烧烤,你要不要去看看?”
    石子灵嗯了声,跟在刘老汉身后进了烧烤摊子。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玩游戏成虫帝  无限之剧本杀  诡秘游戏排位赛  陈宁宋娉婷  鉴宝之开局签到貔貅  无声的证言  我在全息游戏中锦鲤出圈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  18世纪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