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就是让我在这里陪你玩儿干瞪眼的吧!”
    “啊?”白时回神,看着大黄疑惑道:“你怎么不玩儿游戏?”
    “玩儿p,你这么盯着我,我怎么玩?”大黄狐疑地将白时从脚看到尾,“你是不是……遇到啥事儿了?一副魂不守舍,相思成疾的样子?”
    “去去去!”白时用脚转着大黄的座椅,“相思你妹!哥哥我是心烦!”
    “卧槽!别转,我要晕了。”
    白时收了脚,正了身体戳开了单机游戏扫雷。
    大黄:“……”
    “你不会还对尤雅思念念不忘吧!”
    白时被大黄突然来这么一句给吓得手一抖点到了一个雷,“你脑回路怎么构造的?你哪知眼睛看见我对她有意思了?”
    大黄鄙视地拆穿白时,“我记得高中毕业聚餐的时候向尤雅思表白的男生中有你的吧。”
    白时不说话了,关于这事儿,怎么说呢,已经成为了他的一段黑历史。尤雅思当时是她们班的班花,家庭条件也不错,白时自然和其他男生一样对她颇有好感,毕业的时候也和其他表白的男生一样,抱着再不说就再没机会说的心思下跟风表白了一下。
    结果自然是被发了好人卡。当时白时的心里除了被拒的不爽之外倒没什么,假期时间他也渐渐忘记了这么回事,他感觉自己对尤雅思的感觉就是喜欢一朵美丽的花一样,并不是那种喜欢。男生都是视觉动物嘛,喜欢漂亮的女生挺正常。
    “可是我听说,昨天晚上尤雅思给你发了一条表白信息。”大黄有意无意地瞟着白时的裤兜里的手机。
    昨晚上他们找到白时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在他旁边,屏幕亮着,桌面刚好是尤雅思发来的信息界面。
    “国庆假期我在家,我想和你见一面。4号上午9点,在学校大门口。”大黄背着信息内容,连同标点符号也一并背出来了。
    白时一脸卧槽,“你们偷看我短信?”
    “它就那么明晃晃地在你手机屏幕上,我想不看也来不及了啊。”大黄委屈地解释。
    “算了算了。”白时懒得和他计较这个,继续玩起了扫雷。要是大黄不提这个,他还忘了,当时正在找地方藏,收到短信他也是匆匆看了一眼就被那个奇怪的门吸引了,确实忘了关信息。
    “你要赴约么?”
    “唔……大概吧……”拒绝一个女生也不太好。
    “一个人?”大黄试探,看看能不能去围观。
    白时侧了他一眼,说:“怎么?想去围观?”
    被看穿了心里活动的大黄顿时尴尬地笑了两声,解释道:“我这不是人类的好奇心嘛。”
    白时笑了笑,“那哥哥就满足你的好奇心,反正她也没说不能带宠物。”
    “滚犊子!”大黄一把拍开了白时摸着自己头发的手。
    玩儿了一会儿扫雷,白时心里仍旧是乱糟糟的,看了一眼大黄,觉得找人倾诉一下或许会好受点,于是就转过了椅子,对着大黄摆正了身体,酝酿了一下说:“大黄,我要给你说个事儿,你认真听。”
    大黄被这正经的架势给弄得一愣一愣的,这是尼玛何等卧槽!这种感觉是出大事前的节奏啊!“你说,我听着。”
    “嗯……我感觉……我变成一个基佬了……”白时绷着一张脸,吞吞吐吐半天终于把这句“实话”说出来了。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还真尼玛出大事了!
    白时看着大黄一脸卧槽,把不住他心里是什么想法,急着解释道:“那个……我只是怀疑……我也不知道……唉怎么说呢,整个事情有点复杂……不过你放心,就算我真的变成了基佬,我也是不会对你下手的!”
    下一秒,白时被大黄扑倒在地。
    “尼玛你早说啊,卧槽!老子也是基佬!瞒了你们这么多年,憋死我了!”大黄抱着白时声泪俱下,一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表情,开始诉说他这些年“见不得光的”辛酸心情。
    这下换白时一脸卧槽了……
    想着这些年和大黄的种种,白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推开大黄,护胸缩到了墙脚,以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大黄。
    大黄看着白时的动作就知道他想什么,脸色顿时像吃了苍蝇一样绿了下来。“你丫的瞎想啥呢!我tm从来就对你没兴趣!”
    白时一听松了口气,没被yy就好。
    “你是怎么就弯了?被谁掰弯的?”大黄好奇地问,脸上却是猥琐的表情。
    白时被这么一问,脑袋里就自动出现了某人的帅脸。
    “唔……我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他长什么样。”
    大黄一脸看见母猪上树的表情,“你不是吧?什么都不知道就弯了?”
    白时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和大黄说这其中的缘由,只能先糊弄过去,“这故事有点复杂,以后再给你细说。”
    “……”
    他们窝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就离开了,在门口告别,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白时却突然烦恼起明天和尤雅思见面的事情。
    “唉,缘分这种事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为我的新坑打一下广告,《放开我的身体》正在存稿中……
    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一下o(n_n)o~
    觉得还对胃口就收藏一下吧(o)/
    ☆、第四十四章:最终结局篇
    一大早,白时从被窝里爬出来给大黄闪了个电话,随便收拾了一下含了根油条就出门了。两个人在距离高中学校门口200米处的一个文具店碰面。
    大黄吸溜喝着铺子上买的酸酸乳,上下打量了一遍白时今天的装扮,颇带嫌弃地说:“你就打算穿成这样赴约啊?”
    “不然咧?”白时低头看了一眼,休闲鞋,牛仔裤,休闲外套。不是挺好的嘛!
    “啧啧~”大黄将酸酸乳的包装盒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算了,又不是去见你男票,穿这样也行。”
    白时一个爆栗过去,“哥哥我哪儿来的男票!”
    “得得得!没有没有……”大黄赶紧护住要害躲开。
    白时撇撇嘴,“别贫了,走吧。”
    两个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尤雅思还没来。等了一会儿后两个又蹭到了保安室里和保安大叔唠起了嗑。听大叔畅谈那些年,他们曾经抓到过的翻墙男孩。
    当保安室里的指针准时指到9点的时候,一辆车准时停在了学校门口。尤雅思从后座里走了出来,和白时抬眼看过去的眼神相撞。
    白时拍了一下坐在小凳子上大黄的脑袋,拽着他的头发牵了出去。
    尤雅思全程保持微笑将白时从保安室迎了出来,一低眼看见他拽着的大黄后,笑容才有一点点僵。
    “黄太?”
    “呃,没错,是他。”白时弯了弯眼睛,解释道:“今天来的时后碰巧遇到了,想着老同学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就带他一起来了。”
    “来,大黄,给姐姐汪两声问好。”白时拍拍大黄的头发说。
    “滚你丫的,还真当我是宠物啊!”大黄扭开身体,一脚踹了过去。白时身体一歪,熟练地躲过了。
    看着两个人熟悉的打闹姿态,尤雅思表示她有点无语。
    “那个,你今天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儿吗?”和大黄打闹完,白时开门见山地问。
    尤雅思被问的一时不知所措,本来她打算先和白时到处逛逛,然后再慢慢告诉他的,但是……
    大黄投来一个热情的笑容,“班花还记得我啊。”
    尤雅思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
    “没什么,就是老同学有一段时间不见,有点想念。”
    “唔……前天我们几个同学还一起玩来着,早知道你也在家就约你出来了。”大黄有点抱歉地说。
    “没什么,我今天也是突然想到而已。”尤雅思抿了抿嘴,眼睛不自主看向白时。
    白时错开尤雅思看过来的目光,朝身后的学校看去。提议道:“既然来了,我们就去学校里逛逛吧。”
    没办法,现在太早,吃早饭太迟,吃午饭太早。只能一起逛逛校园打发时间,然后走人。他大概知道尤雅思是什么意思,换做半年前,他肯定是欣然同意的,但是现在,还真是不凑巧。
    和保安大叔打了个招呼,签下名字,三个人就‘愉快’地进入才离开不久的学校了。走在曾经熟悉的地方,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近况和过去,期间大黄和白时聊得最多,尤雅思大多在一旁安静地走着,偶尔有搞笑的地方就露齿笑一下,但更多的时候都是抿着嘴唇微微翘起一个浅笑的弧度。
    差不多把学校转了三圈,大黄和白时口干舌燥之时,尤雅思终于出声,说还有事情先走了,下次再约。这让极力挑话头活跃尴尬气氛的两个人如释重负。
    送走了尤雅思,大黄将脑袋搁在白时的肩膀上,说:“我一年攒下来的话都没有今天说的这么多!”
    白时顶了一下肩膀,“那你还说,各回各家!”说罢,抬脚就走。
    大黄吃痛地捂着自己的下巴,跟上。抱怨:“早知道这么尴尬,我就不来了!”
    “老妈,我回来了。”白时掏出钥匙开门,刚刚□□锁孔,门就自动打开了。白时疑惑地抬头。
    剧情君带着一脸笑意看着他。
    炸了――
    幻觉?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白时一把将门拉上,然后深呼吸,将锁插入锁孔,旋转,开门。
    剧情君抱胸,笑意盈盈。
    白时一脸卧槽,“你你你……”
    “小白回来啦。”老妈的声音从剧情君的背后传来,双手在围裙上擦着,“午饭刚刚做好,快和你学长一起来吃。”
    “谢谢伯母。”剧情君笑着回应道。
    老妈笑着回身去摆放碗筷,根本没看见自家儿子一脸风中凌乱的表情。
    “学长?”白时一把将他拉出来,关上门,问:“你丫的在搞什么鬼!”
    剧情君一摊手,无辜地说:“没搞什么鬼啊,就是学长来看学弟而已。”
    “等等,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剧情君眨眨眼睛,道:“周宇轩,z大土木系二年级生。”
    白时后退两步,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足以用一脸卧槽来形容了,“你你你……就是周宇轩?学生会二年级主席?”
    “有这么惊讶么?”
    “没什么,只是听室友提前过你而已。”没想到这货居然是同校的学长,还是学生会的主席,这世界真他么小!
    周宇轩笑了笑,说:“我对你的印象可要深点。”
    “唉?”――他们有过交集么?
    周宇轩故作神秘道:“这个以后再和你说,我们现在再不进去,估计伯母就要出来逮人了。”说完,就推着白时进屋。
    周宇轩一醒来就赶去学校看了白时的资料,然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他家里来了。说起来,他对白时的初识印象很深刻呢,当时白时竞选学生会一员,复试的时候,他中途去看了。当时白时正好在台上自我介绍,样子很是害羞腼腆。介绍完毕后,有个学生会的女干事心血来潮就调戏他,问,我们这个学校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多女少,你怎么看搅基一事?白时很惊讶地回了一句,学长我不搅基的!同时还做出了捂胸后退的动作。
    那位干事很黑线地说,学弟,我是你亲爱的学姐!
    哦,学姐,我不反感百合!
    全场哄笑,坐在最后面的周宇轩也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他当时就想,怎么会有这么逗的一个人!
    最后白时没能进入学生会,他们也就没有交集,不过若是有人问他白时是谁,他还是能记起那张脸有着红晕的脸的。
    当天,周宇轩很自然地被白时的爸妈留下来和白时挤一张床过夜了。
    “喂,在一起怎么样?”
    “你说归说,手别乱摸啊混蛋!”白时扭着身体抗拒某人不安分的手。
    “那你这算是答应了?”某人继续摸。
    “嘶~”白时倒抽了口气,“别瞎胡闹,我爸妈还睡在隔壁呢!”
    周宇轩贱贱地笑了笑,说:“没事儿,媳妇儿,我就摸摸,不胡闹。”
    “卧槽!你大爷的周轩宇!”白时弓着身体,背脊紧紧地贴着周轩宇的胸膛,“唔……你他么……这还不叫胡闹……嗯……”
    周轩宇板过白时的脑袋,含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写了大半年的终于结束了,嘤嘤嘤~
    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和支持!
    万分感谢大家包容这么懒的一个作者_(:3」∠)_
    到这里,正文就完结了,至于番外,你们要看么?
    我拖拖拖看看能不能拖出每个故事的独立番外。
    不要打我_(:3」∠)_
    ☆、第四十五章:沐云轩番外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是第一个故事的番外啦,完全脱离了本文主角来写的。
    主要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沐云轩_(:3」∠)_
    番外都是he~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独立的番外。
    额,下面打个小广告。
    我的新坑存稿中→
    欢迎大家来调戏~~~~~
    “云白――”
    当长剑刺穿沐云白胸膛的时候,沐云轩感觉自己的胸膛也被刺穿了。疼痛从胸口开始蔓延,侵入大脑。一脚将对面的人踹飞,他飞身过去,搂住了沐云白倒下的身体。
    刚刚还在厮杀的人看到此情景,有一瞬间的停顿,接着继续向沐云轩展开攻击。
    沐云轩半搂着沐云白的身体,心痛到极致让他无法思考,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云白你不要离开我――
    千钧一发之刻,路语芙带着几个剑门弟子赶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伤我们剑门弟子!”
    几个人见是剑门中弟子,互相丢了一个眼神,纷纷逃离。
    路语芙提剑就要追上去,看见大师兄搂着满身是血的二师兄只好作罢。赶紧走上前去:“大师兄,二师兄……”
    “云白……”沐云轩像是没有察觉到有人,只抱着沐云白喃喃:“你醒醒……”
    路语芙在一边看得揪心,她何曾看过大师兄这般模样?自小她就喜欢大师兄,每天和二师兄一起跟在大师兄身后玩闹,大师兄总是非常温柔地照顾他们。她以为大师兄多少是喜欢她的,但是她却没想到,大师兄爱的却是二师兄。
    刚刚在大厅里发生这种事,她是难过的,但还是忍不住担心,离开了师门他们会去哪儿?所以才和几个同门一起追来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里被人剿杀!
    “师兄,跟师妹回去好不好?二师兄他需要救治!”
    听到最后一句话,沐云轩才缓缓转过头来,一把抓住路语芙的手问:“师妹,你告诉我,云白不会就这么离开的,对吧?”
    路语芙眼眶噙了泪水,点头道:“大师兄,二师兄不会有事的。只要我们回去找爹爹,爹爹一定会想办法救二师兄的。”
    “好,我们回去,找师父。”沐云轩听到能救师弟,高兴地轻抱起沐云白,往回走,“云白你一定要撑住,我这就带你回去找师父。”
    路语芙摸了眼泪,领着同门跟在后面。
    “师姐,我听说这次的婚宴,妙手神医药老子也来了。”身后,一个弟子向路语芙低声说道,“就是不知此刻,他老人家走了没有。”
    “你速去让爹爹留住。”路语芙低声吩咐。
    那师弟得令,立刻轻功消失在前方的黑夜里。
    等到沐云轩将沐云白抱回大厅的时候,宾客已经散尽,师父立在大厅里背对着他们。
    “师父,逆徒沐云轩求求你救救师弟。”沐云轩将沐云白轻放下,噗通一声跪在师父的脚下,头在大理石地板上重重一磕。
    “你们已经同剑门没有任何关系了!”路昊天一拂衣袖,并没有转过身来。
    “逆徒沐云轩求师父救救师弟!”此时的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沐云白的性命,无论如何,一定要求得师父相救,那怕付出任何代价!
    安静的大厅里只听见沐云轩重重的磕头声。一声又一声磕在了所有人的心尖上。
    “爹,女儿求你救救二师兄。”路语芙也跪下来,同沐云轩一起磕头,她相信爹爹不会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爹是如何特爱两位师兄的,她都是看着眼里的。
    路昊天还是绷着,没吭声。
    唰唰唰――
    一时间,在大厅里的弟子们,全部都跪了下来,磕头请命。
    “求师父救救二师兄!”
    ……
    “够了!”路昊天转过身,面含怒色,绷着一张脸来到沐云白身边蹲下。伸手点了止血的穴道,“血都快流光了,还怎么救?!”
    静――
    沐云轩愣愣地看着路昊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路昊天见大徒弟竟然还愣着,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拿为师的金创药来!”
    “……是,师父!”沐云轩破涕为笑,施了轻功向师父的厢房飞去。
    路语芙同众弟子起身,不由地在心里吐槽,爹爹,你果然又傲娇了!明明是心疼得要死的眼神,愣要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刻板模样!
    “爹,二师兄还有救么?”
    “哼,救什么?这等逆徒死了才好!”说着,路昊天将沐云白的身体摆正,手掌贴在了他的背后运功。
    众人:“……”
    “伤口这么深,又在胸口,怕是再好的金创药也没用了。”
    “那师弟他……”沐云轩跪在一旁,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路昊天昵了大徒弟一眼,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如此逆徒,当初就不该收了他们两个,长大了都不知孝顺师父,反而把师父气个半死,这种白眼狼不要也罢!
    “师父,你一定有办法救师弟的,徒儿求求你……”沐云轩哽咽着声音,他没有办法接受师弟就这样离开。
    “没有,没有。”路昊天摆了摆手,背过了身体。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师父,师父,我把妙手神医药老子前辈请回来了……”
    来人正是先前,路语芙让回来留住药老子的人。想必是赶回来的时候,没有找到药老子,向师父报备,师父让他前去追回的。
    这个傲娇爹爹!
    这个傲娇师父!
    “咳咳。”路昊天转过身,走上前去迎接,“老先生,真是麻烦你又跑一趟了。”
    “哪里哪里。”药老子捻着白胡须笑呵呵道:“救人性命哪里谈得上麻烦二字!”
    “那就烦请先生,看看我这二徒弟。”
    沐云轩走过来朝药老子深深一磕头,恳请道:“烦请长辈务必救救我师弟!”
    “一定一定。”药老子将沐云轩扶起来,向沐云白走去。
    一年后。
    剑门山脚下的一个茅草屋内。
    沐云轩看着今日阳光好,便将屋内的沐云白抱出来晒晒太阳。
    “云白,今天阳光甚好,一转眼,又是夏天了呢!”
    沐云白靠在沐云轩身上,呼吸均匀,紧闭着双眼,睫毛被阳光染上了暖橘色。那日,药老子虽保住了云白的性命,但是却没能让他醒来,变成了一个活死人。
    不过沐云轩不怕,只要云白还在呼吸,心脏还在跳动,他就不怕。他的云白总有一天会醒来,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他有的是时间等。
    就算一辈子结束,云白还是没醒,也没关系,只要能这样一直抱着他就足够了!
    师父最后还是没将他们逐出师门,只让他们在这山脚下思过。说只有等到云白醒过来的那天,他们才能回去,回去见师父。
    “师父已经默许我们了吧……”沐云轩在沐云白耳边轻轻地说,一点一点将这些日子的事情说与云白听。因为他知道,如果不与云白说话,云白会寂寞,他,也会寂寞……
    “大师兄!”
    院子的门被推开,路语芙手里提着一盒糕点,笑着向他们走来。
    “师妹来啦。”他抱着云白的身体不好起身,只能示意路语芙随便坐。
    “二师兄还好么?”路语芙将糕点放在石桌上,凑过去看了看沐云轩的脸,夸赞说:“嗯,起色还不错。大师兄将二师兄照顾的不错!”
    沐云轩笑了笑,道:“你又偷偷跑来看我们,师父不生气么?”
    路语芙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无所谓道:“管他生不生气呢!他其实心里巴不得我天天来看你们,然后回去的时候再‘一不小心’说漏嘴,告诉他你们的近况!”
    “师父就是这样的……性子。”
    “大师兄你想说的是爹爹刀子嘴豆腐心吧。”路语芙笑了起来。
    “呵呵……”
    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近两个时辰。
    “大师兄,时间不早啦,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路语芙起身向沐云轩告别,然后蹲下身体,对一直在睡的沐云白说:“二师兄,最近师妹我学会了做糖葫芦,我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欢和我抢糖葫芦吃了,等下次来,我给你做糖葫芦吃好不好?”
    说完,路语芙便离开了。
    “你竟然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沐云轩将沐云白放在椅子上,将路语芙送到了门外。
    “当然记得啦,历历在目呢。”
    这个时候,在椅子上的沐云白睫毛微动。
    ――――――――――――――――――完――――――――――――――――――
    ☆、第四十六章:凌天漠番外
    墓碑上还残留着些许晨露,沈千时在墓碑前蹲下,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不明白自己为何选择在这一个墓碑面前蹲下。只是觉得脑海里有一股意思牵引着他迫使他着来到这里。
    四周还弥漫着些许的雾气,天空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便再无其他声音。墓碑两旁的小柏树凄凄惨惨地伫立着,是死气沉沉的灰白色。整个世界就像一张灰白色老照片,没有一点生气。
    沈千时抬眼向墓碑看去,竟然是一片光洁,并没有任何文字篆刻!他将手贴上冰冷的石面抚摸,平整如镜面。
    没有任何篆刻的墓碑。
    到底是谁的?
    心底里突然窜出一丝恐惧,沈千时慌忙起身倒退半步,却被背后传来的温热吓了一跳!
    “晓洁……?”
    “是我。”孟晓洁摘掉墨镜,上前一步,将手中的鲜花放到了墓碑前,脸上露出哀恸的神色。
    “晓洁,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孟晓洁的话音突然拔高,转过身来看着沈千时,目光冰冷,“我当然是和你一样,来看一位故人!”
    “故人?”沈千时看向墓碑,不明白孟晓洁为何突然这么激动,这么冷冰冰地看着他,难道这墓中的人和他有什么关系?
    “呵……你竟然忘记了!”孟晓洁低头吃吃地笑了起来,笑声却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沈千时,你竟然把他忘记了!那个全世界最爱你的男人!”孟晓洁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泪痕,眼睛里是再也藏不住的怨恨和悲痛。
    这个人怎么可以忘了天漠!就算全世界包括她孟晓洁都可以忘了天漠,唯独这个人不可以!
    最爱他的……男人?沈千时有点茫然,太阳穴开始突突地跳起来,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忍受着头疼,他移步来到墓碑前,晨露顺着碑面滑落,隐约中,原本光滑的石碑上显露出几个字。
    沈千时不由地凑近,只见碑面上工工整整地刻着五个大字――凌天漠之墓。
    这个名字……好眼熟……
    头痛开始剧烈起来,胸口处也开始隐隐作痛,脑海里不停地闪现一个男人的脸,但是他怎么也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他到底怎么了?这个人到底是谁?
    对了,墓碑上应该有照片的。
    艰难地睁开因为疼痛而紧闭的双眼,在墓碑上搜寻着主人的照片。一张白底照片出现在视野,上面的男子西装革履,脸上原本应该是严肃冷漠的表情却被一丝浅笑代替,眼睛里露出一点疏光,透过石碑紧紧锁住跪在石碑前的沈千时。
    啊――――
    一声痛苦的叫声划破宁静的夜晚,沈千时喘息着从床上坐起,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现在才凌晨4点。
    刚刚的梦,好奇怪?
    下床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沈千时靠在冰箱上一边喝水一边将刚刚的梦境回顾了一遍。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难道是日有所思么?虽然昨天凌天漠来找他的时候,他对凌天漠满心满眼都是厌恶,但不至于厌恶的希望他死。
    叹了一口气,沈千时将水杯搁下,回到卧室继续睡觉,但是却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早上打开电视机,随意扫了一眼早间新闻,播放的是某飞机失联至今还未找到飞机残骸的消息。将面包扔进烤面包机,沈千时转身刷起了微博,首页又爆出另一架飞机失事的消息。他皱了皱眉,退出了微博。
    递交辞职报告之后,他就一直呆在公寓里,哪儿也不想去,什么也不想做。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呆几天,整理整理心情。还好家里粮草充足,所以他也不用担心出门买东西被某人蹲点什么的。
    吃了早餐,他就窝在沙发里,看肥皂剧。将睡未睡之时,敲门声响起,将他从迷蒙中惊醒,身体慢慢变得僵硬,以为是凌天漠又来了。敲门声由缓慢而变得急促,他目不转睛地蹬着大门的方向,抓着抱枕的手不安地捏来捏去。
    “千时,开门。我是晓洁!”
    沈千时捏抱枕的手一顿,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梦里那双怨恨的眼睛。敲门声依旧在持续,叫喊声也逐渐在加大,沈千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去开了门。
    “千时,我求求你,你去看看天漠吧。”一开门,孟晓洁就红着眼拉住沈千时的手哭起来,“他昨天回去之后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坐在哪里一动也不动,问他什么他也不说,饭也不吃,觉也不睡。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垮的。”
    “我……”
    “算我求求你了。”孟晓洁见沈千时犹豫,两腿一弯,跪在了沈千时的面前。
    “你回去吧。”沈千时挣开孟晓洁的手,转过身说:“我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了,所以,你回去吧,不要再逼我。”
    “沈千时,你就是个胆小鬼……”孟晓洁轻声说。
    摔门而出的她并没有看见沈千时因这句话而一点一点僵硬起来的身体。
    某个凌晨,沈千时再次从梦中惊醒。这次他梦见的是一架飞机从高空坠落,飞机上的人员无一人生还,而且他还在飞机的舷窗内看见了凌天漠的脸。
    为什么他这几天总是做着有关于凌天漠出事的梦?难道这是一种预示?摇了摇头,将这种荒唐的想法甩出脑袋,老人都说,梦是反的,所以,凌天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吧?
    一个月后。
    他接到了凌天漠用公用电话给他打的电话,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挂掉。
    “求你,别挂,”凌天漠的声音有点沙哑,“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你的声音了。”
    “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我下午2个小时后飞往伦敦,我希望你能来送我一程。”
    “没空。”
    凌天漠仿佛没听见沈千时的拒绝,而是笑了一声,然后报出了自己所乘坐的航班的名字。“你会来的吧?千时。我等你……”
    沈千时从听到航班的名字后就愣住了,那就是他这几次梦里出事的那架客机!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已经挂了。他赶紧翻出了凌天漠的手机号码拨过去,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了!
    怎么办?
    心跳越来越乱,眼皮也开始跳了起来。犹豫再三,沈千时从卧室里翻出钱包,踩着拖鞋就跑出了门,拉下一个的士后匆匆向机场而去。
    机场内,人来人往,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了穿着居家服踩着拖鞋在大厅里穿梭的沈千时,但是沈千时却毫无感觉,眼睛不停地在人潮里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