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玄幻 黑石密码 0400 理查德的新生活
    一万五千块钱,加上他们卖掉迈克尔的房子,大概能有四万块钱左右。
    他们其中拿出三万来重新买一套房子,剩下的一万可以用来解决小迈克尔上学的问题,这笔钱应该还有一些盈余。
    约翰逊局长算的很快,这归功于他这些年来的职业素养,他可是一名税务工作战线上的战士,计算一些简单的数字还是很迅速的。
    正在监狱里痛苦的迈克尔肯定不知道,他的老婆不仅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买的房子还要被约翰逊局长卖掉。
    这真是一个可悲的故事!
    不过约翰逊局长的脸色可就没有他那么难看了,林奇帮了他的大忙,他扬了扬支票,“我该说谢谢吗?”
    “你可以不说,也可以说,那取决于你的态度。”,林奇收起了支票本,约翰逊局长找他除了没钱了之外,不可能还有其他事情。
    约翰逊局长沉默了片刻后,才点着头郑重的说道,“谢谢,你帮了我大忙!”
    其实对于此时的约翰逊局长来说,他对人生的追求已经没有太多的东西了,州里已经有了一些对他的安排意见,最迟在今年年底左右,他就会调职进入约克州税务管理办公室下的一个分支办公室混吃等死。
    到了这一刻约翰逊局长大致也明白,挣扎不挣扎什么的意义不大,他这辈子可能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但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误。
    现在上面对他的处置可以说是相对公平的,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基本上就要脱离目前的工作,为即将提拔的副局长让路,同时开始提前享受退休的生活。
    这也意味着他的收入会有一些变化,一个城市税务局的局长,和一个州办公室里的办公人员的薪水不可能一样。
    福利方面更是会有天差地别的差距!
    当林奇问起他以后工作安排的时,他笑的很坦然,“也就这样了,我并不打算去做些什么,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现在的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
    “新来的局长是什么样的人?”,两人一边朝回走,林奇一边开口问道。
    解决了心头烦心事的约翰逊局长并不介意多说一些什么,“一名从州里调来的新人,只有三十七岁的样子? 很有干劲? 据说在系统中也有不浅的人脉关系,他不像我? 这里并不是他的最后一站。”
    说着他偏头看向林奇? “他其实和迈克尔很像,想要做点大事情让自己的履历变得更好看? 如果你有什么……”,他笑着说道? “那就藏起来? 别给抓住了。”
    从湖边走回到路边,林奇回头望了一眼整个人工湖,以及湖边的别墅群。
    这里非常的萧瑟,一点也看不出它被开发出时的尊贵? 只有破败。
    约翰逊局长也看了一眼? 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你知道哈特吗?”
    林奇点了点头,“他用这里的房子和我换了一块地。”
    约翰逊局长轻笑着,“他跑路了……”? 看着林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的表情,他心里有些奇怪? 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他把他项目中的那些房子多次销售之后卷款跑了? 留下了一地烂摊子,就连我们的市长也折进去不少钱。”
    这个消息还是林奇第一次听说? 可能是因为羞耻或者其他什么原因? 不管是市长还是马克都没有向他提起过这件事。
    哈特拿到了市中心边缘的地皮之后响应州政府的号召? 要建造一批公租公寓出租给那些财务比较拮据的市民。
    他们自己掏一部分钱来支付房租,市政厅有专项专款来补上另外一部分的费用,简单的说就是这批公租公寓收到的租金不会比普通公寓少,因为有财政补贴,同时又能包租,不愁没有人承租。
    同时这些项目的所在位置就在城市中心的边缘地带,地理位置也好。
    按照目前的一些规定,等若干年后政策期过去了,这些公寓就能自由买卖,到时候一转手又是一大笔钱。
    盖好房子立刻就能有租户入驻,等以后还能卖个好价钱,这种投资对于很多人来说都非常的有诱惑力,不少人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中。
    哈特凭借他以前在这里经营出来的人际关系,也成功的拉到了不少投资,特别是市长和马克这对叔侄,他们分别投资了加起来差不多几十套公寓。
    而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实际上还是和市长有关系,市长会支持费拉勒接替自己,作为代价只要费拉勒以后在规划城市的时候稍微歪一下,这些公寓项目就会被纳入市中心的范围,一套不说多,赚个三万,几十套下来就是一两百万。
    再加上这些年里不需要担忧的房租,实际上他们赚到的可能会超过三百万。
    在当前这种经济环境下别说确保百分之百的收益了,能保证不亏损并且有一定的盈利,都足够吸引到很多人了。
    有市长和本地一些名流带头投资,中产阶级闻风而起,人们的热情就像是现在的天气!
    于是……哈特跑路了,带着可能有上千万的资金跑路了。
    从湖边回来,林奇打开了电视,看着本地电视台中那些枯燥的新闻,思绪很快就变得飘而散。
    他一会想到哈特会躲在什么地方,会不会已经死了——毕竟他带走的都是现金(银行中),谁能找到他,就意味着谁的手里攥着一个会移动的金库。
    能攥出来多少油水就看够不够狠,想必现在很多人都已经去找他了。
    一会又想到一些国际上的纷争。
    第二天上午,他乘坐了前往首府的列车,他要亲自去看看,到底是谁在偷他的钱。
    ……
    “唔……”
    低沉的声音从嗓子里挤出来,理查德推开了横陈在自己身上的胳膊与大腿,挣扎着爬了起来。
    房间里充斥着一种糜烂的怪味,散乱的酒瓶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地上还有一些酒水干涸后留下的痕迹。
    香烟,柯乐芙,甚至是鬼脸菇的粉末就这么堆放在茶几上,一群没有穿衣服的年轻男女堆叠在一起。
    空气中弥漫着的怪味让理查德差点吐出来,他连忙几步跑进厕所里干呕了片刻,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打开淋浴冲洗了一下身体之后,他走到窗户边上,猛地拉开窗帘。
    窗外的阳光一瞬间就照射了进来,让床上和床周围的那些肉虫们都开始蠕动起来。
    “该死,把窗帘拉上!”
    有人翻着身抱着枕头遮盖住脸部,背对着窗户。
    也有人麻木的,像是一根木头那样毫无感情的慢慢坐起来,呆坐在床上,似乎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理查德一边拍打着脑袋,一边看了一眼钟表,快到中午了。
    他有点饿,提起电话叫了外卖,下午他还有一场牌局。
    不多时,送外卖的骑手把理查德要的东西送来了,吃了一些东西之后,理查德便起身离开。
    全新的豪车在阳光下闪烁着醉人的光泽,从別墅的门口出来的这段路上,已经不止一个女孩想要搭讪理查德,就因为他座下的豪车。
    但理查德并没有停留,反而加大了油门,比起这些枯燥的来自于生理上的快感,他最近痴迷上了牌局,一种简单的玩法。
    联邦的成功人士们总会有一些时间坐在一起玩上一场牌,交易,支付,随便说它叫什么名字都行。
    这种牌局并不能严格意义上说是赌博,它实际上更像是一种策略性的游戏,只是以牌局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诸如此类的牌局有很多,大多都标榜着智力与优雅,它们不会那么简单粗暴,这也使得真正痴迷这些牌局的人并不是很多,因为钻研它们的确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当然,在联邦也有赌博,骰子、轮盘,但理查德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赌博游戏。
    惊险,刺激,斗勇斗智,它让人沉迷。
    很简单的玩法,每人只有三张牌,无法换牌,但是可以丢弃手牌,可这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简单,因为你看不见别人手中的牌。
    然后试探,各种方式的试探,通关观察对方的眼神的闪烁,观察对方手中的小动作,观察对方胸口起伏的频率变化,观察对方的鬓角是否有汗渍。
    接着就是最精彩的地方,当你拿到小牌的时候未必会输,有很多种办法不仅不会输还能赢。
    拿到大牌的时候则要想办法让更多的人跟进来,赚的更多。
    一种刺激的游戏!
    车子一路加速,最终停在了一个一栋別墅外,这里已经停着好几辆车,牌局已经开始了。
    理查德迫不及待的锁了车,朝着房间里走去。
    门边的侍者礼貌得为他打开门,门内的女孩笑着从他手中接过一张支票,并给他一盒筹码。
    他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在一张围绕着许多人坐着的桌边坐下,和其他人亲切的打着招呼。
    今天他的计划,是“杀”光这些人,让他们连吃完饭的钱都不剩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西游之掠夺万界  从返祖进化开始  反叛的次元轮回  开局从统一六国开始  世界最强天赋树  我变成了一只斑鬣狗  金闪闪的奶爸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吾辈楷模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