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这其中一定有古怪。”
    意见被反驳的奥西家主黑了脸,怒火中烧。虽然周家家主和格林兰那个老家伙一个鼻孔出气,但他也绝对不会就此作罢,别人不了解这只老狐狸,他可了解,如果他们再不对那只人鱼下手,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压了压心头火,奥西家主又开口,“你们要查这个古怪之处,我当然举双手赞成,但是再过不久人鱼发情期就该到了,那条人鱼也该选个伴侣了,早点得到契约也可以早点让这次的战争结束。大家,认为如何?”
    会议室里又是一阵沉默,其余小家族当然是巴不得,但也不愿第一个发表意见。
    格林兰家主早就猜到了奥西家主的心思,在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
    “当然,格林兰温室的大门随时为你们的优秀士兵和优秀人鱼敞开。”
    顿时,会议室里响起了各家主的笑声。
    ―――――――――――――――――――――――――――――――――――――
    白时在杰西的办公室里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在花园里瞎逛了一会儿才向温室走去,此时天微微亮,大宅内灯火辉煌,他却感到前方一片黑暗。
    心跳也不规律起来,一路抓头发揉脸的。
    最后顶着一头鸡窝和搓得发红的脸进入了温室。一眼就看到了正泡在水中闭目养神的雷诺斯,水面反射的柔光映在他精致的脸上,荡开一圈一圈的花纹。薄唇紧抿两头微微上挑,似笑非笑。
    唉,被这么好看的一条狗咬总比被一条又臭又丑的狗咬好吧。
    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白时抬腿走了过去。
    为什么这本书里把自己定义为受呢!以后一定找机会压回本!这死妖孽!
    在雷诺斯的旁边坐下,白时将自己的脚丫子放进水里,拨弄着水面。
    雷诺斯在他坐下的时候就已经睁开眼睛,侧过头去看那双在水里哗啦着的脚丫子,视线慢慢上移,定格在白时的裆处,笑问:“怎么?洗了这么久可是洗干净了?”
    白时脸一红,说:“凑表脸!”
    雷诺斯收回了视线,用鱼尾裹住了白时扑腾的脚丫子,“下次你就不用洗了。”
    被束缚住脚丫子的白时心头不爽,挣扎中听到了这句话,心里更是羞耻,手挠着雷诺斯的肩膀,用吃奶的力气扑腾着双腿,“你大爷的啊!给小爷松开!下流!”
    “力气挺大。”雷诺斯眉头一挑,用鱼尾将白时整个圈住,捏着他的腰侧拖入水中,咬着他的嘴唇就往水底下游去。
    “我……艹……唔……”
    身体完全被水包围,腰上还被雷诺斯的鱼尾缠着,在岸上还撒泼的白时一到了水里立马温顺下来,搂着雷诺斯的脖子贪婪地从他的嘴里吸入空气。
    雷诺斯微睁开的双眼中泛起笑意,伸出舌头窜入白时口中与他纠缠。
    【系统:暧昧值+10 心动值+20 当前数据,暧昧值100分,心动值90分。恭喜玩家暧昧值已达到上限,继续加油!】
    水下深吻,真是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小东西,把眼睛睁开。”雷诺斯松开白时的嘴唇,将他的脸捧在胸口。
    白时晕晕乎乎睁开眼,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然后,眼睛逐渐清明。抬起双手去触摸雷诺斯的脸,水轻柔地划过他的手心手背,白时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他可以再水底呼吸!
    胸口被水压压得难受的感觉也没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时抬眼看着雷诺斯,难道这家伙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改造?
    【系统:基因觉醒触发,目前基因觉醒程度为20】
    “! ! !”
    雷诺斯用手磨蹭着白时的脸,浅笑道:“时间快到了,快点醒过来吧,雷诺斯。”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来更新啦~告诉大家,这个文文不久就要完结哒。
    也就是说,作者君要开新坑哒,欢迎大家来捧场哟?(?)
    再过几天,就把文案撸出来,然后一边存稿一边完结旧坑。
    加油,加油i(w)j
    ☆、第四十一章:第五个故事
    时间快到了?
    雷诺斯?
    【系统:基因觉醒进行中……22……26……】
    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白时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发生变化,一股淡蓝色的柔光从他的身体散发出来,慢慢地将他完全包围。雷诺斯放开了他脸,朝后退了一小段,然后在他周围周围游来游去,眼睛紧紧盯着他正在发生变化的身体。
    柔光包围着的白时感觉浑身燥热,皮肤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全身窜来窜去。然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头发在疯长,在水中散开,金黄色的发丝好似一朵盛开的金莲。
    接着是手的变化,五指之间长出了新肉,相连成噗爪,指甲也在一瞬间拔长!
    【系统:基因觉醒50,完毕――】
    “我我我……这是怎么回事?”
    剧本里没有介绍这一段啊!
    白时扭着身体转了转身体,看着自己与雷诺斯一毛一样的噗爪,抬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竟也发生了变化。自己现在除了没有尾巴,和人鱼一样?!
    “我变成啥……了?”
    雷诺斯低笑着游过去,牵起他的噗放在嘴边吻了一下,说:“一个可爱的人鱼,这是你的身体正在觉醒,不要怕。”
    他当然知道这是觉醒!可是他没尾巴啊!
    现在不伦不类是什么鬼!
    “尾巴过不久就会长出来的,你低头看看你的腰腹。”雷诺斯伸手将他的裤头往下拉了拉。
    白时闻言低头,腰腹上开始隐隐约约浮现出鳞片,在他的腰腹围了一圈淡金色的柔光。
    “尾巴长出来的这段时间,你乖乖呆在水里。”雷诺斯说。
    白时抬头,茫然“可我不是人类吗?”
    食指贴在白时的唇上禁止他说话,雷诺斯慢慢用指甲划开白时的上衣,嘴里迷惑道:“那是曾经,从现在开始,你――瑞?格林兰,是属于我的人鱼。”深邃的眼里泛着幽幽的蓝光。
    白时:“你脱我衣服干嘛?”
    “你见过哪个人鱼穿着衣服的?”
    “……”――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上衣被撕成条状扔到了水底。
    “暴力……”
    雷诺斯挑挑眉不说话,被白时胸前的小东西给吸引了视线。
    “这个是……什么?”
    “口哨啊。”白时回答,说完才反应过来,“你看得见这个?”
    这里的人不是应该都看不见才对吗?难道因为他是剧情君?白时猛然想起当时剧情君给他这个东西之后,他就消失了。难道这东西有大用处?
    “有点熟悉。”雷诺斯没听到白时的问题,一直将哨子捏在手里看。
    “你……有没有想起些什么?”白时小心翼翼地问。
    “嗯?这个东西和我有关么?”
    “呃……没有……”
    这厮现在是雷诺斯,又不是剧情君,他在瞎想啥呢。
    雷诺斯在哨子周围划了一个圈,将哨子置于空气中。白时正在想他要干嘛的时候,他低头将哨子吹响了。
    声音极低,但白时听得出这个和他所认识的哨子吹出的声音不一样。
    “唔……”哨子从手中跌落,雷诺斯突然按住太阳穴,弓曲着身体,长长的鱼尾在水中胡乱晃动。
    白时被激起的水浪震动左摇右摆,只得慌忙伸出双手抓住了雷诺斯的肩膀。
    “你你你没事儿吧。”
    “这个哨子……让我有点头疼。”雷诺斯有点痛苦地回答道。
    白时捏起胸前的哨子察看,难道是刚刚这个哨子发出的声音让他头疼了?
    “把它扔掉!”
    “啊?”
    “我说,把这个哨子扔掉!”
    “不行!”
    白时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扔掉他怎么和剧情君交代!虽然是‘剧情君’让他扔的= =
    雷诺斯沉下脸来,就要去夺,白时一急慌忙后退将哨子放到嘴里,含糊威胁他道:“你敢动,我就吹响它。”
    雷诺斯顿了一下,脸色又沉了几分。“你以为你能在水里吹响它?”
    白时一看不妙,眼一闭,吹响了哨子。他的意识告诉他,这个哨子绝对可以吹响!
    果然,他吹了之后,虽然没听到哨音,但是雷诺斯已经停下来了,抱着头,神色痛苦,鱼尾也动来动去。
    白时赶紧又朝后面退了退,说:“只要你不打它的主意,我保证不吹响它。”
    疼痛缓解后,雷诺斯没在前进一步。
    【系统:此时玩家可以利用这个优势,让雷诺斯在后天不选择任何一个人或者人鱼――】
    白时经系统一提醒,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任务来着,虽然这么做有那么一丝不道德,但是,这也是为了两个人好。
    拍了拍胸口,白时对雷诺斯说:“那个,过几天可能会有其他家族的人和人鱼来想同你签订契约,你不要答应任何一个。”
    雷诺斯抬眸直直地看着白时的眼睛,面无表情。
    白时被这眼神盯得瞬间气势就弱了,“我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你以后就知道了。”
    雷诺斯没说话,表情也是一层不变,摇摇鱼尾游上了岸。
    白时呆在原地,不敢乱动。
    ―――――――――――――――――――――――――――――――――――――
    虽然,那天雷诺斯的回应让白时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但是真到了‘相亲’这天,雷诺斯真没有选择任何一个人,各位家主只能不甘而归,不过临走时西奥家主搁下一句话。等到雷诺斯发情的那一天还要再来一趟。
    这件事也就暂时顺利地揭过去了,唯一不顺利的地方就是格林兰家主问起了白时的去处。
    白时如今的模样显然是不可能就这么暴露在他们眼前的,幸好这温室里的水池是完全模仿人鱼生存环境,水面上有□□出的岩石。白时趴在石头后面,露出点儿脚丫子给格林兰家主看。
    “爷爷,我在水里练习闭气。”
    也还好格林兰家主没心血来潮多问或者走过来看,只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如今特殊时期,他也无暇分心去关注白时了,家族马上就要启动繁殖计划了,将雷诺斯的精子导入雌性人鱼和人类女性的身体内。
    人鱼选择的是家族内各方面最优秀的三个人鱼,而人类,他只选择了一个,安?格林兰。
    人鱼发情期来临,几个家主正准备出发去格林兰府邸,家族内的人鱼却突然集体暴走,一时间人鱼的哀嚎声响彻在凯蒂王权的上空。紧接着,如连锁反应一般,尼古拉王权和王氏王权的人鱼也开始暴走,不过短短40分钟的时间,整个大陆上空都是人鱼的哀嚎。
    居民们纷纷捂耳四蹿,奔走尖叫。
    人鱼大规模的哀鸣让他们的耳膜严重受损,这一幕幕如末日般的景象,将人类的记忆倒退到了四百多年前的战争。
    那是也是如此,整个大陆上空都是人鱼的哀鸣。
    各个地方的人鱼哀鸣和在了一起,他们像是有感应一般,同时向着一个地方奔去。他们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平常一副娇弱的身躯此时变得强壮无比,利爪、尖牙具有恐怖的攻击性,瞳色统一转变成了暴怒的红色。
    这一路上,他们不停地撕碎其他种族的活物,鱼尾在地上拖出了道道血痕。各家族严阵以待,本来还在互相厮杀的人类开始朝这些暴走的人鱼进攻。
    □□中,有人哀叹了口气,说:“他们的王回来了……”
    脑海里充斥着人鱼的哀鸣,白时紧紧地抱着头在水下翻滚。一连串不属于他的记忆强行挤进了他的脑海中,加之身体出现了异变,他痛苦得脸庞都扭曲了。
    一个黑影慢慢接近,雷诺斯冲过来将白时抱在怀里往水底最深处游去。
    【系统:第二次觉醒开始……52……54……】
    当鱼尾长出来的时候,白时已经痛得全身痉挛了,瘫在雷诺斯怀里晕死过去。
    【系统:觉醒100――接收记忆100――】
    当年,雷诺斯率领人鱼与人类展开厮杀,奈何人类太过狡猾,雷诺斯最终被人类杀死。临死之前,他将自己一半的基因偷偷注入到了杀死他的一个人身上,而另一半残存在原来的身体深处随着血液流到了大海,寄生在一个幼人鱼身体里,带着他沉入海沟深处。
    因为削弱了一半力量,人类探测不到他的能量便以为他已经彻底死去。
    如今这另一半基因随着遗传流到了瑞格林兰的身体里扎根,这也就是为何他基因优秀却没任何能力的原因,他的力量被这一半的雷诺斯基因压制住了。
    现在,另一半基因觉醒,白时身体才发生了人鱼化的异变,而雷诺斯需要通过与之交/合才能完成基因的融合。
    白时一从这段记忆中醒来就发现自己被雷诺斯抱着啃脖子,痒痒痛痛的。
    有血丝从脖子处飘上来……
    被咬了= =
    雷诺斯抚摸着白时的背脊,鱼尾与白时刚长出来的鱼尾缠绕在一起摩擦。从远处看,就是一个两只人鱼在水中缠绕,上下翻滚的交/欢场景。
    胸口一阵发疼,白时感受着某处热源,脑海里蹦出一个问题。
    人鱼的菊花在哪里?
    箭在弦上,某人鱼正欲冲锋陷阵,白时抬起酸痛的胳膊摸出了胸前的口哨含在嘴里。
    一刹那间,水池下惊涛骇浪,一个巨大的水花炸出平静的水面。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哒~o(n_n)o~
    ☆、第四十二章:第五个故事
    白时用尽吃奶的力气死命地吹着哨子,感觉身体稍微恢复了力气便立刻向岸上游去。炸开的水浪却将他直接拍到了岸上,白时被撞得浑身发麻,手里却紧紧攥着哨子。
    水面诡异地安静下来。
    【系统:玩家注意,你所在的剧情开始出现差错,请检查――】
    白时不理会系统,眼睛一眨不眨地关注着水面的变化。
    妈个叽,刚刚完全是条件反射,现在想想还挺对不起雷诺斯的。
    过了一会儿,雷诺斯喘着粗气浮出水面,白时抖着胳膊看着他步步逼近,眼底全是血丝,跟走火入魔了一般。手又不由自主地捏紧了哨子。
    雷诺斯也死死地盯着白时,眼底翻涌着怒火,一个闪电就滑行到白时的面前,鱼尾紧紧缠住白时的鱼尾,伸手就要夺过他手里的哨子。
    白时被吓傻了,眼睛一花就被雷诺斯缠在怀里,手腕也被他紧紧箍住,眼看哨子就要被夺走了,白时一低头咬在了雷诺斯的手上,趁他吃痛微松手之际,一口叼住了哨子,含在嘴里玩儿命地吹。
    效果比在水里的时候好得多,雷诺斯身体一阵痉挛,白时乘机从他怀里滑出去,扑腾着还不怎么习惯的下半身往远处挪去。
    雷诺斯当然不会放白时溜走,伸手一把揪住了他的尾巴往自己身下拖。“别……想……逃……”
    妈呀,这是要霸王硬上弓的节奏啊――
    白时含着哨子一边吹一边手抓地,利爪在地上抓出条条凹槽,还伴随这尖锐难听的声音。尾巴突然碰到了某个烫的吓人的东西,白时脑海中一炸,扭头看向雷诺斯的下身。
    哭了。
    自己绝对会被弄死的!太可怕了!
    深吸一口气,白时把这次的哨音拖得很长很长……
    在即将被进入的前一秒,奇迹终于出现了。
    雷诺斯倒在他的身上不动了,然后,他们两个的身体都开始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噗爪恢复成了手指,耳朵也恢复了正常,头发也在急速地脱落,然后重新长出新发。就连下半身也可以成功劈腿了也!
    白时瞄了一眼还压在他身上的雷诺斯,发现这家伙也变成了人类。
    【系统:剧情已经完全崩坏,无力回天,债见!】
    等等!卧槽!
    那也就是说我还不能回去?!剧情君会被销毁?!
    白时哀嚎了――
    “唔……”身上的人动了动,然后抬起头来,白时刚好和他来了一个面对面。
    “剧情……君?”
    对方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的黑历史一般脸色迅速黑了下来。皱着眉头道:“白时。”
    一看真是剧情君回来了,刚刚的悲伤立马烟消云散,白时高兴地一抬胳膊给剧情君来了一个热情地拥抱。“你终于回来了!”
    被某人抱住的剧情君立刻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感受到异样的白时松开了剧情君,疑惑地问:“怎么了?”
    剧情君不说话,只默默地用眼睛扫了一眼他们贴在一起的下半身。要知道他们现在都是没穿衣服的状态,而且,貌似他还保留着旗杆竖立的状态……
    白时尴尬了,“那个……我们……怎么说呢?哈哈哈”他以为剧情君不知道现状,立刻在脑海里排版语句。谁知道这舌头就像打了结,怎么捋都捋不清楚,结结巴巴地最后把自己的脸给弄红了。
    这一副不敢看人的‘羞涩’模样落在剧情君的眼里,挑起了他的恶趣味。
    他就不说话,就这么勾着唇静静地看着。
    终于某个人被看的彻底不知所措了,躺在地上东看西看就是不敢看他,佯装淡定地解释他脸红的模样,“那个,你先起来吧,压得我都缺氧了。”
    但是身体的热度却出卖了他。
    剧情君将耳朵贴在白时的胸口,听见了他慌乱的心跳声。
    “卧槽!你干嘛!你你你快给我起开!”
    剧情君撑起身体,像安抚炸毛的猫一般往后拨了拨白时的头发,将他的手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口,两个人心跳的节奏瞬间重叠在一起。
    “你感觉到了吗?”
    “感觉到个p,放开我,你这个死变态!”白时挣扎着手,微垂着眼眸,避开了剧情君直达他眼底的眼神。
    他是坚定不搞基少年!
    雷诺斯叹了口气,俯身吻住了他心口不一的嘴。
    “你……唔……救命……唔……非礼啊……唔……”白时推着剧情君的胸膛,两条腿也不听话的瞎扑腾着。
    “你放开……唔……老子……不搞基……”
    剧情剧放开了白时的嘴,在他脸上轻琢了一口,正经道:“你是基,我来搞就行了。”然后俯身一路吻下去。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说什么也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什么……鬼……嗯。”
    “舒服吗?”某君一本正经脸。
    “舒服个p!”白时瘫在地上喘着气,在某人的魔爪伸向某个地方后,惊得倒抽了口气。
    “这样呢?”某君又是一本正经地问出这种话。
    白时动了动软绵绵的身体,有气无力骂道:“流氓!……要做就赶快,做完趁早给我消失……”
    剧情君正经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手一拨将白时翻了个面。
    ―――――――――――――――――――――――――――――――――――――
    某个窥视的角落里,大boss和苏吉带着一干群众磕着瓜子看着现场。
    苏吉:“终于功德圆满了啊!”
    大boss:“又成功撮合了一对,不容易啊。”
    想想他们这些年来撮合了多少对啊,其中就属这个钰轩不好对付,掰弯难度系数是他们有史以来最难的一个没有之一!现在终于功德圆满,这一路的辛酸还是值得的。
    “等他们完事儿了之后,你们几个就去领人吧。这个故事结束了,他们的下一个故事才能正式开始啊。”苏吉摸了一把眼泪,拖着一脸意犹未尽的大boss离开了案发现场,将收摊子的事交给了设定君他们。
    他们几个是一个系统,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直男掰弯系统》。凡是误入这个系统的直男都要被掰弯,不然就不能离开。
    剧情君是一年前掉进来的,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都没把他掰弯,倒是把设定和封面还有文字和符号给撮合成了,真是深藏功与名。最后还被大boss封了个钰轩,获得了这个系统的高级权限,算是暂时成了系统的一员。
    现如今,这厮终于弯了!终于可以把他送回去了!重点是,这个一直搞不定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其实还挺舍不得的。”大boss突然感慨一声。
    苏吉斜了他一眼,道:“boss,别再自欺欺人了,我已经看见你全部的牙齿了。”
    “是吗?哈哈哈哈……”
    苏吉:“……”
    正事结束,白时窝在剧情君的怀里,平复心情。剧情君有一没一下地抚摸着他光洁的后背。
    “完了!”
    “怎么了?”
    白时突然想起这个故事又搞砸了,意味着剧情君会被处理掉!
    “剧情又崩坏了,我们死定了!”白时一脸生无可恋地解释道。
    剧情君将他搂了搂,安慰道:“不会有事的。”
    白时抬脸,“真的?”
    “嗯……”剧情君低头故作沉思状,“大概吧……”
    白时:qaq
    两个人正聊着,设定君他们就出现了,吓得白时羞愤地直往剧情君怀里躲。马达,好歹给他条裤子挡挡啊!这群人也是,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剧情君看了这群不速之客一眼,后者们识趣地背过身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等到两人穿戴整齐后,这才转过身来。
    白时以为是来抓他们的,拽住了剧情君的袖子不撒手。一群人登时,哟哟哟地鬼叫个不停,惹得白时更不自在了!“哟你们个头,没见过搞基的吗!”
    几个人哟得更厉害了。
    白时:“……”
    剧情君咳嗽了两声,问:“送我们回去的?”
    一群人立马噤身,设定君回答:“嗯,功德圆满就能回去了。”
    白时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说的是什么鬼?什么功德圆满?他们做什么了就可以回去了?等等,他们?
    白时侧过头去看剧情君,他能回哪儿去?!
    “你们……到底在说神马?”
    设定君笑了笑,没回答,反而朝白时神秘地眨了眨眼。“好了,我已经打开了通往你们世界的大门,你们一直走到尽头,再穿过一道门就可以回去了。”说罢,将两个人瞬移到了一个空间,面前正是他口中的大门。
    白时的胳膊被剧情君拉着,抬腿迈进了那扇大门。“哎――你们还没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喂!”
    回答他的是一群人的笑脸,和一声声“拜拜,一路顺风……”
    白时扭头看向剧情君。
    “别着急,我们一边走,我一边给你说。
    ………………
    等走到尽头那扇们的时候,剧情君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自己当初掉进来之后的种种遭遇都与白时说完了。白时瓜着一张脸,从他听到这个系统名字叫《直男掰弯系统》之后,他就一直是这个表情。
    妈哒,这是什么鬼……
    “就这样。”剧情君揉了揉白时的头发,上前一步进入了那扇门,“我先回去了。”
    白时被这最后一句话拉回神智,一看,剧情君已经不见了。“马勒戈壁,你还没说你叫啥名字在哪儿读书呢!到时候我上哪儿找你啊――”白时大叫着进入了那扇门。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五个故事结束啦,正文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下个故事当然是写他们回去的故事啦~(rq)/~啦啦啦
    我的新坑开了存稿哟,欢迎大家去捧场!
    不过,文案神马的有可能还在审核中……
    ☆、第四十三章:最终结局篇
    卧槽……头好痛……
    费力地睁开眼睛,一盏熟悉的吊灯在白时视野里由模糊变清明。四下转了转脑袋,屋子的陈设都是相当的熟悉,恍惚了一下才发现这是自己的卧室。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将屋子照得明亮,白时扭头看向闹钟,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一点过五分。
    动了动有点软趴趴的身体,白时掀开被子下床。在浴室里洗漱了一番后,才拉开门出去。厨房里是老妈做饭的声音,白时探头瞄了眼客厅,发现老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哟,小白睡醒啦。”老妈端着刚做好的炒菜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往客厅瞅的白时,“把你衣服换了,马上开饭。”
    白时搓了搓身上睡衣的衣角,问:“老妈,我昨晚上……是怎么回来的?”刚刚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旅行,他还有点不适应。况且他记得他之前明明和一群同学玩儿来着,怎么一醒来就躺自己床上了。
    看电视的老爸插嘴回答:“被你同学抬回来的呗!”
    “呃……”老爸语气不善啊,白时挠头,“我换衣服。”
    把门一关,白时立刻扑到床上翻找手机,拨通了同学的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才接,估计还没醒。
    “喂,小鱼儿吗?”
    “嗯……谁啊?”声音嘶哑,确实没醒。
    “是我,白时。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啊?听我爸说是你们把我抬回来的?”
    那边沉默了,估计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儿后,才听那边说道:“唔,是这样没错,昨晚上你大概是喝多了,睡过去了,我们几个就把你抬回家了。嗯,就是这样。”
    “……”喝醉了?
    “出来吃饭啦!”门外响起老妈的声音,白时挂了电话,随便抓了一套衣服套上。
    饭桌上,老妈和老爸同他深切探讨了关于这次他宿醉的事情,坚持“虽然你已上大学,但是喝酒也要适量,尽量早归”的观点对白时进行了长达一个饭局的教育。
    最后被老爸勒令去洗碗才结束了这次愉快的家庭会议。
    白时刚上大学没多久,大学离家里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这次国庆放假,他就回家呆了,就被高中同学约出去玩儿了,然后就开始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洗完碗,白时摸到房间把电脑打开,想打会儿游戏顺顺心,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致。盯着电脑桌面心绪乱如麻。将这次奇葩经历的种种都跑马观花地回忆了一遍。
    是做梦么?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白时决定出门散散心。那个魂淡连名字都没告诉他!好歹让他知道到底是谁上了自己啊!妈蛋!
    在街上瞎转了一圈,被冷成狗的白时找了家热饮店,点了一杯珍珠奶茶窝在最角落里思考人生。像个怨妇似的一连唉声叹气了几声,惹得店里为数不多的几对情侣纷纷朝他看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单身狗么?”白时不知怎的,火气就上来了,语气有点冲。
    有个妹子突然笑了起来,“长得挺好看的还是单身狗?难道是基佬?”
    “基你妹!”白时瞪了她一眼,付账走人。
    他是不会和女生吵架的,因为他认为女生都是蛮不讲理的物种!
    一出门白时就被冷得打了一个寒颤,掏出手机准备给小鱼儿打电话,但一想到这家伙可能还在被窝里赖着,就将联系人名单滑到了大黄的名字上。
    大黄是他给黄太取的昵称,高中时两个人玩儿的也比较好。
    “大黄你在哪儿呢?哥哥有事找你谈谈心,速来。”
    “卧槽!你脑袋被驴踢了找我谈心?”
    “这不是昨天被你踢了吗?所以快点过来给哥哥我道歉!”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滚你丫的,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收拾你!”
    “西街那边的热饮店门口。”白时报了店名就挂了电话,瑟缩了一下,抱着胳膊在门口傻逼地当起了门童。
    早上出门应该多穿点衣服的,这天气光穿一件薄衬衣还是有点冷的。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白时就看见大黄穿着一件短袖体恤衫朝他奔来了。
    “你没穿外套么?”他刚刚还想将这家伙的外套扒到自己身上套着呢,结果这货穿的比他还少!
    “出门太匆忙,忘记了。”说着大黄抖了一下肩膀。
    白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说你是驴,我果然是正确的。”
    “别废话,赶紧进去。”大黄一边说,一边往店里面走,白时一把拉住了他,往结尾的网吧拖,“去网吧。”
    问老板要了一个小包厢,两个人就窝进去了。开着电脑你瞪我我瞪你,最后大黄扛不住,踹了一脚白时的椅子,“你tm叫我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