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沦为了延续人类基因的载体。
    人鱼的首领开始反抗,新的战争又开始了,这次是种族之间的战斗,关于自由!
    被人类娇生惯养百年的人鱼怎么可能是人类的对手?人鱼所有的弱点人类都了如指掌,只要杀掉了首领,驯服人鱼则指日可待!
    最终不出所料,人鱼在这场战争中失败,首领被杀掉了,人鱼一时失去了主心骨,精神力收到了影响,就好比一个失去了信仰的人类。
    捕获,圈养,贩卖。人鱼一族经历了最黑暗的时代。
    不过,最后各王权意识到人鱼数量的锐减和急剧下降的免疫力,立刻制定了法律,人鱼的一系列保护条例诞生。
    人鱼由各大家族养着,普通人需要出示领养证才能进温室选择一条自己满意的人鱼,一个领养证只能领养一条人鱼。领养证可由政府,军队,当地的主事发放。
    而家族中的人则不需要领养证,只需要同家主报备一声,得到许可便可领取一只人鱼。
    白时在这个未来世界里扮演的是一个叫瑞?格兰林的贵族公子。格兰林家族是隶属于凯蒂王权下的四大家族之一,地位是相当尊贵的。
    此时的他正在离家出走的路上……
    “喂,你不是说这个任务会遇到剧情君吗?他在哪里?”
    慢悠悠地飘在白时身前的设定君闻言停了一会儿,又继续往前方飘,“上头有令,不能给你说这个。你只需要知道剧情就好了。”
    “……”
    “这边。”设定君在路口转了个弯,避开了人群,带着白时往海边飘去,“我说为什么一来就要我带路啊?你是路痴么?你从来没有离家出走过吧?”说完,颇为鄙视地看了白时一眼。
    白时淡定道:“这么大个屋子加花园,我想不路痴都难啊。况且还要躲避这些女仆和管家。”
    “得得得,反正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也有限,能帮你就尽量帮。”
    难得地,设定君没和白时抬杠。
    白时看了这厮一眼,心里啧了两声,感觉这家伙有点反常啊。
    将白时带上了一艘即将出海的本家轮船,设定君原本想就此挥手告别,但一想到接下来的剧情,又留下了。
    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干脆留下来看完精彩的一幕再走也不迟。
    白时狐疑道:“你不是说要走吗?”
    设定君淡定地盘腿坐下,“太累了,我需要歇会儿再走。”
    “……”
    白时用一种鬼才信的目光看着设定君,见他始终不为所动之后,便无趣地歪身靠在一个木桶旁边,闭眼在脑中翻着人物资料。
    前几天刚看完剧情,倒是没翻过人物资料。
    瑞?格兰林是格兰林家族家主的孙子,其父亲在家排行老二,资质在众兄弟中是最好的,其母也是凯蒂王国里较为优秀的人鱼。两夫妻一共有一女三子和两条雌性人鱼。
    这么优秀的家庭,却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大女儿安,二儿子杰和三儿子修都不喜欢人鱼,甚至厌恶人鱼。
    按理来说,有人类对人鱼出现排斥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但是放在格兰林家族,还是三个优秀的子女同时出现这种反应就算的上奇葩事件了。
    自然而然,传宗接代的重任就落在了最小的儿子,也就是瑞的身上。
    虽然瑞不排斥人鱼,但是对那些娇弱弱的人鱼不感兴趣,他的目标是养一只高贵冷艳的人鱼!不是当成配偶,而是当宠物!
    今天离家出走就是因为躲避父母为他安排的一次“相亲”,顺便也想出海看看,能不能捕到一只合口味的人鱼。
    白时在心头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有受虐的倾向啊。
    这艘轮船是格兰林家族定期派出去专门搜寻自然人鱼的。
    因为,人类和人鱼生下的人鱼虽然基因优秀,但寿命太短,大多数都过不了发情期就死亡了。所以,为了保持温室人鱼的数量,他们会定期出海寻找自然人鱼。
    瑞就是冲着自然人鱼体质比温室人鱼好的这一点才溜上这艘船的。
    此时,船员们并不知道船上来了这么一个贵客,正高兴地吆喝着出航。
    作者有话要说:  新故事又开始了。。。估计这个故事有点长。。。_(:_」∠)_
    剧情君下一张大概会出来。。。
    ☆、第三十三章:第五个故事
    轮船驶出港口,向东南方向匀速前进。今日的天气状况还算不错,出海前也已预测过,近一个月内不会出现大的海上风暴,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大海是善变的,不能完全依靠科学数据来推算。
    船长按照以往出海的习惯,又吩咐船员们四下检查一遍了,确定无任何不妥后,才松了紧皱的眉头,转身进了船舱。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点不踏实。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开始加速,向着远处暗黑色的海域驶去。在某个角落里蹲到腿发麻的白时撑着壁板站起来,小腿处的麻感闪电般地流窜到全身,白时狠狠地跺了跺脚,等麻麻的感觉消失,才走了出去。
    设定君紧随其后,飘得漫不经心。
    船长正背着双手站在甲板上“装逼”,心里的忐忑不安在见到大摇大摆从船舱某处走出来的小少爷时候,平静了。
    正在检查武器的各位船员呆滞了。他们自然是没见过本家的小少爷,只是惊讶于船上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长得好看的贵公子!
    科恩火烧屁股地跑到船长跟前,抖着嗓音解释:“船长,出海前我们仔细检查了船上任何角落,不知道这位贵客是如何进来的,这是我的失职,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科恩是船员中领头的,出了这种事,他必须是第一个出来接受责罚的人。船员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
    船长虽然也不认识本家的少爷小姐们,但眼尖的他在白时一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他胸口处别着的代表本家的胸章。而那比他们更为复杂更为高贵的图案则代表了他是本家内部的人。
    船长向科恩挥挥手示意他先下去忙。
    科恩如释重负般慌忙退下,一直退到白时身后才直起腰身。
    白时裂开一个笑容,“这个叫科恩的,认错的态度倒是不错。”
    船长微微弯腰,答道:“见笑了,不知您来到这里有何事?”
    刚刚科恩只说是他的失职,却没有寻这人的一句麻烦,若是换了其他普通人,怕是早就被绑起来,丢到海里喂鲨鱼了!
    “敢问,您是本家的……”
    “我的名字叫瑞?格林兰。”
    船长眼神微闪,心中暗道糟糕!家主最疼爱的孙子,也是本家中最让人头疼的一个少爷。
    白时看出了眼前这个人的紧张,缓了声音说:“我就是单纯地想看看你们是如何捕获自然人鱼的,所以,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抽空照顾一下我就成!还有,我这次是微服私访,千万别走漏消息,特别是瞒着我偷偷给家里的人传消息,否则,你们一个也别想好好活!”
    船长憋着气,嘴里的官方话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谁不知道今天是家主让眼前这位爷去温室挑人鱼的日子?现在却跑到他们船上来了,这回去了横竖都逃不了惩罚!
    “瑞少爷,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做……”船长期期艾艾的开口,但也不期望这位爷能同情同情他们,自愿下船。
    白时耸耸肩膀,善解人意道:“这我是知道的,但我也没办法,眼下你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保护好我的安全。”
    船长:“……”
    “给我安排一间安全舒适的房间吧。”白时拍拍船长的肩膀,转身朝里走。
    船长只能叹了一口气,步伐沉重地跟上去。
    自从一干船员知道了船上来了这么一个人物后,个个都小心翼翼,说话都在心里思了三遍,一个脏字儿都不敢往外蹦,连偶尔喝酒都只敢偷偷摸摸地喝,那叫一个憋屈!
    科恩摸着自己颤抖的小心脏,庆幸自己那天的机智,否则,现在说不定已经变成了鲨鱼粑粑。
    轮船以最大的速度行进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内,白时除了偶尔风平浪静的时候去甲板上透透气,其余时间都在房间内窝着。不是他宅,而且他有点晕船!
    船稳的时候还好,只要外面一风雨飘摇的,船晃起来,他就难受了。
    设定君对此只是轻飘飘地甩了一个白眼。
    闲得实在发慌呢,白时就让科恩进来聊会天,但白时也不敢说些太随便的话,破坏他现在狂拽贵公子的形象!只让他讲讲海上航行的知识和以往他们捕获人鱼的经历。
    他们这一船人在本家“捕鱼船”里排名最末,这次出海,船长本来打算去黑色海域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捕到一只优秀的自然人鱼。但白时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虽然黑色海域里可能会出现优秀人鱼,但是却也凶险至极。
    除非特殊原因,船一般不敢靠近那里,更别说是进入那里捕人鱼了。
    白时在船上呆了一个星期,估摸着是到时间发号施令了。忍着胃里的翻滚,走到甲板上。此时,船已经驶进了可以捕获的海域,船员们正在布置着诱人鱼的陷阱,船长还是一如既往地在甲板上迎风“装逼”,他打算这次做做样子就返航。比起自然人鱼,瑞少爷的安危比较重要。
    但是他没有想到,瑞少爷根本就不是这么好敷衍的,就算他并不打算去黑色海域,这个少爷还是会命令他这么做的。
    船员们跃跃欲试,等待着船长下命令,他们早就憋了一口气,本来因为白时而不能去黑色海域的闷气此时已燃烧成熊熊火焰。因为他们排名最末,平时没少被其他队的人羞辱,如今只能靠去黑色海域博运气,如果能捕获一只最为优秀的自然人鱼,那么他们绝对能排到第五!
    船长在心里纠结一番,最后一咬牙,答应了!反正现在返航,也逃脱不了本家的处罚,那还不如去博一博,至少这位瑞少爷不会找他的麻烦!
    就这样,这艘不起眼的轮船朝着那片令人闻之色变的海域驶进。
    设定君在白时的背后偷偷翘起了嘴角。
    三天过后,轮船接近了黑色海域,白时和船长站在甲板上眺望,船员们在后方准备就绪。
    黑色海域是处于几十座零碎分布的海岛中间,海岛上没有亭亭覆盖的植被,全是黑色的礁石组成,入口处狭小,进入以后会遭遇暗流和漩涡。海水呈墨色,像是无数个章鱼同时吐出墨汁。黑色海域也因此得名。
    他们四人一组,利用铁钩打进四周的礁石,从而固定住船身,逐步向前移动。
    一进去,船身就猛烈地摇晃起来,加之海水泛出的一股腥臭味,白时和少数船员立刻趴着甲板边缘大吐特吐。科恩和三个人拽住铁链,青筋暴露,见白时在船边摇摇欲坠,示意了其他三个人后立马滚过去,抓住了白时的腰侧将他拖到里面。
    心中却诧异这位瑞少爷竟是如此弱!要知道格林兰家族基因优秀,后代个个都是叱咤战场的军人!这也是船长答应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可眼下这情况,有点不符合常理啊!
    白时:晕船怪我咯?
    晕晕乎乎地被科恩往船舱内拽,船底在此时却传来震动,这一下让科恩和白时一起又滚到了船边。船长不禁大吼:“再增加两根铁链,所有人拉住手中的铁链往中间靠!”
    “嗖嗖!”两声,有两根粗壮的铁钩带着铁链扎进了礁石,所有人奋力地往甲板中间靠拢,然后抱在了一起。
    科恩已经将白时扶住,匍匐在甲板上往中间移动。船身被摇得撞在了礁石上,船头的栏杆被撞飞,贴着地面飞向白时!
    白时感觉腿上一痛,晕沉的脑袋顿时清醒了大半,疼痛感瞬间占据大脑皮层。
    “我擦!”
    鲜血顺着大腿泊泊地流着,科恩勉强将他拖到人群处固定住,撕下衣服将大腿绑起来,然后踉跄着爬回船里找急救包。
    船身的摇晃越来越激烈,船底还时不时的有不明物体撞击着,船身的裂痕也越来越严重,海水已经开始漫上来。
    “叮”第一根铁链开始脱落。
    “加!”船长额头冷汗涔涔,此时他必须保持镇定!
    白时皱着脸,将大腿上的“凶器”狠命地拔了出来,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扔进海里。
    带着血丝的钢管没入海水中,一股特殊的气味在海水里散开来。
    奇迹般地,暗流与漩涡消失不见,连海底的不明物体也悄悄离去了。
    一时间,安静的有些诡异,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船长偷偷看了一眼白时,和所有人一样充满了惊讶,疑惑和不可思议。不过他聪明地将这个当成了一个巧合,也只能说巧合!
    所有人心领神会……
    科恩提着急救包出来处理白时的伤口,船长下令继续前进。
    之后竟然一路风平浪静,每个人不禁心生疑惑。“这里真的是黑色海域?不会是它同名的双胞胎吧?”
    船长:“继续前进吧。”
    白时让科恩搀扶着出来,虽然昨天的表现实在很不符合他格林兰家族瑞少爷的身份,到这强大的愈合能力却是让所有人咋舌。
    天色暗沉,他们已经进入了黑色海域的中间区域,四周高大的礁石挡住了四周,只能看到头顶的天空,海水中的腥臭味越往深处越淡,现在已经完全闻不到了。
    船员们立即展开搜寻工作,脸上是难掩的兴奋。
    “滴滴。”仪器发出了声音,表明有人鱼的气味,人群立即冲了过去。
    “距离我们五十三海里处!在正前方两海里处的海下!”船员兴奋的报告数据。人群发出了欢呼声。
    “等等!”报告数据的人看着手中的仪器,大惊失色,上面的绿点正义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一个红点靠近,“这个人鱼正在高速向我们靠近!”
    船长一震,冲过来夺过仪器一看,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兴奋到激动,“马上开始布网!快!准备好大量麻醉剂!”
    这种惊人的速度,可见这只人鱼的强大!
    设定君盯着海面,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白时也想挪过去观看,船长却让他进船舱,害怕他到时被伤着。白时睨了他一眼,说:“给我放张椅子在船舱门口。”
    二十分钟后,渔网和麻醉枪已经准备好,所有人手里都捏着一把汗,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海面。船长看着仪器上越来越近的绿点,心跳逐渐加快,如擂鼓。
    白时此时也难掩兴奋,小心脏也扑通扑通地跳着,一阵悸动的感觉浮现在心头。似乎他即将要看到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设定君裂开嘴,一脸贱兮兮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码字发现大纲不见了!!心塞了很久才开始动手_(:_」∠)_
    ☆、第三十四章:第五个故事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兴奋与紧张的心情使得心脏如密集的鼓点疯狂地在胸腔里跳动。船长眼睛死死地盯住仪器上的绿点,额头上泛起细细的汗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背上的青筋越来越明显。
    仪器突然发出了轻微的警示声,在安静的甲板上变得刺耳。
    “就是现在,放诱饵!将他诱进渔网!”
    随着他的命令,已穿戴好装备的三个水手陆续跳下水,他们三个都是优秀的水手,从小就在水中扑腾长大,可以说在水中的速度是不输给一般人鱼的,况且他们身上带的东西对人鱼有短暂的致幻作用,可以将人鱼引诱进指定的地点,人鱼在短时间内无法对他们产生攻击意识。
    按照平时捕获人鱼的经验来说,这场诱敌深入只需要30秒左右,今天这个显然比他们以往捕获的人鱼强大的多的家伙可能需要50秒。“诱饵”的持续效果是30秒,需要三个水手在水下配合,时间就足够了。
    第29秒,第一个水手上船,第41秒,第二个水手上船,第61秒,第三个水手没出现……
    出事了。
    所有人死死盯着平静的海面,多等一秒,人鱼清醒的机会就大大增加。
    船长咬牙将一直举起的手断然放下!等待许久的第二队立刻端起弩将戈(带绳子的箭)射向海面早已标记好的几个点,点下布置的是绳网。将戈回收,网逐渐收拢。
    白时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伸长了脖子往海里瞅。
    设定君凑到他身边说:“等下你是愿意被这家伙卷下去还是被我踹下去?”
    “这两个对于我来说有差!别!吗!”
    设定君理直气壮,“当然有!施力对象不同。”
    白时:“……”
    随着绳网越收越紧,不安的感觉也越发强烈。网子里太安静了,一丝一毫的挣扎都没有。而且重量也不是一只成年人鱼的重量,难道是一只未成年人鱼?
    船长毫不犹豫排除了这个想法,按照这只人鱼的速度,绝对是一只成年且强壮的人鱼,未成年人鱼的爆发力和耐力是远不如成年人鱼的。
    “船长,是约翰!”
    网子内是那个没回来的第三个水手,脖子上是被人鱼利爪撕裂的痕迹,已经死亡。
    船长大骇,“不好!”
    如果有人鱼在捕获的过程中脱网,那么接下来他就会对船上的人展开报复,只有极少数的人鱼会逃跑。
    “马上展开第二次捕猎,全员提高警惕。”
    此时此刻,船长似乎已经忘了船上还有一个瑞少爷的存在。等到他想起来的时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时被海中突然扬起来的一个巨大的鱼尾给卷下海中……
    腰腹被鱼尾紧紧地缠住,白时在水里胡乱蹬着双腿,双手拼命掰着腰间的束缚,鱼尾上满是鳞片,滑腻腻的完全抓不住。就在白时以为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感觉身体一晃,鼻子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上。
    人鱼将白时拖到自己的胸口,捏着他的腰肢摆动着巨大的鱼尾继续往水下游动。
    大脑已经严重缺氧的白时,此时也顾不得骂娘了,攀住这厮的肩膀一口咬住他的脖子,顿时一串气泡从他口中飞出去,海水直往他肺力灌,加上水压,白时觉得自己正处在被压扁的边缘。
    头皮一疼,感觉头发正被对方粗暴地往后扯,白时被迫离开了他的脖子,奋力地撑开眼睛和对方来了个眼对眼。这惊鸿一瞥,白时顿时炸了!
    这尼玛不是剧情君吗?!
    然后眼前一黑,晕死过去了。
    与此同时,船上本来已经面如死灰的众人也迎来了一批优秀的本家军队。
    看着那上空中盘旋的战机,船长不知该是悲是喜。这个地方战机无法降落,只能靠绳子将人放下去。
    刚一落到甲板上的安走过去就给了船长一巴掌,直接将他扇倒在地。“你最好祈祷我弟弟没伤到一根头发丝。”
    科恩默默地扶着船长站起来。
    陆续降落的杰和修走过来每人又是一脚踹在两个人身上。
    安睨了一眼两个弟弟,说:“现在是打人的时候吗?还不快点去救瑞!”
    科恩、船长和所有船员:“……”
    等到白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一夜后了,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天花板上巨大奢华的吊灯,然后一张张笑脸陆续出现在视野里。
    白时吓得赶紧撑着身体坐起来,姐姐安适时地在他腰后塞了一个枕头。白时扫了一下偌大的房间。
    父亲、母亲、姐姐、哥哥们还有其他七大姑八大爷们全在他的房间里!十来双眼睛全在他身上,让他倍感压力!
    白时立马往下缩,一边闭眼一边说:“屋里人太多,感觉透不过气,我感觉我又要窒息了。”说完已经从新缩到了被子里,调整了一下睡姿将头扭到另一边。
    效果立竿见影,姐姐和两个哥哥就开始往外请人了。不一会儿,七大姑八大姨都回去了。房间里只剩下自家人。
    母亲拉着他的手说了几句贴心话,就被父亲抱回房间了。只有姐姐和两个哥哥一直呆着他房间里,这儿摸摸,那儿瞧瞧,确定自己的弟弟真的没什么地方难受的时候才离开。
    临走时,白时才突然想起来,一把拉住安的衣角,问:“对了,那条人鱼呢?”
    安微笑着弯下腰在白时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说:“在水箱里关着。等你好了,我带你去看他。”
    白时点点头,又道:“对了,阿姐,绕过那艘船上的人吧,我觉得他们挺好玩儿。”
    转身离开的安听了,脚步停顿了一下,说:“没问题。”
    门被轻轻带上,白时疲惫地松了一口气。四处看了一下,才发现,设定君似乎已经离开了。脑中闪过那条人鱼的脸,白时生气地一拳头砸在被子上。
    妈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捕获到的这条人鱼状态很不稳定,只得给他注射大量麻醉剂,暂时关在水箱里。运回本家后,本家的人鱼研究者立刻对这个人鱼进行了粗略的观察,在本子上写写划划,每每测出一个数值就会惊讶好一会儿。
    安、杰和修用帕子捂着口鼻皱着眉,听这位专家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一大推专业名词实在是听不懂。
    因为三个人对人鱼的厌恶,所以专家开口一分钟后,安果断打断了他,“说重点!”
    专家立刻闭了自己喋喋不休的嘴,在脑袋里组织了半天后才回答,“这只人鱼是目前最完美的!”见三位主人没反应,又补充道:“在整个大陆。”
    终于,三位主人“啧”了一声。专家捂着自己的小心脏,满足了。
    安走到水箱前,俯视着里面安静沉睡的人鱼,一脚踩上去,说:“全大陆最完美么?”抬头看着两个弟弟,“你们有什么感想?”
    杰和修对视一眼,在专家兴奋的眼神下,同声答道:“和其他人鱼一样恶心。”
    专家眼中的星星陨殁了。
    安乐了,“跟我一样的想法。”将脚收回来,安吩咐专家拟一份研究报告出来,在对方又亮起来的眼神中和两个弟弟离开了。
    一只优秀的人鱼可谓是每个家族甚至每个国家都争相追捧的。近几年来,因为一只人鱼而引发的战争也不少,现在这只罕见的人鱼出现在格兰林家族不知是福是祸。
    “保密工作做的怎么样?”安问身后的杰和修。
    杰回答说:“现在只能尽量控制消息的散播,现在外人只知道本家从黑色海域运回来一条人鱼。”
    “那艘船的人呢?”
    “放心,在地下室关着呢。那天的事一个字都飞不出去!”杰打了个响指。
    修皱了皱眉,说:“不解决掉他们?”
    安回头看了他一眼,无奈道:“瑞要我放过他们。”
    闻言,杰和修同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没办法,在他们的眼里,天大地大,弟弟最大。
    研究报告一递交给本家内部上层,整个家族都炸了。除了冷静地防止消息的外泄之外,内部的争夺明里暗里的进行。四个兄弟都想要这条人鱼,但是每家都又不能要。
    瑞的父亲想把这条人鱼给自己的女儿,但是众所周知,自家的女儿对人鱼很是抗拒。
    他头疼了,捉摸着要不和老婆再努力生一个女儿?
    于是,变成了造人大战……
    老大家中一子一女,但都有了指定的人鱼,指定的人鱼不出意外都是一辈子的契约,若是在有契约的情况下,是没办法和另一只人鱼结合的,于是就合计着让女儿和人鱼解除契约,俗称离婚。
    于是,变成了家庭伦理战……
    老三家中有三个女儿,只有一个有指定的人鱼。按理来说,他们家是最有机会的,但是,两个女儿都想要这只人鱼,而且两个又都是脾气暴躁从小就攀比的人,谁也不让谁。他们的父亲头疼了,每天都在和他们讲道理,劝架。但没用,该打起来的地方还是打起来了。
    于是,变成了撕逼大战……
    相较于其他三家,老四家就正常一点,啥也没发生,风平浪静,全家和睦。倒不是因为这家没女儿,亦或者不想争,而是争了也没用。他家只有一个女儿,今年才九岁,不到指定人鱼的年龄。
    在这个哭笑不得的争夺大站中,白时只能无语地呆着房间里修身养性,养精蓄锐。虽然他现在心里跟猫抓一样,恨不得立刻把那只人鱼面前,摇醒他,问他这到底怎么回事。但是理智还是阻止了他这么做,先不说还没到时间,他现在连鱼在哪儿都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元旦快乐!新年快乐!么么扎(づ ̄3 ̄)づq?~
    ☆、第三十五章:第五个故事
    在卧室里呆了两个星期的白时终于忍受不了每天被所有人挨个摸头,强烈要求结束这种无聊的休养时期。但是,溺爱他的老爸老妈老姐老哥当然不放心,派了两个管家和八名女仆时刻跟在他的身后。稍微活动一下脖子,立马有人给他按摩;不经意间舔一下嘴唇,立马有人及时地递上一杯营养液。更丧心病狂的是,每隔三个小时管家就会温柔地提醒他上厕所!
    虽然这种周到的服务是他以前有梦想过的,但是真的体验时,他却想把这几个人杀了。
    “瑞少爷,你该上厕所了。”一号管家看了眼手腕上的光影钟表,提醒道。
    白时幽怨地看着他,问:“这次是应该大啊还是小啊?”
    一号管家僵硬地扯了扯脸上的肌肉,“这个……你喜欢就好……”
    “……”白时嘴角抽搐,骂了句“靠……”心情极度郁结地迈着双腿走到卫生间,盯着马桶看了半分钟,不爽地一脚踩在冲水按钮上。
    从厕所里出来,白时决定必须摆脱眼下的情况,想了想,比起爹妈,说服那三个弟控的概率比较大。
    “一号小管家,我问你,我姐姐和两个哥哥在哪里?”因为记不住这些个管家和仆人的名字,所以白时都对他们进行了编号。
    被点名的管家愣了愣,似乎是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一号而不是二号,和二号默契地对了一下眼神后才答道:“瑞少爷,安小姐,杰少爷和修少爷正在处理公事。”
    “我要见他们。”
    两个管家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这个貌似不在他们的职业范围内。
    白时见两人有点为难,也理解他们,索性打开了自己的腕表拨通了老姐的电话。不过很快被对方摁断了,白时刚想重拨,就收到了老姐发来的信息。
    ――怎么了?
    略一思索,白时回复。
    ――亲爱的姐姐,瑞有点想你,什么时候回家?
    过了两三分钟,才收到回复。
    ――稍等。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一架直升机出现在花园上空,安拽着绳子从直升机上飞身跳下,杰和修紧随其后,只是脸色有点不高兴。
    安倒是笑容满面地一落地就往白时卧室方向飞奔,一路上掀飞了无数个女仆的裙子。白时此刻正坐在客厅里吃着葡萄,就感觉到一阵旋风从门外刮进来直奔楼梯,但忽地一停顿,急速调转方向刮到了他的面前。下一秒,就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捧在手心上,额头被亲吻了一下。
    白时略显尴尬地拉开两人的距离,笑说:“老姐你回来啦。”
    “瑞,你为什么没有给我们发信息?”杰和修此时也进了客厅,不满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只给大姐发信息,心中正吃醋呢。
    对于这种情况,白时只能干笑两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安则是斜着眼睛看了两个弟弟一眼,说:“三个男人之间有什么可聊的?你们两个之间腻歪就够了。”
    两兄弟默默鼻子,冷哼一声默默地排排坐到白时的另一侧。
    白时:“……”
    这一家子也太奇葩了吧?!
    这三姐弟本来是在王都旁听会议的,收到白时的信息后就溜回来了。不知道是太激动导致智商下降还是脑袋被门挤了,三个人的请假理由竟然都是拉肚子!
    面对所有人询问的眼光,自家老爸硬着头皮解释:“额,最近家里的伙食有点不好……”他们已经开始想象明日被父上大人教训的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