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凉修仙界众人,一向认为他们的修仙界,应该比其他地域的修仙界更强,因为他们东凉的盟主,乃是一位转世大能!
    而且,他们的盟主并非是自己修炼,有时候也会指导他们仙门的弟子。
    盟主所在的仙门更是因此实力大涨,成为他们东凉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的最强仙门。
    甚至有两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都说,若非因为盟主的存在,他们也就成为九异象金丹大圆满。
    而一个仙门变强,更是刺激的其他仙门之人更加疯狂的修炼,使的他们整个东凉修仙界的实力都上涨了许多。
    所以他们才有足够的自信,比其他地域的修仙界更强。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东荒的修仙界竟然这么强。
    除了那个风火大劫,东荒第一个进入他们东凉的人,简直强的可怕,可以将那么多的神通反射回来,而且受到那么多神通的攻击,竟然还活了下来。
    换作是寻常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被那么多的金丹期攻击,早已轰成渣了!
    而且之后,出现的两个女人也同样恐怖非常,她们竟是联手施展神通,当下了其余的神通攻击。
    不等他们再次攻击,白雾之中,一个个来自东荒的高手冲出,而且这些高手,竟然全部都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还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南面,那边也出现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了。北边,北边出现了十几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怎么这么多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他们东荒这是倾巢而出了吗?他们不留人防守他们自己的山门,不防守他们东荒的另外一边吗?”
    “不是,他们就算倾巢而出,也不应该有这么多十异象金丹那大圆满吧,这数量偶读超过了一百多了。”
    东凉的一众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看到对方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已是出动,自然纷纷飞起,前去迎战。
    可是很快,他们发现了不对之处。
    “还有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在进入,他们东荒究竟有多少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一个个东凉的修士,看着白雾之中飞出的一个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完全想不明白了。
    “当初,他们传递消息回来,不是说东荒很弱吗?这叫很弱!”
    “他们传递的是什么消息,他们传递完消息所有人都消失了,怎么可能还信他们传递的消息!”
    东荒的修士虽然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争斗,可是在之前的时候,他们争斗可是非常厉害的,就像是镇仙皇朝,十大仙门的修士虽然不会互相厮杀,但是其他皇朝的修士却是会和东荒的修士厮杀的。
    这些年来,只是因为曹很,因为百峰宗镇压,因为他们知道东荒即将和中心五洲连接在一起,所以压抑住了好战之心,但是这些年来,他们内心也压抑的厉害,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宣泄口,各大仙门只是留下一部分自保的力量,他们几乎是倾巢而出!
    “哈哈,项老弟,可不是我让你先冲进来的,是你自己要先冲进来的,你伤成了这般,可不怪我,一会我杀了他们东凉的盟主,可不要说我胜之不武!
    这一次,他们的比试,我赢定了!”
    斧疯子狂笑一声,举起手中巨斧,直接向着对面冲杀而去。
    虽然,如今,这一方空间聚集了大量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可随着斧疯子战意暴涨,整个人的气息攀升到巅峰之后,他背后,完成合丹的十颗异象金丹,骤然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华,甚至隐隐约,将四周的一众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们,所散发的光芒,乃至一道道神通的光芒尽数盖过。
    他望着身前,三名拦在他身前的东凉金丹期修士,猛然挥动巨斧一斧斩落。
    霎时间,虚空之中,一股强横无匹,似乎是要将这一方世界都展开的恐怖气息你三开来,一副落下,竟有一种开天辟地之感,似乎是传闻之中,那劈开天地的一斧落下。
    三个金丹期的存在,望着这坠落的巨斧,想要躲闪,可巨大的斧影落下,更是横跨天际。
    下一刻,虚空之中,三声闷响传出,三团血花爆开。
    一斧之下,三人瞬间身死,殷红的鲜血宛若黑夜之中,爆开的烟花一般,向着四周冲飞而去。
    而这一斧的余威甚至并未散去,仍旧向着后方射去。
    隐隐约,那斧影后方,甚至还有一个身形壮硕的赤足野人虚影浮现,这道人影,更是散发这一股上古蛮荒气息,宛若传说中的巨灵神,挥动巨斧斩落下来。
    后方,一位刚刚冲至此处的,东凉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望着这似乎要将大地劈成两瓣的一斧,一张脸上尽是一片凝重之色。
    他的左右双手之中各自出现一柄巨斧,他用的神兵也是巨斧,他之所以飞向这里,便是发现,对方是用斧之人,便是想要看看,东荒修士的斧法,却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东荒的修士,竟如此之恐怖。
    的两柄巨斧,一柄金黄色,一柄银色,望着眼前坠落的斧影子,他迅速将巨斧交叉,形成一个X形。
    顿时两柄巨斧之上,各自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然而,当这两道光芒触碰到那斧影之后,却是轰然溃散,而斧影却也因为受到这两道斧气的影响,光影黯淡了许多。
    可即便如此,这斧影仍旧向着前方飞落,轰击在了诸位使用双斧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身上。
    顿时,他的身上,青色的护体神通猛然晃动起来,护体神通的颜色,也随之黯淡了一半,而他的身躯更是在冲击之下,倒退飞出。
    后方,不少距离较近的东凉金丹期修士,一个个大为惊恐,那三位可是有两位是金丹八重,有一位更是金丹九重甚至还完成了合丹的存在,竟是被一斧斩杀!
    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自然厉害,可问题,是,这三人合力,也至于没有一点反抗!
    甚至,那一斧在斩杀了三人之后,仍旧可以将以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修士震退开来。
    “这,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这是……他还没有停下!”
    在这一个个东凉修士满是惊骇的目光中,斧疯子骤然冲至放过挡下他一斧的东凉,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修士的面前,手中巨斧再次劈下!
    一刀落下,斧疯子身前的空气,骤然浮现出一道清晰的裂痕,空气之中,更是传来一阵‘喀嚓’的似乎镜面破碎的清脆声响。
    狂暴的劲风从巨斧之中吹出,一时间,天际的云彩都被这劲气吹袭的消散开来。
    斧疯子整个人身上,光芒璀璨,宛若一尊上古杀神一般。
    他这一斧,看起来似乎是平平无奇的一斧,可当巨斧落下,却给人一种,避无可避,无论怎么躲闪,都会被这一斧给劈中的错觉。
    下一刻,他的巨斧落下。
    同样是用斧,眼前,东荒那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修士手中的双斧,在这一斧之下,竟是不受控制的向着两侧荡去。
    斧疯子,一斧斩开对方的双方斧,下一刻又是一斧子斩下!
    顿时,轰然一声仿佛是山岳炸裂一般的巨响传出,鲜血冲天而起。
    “死了?”
    四周,无数东凉的修士,直觉后背一阵法凉,那可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在这个东荒修士的面前,竟然两斧子被灭杀!
    他们正惊骇间,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气突然从远处传来。
    众人纷纷回头,向着寒气传来的方向望去。
    虚空之中,一个男子手指一柄如同月牙一般的银色弯刀,一股股冰寒之气,正从弯刀之中涌出,刹那间,他所在的一方空间似乎都被冰封了一般,他脚下的大地,已是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寒霜,甚至就连东荒与东凉之间的河流之上,也已是冰冻住!
    虚空之上,更是突然间,出现一轮弯月!
    下一刻,他猛然挥动手臂,顿时,天际之中,出现了一道森寒的刀芒划出,所过之处,虚空、地面,四周的一切尽数冰封!
    即便是距离极远的众人,都感觉到阵阵寒意,距离更近一些的东凉众修士,更是感觉,自己的身躯似乎都被冻住了一般,灵魂似乎都被冻裂!
    皓月星君的对面,两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甚至感觉扑面而来的寒气,宛若万年不化的寒冰一般,让他们两人周身法力的运转都受到些许的影响。
    “寒冰?看看是你的寒冰冰寒,还是我们的火焰炽热!”
    “再冰冷的寒气,在火焰之下,也要被燃烧成水!”
    两人背后,异象金丹同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一团团火焰从他们的身后飞出,他们两人乃是来自同意仙门,他们修炼的都是火系神通,甚至他们施展的神通都是一样的。
    一时间,这一方虚空之中,无数的火焰汇聚,瞬间化为火海,裹挟着似乎能够焚尽八荒,焚尽大海一般的炙热,向着寒气冲去。
    下一刻,寒气与火焰碰撞在一起,虚空之中,可以明显的看到,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互相冲击着,一时间,却是谁也无法冲破对方的气息。
    “这……好恐怖!”
    “那只是一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他却一个人,在正面挡住了我们东凉,两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存在的火焰!”
    “这个人……空气中的寒气更重了。”
    虚空之上,皓月星君的背后,突然浮现出一座宫殿的虚影。
    这宫殿,众从未看到过如此宫殿,可是在看到这座宫殿的一刻,他们新中国却有一种感觉,这宫殿乃是从天际的月亮之中飞落下来的。
    随着宫殿浮现,骇人的冰寒气息宛若决堤洪流一般激荡而来,前方,疯狂燃烧的火海,在这一刻更是骤然冰冻住!
    无尽的寒气,更是沿着火焰猛然向前冲去,向着对面的两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之人冲去。
    两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两人联手施展神通,尽然会被对方一个人压制。
    寒气袭来,两人的身子都不受控制的一颤,虽然只是短暂的一颤,可这短暂的瞬间,足以致命。
    虚空之中,一道银色的光弧划过,皓月星君手中弯刀从两人的脖颈处划过,两颗头颅飞落下来。
    瞬间,两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者死!
    当初在镇仙皇朝的众仙争武大会上,倘若不是曹振看穿了他神通之中的弱点,曹振都无法阻挡他的神通,更何况这两人。
    东凉众人之前看到对方用斧的高手出手,已是大感震撼,可此时,他们却发现,更加震撼的竟然还在后面。
    “一个,对方一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竟然杀死了我们两个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还是正面杀死的!”
    “为什么,为什么东荒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都这么强?与东荒一比,我们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甚至都不像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了!”
    一时间,战斗才刚刚开始,东凉众人心中竟是升起了退意。
    皓月星君斩杀对方两人,抬头向着对方中间的位置,高声吼道:“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是转世大能,我皓月,同样是转世大能。”
    一句话落下,东凉众人纷纷面色大变。
    “什么,东荒也有转世大能?”
    “那可可是转世大能,天下间,能够转世之人,才有多少?他们东荒竟然也有转世大能!”
    “怪不得东荒这么强,原来是有转世大能!”
    “麻烦了!”
    众人惊讶间,皓月星君已是再次开口道:“东凉盟主,可敢与我一战!”
    “与你一战,万事讲究先来后到,可不是你才是转世大能,我也是转世大能,先与他一战之人应该是我才对。”斧疯子听到皓月星君的话却是大急,一边喊着,一边向着对面冲去。
    东凉众人彻底惊呆。
    “什么?还有一个转世大能?”
    “东荒竟然有两位转世大能?”
    “他们怎么能有两个转世大能的!”
    “我们……”
    斧疯子的话才落下,突然间,又是一道声音响彻这一方空间。
    “若是说先来后到,那也是我先来的,应该由我先来才是。”项子御在被众人击飞之后,稳住气息,也再次飞起,虽然是被数量中的神通击中,可是他的神魔录帮他挡住了大部分的神通,而他自身的肉身也足够强悍,之后更有他的两位师姐帮他抵挡后面的神通,他受的伤远没有看起来那么重。
    “那个人,他还能再战!”
    “看他的异象金丹,并没有很虚幻的感觉,他的战力还在!”
    “他之前被那么多人同时攻击,他没有被轰杀不说,他竟然还能再战?”
    “他,不会也是一个转世大能吧?”
    东凉众人甚至已是开始绝望了,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东凉派出去二百余位金丹期的高手,竟然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
    如此恐怖的东荒,别说二百余位金丹期的高手,便是派出两千个金丹期,恐怕都有去无回!
    项子御似乎是听到众人的惊呼声,他一边向着前方冲去,甚至还一边高声喊道:“我并非转世大能,倒是我的师父是转世大能,只是师父他没有来。
    而我更是比之转世大能更强的存在,因为,我乃是唯一的,真正的主角!”
    小北言听着项子御的话,顿时一阵无语,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如果他们是凡人的话,他们现在孙子都可能有了,可自己的师兄竟然还这么不靠谱,天天张口闭口主角的。
    他心中吐槽间,周身,一道道风火天劫也随之消散。
    四周,一个个眼看风火天劫就要波及到自己的东凉修士,看到风火天劫消失,顿时轻轻吁出一口气来,可下一刻,他们却是猛然瞪大了双眼。
    那个,风火大劫修为之人,竟然还漂浮在虚空之中,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没有受到什么伤!
    顿时,他们所有人都懵了。
    现在可是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风火大劫渡劫之后,若是渡劫成功,便代表着成就地仙,那必然是要直接沉睡了。
    而若是失败了,那直接就死在风火天劫之中了。
    可是眼前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风火天劫分明是结束了,可他既没有死去,也没有沉睡,这算什么?
    乾坤逆转小纪元分明没有结束!
    何况,他也没有成就地仙。那他是渡劫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渡劫之后,既没有成就地仙,也安然无恙的。
    不好!
    突然,他们愣神的功夫,虚空之中,一团团的劫云再次汇聚,是风火天劫的劫云!
    随着北言再次释放自己的战力,虚空之中,天劫再次降临。
    “这是什么怪物?”
    “他怎么能够一直渡劫的?”
    “刚刚分明已经渡劫结束了!”
    “没有听说过,有谁可以渡风火天劫两次的!”
    一时间一众东凉的修士没命的向着远处跑去,而东荒众人早已知道北言的特殊情况,压根就没有一个人靠近北言。
    北言经历太多风火天劫了,一开始他面对风火天劫的时候,还要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翻船了。
    可后来,感觉他自己对风火天劫都已经免疫了。
    换任何一个人过来,几乎每个月都要经历那么几次风火天劫,五十年的时间,每一年都这样,换成谁都会习惯风火大劫。
    在小北言再次引发风火天劫之际,另外一边,一团团的火焰也随之飞出。
    梨珂与羿生也动手了。
    霎时间,那一方世界似乎都完全被点燃了一般,宛若无尽大海一般的火焰燃烧而起,火焰之中,更是冲出了凤凰圣兽,朱雀圣兽的虚影。
    无剑子、秦瑶、了空、乔璟瑶……
    一位位来自东荒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纷纷出手。
    虽然说,东荒一方,也有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他们其中一些也比之寻常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还要强,可东荒的高手实在太多太多了。
    而且,东荒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数量更多,只是一瞬间,东凉众人便被完全压制。
    甚至更有不少东凉的金丹期,已是开始向后撤离。
    东凉盟主也开始向后撤去,他真的没有想到,东荒竟然会有如此之多的高手,甚至对方竟然还有两个转世大能!
    他为什么要让去联合了整个东凉,一起去进攻东荒?
    就是为了在东凉与中心五洲连接在一起之前,达到金丹期的极限。
    他仍旧未曾达到金丹期的极限,金丹期的极限实在太难太难了,那可是天道所认为的极限!是整个金丹期的极限。
    或者换句话说,也算是风火大劫也是金丹期,那是风火大劫所能够达到的极限。
    但是,他要在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时候,便达到这个极限。
    他前一世即便达到了那无比之高的程度,可他当初在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时候,仍旧没有达到金丹期的极限,他只是后来到了风火大劫修为的时候,才达到了金丹期的极限。
    但是,如今是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在风火大劫达到金丹期的极限有什么用?
    而且,根据他前世的修炼经验,在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之时达到金丹期的极限,只会,对一声的修炼都有莫大的帮助。
    他为什么转世重修?
    并非他是想要挑战自我而转世重修!
    转世是非常危险的,而且,转世并非是今日转世,明日便能够再活一世了。
    转世也需要漫长的时间,转世过程中,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有许多人都能够达到转世的程度,可最终能够转世成功的才有多少?所以若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会转世。
    可是他偏偏遇到了一个对手,对方与他修炼的更是一样的道路,对方想要再进一步,而他的手中,便有一件能够让对方再进一步的宝物。
    虽然说,他将宝物贡献出来,对方有可能会放过他,可更大的可能是对方拿到宝物之后,同样要杀他。
    他没有办法,只能转世。
    而据他所知,逼迫的他转世之人,当初在十异象金丹之时,便已达到金丹期的极限!
    他无论如何也要在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时候,达到金丹期的极限!
    而他前世的时候,更是得知了,逼迫他转世之人,之所以在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之时便达到金丹期极限的原因。
    那便是玄阴阳血破元丹!
    他甚至还拿到了玄阴阳血破元丹的丹方,但是想要炼制玄阴阳血破元丹却极其困难,首先,玄阴阳血破元丹需要无数的灵药。
    还好,东凉虽然有一个凉字,但是东凉的灵药资源却是丰富,他真的凑齐了炼制玄阴阳血破元丹的药材,可是药材只是一方面,他还需要药引。
    而药引,便是鲜血,他需要五百位金丹期高手,以及一百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鲜血!
    五百位金丹期高手,他慢慢杀,也能够杀的出来,但是一百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他去哪里杀这么多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
    整个东凉才多少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他虽然有能力去杀那些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可那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每死一个都会引起轰动,更不要说,杀一百个了。
    恐怕他杀不到十个,便会引起那些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注意。
    只是凭借他一个人,他真的杀不了那么多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
    所以,他才联合了整个东凉的修真界,然后一起去进攻东荒。
    他知道,他们在连接到中心五洲之前,各个地域会先连接在一起的,之所以是东荒,是因为东凉只能进入东荒。
    可谁想到,东荒的实力如此之强。现在,他们东荒没有攻破东凉的任何一个山门不说,反而是东荒攻入了他们东凉,而且东荒这些修士的实力,更是明显超过他们东荒,只是刚刚一交手,他们东凉竟已是兵败如山倒一般。
    如今,他也只能先行后退。
    他实力虽强,可对方的高手太多了,他现在不退,对方的人都围拢过来,他便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至于他跑了,剩下的东凉众人怎么办。
    那管他何事?
    他堂堂一位转世大能,岂会在乎这些人的生死。
    甚至这些人死了更好,这些人死了,他甚至可以找个机会返回,收集众人的鲜血,炼制成玄阴阳血破元丹。
    反正东凉足够大,到时候,他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些东荒的人想要找他也找不到,等炼制好丹药,达到真正的金丹期极限,想来那个时候东凉也已经与中心五洲连接在一起了。
    他自然可以进入中心五洲,而这些东荒的人,或许要在中心五洲那些魔教的攻击下,彻底覆灭!
    东凉盟主迅速向着远处飞去。
    他身为东凉的盟主,一举一动都受到了众人的注意,他这一飞,顿时被四周一个个东凉修士发现。顿时,一声声惊呼声响起。
    “阴阳盟主,您要做什么?”
    “阴阳盟主,你要逃?”
    “盟主,我们……”
    一时间,一个个东凉的金丹期们也不再战斗,而是迅速向着四周退散而去。
    他们的盟主都要逃了,他们还打什么打!
    随着东凉的众人停止阻挡,东荒众人更是急速向着阴阳盟主接近。
    阴阳盟主刚刚向外逃去,突然间,他的身前,一道纤细的身影浮现,同时一股悲怒之气传来来。
    言有蓉出现在阴阳盟主后退的道路之上,望着眼前的人影,她的体内,战意汹涌而起。
    四宝峰的弟子之中,她的师姐泠溪,与师弟项子御,当初在众仙争武大会上都与转世大能的皓月星君战斗过。
    甚至,后来项子御还无数次与转世大能斧疯子比试。
    唯有她没有与转世大能战斗过。
    虽然说,百峰宗还有另外几个师弟师妹,也没有与转世大能战斗过,可她比,那自然要比好的,怎么会与入门时间更晚的师弟师妹们比。
    所以,战斗一开始之后,她很快便是顶上了对方的盟主,那个转世大能。
    她倒要看看,转世大能究竟有什么手段!
    言有蓉手中悲怒龙刀骤然斩出。
    霎时间,浩浩荡荡的刀气席卷而处,宛若星河一般,无边无际!
    悲怒龙刀划过虚空,顿时传出阵阵音爆声,紧紧只是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声音,都宛若虚空炸裂!
    这一刀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充满了一去无回的信念!
    一刀斩落,这一方世界在这一刀之下,似乎都被斩成了两瓣。
    一刀飞落,犹若九天之外的银河倒挂而下,又似乎是焚烧万物的火焰之河,宛若厚重巨山,宛若决堤的洪流……
    一刀之中更是充满了五行之力。
    这一刀更是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充满了一去无回的信念!
    一刀分出胜负,一刀决出生死,这便是她的道!
    这一刀落下,更是给人一种感觉,似乎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的宝物,可以阻挡这一刀。
    所有拦在这一刀前的一切万物,都会被斩碎!
    一刀落下,真个天地都为之变色。
    阴阳盟主面对这似乎能够横扫天地的一刀,背后巨大的合丹之上,十颗异象金丹骤然射一道道光芒,其中五颗异象金丹射出的乃是黑色的光芒,而另外五颗异象金丹,射出的则是不改色的光芒。
    一黑一白两道光芒更是急速汇聚,宛若两条神龙缠绕在一起。
    而他的手中则是出现了一面圆盘,圆盘同样分为黑白两色,而他金丹之中射出的黑白色光芒互相缠绕之后,则是落到了圆盘之上,只是黑色的光芒落到了是白色的一边,而白色的光芒落到的则是黑色的一边。
    随着黑白双色光芒落下,圆盘也正好被他举起,挡在了身前。
    顿时,一股精纯无比的阴阳之气从这圆盘之中射出。
    这阴阳之气,似乎是一阴一阳两种不同的气息,又似乎是一种气息,可又似乎是蕴含着天地万物,蕴含着一切的气息。
    言有蓉似乎可以将天际劈裂,将大地都斩碎的一刀所蕴含的一切五行之力,一切锋芒,触碰到这阴阳之气之后,竟是诡异的急速消散起来,只是瞬间功夫,言有蓉的刀芒竟是完全消散,看起来只是她的悲怒龙刀斩在了圆胖之上,发出碰的一声巨响。
    言有蓉顿觉,一股恐怖至极的反震之力传来,她的随之倒退飞出,她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力量了,上一次,她与人交手被震退,还是与她的师弟项子御!
    但是,项子御虽然强,却也没有给她如此感觉,这等,明显比她高出一截的感觉!
    阴阳盟主虽是将言有蓉震退,可言有蓉一刀斩落下来,强劲的冲击力袭来,同样冲击的他的身子,向后推开一小段距离。
    他的眼中更是露出一道深深的惊色,他可是极其接近金丹期的极限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并非是转世大能一刀之下,竟是让他施展的阴阳之力,都消耗极大。
    只是凭借这一刀,他便能判断出,整个东凉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人会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曾经,他为了确立自己的威信,让整个东凉的人彻底信服他,为了成为东凉的盟主,他可是设下擂台迎接东凉一众高手的挑战。
    其中东凉的第二高手,他的副盟主全力一击,也只能让他的阴阳之力消散一半,可方才那一刀,他的阴阳之力却是消散了大半还多!
    东荒从哪里来了这多的顶级高手!
    四周,追来的众人看到被震退的言有蓉,脸上同样充满了惊色,他们都认识言有蓉,他们中有些人当初在众仙争武大会上还与言有蓉交过手,那时候他们感觉言有蓉强,却也觉得言有蓉比起她的师姐泠溪和师弟项子御,却也要差一些。
    可当他们再次聚集,在大莱皇朝还没有进入此处之时,他们又切磋过一次,众人却是惊讶的发现,言有蓉变强了太多太多。
    众人私下里都说,整个镇仙皇朝,不算已经风火大劫修为,能随时引发风火天劫的北言,能够战胜言有蓉的恐怕也只有她的师父曹振,和她的师姐泠溪以及师弟项子御,还有两位两位转世大能,皓月星君以及斧疯子。
    甚至众人都认为,除了曹振问问压过言有蓉之外,无论是皓月星君还是泠溪项子御,他们恐怕也仅仅只是比言有蓉强了些许。
    可如今,言有蓉与对方的盟主交手之下,却是明显的落入了下风。
    而言有蓉她最强的便是她这一刀!
    比言有蓉还强这么多,难道说……
    “金丹期极限?他已经达到金丹期的极限了?”
    众人能够想到的,也唯有金丹期的极限。
    话音已落下,斧疯子与项子御的声音却是几乎同时响起:“他还未达到金丹期的极限,只是极其极其接近金丹期的极限!”
    斧疯子大喊间,已经凌空飞落,他的背后散落的长发,随着他的急速冲刺而随风狂舞,他的背后,完成合丹的十颗异象金丹更是急速变大,一时间,一股股野性、狂暴、嗜血、凶残的气息宛若决堤洪水一般冲击而出。
    他的手中看其普通的青铜斧斩落,一时间,无尽锋芒乍现!
    这一斧似乎并非是来自人间,来自这个世界,而是划过虚空,从另外一个世界飞落而下,浩荡无际的气息充斥整个空间。
    这一斧子,明明只是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一斧斩落,可一时间,众人心中却是生出一种错觉,这似乎便是天下间,最为精妙的斧法。
    这便是完美,没有任何缺点的一斧。
    这一斧落下,更是将阴阳盟主所有的去路尽数封住,让阴阳盟主不得不与之硬拼!
    阴阳盟主再次举起手中的圆盘,此时,圆盘并未变大,仍旧只是如同普通的盾牌一般大小,可是随着圆盘之上,黑白色的阴阳之气转动,一时间,却给众人一种感觉,似乎蕴含整个世界的错觉。
    下一刻,阴阳之气涌出,附着在了巨斧之上,同时飞速旋转起来,而巨斧之上所蕴含的似乎可以毁灭这一方天地的力量,也随之急速消散。
    而阴阳之气,在巨斧之上力量的冲击下,也同时消散。
    下一刻,巨斧斩在圆盘之上,此时巨斧所蕴含的力量已是完全消失,就好像是言有蓉之前斩下的一刀一般,只是单纯的斧子斩在圆盘之上。
    顿时,反震之力传出,震的斧疯子向后飞退而去,甚至斧疯子的嘴角都流处一道殷红的鲜血。
    斧疯子被震伤了。
    众人心中明白,言有蓉也被震退,看言有蓉并未被震伤,却并非是言有蓉比斧疯子强,相反,是斧疯子更强。
    斧疯子这一斧子落下,阴阳盟主圆盘上的阴阳之气消耗的程度,明显的比言有蓉那一刀要强。
    之所以斧疯子被震伤,是因为斧疯子的力量更强,他是被反震的力量,震的嘴角泛起鲜血。
    同样的,阴阳盟主在这一阵之下,身子倒退飞出的距离更远,他的身子甚至都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斧疯子丝毫不在意嘴角的鲜血,他张开嘴巴大声吼叫道:“过瘾,老子已经许久没有这么过瘾的战斗过,再来!”
    话音落下,他再次向着阴阳盟主冲去,他可是战斗狂,当初,他之所以进入恶人岛,就是因为,他不断的找人挑战,得罪的人太多了。
    那时候还不是千窟逆转小纪元时期,人家派出了地仙境的高手,他只能逃入恶人岛!
    阴阳盟主却并未理会斧疯子,而是接着后退的劲道,迅速转身向另外一侧飞去,他虽然比斧疯子更强,可斧疯子毕竟也是转世大能,若是斧疯子和方才的两个女人一起联手,他也会无比的被动,而且,对方还有一个转世大能,还有一众的高手,他可不想恋战!
    可是他才刚刚飞起,他的身前又是一道人影出现,而且,对方和他一样,全身剩下环绕着黑白色的光芒,甚至对方的气息都与他有一些相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拯救男神系统[七五+剑三]  出口成真[综武侠]  [且试天下同人]龙凤江湖  [综漫]刀剑攻略2  自救的N种方式[综武侠]  拂水龙吟凤梧扬  从太平要术开始  这个反派不太专业  我家师兄超会拉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