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玄幻 纯阳武神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初绽的永恒战名!
    苏乞年!
    虽然站在真明山主的背后,但第一刑天还是第一时间看清了来人的真容,他差点一跃而起,整个人都惊住了。
    “你成皇了!”
    即便天裂两侧高岸上,足足数十位至高生灵俯瞰着,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简直超出了他想象的范畴,才两年不见,甫一现身,就一拳打爆了一位至高神主,那位不用说就知道,先天体魄一定坚硬无比,至高生灵中都少有人及。
    “还没有。”一身白袍轻舞,苏乞年摇头道,“皇者不同于至高。”
    现在的他,对于成皇,已经有了一些判断,至高领域,看上去与皇道领域接近,但两者并不等同,就像而今的他,自忖也还没有把握与浩瀚星空任何一位皇者交手。
    “至高大帝?”第一刑天悚然一惊,难道是这条另类的至高之路。
    “还未跻身至高领域,”苏乞年道,“永恒大帝,你可以这样称呼我,至高之下,可横击至高。”
    不是那条不归路就好,第一刑天松一口气,至于什么永恒大帝,至高之下,可横击至高,这些他也是一头雾水,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深究的时候,因为那飞溅的铜母碎片重聚,那位被打爆的至高神主,又重新凝聚真身,铺天盖地的至高气机,崩碎了亿万里天云,本就璀璨无比的天阳,此刻更是毫无遮拦,刺目无比。
    轰隆隆!
    虚空在哀鸣,崩开一道道狰狞的大裂缝,古铜族的至高神主却没有立即再出手,他眼中混沌气流淌,像是两口先天铜炉在熊熊燃烧,盯住了苏乞年,对于至高神主而言,混沌意志比时光流转更快,刚刚那一拳不算是偷袭,虚无裂开再出手,更像是一种提醒,就算如此,他也没能避开,这足以说明一些东西。
    “苏乞年!你还敢现身!”混铜神主沉声道。
    “你要阻我。”苏乞年落下目光,澹澹道。
    “诸神有契约,五大刑天传承,不容存世!”混铜神主强忍着心火道。
    这种姿态,分明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就像此前南天门外,他虽然没去,但而今五方天界都在传,下界走上来的天庭新晋年轻神话,桀骜不驯到了极点。
    “那是诸神的契约,与我何干。”苏乞年环顾金色天裂两岸,平静道,“还有要出手的,现在可以站出来,我送你们一起上路。”
    第一刑天闻言肝胆都不禁一颤,他就知道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位向来不喜拐弯抹角,算是族群上位者中,少有的能不开口,就一定用拳头,能开口,也想用拳头的异类,也不看看这里有多少至高生灵,真要动手,如何全身而退。
    “你敢无视诸神!”
    果然,苏乞年的挑衅很快得到了回应,那是三头天狮族的至高妖主,像是一座妖山耸立在高岸上,此刻走下天裂,他浑身黑色雷霆闪烁,三颗狮首,三双黑金童子尽皆落在苏乞年身上,还有三枚竖童没有睁开,但隐隐浮现的罅隙,透露出令至高生灵都为之惊季的毁灭气息。
    “年轻神话,也要对神榜存有敬畏之心。”
    又有一尊至高生灵走下来,背后一轮月影朦胧,他丰神如玉,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一身月白战衣,手中握着一口满月弯刀,仔细看,又像是一口月轮,随着其迈步,有雪花飘落,纯白无瑕,划过虚空,留下一道道银色的冻痕。
    这是太阴族的悬月神主,神榜一千六百多位,虽然不及三头天狮族的至高妖主,却也比那古铜族的至高神主排名更高近三百位。
    真明山主露出无比凝重的神色,刚想迈步,却被大师兄一只手拦住,朝着他轻轻摇头,念及刚刚古铜族至高神主被打爆的那一拳,真明山主勉强按捺住,但还是有些忧心,神榜上,就算是攀升一名都不是很容易,而一年前,这位不过刚刚勉强胜过了钩无神主。
    嗡!
    不用两大神榜人物出手,苏乞年足下踩碎了光阴,两道身影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太阴族与三头天狮族两大至高强者身前,时光拉近了他们的距离,没有半分转入杀伐的征兆,那种沉静的气息,令两大至高生灵眉眼直跳,而后毫不犹豫动用了极尽之力。
    两只拳头,如赤玉琉璃铸成,至高的拳压,将一切声音都泯灭了,没有半分至高气息外泄,无论是那满月弯刀,还是三颗狮首上睁开的毁灭竖童,迸射的至高毁灭神光,全都被这一拳崩碎,没有半分窒碍,长驱直入。
    虚空被打成了一幅画,上下四方只剩下了两道扁平的至高身影,而后嗤啦一声被击穿,虚空碎片飞溅,每一片都裹挟着两大至高生灵的残躯碎骨。
    只一拳,连半分之一个刹那都没有,时光像是静止了,苏乞年收拳而立,金色天裂两岸,数十位至高生灵瞬间毛骨悚然,看那无数虚空碎片中艰难挣脱,血肉重生的两大至高强者,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可能!”
    三头天狮族的至高妖主低吼,这才一年过去,当初要是有这么强,钩无神主岂能撑得住一拳,而其一年前,在南天外门跻身神话领域,是诸族,天妖、神兽族群无数强者亲身目睹的,也就是说,其只用了一年光景,就精进蜕变到了这一步。
    “我的至高神体,被磨灭了部分。”太阴族的至高神主脸色难看,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露出无比忌惮的神色。
    神榜之上,至高生灵间有强弱,但只要不是差距太大,想要击毙一位至高生灵,实在太过艰难,但现在,太阴族的至高神主却发现,自己的至高神体,分明消失了一部分,虽然不多,但细思恐极,这年轻的人族神话,或许比眼前看到的还要可怕得多。
    “让路,”苏乞年平静道,“或者我送你们彻底解脱。”
    三头天狮族的至高妖主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都是老一辈的神榜人物,成名多年,五方天界都有赫赫威名,什么时候被一个年轻后辈如此威胁过,但偏偏不是对手,刚刚那一拳,让他感受到了陨落的危机。
    “大势如天,你忤逆不了诸神契约。”高岸上,有至高生灵冷冷道,他们这么多至高生灵在场,要是这样就被一个后辈神话轻易拿捏住,日后都会成为天界古史上的笑柄。
    然而紧接着,他就看到苏乞年一只手抬起,掌心朝上,在他的脚下,时光长河浮现,而尽头则在那指掌之间。
    一股莫大的羞辱感涌上心头,这是在告诉他,阳寿已尽,该上路了吗?
    轰!
    至高气机复苏,他竭力对抗,抵挡这种轻慢的出手,但很快就发现根本行不通,那时光长河分明散发出远不及他的道韵,却坚定不移地将他朝那掌心送去。
    “你敢!”“放手!”
    下一刻,足足十股至高气机复苏,包括三头天狮族与太阴族的两位,有数人横击那条时光长河,还有数人衍化禁忌杀伐术,打向苏乞年,那恐怖的至高杀伐气,让时空都扭曲了,令真明神主眼角直跳。
    然而,苏乞年周身,有赤玉琉璃般的血气弥漫,像是构筑了一方永恒神国,那诸多至高杀伐术甫一临近,就像是陷入了混沌泥沼中,再难寸进。
    时光长河也难以撼动,那晶莹的时光河水,某一刻变得如赤玉般温润,永恒气机流转,诸法不侵。
    这一切看似漫长,实则只在瞬息之间,时光长河流淌,将那至高生灵送入苏乞年掌心。
    轰隆!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掌心虚握,眉心处永恒战辉如昙花一现,但刹那间,无论是强如三头天狮族的至高妖主,还是天裂两侧高岸上的众多至高生灵,都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心季感,像是有无尽混沌雷霆炸响在精神世界,一瞬间毛骨悚然,汗水浸透了衣袍。
    那是什么!
    即便是至高神主,也感到双目刺痛,根本无法直视那刹那绽放的永恒战辉,唯有真明山主心神剧震,他怎么都觉得,那是他们人族的无上战名,但根本不是他所了解的任何一种。
    而此时,有至高神主注意到,苏乞年虚握的掌心不知何时又松开了,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而上下四方,每一寸虚空,都捕捉不到那位木源谷至高神主的半点气息了。
    金色天裂两岸一片死寂,唯有诸位至高生灵剧烈收缩的童孔,彰显着他们波涛汹涌的心灵世界,一股彻骨的寒意自足底升起,无声间席卷全身,至高体魄都感到了寒凉,甚至有人密密麻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位至高神主陨落了!
    就这么被人一只手摄拿,一下碾碎在掌心,形神俱灭。
    没有人比在场的众多至高生灵更了解其中的意义,这不只是拥有磨灭一位至高生灵的伟力,且是瞬间击毙,碾碎了一切血肉重生,乃至以秘法涅槃再现的可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The Last后から(火影/佐樱)  辰爱之名  予你  他与他和他(BL)  赛尔斯航游记  七界源之归始决  星星在你来临之前落了下来  【BL】《法老的恩宠-内弗尔卡拉的召唤》  雨予夏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