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
    白时听完他们叼炸天的“逃课”过程,内疚地转移了话题。
    “我记得王都的王权会议举行时间不是这几天啊?”
    王权会议是他们凯蒂王权下每年两次的重大会议,分别是初春和暮夏时间段举行的。会议中,基本每个持有军队的家族都会参加,更是以格林兰家族、周氏家族、奥斯家族这三个拥有最强大军队的家族为首,掌控着凯蒂王权的所有权。这次王权会议临时召开一定发生了足矣影响整个凯蒂王权的事情发生。
    安往后一靠,双腿很随意地交叠放在桌上,懒散着一双好看的眼睛道:“还不是因为那条该死的人鱼!”话语中对人鱼的厌恶之情毫不遮掩。
    杰和修也默契地哼了一声。
    没想到他们这么小心地封锁消息,到头来却被一条路过的人鱼捅破了,偏偏这条人鱼是奥斯家族的主母,不能动。
    瑞偏过头打量着这个一身英气的姐姐,黑色的马尾高高竖起,一身纯白的制服,领口和袖口装饰着金色的金属,胸口处别着一枚银色的胸章,细长的银链叠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固定在胸章下方,略长的衣摆从腰腹分成四个终止于膝盖上方五公分处,腰上扣着一个镶嵌着金色金属花纹的白色腰带,脚上穿的是一双具有银色质感的长筒靴。
    这分帅气简直不输给两个哥哥!要变姐控了……
    “姐,那条人鱼打算怎么处理?”
    安不满地看着白时,亲爱的弟弟怎么老是关心那条人鱼的事?“这条人鱼目前成了凯蒂内人人都想要的香饽饽,格林兰家族已经失去了对这条人鱼的所有权,今次的会议就是讨论人鱼的安置处,大概不久,人鱼将会被运到王都的温室。”
    杰抱胸冷笑道:“你觉得我们亲爱的爷爷会这么简单就妥协吗?”
    “就算爷爷妥协了,家族内的人也不会就此罢休,格林兰家族从来就没有打过一场毫无好处的败仗!”修附和道。
    “当初就不该把这条人鱼带回来!”安恼怒地说。不仅家里被搅得一团乱,连亲爱的弟弟都被吸引了目光!
    杰和修感同身受地点头,同意安的观点。
    白时瞅了瞅三个人的脸色,弱弱地举起爪子问:“我可以养这条人鱼吗?”
    三道愤怒的眼神同时射过来,“不可以!”
    白时脸色一变,酝酿好的无理取闹的台词正要脱口而出,二号小管家蹬蹬蹬地小跑上来,特纯洁地提醒道:“瑞少爷,你该去洗手间了。”
    三姐弟:“……”
    白时:“……”
    他知不知道打扰别人表演是非常不礼貌的事?
    二号小管家一脸正气的眨着眼睛。
    好吧,他不知道。
    “姐,二哥,三哥,可以将这些人都给我撤掉吗?他们已经严重干涉到我的私生活了!”
    三姐弟:“……”
    最后,在白时撒娇撒泼下,两个管家八个女仆减到了一个管家两个女仆。
    白时坐在马桶上,撑着脑袋郁闷之极。
    有区别么?
    第二天,父上大人回家,责罚姐弟三人面壁思过三天,并且这三日只能喝水不能进食。白时愧疚地站在面壁室外,在胸口画了三个十字,“愿上帝保佑!阿门!”
    面壁结束后,家族内部召开了一次会议。家族成员全部参加,除了人鱼,因为人鱼身体虚弱,所以家族内的人鱼成员都呆在家里。
    对于第一次去本家的主宅,白时还是有点兴奋的。会议在专门的会客厅召开,推门而入第一眼就看到了早已端坐在上方的本家家主,也就是自己的爷爷――奥西?格林兰。
    老人家虽已经两鬓斑白,但却一点也看不出老态,仍然是意气风发,一双眼睛不怒自威,给人压迫感。
    白时抬头对上这双眼睛,在威压之中却感到了一丝暖意,弯了弯眼睛,报之一笑。本家家主这个强大的大腿,当然是要好好抱住啦。
    整个会议中,气氛沉闷压抑,像白时这种小辈只有旁听的份,并无发言的权利,除非在本家军队中的军衔达到大校的高度才能有发言权。本家后辈中,除了姐姐达到少将,两个哥哥均是大校之外,大伯家长子伯克是少将,三叔家长女是大校。其他子女除了四叔家未成年的女儿还没有军衔外貌似都在少校以上,白时有点心塞,按理来说他已成年,不能达到少校好歹也混个中尉嘛,但事实是他也并没有军衔。
    他就是格林兰家族一个特别的存在,算得上一个异类了。
    据说他虽然拥有优秀的基因,但是体质却一直时好时坏,无法唤醒自身的潜力,所以是无法完成考核的。
    但好歹是男主角,白时想他肯定不会这么废材,以后肯定开金手指开到爽!
    胡思乱想期间,会议已经进行了一半,大概的内容无非是分析家族的现状,大家伙给出一些应对想法。
    第一步,必须将人鱼留在本家。
    人鱼研究者递上了一份新的研究报告,家主凝神看了许久,一直严肃的神情终于有一丝放松。
    “看来,这条人鱼似乎也不想离开格林兰家族的鱼缸。”家主将报告递给身后的管事,对人鱼研究者吩咐道:“你去重新做一份新的研究报告,分别递交到每个家族家主手上。”
    人鱼研究者会意,躬身道:“我一定会让这条人鱼留在本家!”
    白时眨眨眼睛,打了个哈欠,退出了会议室,朝洗手间走去。
    地下室的巨大鱼缸内,一只鬼魅的黑影缓缓地游动着,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邪魅的弧度,长长的黑发在水中散开,似一朵盛开的黑色莲花。璞爪慢慢地划动,最后贴在厚厚的玻璃上,双眼平静地盯着那扇巨大的铁门。心底有一种渴望,渴望着那个人来到他的身边,渴望与自己的另一半的结合。
    然后如他所愿,他听到了那扇门在响动,是铁链撞击铁门的声音。
    “雷……诺……斯……”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军衔我是百度来的,不是很了解_(:3」∠)_
    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就指出来吧,我会修改的。
    最近几天都是考试,15到25号学校军训(学校实行的是冬训)。
    所以不能保证最近几天会有更新。
    不过放假了本君一定会勤码字哒!
    ☆、第三十六章:第五个故事
    “雷……诺……斯……”
    “哗……哗……”
    寂静的通道回荡着铁链的撞击声,一声一声伴随着白时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
    “雷……诺……斯……”
    “抱歉,家主,请允许我离开一会儿。”修躬身向家主请示,得到许可后,脚步略有些匆忙地离开了,杰和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修离开会议室便点开腕表的追踪功能。
    刚刚四叔的女儿,玛丽给他发了一个信息,大概意思应该是瑞出事了,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他不能惊动大家,只能先来查看。
    玛丽已经开启了定位功能和修建立了信号波,修顺着光屏上的红点在屋内穿梭,最后停在了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处。
    “哥哥。”
    玛丽从门后面走出来,一双蔚蓝色的眼睛上蒙着一层水雾。她机械地抬手指向甬道尽头,说:“瑞……雷诺斯……”
    “雷诺斯?”
    甬道中传来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修立刻就听出那是瑞的声音,他在喊着雷诺斯这三个字,还有铁锁的声音,瑞正在开锁?
    修摸了摸玛丽的头发,笑了笑说:“你乖乖呆在这里,我去带瑞回来。”但玛丽却拽住他的衣角,说:“玛丽一起。”
    稍稍犹豫了一会儿,修牵着玛丽的小手一起走到甬道里。
    这条通往地下室的道路中一共设有三个门,前两个都是靠指纹和眼瞳识别,只要是本家的人都可以通过,只有自后一道门是特殊的,是用最古老的锁门方式,青铜锁。需要三把钥匙按照顺序才能打开。
    所以,白时被雷诺斯操控着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前两道门,却在最后一道门上出了问题。在人鱼的思维里,只接触过这些高科技的东西,没接触过这种手动的锁,加上他才刚刚觉醒没多久,思维还迟钝,因此不能理解这个东西怎开。
    超出自己的认知范围使得他非常不爽,璞爪一下又一下地挠着玻璃墙,想一个被逗生气的小孩子。
    此时的白时正站在上帝的视角看着自己的双手握着那根粗重的锁链不停地摇啊摇,嘴里还不停滴喃喃着“雷诺斯……雷诺斯……”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两个不同节奏的脚步声响起,修和一个小女孩一前一后地出现了。白时看过去,发现那个女孩儿的一双眼睛正盯着他此刻悬浮的方向,但随即却又转移了视线。白时心中一跳,心想这小女孩儿能看见自己?超能力?
    下一秒,白时就重新在瑞的身体里醒来了……
    “瑞,你怎么回事?”修的眼睛里满是关切。
    白时晃了晃脑袋,眼睛不期然和玛丽来了瞬间对视,立马惊慌地避开,仰起头给修一个充满诧异的表情,“哥哥,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刚刚还在洗手间。”
    修拧了拧眉,笑了笑说:“我们出去吧,你有没有不舒服?”
    白时摇了摇头,任由修牵着他的手离开。
    玛丽歪着脑袋,一双蒙着水雾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白时。白时被看得心里发毛,扭过脸扯起一个僵硬的笑容,“哈喽,我亲爱的玛丽表妹。”
    玛丽眨了眨眼睛,眼睛一下变得清亮,她将视线向下移,看着白时被修抓住的手腕,轻轻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白时:“……”
    小屁孩儿。
    回到会议室,修对刚刚发生的事只字不提,玛丽似乎也被特别嘱咐过,此刻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一下每一下地晃荡着小短腿。发现白时正在看自己,就转过头来对着白时哼一声,又迅速转回去,眼睛里再没有那层水雾。
    白时心里对这个小屁孩儿的行为感到好笑,又感叹道,这才是小孩子的眼神嘛!
    本来以为这件事应该是瞒不住多久的,但是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也未见着有什么情况发生。
    对此,修似乎早就知道。
    白时耐不住好奇,就蹭过去问。修对此倒是乐意的很,亲爱的弟弟想与他亲近,他当然是无法拒绝。
    同时他们都默契自然地将杰和安隔离开来,对此,杰和安非常郁闷,只能在一旁磨牙,表示自己不满和愤怒的心情。
    最后还是挨不住杰和安幽怨的眼神,将两个人一起拉入了讨论团队。
    “所以,你认为是因为有人干扰了那些士兵的脑电波,所以你们才没有被发现?”安问。
    修点点头,说:“我去的路上就觉得不对劲,巡逻的士兵和女仆似乎都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白时听着他们的对话,有点走神,这个剧本里,剧情君变成了一条人鱼,名字叫雷诺斯。和自己的角色有着特殊的关系,具体是什么关系,他也不造,他手里的剧本内容也不完整,隐藏了好多关键的信息,他深深的怀疑有人刻意整他。
    某处,一干人等同时打了个喷嚏。
    突然想起自己脖子上似乎戴着剧情君送给他的小哨子,伸手摸了摸,嗯,还在。
    杰瞄见自己的弟弟按着胸口眉头紧锁,以为是他不舒服,一下就紧张起来,“瑞,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此言一出,安和修也紧张兮兮起来,作势就去摸白时的额头和胸口。
    白时:“……”
    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摸完了。
    “没……没事……刚刚只是在挠痒痒。”
    姐弟三人松了一口气,继续刚才的话题。
    白时一脸黑线地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想起刚刚他们查看自己胸口的时候似乎没发现这个哨子,是他的错觉吗?
    “玛丽怎么样?”杰问修。
    终于出现了一个白时比较感兴趣的话题了,玛丽这个小屁孩儿绝对不简单。
    “她一路跟着瑞,但是却没受到影响。”修顿了顿,继续,“她一向是个特别的孩子。”
    “我不喜欢她的眼睛。”安耸了耸肩肩膀,“让我很不舒服。”
    杰打趣道:“我亲爱的老姐,所有基因测试出来比你优秀的人,你都不喜欢。”
    “好比那个伯克表哥。”修默契地接着说道。
    安立即恼怒地拔出枪,对着两个弟弟就是两发子弹伺候。杰和修同时灵敏地侧过身体,子弹从他们的鼻梁上飞过,没入身后的墙壁内。
    白时:“……”
    话题歪了啊喂!!!
    现在姐弟相残又是什么神发展啊喂!!!
    几日后,接到报告的几个家族的家主带着人纷纷上门拜访,对于报告中人鱼暴躁无法转移的内容他们一致认为这是格林兰家族不愿交出人鱼而找的借口。所以,他们打算亲自来将人鱼接到王都的温室。
    格林兰家主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早早地就吩咐了本家的人在门口迎接。
    几个家主满脸笑容地寒暄了一会儿,就直接切入主题。奥西?格林兰含笑领着人来到了目的地。
    白时发现,现在他们是处于地下室正上方,透过隔离玻璃他能看见一个巨大的水池。
    格林兰家主手指着水池,介绍道:“这是我们家族的鱼缸,专门用来关养那些性情暴躁的自然人鱼。”
    奥斯家主冷哼一声,说:“在暴躁难驯自然人鱼遇到本家的人也会变得乖顺。”
    格林兰家主但笑不语。
    其他家主均是沉默不语。
    几个强壮的军人在人鱼研究者的带领下,穿戴好装备潜入鱼缸内。奥西家主看着平静的水池,一脸自信的神色。
    白时盯着水面,脑袋里不断地闪现当日在水中看到的剧情君的脸。
    人堆里突然有人惊讶出声,白时回神,就看见水池池面上不断扩大面积的红色。再看看刚刚自信满满的奥西家主,脸色黑如墨汁。
    紧接着,水面一阵波涛翻涌,雷诺斯血红着一双眼睛浮出水面,巨大的鱼尾不停滴拍打着内壁,□□的胳膊上满是被渔网勒出的血痕。
    白时与他对视,虽然他面色还算平静,但是白时却能感觉到他的暴躁和愤怒。
    奥西家主的黑脸在见到雷诺斯后瞬间转变成了兴奋。
    完美的肌肉线条、强韧的鱼尾和惊人的爆发力,这种美丽罕见的基因如果注入奥西家族,那一定是一个多么美妙的结合。
    这炙热贪婪的眼神让白时一阵恶心。
    其余的家主终于按捺不住,纷纷派出自家的人,似乎只要自己家的人抓住了这条人鱼就能拥有他似的。他们已经忘记了来这里的最初目的。
    只有格林兰家族冷冷地在一旁,看着他们争得面红耳赤,丢尽了身为贵族该有的礼节。
    格林兰家主早就让人在这条人鱼的事物里加入给士兵们用的兴奋剂,可以激起人鱼的嗜血因子,使人鱼变得暴躁。
    白时不知道雷诺斯被本家人动了手脚,只能心焦火燎地观察着雷诺斯的状态,看着他身上不断增加的伤痕,白时恨不得冲上去踹死那些人。
    最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急忙冲到家主身边,可怜兮兮地说:“爷爷,他已经受伤了,让他们停手吧,再这样他会死的。”
    格林兰家主也觉得给他们的时间够多了,况且这条人鱼太重要了,便对其他家主说:“各位也看到了,在如此下去不仅会失去这些优秀的士兵,还会失去这条优秀的人鱼,为了凯蒂的未来,请各位家主停手。”
    奥西家主嗤笑道:“格林兰家主这是想独占这条人鱼?”
    “并不是。”格林兰家主淡笑道,“这条人鱼属于凯蒂,只是暂时寄养在格林兰家,根据《人鱼保护法》,若是多个人同时看中一条人鱼,那么这条人鱼拥有最终选择权。”
    “我格林兰家主在此向各位保证,若是这条人鱼以后选择的不是格林兰家族中的人,我必定双手奉上。”
    人群一阵沉默,由人鱼选择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就算发生了同时看中一条人鱼的情况,也是靠权利或武力来解决的。权利大的家族子弟总是优先的,若是家族势力相当那么就用武力来解决,谁打得过谁谁就优先选择。
    现如今这种情况,仅仅靠权利和武力是没法解决的,所以,眼下格林兰家主说的办法比较适合,三大家族外的小家族肯定是同意的。
    少数服从多数,奥西家主和周家家主也不能引起众怒,只能心有不甘地同意,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各有悲欢地回。
    大家都是聪明人,若是因为起了内讧,那不是便宜了其他王权吗?因为不久之后,整个大陆的人都会知道凯蒂内拥有一条基因优秀的人鱼。引发大陆战争那是迟早的事情……
    白时不情愿地跟着大家离开,他能感觉到雷诺斯的眼睛一直锁着他的背影,但是碍于自己同时被其他三道弟控视线注视,他不敢回头。
    “瑞?格林兰……”
    白时脚步一顿,刚刚是雷诺斯在叫他?扭头看了看人群,人群没有异常,似乎没有人听到这个声音。
    “瑞?格林兰……”
    雷诺斯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这个名字,微微勾起嘴角,很高兴白时的反应。
    白时只是惊讶了一小会儿,随即脚底生风地冲到了人群前面。
    心里莫名地火大,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白时吗?
    白时突然的反常三姐弟表示,他们目睹了全过程,现在情绪很不稳定。
    “瑞好像在生气?谁惹他了?”杰拉着修问。
    修摇头,两个人呢同时看向安。
    安皱了皱眉,一把拉住自己旁边的人,冷冷地问:“刚刚谁惹我的弟弟生气了?”
    那人一哆嗦,不知所以,他只是来打酱油的啊,招谁惹谁了?老老实实走路都会被人揪领子恶言相向?
    杰和修一脸黑线,连忙拉住自家不矜持的老姐,“老姐冷静,他是奥西家族的人。”
    安点点头,“很客气”地放开了那人,说:“要我向你道歉吗!”
    那人看着安一脸“你敢让我道歉我立马一枪嘣了你”的表情,吞了吞口水道:“不用……不用……”
    杰和修:“……”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挤牙膏挤出来的,大家不要嫌弃_(:3」∠)_
    嘤嘤婴,感觉自己快成一团浆糊qaq
    [逗蓝,可以叫我豆渣]扔了一个手榴弹
    感谢这位小天使的爱意(o)/~
    (づ ̄3 ̄)づq?~
    ☆、第三十七章:第五个故事
    白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窗帘被夜风轻轻地撩起,月亮大的出奇,房间里亮堂堂的。倒不是因为这月光而无法入睡,而是他的脑海被雷诺斯(剧情君)骚扰了……
    一:去?
    二:不去?
    这是一个question!
    白时翻了一下剧本,发现这是双线的剧情,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但是丧心病狂的是后面的剧情都被隐藏了。也就是说他只有选择了才能知道接下来的剧情。
    早已习惯坑比剧情的白时也不再抱怨了,满心满眼的都是雷诺斯,雷诺斯。刚刚听二哥和三哥说,那家伙已经绝食好几天了,满身伤痕也不让人处理。
    白时现在担心他会不会挂了。
    纠结了三四天,白时终于决定明天一早去打探情况,到半夜的时候偷偷溜进去。再怎么说,他和剧情君也是老熟人了嘛,虽然不知道上头在搞什么鬼,但是朋友的生命安全是最重要的。然后,他就越想越觉得自己英明神武,正义非凡,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为朋友两肋插刀简直就是再世圣人。
    ……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
    第二天一早,正当白时一个利落翻身在女仆和管家的服伺下洗漱完毕准备蹭到哥哥们那里套话的时候,主宅那边来了一个人,带了一句话,让白时去主宅一趟。
    白时看着恭敬地站在直升机旁的老管家,心想,我还没实施计划呢就被发现我对雷诺斯图谋不轨了?
    “瑞少爷,家主在等着您。”修斯提恭敬地向白时一弯腰,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放在左胸口上。
    家主爷爷的贴身管家,啧,这么隆重,应该不是带去训话这么低俗。
    白时放心大胆的坐上了直升机。
    约莫十分钟左右,直升机降落在了主宅的机场,白时在修斯提的带领下来到了大的夸张的客厅。白时四下看了看,发现大伯、父上、二叔、四叔都在场,表姐、表哥、表妹、表弟还有自家的老姐老哥们也到齐了。恍惚回到了上次家主会议的现场。
    绝逼有大事发生了……
    叔伯家的人脸色平淡,看不出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倒是自家的父上、老姐和两个哥哥的脸色不好,表情凝重,略带紧张地看着他。
    白时心里发憷,不会是和自己有关吧?
    “亲爱的爷爷,您的孙子瑞格林兰向您问好,愿身体安康。”因为白时没有军衔,所以他仍是以祖孙的礼仪问好。
    奥西格兰林眉眼间多了一丝笑意,这些子孙里,瑞无疑是他最疼爱的子孙。“先入座吧。”
    白时点点头,坐到了安的旁边。
    刚刚因为白时的到来稍稍缓和了一点的气氛又变得凝重起来,甚至比之前还要压抑。众人皆是沉默不语,白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心里好奇地根猫挠似的,偏偏又没有好心人来为他讲解。
    最后,安耐不住性子,走出来说:“家主,您的意思莫不是要瑞出面?”
    白时os:我去,果然是和我有关!
    修斯提微微躬身,替家主回答安道:“尊敬的安格林兰少将,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但是,我不同意让瑞去冒险。”安单膝跪地,右手按在左胸口,“请允许我代替瑞前去。”
    白时:“???”
    “这……”修斯提不知如何作答。家主挥手让他退下,看着俯身的安道:“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你认为你自己的力量强于那条人鱼吗?”家主站起身,往台阶下走去,“你的身份是少将,代表的是整个格林兰家族,不是你本人!你的身上关系着千千万万个士兵的生命,你的职责是在战场上为凯蒂王权厮杀,而不是在这里,和一个人鱼搏斗!”
    安抬眸,眼底深藏愤怒,“瑞呢?他的力量连玛丽都不及。”
    白时:“……”
    怎么突然感觉好心塞。
    听得云里雾里,突然脑海里“叮铃”一声,自动载入了新的剧情。
    【系统:玩家默认选择第二条路线,正在载入新的剧本。请稍后……】
    【系统:新剧本载入成功,以保存于《人鱼xx恋之我的剧本》中,玩家是否需要现在打开?】
    人鱼……xx恋?“……”嘴角肌肉不协调地抽搐着。
    脑海中弹出一个对话框。
    【你确定要现在打开新剧本吗?是√,否x】
    白时挂着三道黑线点击了是√这个选项。
    【系统:正在打开中……请稍后……】
    不一会儿,脑海中金光一闪,一本高大上的剧本浮现于眼前,白时想想着自己正捂住被闪瞎的双眼,透过指头缝暗戳戳地浏览着上面烫金□□的四号文字。
    系统突然间变得逼格了,他有点接受不了啊。
    【系统:谢谢夸奖,但是拍马屁对本君没有用。】
    白时:“……”
    白时翻着剧本,找到了目前自己所处的章节。
    目前,他们正在讨论的话题是,要求让白时去接近雷诺斯,从他身上抽点血、拔点头发、收集点□□。当然最后一个是重点,因为格林兰家族控制不了雷诺斯,又想得到他的基因,雷诺斯却非常排斥人类的靠近,家族最后又想了一个办法,送了一雌一雄两条人鱼前去,但都被弄晕了。
    加之上次被人类在食物里下了药,雷诺斯已经拒绝进食,这可急坏了一干人,因为人鱼只有在最佳状态下产出的精子才是最好的。就在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后,雷诺斯终于开口说话了。
    “瑞格林兰……”
    没错!
    这魂淡人鱼在喊他的名字!
    而且据说,雷诺斯表情很痴迷,像情人间的低语,语气中满是渴望。
    脑补了一下当时的场景,白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态要往不正常的方向发展了。
    此事向上汇报后,整个家族的人都凌乱了……
    大家一直在思考,这条人鱼为什么会以求偶的姿态叫着家主最疼爱的孙子的名字?家族成员中,力量最弱的后辈,而且还是个男的!
    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有木有!(sf□′)s喋擤ォ
    一家之主默默地背着白时,和其他子子孙孙商量,考虑到家族目前被其他家族盯着,而且家族内的人鱼也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决定让瑞接近雷诺斯,这样不仅可以拿到基因,说不定还能驯服这条难搞的人鱼。
    至于瑞是男孩子的事情嘛,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瑞的父亲,姐姐和两个哥哥都是不同意的。
    接下来的情况,就是白时来之后了。
    其他家的人都一脸淡然,默认了这个办法,虽然还是觊觎雷诺斯的基因,但是自从见识过雷诺斯的丧心病狂之后,他们也不敢轻易让自己的女儿们去冒险了。
    白时当然是很想靠近雷诺斯的,巴不得现在就去看他,但是这出发点都扭曲了,他就开始别扭了。
    我要不要解释一下?
    其实这条人鱼我认识,我们是老熟人了,他叫我的名字完全是因为还没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和新环境而从心底产生对朋友的依赖感……
    啊呸!这么扯淡谁信啊!换他他也不信啊!
    天人交战间,家主点了白时的名,白时茫然抬头,立刻换了严肃脸走到中间单膝跪下。
    奥西格兰林走到白时的面前,右手放在他的头顶,说:“我最疼爱的孙子,现在拯救家族没落之势的重担已落在你的身上,我希望你可以为格林兰家族挺身而出。”
    最疼爱的孙子在整个家族利益面前就是渣渣,虽然白时因为那件事有点别扭,但还是拿出了作为格林兰家族子孙的果敢,“我愿意为家族鞠躬尽瘁。”
    “爷爷。”安做最后的挣扎,“您的孙女,安格林兰不同意。”
    杰和修见状,也走过来单膝跪地,掷地有声道:“您的孙子杰格林兰(修格林兰)不同意。”
    大厅里又是一阵磨人的沉默。
    之后,他们的父上也来凑热闹。
    “父亲,您的儿子,尼奥格林兰不同意。”
    白时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双耳捕捉着家主的脚步声正逐渐向他们靠近,视野中出现一双脚,随即感觉肩膀上多了一双手,下一秒已经被家主扶着站起身来。
    奥西格林兰微笑看着白时,口中的话却是对跪在地上的其他四个人说的。
    “我亲爱的儿子和子孙们,你们应该尊重瑞格林兰的选择。”
    白时os:这个爷爷有点腹黑……
    雷诺斯从浴缸里浮上来,从讨厌的人类气味中他闻到了熟悉的气味正在向这里靠近,他兴奋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双目发光地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用低沉的嗓音喊着那个名字。
    “瑞格林兰……”
    一打开们,白时就直接撞上雷诺斯疑似发情的眼神,腿肚子一颤,白时佯装镇定地上前。看到他身上伤痕后,皱眉对身边的专业人士道:“我需要人鱼急救包和食物。”
    拿到了这两样东西后,白时在众人的注视下淡定地打开隔离门走了进去,还好隔离玻璃是隔音的,否则他还不知道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同雷诺斯交谈。
    谁知他还没发问呢,雷诺斯就甩着鱼尾直接冲到他面前,像发情的小公狗似得凑到他身上到处闻,白时被吓了一跳,但立刻反应过来固定住雷诺斯的脸问:“你丫的还是那个面瘫喜欢恐吓我的剧情君吗?脑子被人换啦?”
    雷诺斯发出一声低笑,“瑞格林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