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低头继续闻闻闻。
    “不会真是被人换了脑子吧?”白时被他啊弄得全身痒痒,一把推开他说:“得了得了,先给你处理伤口再说!”
    外面的安在雷诺斯贴着白时的时候就暴走了,身为弟控的她怎么能忍受自己最厌恶的人鱼这样对待她的弟弟?不过及时被尚有一点理智的两兄弟拉住了。但是,当看到雷诺斯舔了一下白时的脸之后,两兄弟也暴走了。
    三姐弟掏出自己的佩枪,气势汹汹地往隔离门那边走去。最后,被自家父上一声暴呵给制止住了,黑着脸放下了枪,呆在原地。
    白时也被吓了一跳,也不造外面的人看见没有,对着雷诺斯含笑的脸就是一句没力气的警告:“我……我警告你啊,注意你的行为,外面有很多人看着,小心我放我姐咬你啊。”
    雷诺斯微微偏头,做了一个似乎是茫然的表情。
    一个以前一直面瘫的帅哥突然做出这种呆萌的表情,白时霎时被萌得花里胡哨找不着北了。
    雷诺斯凑上去,用璞爪揉着白时的脸,说:“时间……快要来临,我的……瑞格兰林……”
    “妈的!我要宰了这条臭人鱼!”
    “给我拦住他们三个!”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我好勤奋,快被自己感动哭惹tt
    小剧场之系统怎么升级了?
    白时:你看我干吗?我怎么造?
    雷诺斯(剧情君):瑞?格林兰……
    话筒君:……
    安、杰和修: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拔枪)
    话筒君仓皇逃跑。
    设定君:这当然是我升级的r(st)q是不是很时尚?(自恋脸)
    话筒君默默走掉。
    神秘的苏吉大人:哦,只是换成了机器操作,算是升级吗?我觉得团队协作更有人情味嘛。你看这个这个baba,那个那个baba……哎哎哎,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说好的尊老爱幼呢!
    话筒君:刺啦刺啦……
    没电了。。。。。。。
    ☆、第三十八章:第五个故事
    白时嫌弃地下鱼缸的环境状况,马不停蹄地要带着雷诺斯搬到了独立的一个温室。一来,有助于雷诺斯的身心健康的恢复。二来,温室的封闭性利于他和雷诺斯单独沟通。
    家族很快毫不犹豫就同意了,本来嘛,地下鱼缸确实是一个不适合养伤和安抚情绪的地方。所以,立刻以最短的时间修建了一个独立的温室,“搬家”过程中也派了多个抓捕高手护航,一路上,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万分谨慎的。
    呃……
    除了个别的人――
    “喂!我已经警告你第五次了!把你的舌头给我收起来!”白时偏着脑袋,手拼命地推拒着雷诺斯凑过来的脑袋,那猩红的舌头扭动地让他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别舔了……你大爷的……”
    雷诺斯当然不会那么乖乖听话,继续有一下没一下地用舌头舔着白时的脸蛋,前胸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背。顺便双手也没闲着,从耳朵、鼻子、嘴巴一路往下轻轻的捏着。
    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均是一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你的姿态,但是白时知道,这些家伙耳朵竖得比谁都尖。除了必要的警告,坚决不发出任何奇怪的声音!
    还好老爸机智,没有让姐姐个哥哥们来,不然,看到这副场景,肯定是一场腥风血雨。比起雷诺斯的安危,他的名声……
    暂时忍辱负重吧……
    “我擦!你手往哪儿放呢!”白时一个倒抽气,一把抓住了雷诺斯不安分的噗爪。看着噗爪上闪着冷光的爪锋,白时咽了咽口水,这一爪子下去,断子绝孙的节奏啊……
    等将雷诺斯弄到温室里,白时已经是面红耳赤了,简单地交代了几句后,其余的闲杂人等纷纷离开了,只剩下白时和雷诺斯大眼瞪小眼。
    “瑞格林兰……”雷诺斯微微狭着眼睛,转到白时的正面,伸出一根利爪在他的衣服上蜿蜒下滑,在小腹处停留,然后抬眸。
    白时被这炙热的眼神给烫得全身一紧,小心翼翼地伸手将利爪捏着提到一边。清了清嗓门道:“那个,咱有话好好说,别动爪子,别动。”
    他实在是无法将以前高冷的剧情君和眼前这个随时都像是在发情似的□□他的雷诺斯联系在一起了。
    “雷诺斯啊,你是不是剧情君钰轩的兄弟呀?”
    雷诺斯微微一偏脑袋,长长的鱼尾卷上白时的大腿,食指轻轻地在他的眉心一碰,答非所问道:“我的……”
    白时濉
    完蛋了,到底是他脑袋被门夹了,还是我脑袋被驴踢了…还我高冷的剧情君啊!
    “得了得了,我先给你涂药膏吧。”白时摸了一把脸,拍了拍雷诺斯的鱼尾示意他松开。相处了一些日子,都是这样问牛答马的情况,他也没精力讨论这货到底是不是剧情君了,按前几次的尿性来看,他再问下去,肯定又会被剥光然后像烤鱼似的把他全身上下翻来覆去涂满口水!
    太羞耻了――
    雷诺斯看见白时手里拿着的药管,立即明了乖乖松开了白时,摆好自己的尾巴坐在池边。
    白时见他这副乖宝宝的样子,习惯性地抽了抽脸,才蹲下身拧开盖子,仔细地替他擦药。身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个药主要功效是除疤的,白时不由地在心里吐槽这群变态的完美主义人鱼研究者。
    雷诺斯感受着白时带着按摩的擦拭,舒服地闭着眼睛翘起了唇角,鱼尾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白时的脚踝。白时均是一个巴掌给拍开。
    “大哥,擦药,你别闹行不?”
    好不容易擦完了药膏,白时刚立起身来又被雷诺斯拽住了手指,重心不稳最后结实地跪在了雷诺斯的身上,条件反射地想移开膝盖,却被某人拉着不能动。白时扭过头正欲发火,只见某人面目含笑地看着他,将他的手指移到自己胸口一个伤疤处学着他刚刚的指法一下一下地按着。
    这货是在学狗狗求抚摸吗?
    白时脑袋里顿时炸起一朵蘑菇云。
    雷诺斯看着白时呆住的表情,不满他不回应的态度,重重地捏了捏他的手指,瞪起眼睛看着他。“我……生气了……”
    白时被疼得回神,却是看着这“一本正经生气”的表情,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哎哟你大爷的,卖萌可耻啊。”白时捂着自己的小腹笑得毫无形象,鬼使神差地用食指戳了戳雷诺斯生气的脸,“喂,你老实说,你刚刚是不是在求我继续给你按摩?”
    白时憋着笑等着回答。
    雷诺斯被他奇怪的表情惹得皱紧了眉头,说:“我现在,在生气。”
    “噗……”白时再次被萌得不要不要的,伸手揉着雷诺斯的脸,安慰道:“好好好,你生气,我给你揉揉脸,你就不生气了哈。”
    没想到雷诺斯这么萌!白时对雷诺斯的脸蛋一阵捏圆搓扁,嗯,手感不错。
    一把挥开白时揉捏的手,雷诺斯一扬鱼尾,不轻不重地打在白时的屁股上,在对方瞬间黑下去脸色的同时勾唇笑说:“不礼貌,打屁股。”
    白时:“……”
    谁说这货萌来着?打脸!
    温室外面,三个弟控正在鬼鬼祟祟地扒门,奈何温室封闭性太好,啥也看不见啥也听不见,三个人急得上蹿下跳。惊掉了正往这边走的杰西格林兰的下巴。
    杰西格林兰是修斯提的儿子,与安的年纪相仿。从事的是人鱼研究的工作,此番前来是奉家主的指令,催促瑞少爷尽快动手提取雷诺斯精/液的。
    哪知在这里看到了三个小主子暴走的模样……
    安看到杰西,最先反应过来,冲上去二话不说就是摸钥匙。
    杰西忍受着身上乱动的手,恭敬地行了个礼:“安少校、修大校、杰大校,您们安好。”
    三个人敷衍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杰西才直起身来,任安将他的衣服弄乱。杰和修则是抱臂在一旁观看。
    在安的手即将往不能摸的地方摸去时,杰西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止。
    “少校,还是我来吧,钥匙不会放在那里的。”
    安听他这么说,也懒得继续搜下去了,她的耐心一向不怎么好,便停下手等着杰西自己把东西教出来。
    杰西脱下自己的手套,在里面的一个小暗袋里拿出来一个小巧别致的金属物体,放到了安的手心,微笑道:“钥匙。”
    安冷着表情去开门,实在是对杰西这家伙的笑容不爽。
    一分钟后,安愤怒地将钥匙扔在了杰西的笑脸上,杰和修立刻后退一大步,老姐发怒,后果严重!
    “给我滚过来开门!”
    杰西保持笑容,将钥匙捡起来,缓步走到门前,在众多锁孔中找了三个按照顺序□□去扭动了一下,门才开了。“门开了。”
    “杰西,我非常不喜欢你的笑容!”安拔出匕首在杰西的脖子上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才推门而入。
    两个弟弟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
    杰西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指腹上染上的鲜血,笑了。低头用腕表将刚刚发生的事上报给了父亲,然后进入了温室。
    白时对于这三个弟控的到来是没有多大的惊讶的,只是条件反射地将舒服地睡着的雷诺斯挡在了身后,“你们冷静,冷静。”
    对于上次这三个弟控暴走差点掀了地下鱼缸的事件,白时还心有余悸。
    【系统:暧昧值+10 心动值+20 当前数据,暧昧90分,心动70分,继续加油!】
    什么羁绊玩意儿……
    “姐,两位哥哥,你们怎么来了?爷爷不是已经禁止你们接近雷诺斯了吗?”
    杰和修同声道:“我们担心你,就过来看看。”
    “瑞,你过来,我看看你有没有被这条臭人鱼欺负。”安按着腰间的配枪,勉强保持温柔的语气说。
    她不敢过去,她怕一个没忍住宰了那条人鱼。
    白时听到欺负这个词语,一下子窘然了。
    “我没事啦,你们快回去吧,如果爷爷发现了,你们会受罚的。”
    三个人立刻拒绝,硬声说道:“不行!我们必须检查!”
    白时被惊的一抖,这种强硬的态度,看来不过去他们是不打算走了。考虑了一下,白时还是站起来往那边走去。
    本来睡着的雷诺斯在白时离开的一瞬间睁开了双眼,摆动着鱼尾将白时卷到了跟前抱着,警告的眼神钉在三人身上。
    白时看着这状况,心里顿时哀嚎一声:完蛋了……
    三姐弟目露杀气,纷纷掏出佩枪对着雷诺斯的头就是三枪。白时感觉雷诺斯的双手微微紧了紧,眼睛也被一双冰凉的噗爪蒙住了。
    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颠来倒去,耳边的枪声也换成了冷兵器割裂空气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奥西家主的怒喝制止了这场决斗,三姐弟立刻恭敬地跪在一旁,脸上怒气仍在。
    “修斯提,你去通知尼奥,让他把他们三个领回去。”奥西家主吩咐完修斯又冷着脸对跪着的三个人道:“最近,两个王权下的家族蠢蠢欲动,几个接壤地区需要加派军队,伯克等都已经前去,你们三个也去吧。”
    三个人起身回礼,“是。”
    等到三个人离开后,奥西家主才离开,留下杰西给白时交代家主的嘱咐内容。
    “亲爱的瑞少爷,三天后家主等着你的好消息。”
    杰西微笑着离开,留下白时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系统:你有一条私信,是否现在阅读?是√,否x】
    【系统: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后……】
    【系统:“叮”已完成载入……自动进入阅读模式。】
    【系统:设定君来信,内容‘当初剧情君所受之罚便是暂时被抹去记忆随机成为一个npc完成剧情,现在你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顺利完成剧情你便可以离开,剧情君也可以恢复职位。否则,你还将继续新一轮剧情,而剧情君则会被销毁。望君三思而后行,慎重!慎重!’】
    雷诺斯抱着白时,用鱼尾拍打着他的后背。
    “你走开,我想安静地做五分钟的美男子……”白时白惨这一张脸,呆滞地对雷诺斯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我军训回来啦~更新更新~~(rq)/~
    ☆、第三十九章:第五个故事
    可以说在白时完成任务之前,和雷诺斯是处于‘同居’状态的朝夕相处模式。虽然面上是本家的要求,但是白时私心里也是乐意的。因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雷诺斯算是自己的老乡,虽然他现在正处于脑子被门挤了的情况下……
    家族给了白时三天时间取到雷诺斯的精/液,时间紧迫让他的心都拧成了花卷。好歹给他时间适应一下啊!连仪器都不给提供,难道只能靠手,撸?
    或者――
    咳咳、太羞耻了――
    第一天,白时抓耳挠腮,在温室里踱来踱去,不时瞄两眼在水池里游得正嗨的雷诺斯。这家伙今天已经有三个小时没来骚扰他了,简直是奇迹啊!
    临近傍晚的时候,白时端着雷诺斯的食物却没在水池里找到他。
    “雷诺斯?”白时将食物搁在池边,四下张望,本来就奇怪这家伙今天反常不黏自己,现在又脱离了他的视线,简直太不正常了。
    平时雷诺斯超级爱黏他不说,而且根本不会允许自己离开他的视线的。
    沿着水边喊了一圈,寂静的空间里除了他的呼吸声再别无他声,一时间白时心底竟然有点毛毛的。
    太安静了――
    平日里有雷诺斯在身边和他玩闹倒没觉得这地方竟能如此寂静无声。
    bu……
    平静的水面冒出几串气泡,白时微微曲下身体看去。紧接着一幅美男出浴图在他的眼前上演。
    雷诺斯猛然从水下蹿出,激起层层水花溅在白时的身上,白时下意识地用胳膊挡了一下。在水花溅落中,雷诺斯的脸渐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黑长的发丝些许贴在他的脸颊上,顺着脖子蜿蜒而下,最后紧紧地与漂亮的锁骨和结实的小腹相贴。晶莹的水珠在白皙的皮肤上游走,留下色暧昧的轨迹。
    “你找我吗?”雷诺斯略一歪头,露出一个浅笑。
    白时心乱地咽了一口唾沫,别过头说:“啊,那个,该进食了。”说完就连忙朝食物那边走去,心跳乱得不像话。
    雷诺斯看着白时的背影微微抿了抿嘴唇,眼带笑意地随他游了过去。
    白时将食物递到雷诺斯手里,就坐在一旁安静地观察着雷诺斯进食。刚才雷诺斯浮出水面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雷诺斯变了。面部表情丰富如孩童的他变得更像个成熟的人了,就连进食的样子也变得‘文明’了许多。
    主要是,不再对他动手动脚了_|||
    雷诺斯被白时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以为是对自己手里的食物感兴趣,于是,就默默地分了一点食物过去。
    白时:“……”
    第二天。
    白时撑着腮帮子坐在池边,雷诺斯在离他十米远处的水池边靠着池壁,闭目养神。
    因为被突然冷落的原因,白时有点不习惯,整个上午都托着头看雷诺斯,雷诺斯被他盯得皱眉,默默地挪到了离他十米远的地方,这让白时郁闷坏了。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这就叫做风水轮流转吗?
    雷诺斯给他的感觉也越来越接近剧情君,难道是脑袋上被门挤的凹痕复原了?对于这个猜想,白时打心底里还是有点高兴的,这样一来,他们便可以合作顺利完成剧情,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皆大欢喜,普天同庆……
    但是――
    虽然,雷诺斯变回了剧情君,但还是雷诺斯!他不可能有关于剧情君的任何记忆。而且现在的他也没有以前好哄骗,白时想要通过下药弄晕他取东西的计划也有点难以实行。
    雷诺斯睁开眼睛,此刻的他才完全觉醒,隐藏在脑海最深处的记忆也全部回来了。双手握拳感受了一下肌肉下蕴藏的力量,再将身体沉入水中,在水中翻滚几圈后,向岸边发呆的白时游去。
    “我需要食物。”
    正在发愣的白时感觉下巴一片湿凉,雷诺斯正用他的噗爪轻轻捏着他的下巴,脸上的表情和当初的剧情君一毛一样。
    白时抖了一下,心中暗道:看来只有在这厮睡着后碰碰运气了。
    雷诺斯自然是不明白白时心里打的小九九,此时在他眼中,白时是一个他即将食用的可爱的小点心,他的所有物。
    傍晚,杰西来送食物的时候,白时悄悄问他要了大剂量的注射麻醉剂,并嘱咐他次日傍晚时再同食物一起送进来。
    第三天一大早,白时就被水呛醒了。雷诺斯正抱着他往水池最深处游去,白时被吓得一个劲儿瞎扑腾,想开口问这事怎么回事,刚一开口水就直接往他的喉管里灌,窒息的感觉让他死命地掐住了雷诺斯的肩膀。
    雷诺斯挑挑眼角,将嘴唇凑了上去,给他渡气。
    一番水底畅游下来,白时已经手软脚趴了,仰面躺在岸上大喘气,也不忘骂两句。
    “你大爷的,大清早的,有你这么叫人起床的吗!谋杀式叫你起床法啊?”
    “呵呵……”雷诺斯低笑两声,将白时贴在额头上的湿发拨开,“你不喜欢这种方式吗?那我下次换一个好了。”
    白时抬头:“换什么方式?”
    “唔……”
    冷不防地被雷诺斯吻住了嘴唇,头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还好雷诺斯早有预料,用自己的噗爪垫在他的后脑勺处。
    整个口腔都被雷诺斯的舌头霸占,肺中的空气被一点一点抽走,不一样的窒息感排上倒海而来,熟悉的气息完全将他包裹,鱼尾轻轻地撩起他的衣摆,磨蹭着他的腰腹,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
    在白时即将晕过去之前,雷诺斯终于放开了他的唇,惬意地在一旁看着白时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这个方法怎么样?”
    白时红着脸不搭话,前两天还不搭理他,今天一大早就这么刺激他,这大起大落的,心脏受不了啊!
    “小东西,回答我。”
    “……”――小东西是谁?
    雷诺斯凑过去,又问:“想再来一次么?小东西。”
    “……”――花擦,这是不是脑袋又被门夹了?连我名字也不记得了?
    在雷诺斯爪子伸过来之前,白时赶紧拦住,“你你你不记得我名字啦?瑞?格林兰?”
    “知道啊。”雷诺斯翘起唇角,眉目间尽显调侃的调调,“小东西叫着比较好玩儿。”
    白时黑线。
    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推开,白时问:“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性情和以前都大不一样了?大脑刚刚发育完善吗?”
    雷诺斯捏着白时的手,将他的手掌心向上,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说:“只是刚刚觉醒了而已,小东西。”
    感受着掌心的湿痒,白时浑身打了个激灵,期期艾艾道:“觉……觉醒了是……什么鬼。”
    “这个嘛,你自己想。”
    转身跃入了水池中,一路往下潜。
    白时在岸上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什么玩意儿……”
    入夜,白时央求雷诺斯陪他一起在岸上睡,雷诺斯笑着答应了。一番索吻后才搂着白时睡下,白时平复着自己如鼓点般的心跳,静静地等待着雷诺斯沉睡之后才蹑手蹑脚地翻身下床,将早已藏好的麻醉剂摸出来,注射到雷诺斯的身体里。
    整个过程算是有惊无险,白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还是太天真了,雷诺斯早就发现了,想看看这小东西到底玩儿什么把戏,他觉醒后,这点麻醉剂量对他还没太大的作用,索性将计就计让白时误以为药效发挥了作用。
    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下方,有一个温暖的东西在那里游走。黑暗中,雷诺斯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
    黑暗中,白时面红耳赤地在雷诺斯身体的某个部位乱摸,别问他为什么不开灯,一是怕灯光会刺激雷诺斯醒来,二是……你们自己猜!
    不过还好,有水池的反光以至于不会太过黑暗。一阵摸索后,白时总于找到了地方,借着微弱的光亮看清了庐山真面目后,他被惊得连吞了两次口水。
    我滴个妈呀,这尺寸――
    怎么他有种菊花一痛的感觉Σ( ° △ °|||)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收集装备,白时撸了两把袖子,闭着眼睛握住了【哔――】然后,开始艰难地摩擦摩擦……
    正当他摩擦的腰酸背痛的时候,系统君乱入了――
    【系统:温馨提示,玩家的方法不对,请立即停止动作。】
    纳尼?!
    【系统:下面是科普时间,人鱼是靠意识射[哔――]的,昏迷状态下,无论你撸/多久也是没有用的】
    (sf□′)s喋擤ォ
    你早说啊!!!害我辛苦这么久!!!老子还以为我技术烂呢!!!差点伤自尊啊有木有!!!现在还怎么玩儿啊!!!
    【系统:再温馨提示,你的麻醉剂对雷诺斯无效。】
    呵呵――
    白时惨白着一张脸,机械地看向雷诺斯,发现这货正双眼含笑地看着自己,再看看自己弄得‘一柱擎天’的作品,白时欲哭无泪,捂着脸道:“我错了……”
    雷诺斯直起身,伸手拉下了白时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该怎么解决?”
    白时面色惨然,仿佛看到了寒风中,一枝花瓣败落的小雏菊……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作者君又来更新啦~
    ☆、第四十章:第五个故事
    “该怎么解决?”
    “额……这个……我我我来帮你手动做完吧……哈哈哈哈。”白时干笑道,顶着雷诺斯戏谑的目光颤颤巍巍地伸出了双手往目的地摸去。
    雷诺斯挑了挑眉,捏住了白时的手腕,说:“可是,这种方法完全满足不了我。”
    “啊?”
    “我想要――”雷诺斯笑着拖长了尾音,在白时越来越夸张的表情下将他成功地拖到了床上,一个翻身将他困在身下,并用爪尖迅速地划开了他的裤子。“这种方式。”
    此时白时呈跪趴姿势缩在雷诺斯的胸膛下,屁股上传来的凉意让他的脸又白了三分。
    现在的情况是――
    他
    要被
    ooxx了?
    还是一条人鱼?!
    人兽!!!
    夭寿啦――
    两滴“屈辱”的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滴落下来,这个禽兽不能这样对他啊!一想到那种超出他认知尺寸范围的东西要捅入他的身体,会痛死的吧?啊?
    白时感觉到那股炙热已经接触到了他的pp,悲痛地闭上了双眼,牙龈紧咬,准备英勇就义!
    “……唉?”
    想象的疼痛并没有,只感觉有点痒痒的。
    雷诺斯并没有进入,而是在附近摩擦摩擦……
    “呃……”
    白时扭过头去看雷诺斯,雷诺斯眼带桃色地对他笑了笑,哑着音解释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白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倒是被雷诺斯带着情/欲的脸给刺激到了,红着脸别过脸,结巴道:“你你你快点,别一直磨磨蹭蹭的,我我我还要睡觉呢。”
    花擦!这家伙绝对是妖孽!妖孽!
    摩擦一会儿后,雷诺斯终于在一个闷哼中释放了。白时赶紧撅着屁股翻下床,裤子没法穿了,索性脱光,光着白pp逃难似的奔出了温室。
    “杰西,杰西。”一出温室,就喊杰西的名字,早在外面等候的杰西从柱子后面出来,看着白时两手牵着上衣下摆,挂着个鸟裸奔的样子目瞪口呆。
    “瑞少爷,你这是……遛鸟?”
    “……”
    溜你大爷!
    “你快过来给我弄干净!”白时走过去,背对着杰西撅起了自己的花白屁股。
    杰西:“……”
    此时,两个巡逻的士兵恰好路过――
    “哐――”“哐――”
    两把佩剑同时落地的声音。
    静――
    杰西尴尬地扭过头咳了两声,白时也面色尴尬地直起身体,该怎么解释这个诡异的巧合和视角呢。
    清了清嗓子,白时看向那两个人,开口道:“你们……”
    “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两个人迅速抢答,然后风一般地离开了。
    白时:“……”
    杰西:“……”
    “瑞少爷,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解决吧。”杰西将身上的白色大衣脱下来,递给白时。
    白时接过来,披到身上,大腿以上都被遮住了。“呃……走吧,去你的办公室。”
    两个人正要抬腿离开,那两个士兵捏着耳朵暗戳戳地又返回来了。在杰西和白时震惊的眼神下,将刚刚掉落的佩剑捡起来,又迅速离开了。
    “我们什么也没听到!”
    “……”
    白时机械地一点一点将头扭过去,看着杰西,缓缓说道:“刚刚我们说的话没有什么歧意吧?他们不会想多吧?”
    “……大概,他们,想多了……”
    白时扶额。“……”
    “对不起,瑞少爷。”
    “不怪你,只怪他们太不纯洁。”
    “呃……”
    收集完精/液,白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摊在杰西的办公椅上。杰西脱下白手套,将手中的试管交给助手汇报给家主。
    “杰西,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我这几天都没空出去,我姐姐和哥哥们还好么?”
    杰西敛去一贯的笑脸,道:“战争在昨日突然爆发,目前,正在召开紧急王权会议。安少校和杰、修两位大侠目前没受到任何伤害。”
    “哦……这么快……”白时微垂眼帘。
    看来这剧马上要到□□了啊。
    【系统:新剧情载入,请玩家注意――】
    【系统:载入成功,新剧情线已后台自行启动――剧本打开中――】
    【系统:完成。新剧情――ooxx(以为严打,此处用四个字母代替,由玩家意会)你懂的――】
    你懂的这三个字转音转的千回百转,在白时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瑞少爷,家主还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完成。”杰西的声音乱入,白时神智被拉回。
    “昂?”
    “由于战争突然爆发,几位家主将提前带着本家的人和人鱼前来,与雷诺斯相亲。所以,奥西家主希望你能让雷诺斯不能选择出格林兰家族意外的人和人鱼。”
    呵呵――
    “爷爷这么相信我?”此时只能用无奈两个字来形容他的心情了。
    杰西看着白时,又露出一贯的笑容,鞠躬道:“奥西家主说,整个家族都信任瑞少爷您。”
    白时将双脚都缩到椅子上,有气无力地朝杰西一扬手,“你出去,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杰西犹豫了一下,柔声说:“可是瑞少爷,只是下属的办公室,我要不找人送你回去吧?”
    白时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
    “额……那瑞少爷你好好休息,杰西退下了。”
    门被轻轻带上,白时盯着那扇门看了许久,才扭过头,叹了几口气。
    “唉……”
    “冤孽啊……”
    ―――――――――――――――――――――――――――――――――――――
    战争突然爆发,饶是早有准备的凯蒂也是措手不及。按照他们的情报来看,这场战争最早也应该在一个多月后才爆发,这么快实在让他们很不理解。
    因为人鱼而发起战争在历史上是有不少记录,但那都是小规模的,断没有过眼下这种接壤地区全面陷入枪火的情况。
    会议室内一片沉寂。
    奥西家主第一个打破平静,“我的意思是,眼下情况应先把基因得到。”
    格林兰家主立刻反对,“这个还不是眼下最重要之事,这次的战争爆发的速度太过诡异,你们不觉得吗?这不像是一个王权能做出的行为,太过幼稚和暴躁,没有一点忍耐力,难道我们的对手都是这么没有理智的暴躁狂吗?”
    “这么多年的对峙,我们还不够了解他们吗?”
    周家家主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个观点,附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