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网游 网游之九域神坛 第二章 浪子返乡 二
    ?不多时,石子灵走到小门,出了停车场,定睛一看,只见眼前一条大马路,路上车辆飞驰,灯光耀眼,左右两边是一条两米多宽的人行道,道旁商铺林立,熙熙攘攘。
    按照他日的习惯,石子灵每到一个车站必先在车站附近商铺饭店里找份工作,大多数都是洗碗扫地,端盘送水的活,不过今天找工作这是只能暂且搁下,此刻见到客运站站牌才是首当其冲的了。
    石子灵看着左右通达的人行道,也不知道哪边能通往候车厅前门,也不知道能不能通往。正愁眉不展时,瞧见右边道上有一人。
    那人身着黄绿相间制服,制服上印着“绿源保洁”四字,他两鬓白发,约莫五六十岁,拿着扫帚刷刷挥动,清扫垃圾,动作不慢。
    石子灵走上前去问道:“大爷,车站前门往哪边走呢?”那老汉抬起头,上下打量一眼,指着右边人行道尽头:“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往右边直走五分钟就到。”
    石子灵一听,笑颜逐开,道了声谢,正欲前往,那老汉又道:“小弟,你是想进候车厅?”
    石子灵心想:此时夜色已晚,等会看完了站牌,今夜进厅过夜也好,便点点头嗯了声。
    那老汉摇了摇头道:“今年车站才翻新完,我看你年纪不大,估计还没身份证吧,那候车厅入口大人刷身份证,小孩要大人陪同才能进去哎。”
    “要身份证才能进去?”石子灵听了顿时一愣,心想:这车站真是太奇怪了,不过这身份证自己确实没有,倘若今夜进不去,那就在外头过一夜罢了。
    那老汉叹了口气又道:“车站翻新说是加强安保什么的,其实是防止你这样的流浪人进入。”
    老汉一言毕,只觉当面说眼前的男孩是个流浪儿有些不妥,不过自己在车站扫了十几年的地,这男孩打扮的确像个流浪儿,于是咂咂嘴巴,又自顾扫地了。
    听了那老汉说自己是个流浪儿,石子灵也不动怒,只是鞠躬又向老汉道了谢,急忙顺着人行道往候车厅前门赶去。
    这五分钟的距离不算远,石子灵走了十多步,想起这八年的遭遇,只觉血气上涌便跑了起来,步子越迈越大,身边景物急速后退。
    过了约莫三分钟,石子灵就到候车厅入口处,抬头一看,只见大门上方扎立着三个红色铁字“西园站”,屋檐处还拉着一条崭新的横幅,那横幅上印着两行红字:高高兴兴出行,快快乐乐回家;西园客运站宣,字字鲜红亮眼。
    石子灵站着呆呆看着,渐渐地低下了头,眼里一团水雾渐渐蒙着了双眼,身子刷刷地颤抖起来,眼旁两行水珠顺着眼角滑落,背包上的铃铛,抖地铃铃作响。
    周围的路人见了纷纷躲避,窃窃私语,想来这人是犯了什么病。
    过了片刻,石子灵猛地抬起头,再次盯着那两行字的时候,只觉心中千万期待和苦闷如水闸开启,奔腾汹涌,再也忍不住,啊~一声嚎啕,跪倒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这哭嚎是八年来少有的一次。
    八年前春节前夕,母亲带着石子灵和妹妹石子兰要去外省的外婆家过节,那日一大早就开始坐车,辗转几次才到福州西园客运站。
    兄妹俩在车站候车厅里蹦蹦跳跳,母亲喝住闹腾的兄妹俩,把两个小家伙紧紧搂在身旁。
    二人被困住不能打闹嬉戏,百无聊赖。
    这时,候车厅led屏幕上显示出两行红色文字,石子灵指着屏幕对着妹妹道:“小兰,你都上大班了,那些字你认识不。”,石子兰道:“我认识呀,高高兴兴出。出。。出,嗯。。嗯。。”石子兰涨红着脸,嗫嚅着。
    “出行,那是行字,对吧,妈妈”石子灵朝着母亲喊着,语气有些得意。母亲笑着点点头。石子兰又道:“后面我也认识呢,快。。快。。乐乐回。回。。回家,是高高兴兴出行,快快乐乐回家,对不,妈妈。”,石子兰殷切地望着母亲,母亲抚摸着石子兰的头发,笑着嗯了声。
    石子灵有些失落,又指着屏幕道:“那排小字,我也认识,福。。福州西。。西。。西园客运。。客运站。。站。。”石子灵喉咙被卡住似得,最后一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母亲笑呵呵道:“福州西园客运站宣,最后一个字是宣字。”
    石子兰道:“妈妈,宣字什么意思呀,连哥哥也不知道,一定很难吧。”石子灵听了挠挠脑袋,挪了下身子,侧着脑袋望着母亲。
    “宣就是让大家知道呀。”母亲笑了笑。
    看完了字,石子灵也没找着其他有趣的事情,安静靠在母亲身旁,三人又在候车厅等了片刻,一辆大巴车缓缓驶入停车场。
    母亲拉起两个小家伙,叮咛着“你们俩跟紧了哈。”,说着带着兄妹二人上了车,按着车票上的号码,坐在后排一个双座位上。
    这双座位三人坐着还算宽松,母亲抱着妹妹坐在里头,石子灵一人坐在外头,只是母亲只买了张成人票,要是位置主人来了,那也只好让座了。
    不多时,上了一妇女,约莫四十左右,盘着头发,面色土黄,左手拎着个皮包,右手拿着车票径直走到后排,到了石子灵旁边站住了脚。
    母亲一见,连忙道:“灵儿,到妈妈这来。”石子灵定睛一看,里头位置被母亲和妹妹占据了大半,十分不情愿,磨磨蹭蹭地爬过去。
    那妇女见了,朝着母亲道:“妹子,你一个人带两个娃可着累了”说着拉住石子灵,“来来,你坐阿姨边上来,好不好。”母亲道:“那怎么好意思呢,灵儿快过来,别麻烦阿姨了。”
    石子灵只觉那妇女手劲挺大,一股劲扯着自己不能前进,不过能和她一起坐在外面,总比三人挤在一起强,想着也不用劲,只是低头不语。
    母亲见了,笑着摇摇头道:“都让我惯坏了,灵儿,还不快谢谢阿姨。”石子灵一听,笑嘻嘻道了三声谢谢,挪着身子又坐回了原位。
    那妇女也坐了了下来,离发车时还有些时间,便和母亲聊了起来,都是一些带孩子辛苦,女人不容易之类的话,石子灵听了索然无味,便靠在位置渐渐入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子灵迷迷糊糊醒来。只听的嘟,嘟,嘟响声,摇摇晃晃,望向窗户,景物急退,原来大巴车已在高速行驶中了。
    那妇女见他醒来,笑道:“小朋友,阿姨有好吃的,你要吃不。”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块软糕,那软糕飘着股桂花香。
    石子灵见了,咽了口口水,转头看了眼里头的母亲,发现母亲秀眉紧蹙,紧紧抱着妹妹,正酣然入睡,不过她们俩的嘴角边上都沾着点糕屑。
    瞧见这一幕,石子灵忍不住捂着嘴巴,哈哈笑了声,伸手将妹妹和母亲嘴边上糕屑一一抹去,又眼巴巴地看着那妇女手中的软糕,那妇女见了,笑道:“这糕点可是阿姨老家的特产哦,可好吃了,你看看你妈妈妹妹都吃了呢。”
    石子灵听了,心想:妈妈平时说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妈妈自己都吃了,我也吃点应该没啥事。便道了声谢谢,心安理得吃了起来。
    刚吃完没多久,石子灵便觉得眼皮沉重,睡意袭来,便挪了挪身子,呼呼大睡。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等到醒来,石子灵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周围漆黑一片,臭气熏天。呜~呜~呜~,四周传来阵阵哭泣声,听着那声音,有男有女,想来小孩跟自己差不多同龄,还有些应该比自己小些。
    “妈妈,妈妈”,“小兰,小兰”石子灵喊了几声,无人答应,只有呜呜哭声。
    难道自己被拐卖了?会不会跟电视上一样被杀掉卖器官?石子灵越想越害怕,慢慢坐了起来,双臂环抱,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周围情况,然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这时,四周哭声听着十分凄凉,石子灵差点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突然,脑海深处突然浮起爷爷经常给自己讲得大英雄的故事,依稀记得那两个,乔峰单闯聚贤庄,关羽千里走单骑。
    石子灵心里越想越踏实,一股豪气从心中猛地涌起,想着今日遭遇的一切应该是爷爷安排的,可能是自己最近缠着爷爷紧了点,喊着闹着要成为像乔峰、关羽那样英雄好汉。
    嗯,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爷爷安排磨炼自己的,要是我跟乔峰、关羽一样渡过难关,那我石子灵也是个大英雄喽。想到这猛地眼笑眉飞,捂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石子灵只觉肚子越来越饿,站起坐下,坐下站起,也不到处走动,不和旁人交谈,想着四周的爱哭鬼一定是爷爷安排来吓自己的,才不会上当呢。
    又等了会,石子灵心里正烦躁着急时,前方传来哐啷哐啷一阵链子响动声,接着吱的一声,一个木门猛地被拉开,一束灯光从门中射了进来,十分刺眼,石子灵眯着眼睛,模糊间看到两个身影晃动。
    只听一男子声音道:“老子只有一万。”另一个女声音道:“一万?一万只能买个大点女娃娃。”
    石子灵听着那女子声音跟车上的那妇女十分相似,心想也许是她,便侧着脑袋竖起耳朵静静听着。
    男子声音又道:“女娃娃老子不要,老子要买个男娃娃传宗接代。”
    “呵呵呵”那妇女笑了几声道:“一万想买男娃娃,姐看你还是留着买些猪仔养着咯。”
    男子哼了声道:“红姐,你可别欺人太甚了,老子上次可是花了八万在你这里买了个女大学生,居然不能生孩子,操他妈的,败钱玩意,要是能生,老子也不用再花钱买男娃娃了。”
    红姐道:“不能生孩子?你们俩一起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你不能生,还是我卖的女大学生不能生咯。”
    此话一言毕,四周寂静,只听得那男子粗重的呼吸声。片息后,那男子又道:“行,行,行,再加两千,再加两千买个男娃娃总行了吧,红姐你怎么也得看看我可不是第一次买了,要多照顾照顾咯。”
    红姐道:“四千,再加四千,给你个男娃娃。”
    男子无奈道:“真他妈的败钱,成,成,成,四千就四千。”
    红姐道:“呵呵,老狗子你够爽快的,红姐也照顾照顾你,今天来的一个男娃娃长得可俊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玩游戏成虫帝  无限之剧本杀  诡秘游戏排位赛  陈宁宋娉婷  鉴宝之开局签到貔貅  无声的证言  我在全息游戏中锦鲤出圈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  18世纪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