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玄幻 天道天骄 第四千二百四十章 历经诸多纪元劫难!下
    又是一场纪元掠影降临,可怕的是这一次似乎是凝练了那鸿蒙祖鳄一世的突破感悟,那可怕的反噬之力充斥降临,让所有人都是低声哀嚎,痛苦之中心里对那鸿蒙组竟然是充满了敬畏!
    敬畏?没错!能够承受这般痛楚,撑过这一场场历练劫难,即便是敌人,也该抱有敬畏!或许这就是那鸿蒙祖鳄能够执掌无数纪元的缘由!可是这力量是不是太恐怖了一些,以在场大多修士的境界根本难以感同身受鸿蒙祖鳄经历了什么,他们此刻承受的单纯是鸿蒙祖鳄的痛楚罢了!
    鸿蒙祖鳄才不会天真的将自己的感悟传下,这纪元掠影之下尽数是他的负面所化,除去痛苦之外...便是无尽的磨灭苦难,一丝为不可闻的劝退声响彻在所有人的心底!
    世道如此艰辛,纪元如此不公,岁月如此莫测...何苦要坚持走到最后?保持现状或者顺其自然难道不好么?最起码不会再有痛苦和绝望,人生...为何总是要走那最为艰难的道路?
    是啊!有修士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可是还不等那苦笑声传来,四周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便是炸裂而出,这修士扭头望过去,看到的却是自己燃烧不断的身体!
    修行一途,不进则...死!鸿蒙祖鳄能走到如今这一步,何止吃了苦中苦?风暴之中不知道多少修士知难而退的刹那便是随着眼前重叠的异象化作了往事,飞灰扬起带着无尽的寂寥!就连不少老怪物都是一脸的苦涩,他们自然知晓这鸿蒙祖鳄的恐怖,可是真正体验了这一次,才知晓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就算是他们可以坚持下去,他们身后身前的这些弟子呢?
    轰!一名老怪物周身燃烧宝光,四周无数弟子目光变得凝实,这一道宝光让他们看到了黑暗之中的一道光,恍然之间一切不过是过往云烟幻想一场!可是这代价是不是有些太大了一些?这一次根本不需要两家古朝向前冲杀,这鸿蒙祖鳄便是直接撕碎了战场!
    而就在此刻,越来越多的老怪物选择祭炼,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若是不能对那鸿蒙祖鳄造成什么损伤,他们到来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既然不能亮出底牌,那么用命来弥补一些也是值得了,本来他们就没有打算要回去...
    低吼声从战场各个角落传来,蓦然间一声沉闷的咆哮响彻,暂时恢复了轻鸣的一众修士目光落下,一道壮硕的身影踏步混乱之箭,一柄方天画戟洞穿自己的胸前,灼热的神血滴落化作烈火将四周靠近的一众神鳄弟子焚烧一空!
    胤温候咧嘴无声大笑,他居然也无法抵抗那鸿蒙祖鳄的诱惑,倒不是他道心不稳,而是过往的六道...与这鸿蒙祖鳄之间有着太多太多的相似!唯有痛苦可以让他更加清醒,方天画戟之上神血蔓延燃烧,愈发惊悚的力量自胤温候体内弥漫炸裂,恍惚间四周靠近的诸多空间纷纷被吞噬其中,难以想象的战场正悄然铺展在胤温候的脚下!
    哗啦啦!清脆的爆鸣声不断响起,伴随着疯狂的战意攀涌,那胤温候身边多出了无数身影,只不过着一道道身影大多披着铠甲,透过那铠甲的缝隙根本看不到丝毫修士的身影,这...皆是神念所化,鬼知道这胤温候走过了多少战场,又从这战场之上炼化了多少亡魂?
    “杀!”胤温候抬头望着前方,将贯穿胸膛的方天画戟缓缓抽出,恍惚间众人似乎看到了奔腾的千军万马,事实也是如此,狼烟起,战意向前斩落,胤温候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将伺机对皇极天轩出手的大巢朝拦了下来!
    噗!胤温候大口大口咳着鲜血,将其阻拦下来的禅仙子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异色,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刚猛的修士了,而且还是从后纪元那个地方走出来的,六道?什么六道?这古朝曾有传承进入过后纪元么?
    轰!不过是刹那的停顿,愈战愈勇的胤温候再次向前,破碎的战场凝聚而起,这一次的胤温候居然硬扛住了那鸿蒙祖鳄的纪元之力,不止是如此,他在吞噬对方的力量凝入自己战场之中!
    噌!一道寒芒从大巢朝之中闪烁而出,禅仙子本想要阻拦,不过却也是暗自道了一声惋惜,这家伙可比那林铮一群人顺眼多了!只不过还不等那寒芒落下,一道身影便是出现在了胤温候的面前,一席道袍的黎疯子冲着那坠落的寒芒疯狂挥拳在挥拳,宝光碰撞炸裂不断,伴随着黎疯子的怒吼,那一道寒芒被彻底轰碎开来!
    浑身浴血的黎疯子看了一眼淫温和,浑然没有在意一身的伤口道:“后纪元可就只有你们这几个老朋友了,死掉了可不好!”
    不等胤温候开口,前方大巢朝大军之中猛然间传来一阵惊呼,一道道绷带分割战场,华宜人脸色冰冷的踏步而落,只不过这一次华宜人的眸子之中明显多了几分杀意,而就是这几道杀意让分开战场的绷带之上多了一抹血色!
    恩?被困住的一众大巢朝弟子瞬间便是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正从每一根毛孔向着体内钻去,而就在诸多大巢朝想要将这寒意拔出的时候,那前方华宜人却是露出了一丝阴沉的笑意!
    糟了!禅仙子大手挥动便是将向前的大巢朝弟子向后拉去,可是还是晚了一步,鲜血喷涌,数万大巢朝弟子化作了喷血的葫芦,一眼望过去那数万身影仿若是被扎了无数小洞的喷壶!
    可是就在华宜人要收回那绷带之时,眼前景色陡然间一变,黎疯子瞬间出手将华宜人和胤温候两人护在身后,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到来的常仪古神一掌劈落,时间法则纵横而出,数万大巢朝弟子给推送了出去,而三人则是被宁县而出的掌纹禁锢虚空,似乎随时都要被撕裂开来!
    “临九天!”轻喝声悄然间响起,一道身影从虚空凝现一步迈落,刹那之间道法沸腾,众人眼前似乎浮现出大道篇章,数百宝光穿梭而出生生将那常仪古神的时间法则破开!
    道王站在了三人面前,手中长剑嗡鸣,一根根至尊道骨缭绕周身浑然不惧鸿蒙祖鳄的领域之威!随着道王的出手,黎疯子还想上前出手却是被胤温候和华宜人给同时拉了回去,这道王也是到了极限,再出手可就浪费了道王的搏命一击!
    “天生至尊道骨...”常仪古神望着眼前的道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没有想到后纪元居然真的惊喜不断!”
    四周不少老怪物都是惊恐望着那道王,天生至尊道骨...这几个字的分量实在是太重了,只要这道王不陨落,那么未来的巅峰之路绝对有他的一席之地,道王至尊为尊,这家伙才是最逆天的那个么?
    惊喜?道王嘴角抽搐了一下,在这群家伙身边,谁能来给我皆是皆是什么叫做惊喜?先天至尊道骨之身又如何?这些家伙哪一个不是妖孽到了极点?况且自己这身体可没有淬炼到极致!
    “入我天皇朝!前路将有你的道统!”常仪古神真的是动了爱才之心,他给过那林铮机会,可是对方却是拒绝了,以天皇朝的势力未尝不可培养出一名极限一途的怪物!
    “我这道法浅薄...哪里入得天皇朝的眼?”道王微微一笑,双手按落之间,那眼前巨大的神像随之挥动双手砸落!
    常仪古神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一个都不能留下了!玉指勾勒,那不曾挥落双手的神像骤然间崩碎炸裂,道王闷哼一声,不过还是将虚空稳固了下来,可是下一刻他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常仪古神的面前!
    “给小爷死开!”低吼声传来,虚空猛然间被斩断了大半,无数被那寒芒扫过的修士生灵,只觉得全身道法秩序瞬间混乱,气血都是逆转涌动!
    而就是这一道缝隙浮现,道王的身影被马光抓在手中向着远处狂奔!常仪古神望着指尖的一道裂痕,眉宇之间露出一丝惊讶,伤到了自己?伤到了自己这一具肉身?
    大道之偏么?可惜不过是刚刚迈出这一步罢了!常仪古神望着那疾驰的马光,划出血痕的指尖浮现一滴鲜血,鲜血向前弹出,不少靠近想要前来支援的修士直接被碾压化作几分,虚空不断的塌陷,不分敌我将不少诸多神鳄大军都是吞噬其中!
    “小爷要死了!”马光一边怪叫,一边远远将道王直接向着前来接应的胖子扔去!
    “死不了!”重楼一步迈出,眼前一道门户大开,蓦然间之间重楼和马光的身影交换,十九层宝刹坠落凝现!
    轰!嗤嗤嗤!冥火腾腾燃烧,疯狂的能量冲击四周直接将眼前天地给掀翻开来,而那常仪古神的一滴神血悬浮十九层宝刹之前凝而不散,那宝刹之中无数凶兽嘶吼咆哮,却是没有一头敢踏出宝刹一步!
    这一瞬间的博弈,看傻了无数人,那鸿蒙祖鳄历经纪元,这位常仪古神又何尝不是?那么...这道王一群人凭什么可以一次又一次的以下克上成功挡住了对方的出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僵王又带着崽上热搜了  小血族天天想吃饱  十二生肖系列合集  至尊的呆萌小爱人  幼兽饲养法则  我道侣是只小狐狸  我的崽崽们不可能都是大佬  大佬养的小奶龙又在撒娇  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