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穴少女和她的触手男友 作者:biucj

    19

    娇娇忍不住嗯了一声,后又赶忙将小嘴闭上Tea,眼睛紧紧盯着那本书,小穴却在那里不停流淫水,完全对张皓开放。

    张皓抓着她的屁股,舌头很快对她的小穴抽插起来,他的舌头很大只,而且温热绵软,操得娇娇很舒服,小穴紧紧将它咬住,

    努力扭动着屁股,将小穴往舌头上送。

    如此操了一阵,张皓从桌子下出来,一把将娇娇从椅子上拎起,换他坐了上去。

    娇娇则乖乖坐在他身上,不过还没坐上去,就被阴茎和一根触手插入了,娇娇的娇躯战栗起来。

    而后,忍不住在这两根东西上起落,起的时候不愿意起太多,怕它们出去,落的时候又尽量落到它们的根部,想让它们插得更

    深入。

    落下去的时候,她的小腹有很明显的鼓起,那形状,分明是小穴里面的阴茎和触手造成的。

    娇娇主动了一阵,张皓便夺走了主动权,两手抓着她的屁股操了起来,因为隐忍很久了,所以这个时候特别猛烈,将娇娇操得

    饱满的胸部一阵晃动。

    而后张皓的两根触手摸进她的上衣,攀上那两只乳房,一根一只,将它们缠绕,开始一番蹂躏。

    “啊,张皓你个混蛋,你打扰人家看书了,你好坏……啊!”娇娇完全控制不住了,小嘴一边娇吟一边责怪,但她眼睛自始至

    终盯着书本,还又翻了一页。

    张皓抓着她那两瓣浑圆性感的屁股肉,竭尽所能地操她,嘴上却问:“那怎么办?我现在停下,你继续看你的书?”

    娇娇微蹙着秀眉,咬了好几下小嘴,才艰难回答:“不要……你继续……继续操我啊啊啊啊!”

    说到后面,娇娇身子更猛烈地战栗起来,因为屁股下面的张皓抽插动作较之前更为凶猛了。

    娇娇很快潮喷,身子瘫软在张皓身上,这样一来,就够不着桌子上的书了,她只能闭着眸子,享受这一切。

    乳上的触手在蠕动着,身下两根东西继续在操她,至于张皓的双手,这个时候一只抱在她的腰肢上,另一只则和触手一起抓着

    她的乳房。

    他这样折腾她,尽管娇娇没什么力气了,身子还是在那里颤动不已,她却一点也不介意,因为这时候真的好舒服,哪怕刚刚高

    潮完了的小穴都要受不了了,

    roushuwu.

    还是很舒服,很酥痒,很想被那两根粗长的家伙更粗暴地对待。

    张皓和她似乎心有灵犀,忽然抓着她站了起来,将她按倒在书桌上,让她柔若无骨的身体尤其那对乳房压着那本书,他则用触

    手分开她的双腿再度将阴茎和一根触手顶入。

    因为将她的双腿分得很开,所以两人下体几乎紧贴在一起,那两根东西当然是插得很深,不过很快,张皓便将它们抽出来一

    些,紧接着,又插进去。

    娇娇尽管以很不堪的姿势趴在那里,屁股撅着,双腿很被动地大张,她的小穴却是不停流淫水,小手忍不住摸到自己乳房上,

    竭力揉弄。

    不过很快,她就揉弄不了了,因为张皓挺着下身努力对她操了起来,她除了娇躯跟着晃动,小嘴不停浪叫,什么也做不了。

    没多时,她乳房下的那本书也跟着动了起来,后来甚至被弄烂了几页,娇娇却对此不管不顾,粉润的小嘴微张,娇吟连

    连:“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好舒服,请更粗暴地操人家吧,把人家的小逼操烂啊……”

    娇娇竟把她的小穴称呼为小逼,张皓闻言咧了咧嘴,“你的小逼这么嫩这么紧,我才不舍得操烂,不过……我恐怕会把它们操

    肿。”

    说着,张皓抽插的动作更快了,下体撞在娇娇屁股上,啪啪直响。

    这时候,娇娇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张皓操飞出去了,若不是她的双腿被抓着,肯定会飞出去。

    不知为何,这次娇娇有些持久,一直到后来张皓将她翻了个身,让她蜷缩作一团操她几分钟后,她的两个小穴才喷水。

    她这次喷的量很大,力度也很大,尽管张皓两根东西在里面插着,淫水还是喷了出来,喷得张皓下体上都是。

    而且这个时候娇娇的娇吟声连续不断,张皓见状,抓紧了她的身子,更凶猛地操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不仅让娇娇娇吟声断断续续持续了好久,张皓过了一会儿也射精了,喷射的量也不小,将娇娇的小穴弄得满满

    的。

    张皓抱着她,和她吻了起来,没有将那两根东西拔出,只是缠在她身上的触手放松了一些。

    两人舌头缠在一起,好一阵的纠缠,纠缠着纠缠着,娇娇惊讶发现,小穴里面那两根东西又动了起来,这架势,分明是又要操

    她!

    她还要学习啊,怎么又要这样?!娇娇有些愤怒了,小穴却是对着它们一阵吸咬,小手也忍不住抱紧了张皓,这样子,分明是

    在让他操。

    很快,张皓又开动了,娇娇躺在书桌上,压着要看的那本书,开始晃动。

    后来,连着下面那张桌子也动了起来,咯吱作响,实在是因为张皓的力气太大了,很凶猛,激烈。

    再后来,张皓将娇娇往书桌里面一推,他也爬了上去,将蜷缩成一团的娇娇压住,跪在她身下开始新一轮的抽插。

    这种姿势下,娇娇很快又喷了,而且淫水还都喷在了那本书上,她啊地一声娇叫,小手将他后背抓得更紧。

    这个混蛋,居然弄脏了她的书,不行,他必须接受惩罚!

    尽管这么想,她的小穴却还是被张皓操着,一直操到后来两人一起高潮才结束,然后张皓从书桌上下去,将她抱起,去浴室,

    洗澡。

    洗完澡出来,娇娇正要说惩罚张皓的事,张皓却是温柔一笑,“我去做晚饭。”说完,他便转身去往厨房。

    见他这么勤快,娇娇惩罚他的心思一下子荡然无存,而是拖着有些疲累的身子去往书桌那边,清理现场,而后继续学习。

    不过看着那本曾经沾满她淫水的书,以及上面烂掉的几页,娇娇感觉有点学不下去。

    尽管如此,她也只能强迫自己用心用心再用心,毕竟,明天就要考这本书上的东西。

    番外3:吮吸她的奶水(全文完)

    娇娇永远不会忘记和张皓在一起的那一年,终于熬完考试周的那个晚上,张皓抱着她足足操了两个小时,而她呢,在那两个小

    时里不争气地高潮了六次,实在是因为张皓的阴茎和触手太厉害了,将她紧缚将她猛操,她舒服得要死要活。

    更不会忘记考试结果出来的那两天,因为没有挂科,混蛋张皓又抱着她来了两个小时,而且这两个小时里换了好几次地方,沙

    发卧室后来是浴室,浴室的淋浴下墙壁上最后又到地板上,每换一个地方她都要潮喷一次,弄得家里哪里都是她的淫水。

    四年过后,她顺利嫁给这个男人,只是没想过,都过去了四年,张皓还是对她索求无度,难不成,他的性欲是正常男人的五

    倍?

    娇娇时不时会思考这个问题,毕竟张皓有五根东西,虽然其中四根是触手,但完全能当阴茎用,粗长又灵活,还会喷汁。

    那甜甜的汁液,她后来又情不自禁尝过几次,以至于她现在的身材特别丰腴,典型一个熟女。

    另外有件事她很奇怪,明明几乎每天都要被张皓操个几次,她的小穴却还是那么紧,每次被顶入都感觉有些困难,被操起来自

    然也更舒服,那么为什么这么紧呢?不应该变得松弛吗?

    娇娇觉得,应该是因为小穴被触手喷出来的甜液滋润的原因,和口服没什么关系,毕竟这么久了,她也就口服了不足十次。

    张皓早已经不在蛋糕店打工,而是另开了一家蛋糕店当老板,那么娇娇就是老板娘了,大部分时间她都待在蛋糕店里,陪他工

    作,或者找一个空闲的位置坐上一会儿。

    小白偶尔会过来光顾,带上王坚,这两个家伙也准备结婚了,甚至小白都已经怀上了宝宝,小白已经和娇娇商量好了,到时候

    娇娇就是宝宝的干妈。

    娇娇也想要孩子了,并且忍不住去想,她和张皓生出来的孩子,会不会和张皓一样也有触手,或者,和她一样,有两个小

    穴……

    对此她很看淡,在她看来,那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如果一定要说区别,那就是,交合起来比正常人要舒服许多吧,虽然娇娇

    不知道正常人会有多舒服,但她至少看过一些小电影,小电影里面的情节,比她和张皓之间无聊多了。

    现在娇娇和张皓做那种事的时候,偶尔也会在旁边架起个手机拍摄,然后投屏到电视上一起欣赏。

    虽然这个时候娇娇的脸颊通红,但她那双眸子却是将她们做爱的过程看个一干二净,那粗长发红的触手缠绕束缚着她,在她乳

    房大腿上蠕动,阴茎和一根触手一上一下,对她两个小穴塞入抽出,再迅速塞入,这种种画面,令她害羞的同时又叹为观止,

    感觉很不可思议。

    不过也有让她羞于见人的一幕,她闭着眸子,小嘴却根本合不拢,在那里娇吟连连,太淫荡了。

    尽管如此,两人看着电视上她们的所作所为,却总会抱在一起直接在沙发上干起来,有那么一次两人甚至从沙

    roushuwu.

    发上干到地板上,又滚到了茶几下面,两具滚烫的身体紧密贴合在一起,一个绵软一个有力,她们的下体剧烈碰撞,啪啪声在

    客厅回荡,仿佛经久不息。

    不管怎样,娇娇都想要孩子了,嫁给张皓之前就萌生了这个想法,最近见小白怀上了宝宝,这个想法变得更为强烈。

    对此张皓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再做爱的时候,较之前更尽心了,他之前在网上补过课,排卵期必和娇娇做爱,而且射精的时候

    还尽量拎着她的屁股,好让精液留在她的身体里。

    不知是什么原因,两人努力了三个月都未怀上,娇娇开始想,是不是两人身体的原因,她们一个阴茎会生出触手,另一

    19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僵王又带着崽上热搜了  小血族天天想吃饱  十二生肖系列合集  至尊的呆萌小爱人  幼兽饲养法则  我道侣是只小狐狸  我的崽崽们不可能都是大佬  大佬养的小奶龙又在撒娇  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