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网游 网游之九域神坛 第一章 浪子返乡 一
    ?江南十月傍晚,华灯初上。
    福州西园客运站的主道上,一辆从南昌而来的大巴缓缓驶入,在车站内绕了几个弯后,嘎的一声停了下来。
    “福州到了,下车咯。”车头司机朝着车内呼着,大巴前车门刚刚打开,铃~铃~铃,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骤然响起,一身影瞬间从车头奔了出来。
    “嘿,小石头,你小心点。”司机朝那身影喊了一声,语气甚是关心。
    只见那身影朝奔出十几米就停了下来,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男孩,干瘦弱小,身背背包,这背包鼓鼓凸起,压着那身子微微弯曲。
    那男孩踮起脚尖,面朝北方,极目眺望,眼前停车场内一辆辆大巴,整齐排列,足有上百辆。
    北面五六百米的尽头是个候车厅,候车厅出口下设着个小亭子,亭子里头灯火通明。那男孩又左右转头看了东西两方,西方是停车场入口,东方是堵高墙,来来回回看着,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不多时,那司机从车上走出,问道:“嘿,小石头,你找什么?”
    那男孩转身一看,大客车里已是客离车空,原来自己刚才寻视了很久,全然不知,男孩对着司机道:“李哥,这里就是。。就是西园客运站吗?”声音有些颤抖,充满了期待。
    李哥笑了一声,点点头:“嗯,西园客运站,这里就是了,这车站今年才翻新完的。”又指了指北面宽敞明亮的候车厅:“站牌就在候车厅入口处,你可以去那边瞧瞧。”
    那男孩听了,眼睛一亮,嘘了一口气,顺着李哥的手势看了眼远处的候车厅,神色激动,立即回头正了正身子,朝着李哥深深地鞠了一躬,慢慢挺直身板朝着他微微一笑。
    李哥嘴角动了动,想说些什么,那男孩也不等他说出声来,便转身朝着北面候车厅大步走去。
    看着那男孩离去的身影,李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孩子,苦命哎。”
    这男孩姓石,名子灵,今年十六岁,fj某区人氏,具体哪个地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石子灵背着书包走的很快,前方候车厅五六百米的距离不算远,走了两三百米,最后快步跑了起来,铃~铃~铃~背包上的铃铛挂坠响的很急,不多时便跑到了候车厅亭子下方。
    这时,一群旅客正从候车厅出口缓缓而出,走向距离出口三四十米处一辆“宁德福州”的大巴车。
    这出口左边是个保安亭,右边是一列长长的折叠铁门,这门此时正紧闭着。
    石子灵站在折叠铁门旁边,红着脸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盯着出口处缓缓走出的旅客,不停搓着手,只盼着他们能走的快些。
    “快点,别堵后面的人。”一个嘶哑的男声从前上方响了起来,石子灵后退两步抬头一瞧,原来是小亭子里的保安。那人约莫三十出头,身着墨绿制服,胸口“中卫安保”四字红艳刺眼。
    此时,那保安正睁着眼睛,盯着下方通道。
    “这么慢,靠边点,真讨厌”一声尖细的抱怨声从通道里响起
    这话刚落下,突然,咚~一响声,原本缓缓而出的旅客突然断了线似得,无人再出。
    那尖细声又道:“哎呦,一个人还想拿三个袋子,没把自己压死,可把我们堵死咯!”
    石子灵听了,只觉十分好奇,弯着身子从折叠铁门的缝隙中望去。只见通道里有个四十左右的大汉,寸头单衣,左右双手各抓着个蛇皮袋,那手臂青筋暴起,想必蛇皮袋也有七八十斤重。
    大汉额角生汗,焦急着望着地上一个稍小的蛇皮袋,左右观望,想要寻人帮忙一把,后面几人纷纷站着两三米开外,有些皱着眉头,面露嫌弃,有些双手交叉于胸,微笑观望,只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少妇紧跟其后。
    只见那少妇在大汉肩上啪的一声拍一巴掌,左手叉腰,右手指着大汉“嘿,你让开点,我们赶时间啊。”
    这原本一米多宽的通道,被这五大三粗大汉加上他手上的两个鼓鼓凸起的蛇皮袋堵了起来。
    那大汉朝着少妇咧了咧嘴,笑的十分僵硬,额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挪着脚,似乎想靠在通道旁,然而他在这通道中宛如庞然大物,只有趴在地上后方才有可能通行了。
    滴,滴,滴,远处那辆大巴车传来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催着众人赶紧上车,那保安从窗户上猛地探出身子,指着那大汉大声呼道:“你先趴地上,让别人先走。”
    那大汉抬起头,歉然一笑,笑容依然僵硬,慢慢蹲下,正要放下手中蛇皮袋时,突然一股风伴着铃~铃~铃~的响声吹了过来,大汉正头一看是个干瘦的男孩。
    石子灵朝他点点头,蹲了下来,吸了口气,猛地抱起那个蛇皮袋站起身来。那少妇白了他一眼,哼了声。石子灵憋红着脸,也不理会那少妇,朝着大汉努努嘴,抱着蛇皮袋转身向外头走去。
    那大汉紧跟其后,两人走了十多步,出了通道,并肩而行。
    石子灵抱着蛇皮袋直往那车走去,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那大汉急忙道:“小弟,来,把你那个袋子放着大叔肩膀上来。”石子灵道:“没关系,不远,我帮你拿到车子上。”那大汉急道:“你太小了,这一袋得有五六十斤重,快快放下吧。”
    石子灵摇摇头笑了声,抱紧蛇皮袋加快了步子。
    那大汉见石子灵执意如此,不再拒绝,吸了口气,双手抓住蛇皮袋,大步流星跟着石子灵。
    二人不多时到了车子旁边,正要上车,司机喝道:“嘿~嘿~,里头什么东西?”大汉道:“大米,都是自家种的。”司机白了他一眼:“去,去,放后备箱去。”
    二人闻言便走到了车后,打开后备箱,将三袋大米利落地放了进去。
    这时,石子灵满脸通红,大口喘气,只觉有些晕眩。那大汉见了,觉的有些过意不去,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一张十元,递给石子灵:“今天多亏你了,拿去买水喝”
    石子灵脸色一变,退后两步,摇了摇头。
    那大汉觉得钱可能给少了,又伸手摸口袋,石子灵急忙道:“大叔,别,别,我不会要的。”大汉听了,皱了皱眉头,只觉得不做些什么心里不安定。
    突然,大巴车滴滴叭叭乱响一通,司机探出身子朝着车后方大呼道:“喂~老乡,快点啊,车要开了,你到底走不走啊。”
    那大汉急忙向车头走去,刚走三四步猛地停下转身,朝着石子灵喊道:“小弟,有空到大叔家玩玩。”
    石子灵听了嗯声,心想:二人萍水相逢也不知何日能再相逢,也许这话只是客套话没放在心上。便伸起来左手挥了挥。
    那大汉见了咧嘴一笑,也不再逗留转身飞快上了车。
    大巴车嘟嘟启动了起来,石子灵退到旁边,瞧着那大巴车在站里打了弯,上了车站主干道后缓缓而出,不久便被高墙建筑挡住了身影。
    许久后,石子灵回过头,轻轻呼了口气,从背包里拿出了瓶矿泉水,那瓶身标签早已不见,他端起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抿了抿嘴唇,一脸惬意,又在原地休息了片刻,只觉气虚顺畅,眼神不在晕眩了,这才背起背包又朝着候车厅走去。
    不多时到了候车厅亭子下方,石子灵看着这保安亭和折叠铁门只觉十分别扭,这些年去过的车站少说也有五六个,把出口围的如此紧凑车站,这西园客运站还是头一个。
    不过,石子灵此时只想亲眼看到西园客运站的站牌,确认这车站是不是当年的那个车站,至于奇不奇怪,安防如何也不太重要了。
    石子灵走了一会,到了保安亭下的通道,往里头进两三步,就能见着不远处的候车厅,里头灯火通明,不禁血气涌起,加快了步子。
    突然,那保安从窗户上探着身子,喊道:“嘿~嘿,你干什么?”石子灵抬头看着他,指着前方候车厅:“我去里头。”保安道:“你没眼睛吗?这是车站出口!入口在前门。”石子灵道:“大哥,前门在哪边?”那保安嘿了声,道:“你不是废话?这里后门,前门当然在前面。”
    石子灵一听闭口不再言语,退出了通道,只听得身后那嘶哑声音道:“哼,哪里来的流浪儿,还想进候车厅,呸~”
    石子灵对这句话置如罔闻,只是迈开步子向停车场走去。
    铃~铃~铃~背包上的铃铛挂坠轻轻响动,宛如一曲静谧的安魂曲,石子灵听了几声便心静神宁。走了几分钟又回到了南昌车辆停车处。
    此时,这地停着六七辆南昌福州的大巴车,全都熄灯熄火只等明日再接送旅客,石子灵踮起脚尖,扫视了圈停车场。
    已经约莫晚上七八点,这车站内只有几辆正出站的大巴车,石子灵眉头紧锁,也不知道候车厅前门如何走。
    正当一筹莫展时,一辆sh福州的大巴车从停车场入口驶入,打了几个弯停了下来,那车上走出一群旅客,大部分朝着候车厅走去,还有几人朝着停车场入口旁的小门走出,石子灵瞧见了心想:这个小门也不知道通往何处,但愿能去候车厅前门吧。想着急忙背起背包朝那小门走赶去。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玩游戏成虫帝  无限之剧本杀  诡秘游戏排位赛  陈宁宋娉婷  鉴宝之开局签到貔貅  无声的证言  我在全息游戏中锦鲤出圈  开局觉醒了神话级赋灵  18世纪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