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松了口气,弯下腰将白时抱在怀里,无意间眼光瞥见了隔了老远杵着的几个村里的壮汉。
    “你们可还有事?”
    “额……没、没事。”被推搡到前面的壮汉挤出一个微笑,“时候不早了,我们几个先回家了,免得家中妻儿担心。”
    “嗯,今日之事劳累诸位了。”
    “不劳累不劳累!”各位汉子忙摆手,哆嗦着腿你追我赶地离开了。
    小道士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默默地叹了口气,这祸终是躲不过去啊。
    第二日,白时就苏醒了,但这妖灵受损妖力大减,短时间是无法恢复人形了。不过他倒是没啥好担心的,反正离离去的日子也没多少时间了,这会儿只需要趴在窗台上研究研究最后的剧情走向就行了。
    倒是小道士整天愁绪满怀,这白时是猫妖的身份曝露,村里人多半已是家喻户晓,那天晚上虽然暂时保住了它的性命,但这以后可说不准。
    人终究是容不下妖的存在的。
    以前师父就常常对他说过这句话,也是因为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师父的后半生都不曾收留过妖。
    若这天下人都容不下这一只小猫儿……
    师父说他命中将有一个死劫,说的便是此次吧。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局会是怎样,但当腿脚不利索的村长带领着全村的人跪下来求他杀了这只妖物的时候,他还是蓦然一惊,随即心仿佛落入万丈深渊。
    他从小便是在这里长大,村里的每个人都是亲人一般的存在,而这只小猫儿,对于他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要他如何抉择?
    白时则懒洋洋地趴在梧桐树上,眯着眼睛看底下跪着的一群老弱妇孺,从鼻孔里q(st)r了一声。
    一群愚蠢的人类!
    其他六只心有灵犀地朝他丢去一个白眼,“说的好像你不是人一样!”
    “至少本君现在是一只猫。”贱贱地舔了舔猫爪后换了个姿势打起盹儿来。
    小道士将村长搀扶起来,“村长,你们信我这一次,这只小猫儿是不会害人的!”
    “但它始终是一只妖啊!不是我们不信你,而是……”村长跺了跺手中的拐杖,“这妖在村中一日,这村里的人就担惊受怕一日啊!”
    小道士垂下眼眸,道:“若是这样,那我明日便同它离开这村子,去别处落脚!”
    话音刚落,众人均是面露难色,若这小道士一走,恐怕村中的安宁日子就到头了,村外的结界总有失效的一天。
    如今这世道,妖是越来越多了。
    大家伙儿立刻商量了一会儿,最后选择退一步。
    “也罢也罢,只要你束缚着这妖怪,我们便放心。今日叨扰了,我们告辞。”
    说完,村长便领着众村民离开了。
    此后一月,再无村民前来拜访……
    本以为事情到此可告一段落,哪知一个月后的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场屠杀降临这座安宁太久的村子。
    村中接二连三有村民失踪,大家一致将目光转向白时。
    白时立在梧桐枝干上,对着阴云密布的天空喵呜了几声。
    小道士明白其中意思,“我的同类。”
    又是一只猫妖!而且还是个和白时有仇的猫妖!
    白时扶额,其实这是一个误会引发的血案!据说,这只猫妖误会小猫妖抢了他的心上人,不对,是心上猫,然后追杀了小猫妖几百年!然而事实是他那时是错把小猫妖当成了母猫妖,然后狂热追求,小猫妖当然拒绝,而且很调皮地将他玩儿了个团团转,编了谎话骗他,自己爱上了别人,最后实在玩儿不下去了,便亮了真身,谁知这货恼羞成怒,固执地认为是小猫妖将他的心上猫抢走了藏了起来,然后一路追杀!
    剧本看到这里,白时也是醉了,贵圈真乱!
    最后,小猫妖用了无数个法子拜托了这货!现如今,又好死不死的找过来了!
    果然是无巧不成书,无狗血不成剧情!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十章:第四个故事
    果不其然,所有人都把这些人命都扣到了白时的头上,加上那个三流术士的教唆,村中绝大部分人纷纷扬起手中的菜刀、镰刀和擀面杖奔到村长家中,誓要将这猫妖绳之以法。但碍于有小道士在前,所以只能在暗中偷偷进行。通过那术士去募集更多的除妖者!
    事发当晚,正值十五满月,天空无一丝微风,安静的有些可怕,就连平日里聒噪耳畔的虫鸣蛙叫都消失不见。
    此时,白时正懒洋洋的躺在小道士的膝盖上,因为小道士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而发出满足的咕噜声,候在一旁等待的六只对这幅景象早已见怪不怪,连鄙视的白眼都懒得翻一下。
    文字君无比羡慕嫉妒某猫的安逸日子,“亲,记得等下有黑化的戏哟!”潜台词就是让白时不要太过享受,毕竟剧情很重要!
    被顺毛顺的正舒服的白时不满地抬眼瞅了一下文字君,“没见小爷这儿正在入戏的吗?瞎操心!
    文字君顿时捂着一颗碎了的玻璃心蹲到角落里嘤嘤哭泣。
    “……”另外五只同时扶额。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白时猫耳一动,感受到了好几股杀气向他们涌来,立刻蹿出房门,跃上屋顶释放妖形,一双妖异的红瞳死死地盯着四周的人。小道士也出现在屋外的庭院里,面色微冷,看着这些不请自来之客。
    “不知各位,今日来到我这一方庭院,意欲何为?”
    之前那术士就曾打过招呼,一进门就动手,切勿攀谈,免得被妖物迷惑了心智。所以,几人并未回答小道士的问话,对视了一眼,便起招向小道士和白时奔去。
    霎时间,庭院内狂风四起,扫的梧桐树叶瑟瑟作响,凌厉的风劲竟是将碧绿的叶子扯落大半!
    白时凭借其妖力和庞大的身躯逼得围杀它的几个人不能前进半分,抽空看向小道士,只见他正处在一片青光当中,衣袍翻飞。从紧锁的眉头可以看出,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可竟然还有空嘱咐他,莫伤人性命!
    啧!
    傻逼!
    不过还是照做了,不伤人性命就是被让人死咯,所以一爪子拍飞十来米远还是可以的。正思考着,第一个想飞的人就不怕死的凑上前来了,白时扬起爪子朝那人做了一个扇耳光的动作,下一秒就见那个人贴着梧桐树干滑到地上,吐了一口混合着内脏碎末的血。
    白时裂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得意地笑了起来,但在其他人的眼里,这个笑容略显狰狞。
    小道士:“……”
    渐渐地,小道士察觉出这些除妖者并非善类,法术中透露出妖邪之气,是一些靠吞噬妖灵来修炼的另类除妖人。
    这类人一般是以团队的形式出现,凡是出现的地方,必定有厉害的妖。除妖者与他们也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道。
    这两类人都以除妖为已任,但不同的是,除妖者一般都是以保护人类性命为前提,若是没有伤人性命的妖他们是不会杀的。而另一类则是把妖当做猎物猎杀,不管什么妖只要遇见了他们,都得死,只是死的时间有长有短罢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一个,拥有无上的力量,炼化成魔。
    一类修仙,一类炼魔。缘是选择的道路不同。
    知晓了他们是为小猫妖而来,小道士不再有所保留,将自己的感官敏感提升到极致,脑海中飞快模拟着各种阵法。
    面对突然强大了几分的对手,围着小道士的几个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变换了队形,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空画中着繁复的图案。
    白时感到了小道士那边的变化,口中发出类似老虎的低吼声。
    空中的血液霎时四散开来,在小道士周围凝聚成一张血网,将他牢牢困在其中,呈逐收拢之势。
    白时双眼充血,怒气大发,厚实的肉掌爆出锋利的铁爪,将眼前的人撕碎,从包围的缺口中冲出去,一口咬住其中一个控制血网的人。
    “小猫儿别咬!”
    小道士惊得大吼而出,但还是迟了一步,那人已在小猫妖口中断成了三截!
    “呸!”白时回过神,便感觉到了口中浓重的血腥味,还泛着一丝涩涩的感觉,当他知道自己嘴里正含着一个人类的血肉时,立刻将他吐了出去,别过头冲着地上一阵干呕。好像是吃了一口大便一样!
    这种不正常的反应让其他人当场呆滞!
    小道士则被这举动搞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好。倒是趁着众人呆滞的时间,破了血网,冲到白时身边,轻轻捋着他的下巴处。
    “人渣味儿不好吃吧?活该你不听为师的话!”
    白时正难受,听了这话差点没把胃给呕了出来,没想到,这小道士竟是一个腹黑君子!如此温柔地拐弯儿骂人,估计这结局就是这句话间接引发的。
    瞥了一眼那几个人,果然,听到这句话后,脸色比锅底还黑了。本来就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只靠黄白的脸色来定位队友的位置。现在,脸色一变,得,彻底隐身了。
    白时被自己的想法给逗出了声,这下可彻底激怒了那些人。
    “好嚣张的畜生!!”
    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几欲动手的众人都纷纷停下了指法,朝那声音的来源处看去,神色严肃!仿佛是等待将军驾到的将士!
    白时和小道士也不禁想那处黑暗看去,只见一个伟岸的身影自空中飞来,落在那些人面前。
    白时打量了一眼来人,用鼻子猜也猜得到,这个人肯定是带头的,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带着半边玄铁面具,浑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戾气。
    小道士面色微讶,这队人的施令者竟是这样一个厉害人物!
    那人看着护在白时身前的小道士挑了挑眉,道:“今日这畜生我要了!你若是给,我便放过你,若是不给,就被怨我不顾同道之情,痛下杀手!”
    “同道?”小道士嗤笑一声,淡淡道:“我可不记得在我的同类中,有人渣的存在。”
    这句话让那人眯起了双眼,身上的戾气更甚。
    “记住!我叫仇千杀!”
    几乎是一瞬间,仇千杀逼近了小道士的脖子,手指间爆出尖锐的类似刀片的利器,如鹰爪一般直击小道士颈间的动脉。
    快、准、狠!不给敌手一丝反应的机会。
    瞳孔急剧收缩,小道士只觉得腰身一紧,身体急速后退,同时眼前出现一片白色的兽毛。紧接着,一阵金属的撞击声响起,空中顿时闪现出一串火花。
    撞击的双方同时后退,白时用尾巴将身后的小道士卷在背上,锋利的四爪在地上留下深深的划痕,依靠强大的摩擦力停了下来。
    仇千杀则在被弹飞的一瞬间在白时的鼻头上一踩,弹向空中,借着后空翻的缓冲力稳稳当当落地。
    这一瞬间,他的手下已经摆好了猎杀的队形。
    强悍的将领,默契十足的将士!这场猎杀,对白时他们来说,注定是一个难以逆袭的结局。
    小道士伏在白时的背上,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它的毛发,心中暗暗下了决心。白时自然是知道了最终的结局,心中对于这个朋友也是万般的不舍。
    咒语在耳畔响起,白时直觉眼前白光乍现,接着便是天旋地转。
    “我屮hu,又是这种感觉……”
    小道士将白时收入了怀中的葫芦中,并在葫芦身上施下了一个阵法,顿时那葫芦便分成了无数个在空中四散开去,飞向四面八方。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到仇千杀知道小道士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到嘴的肥肉被装在一个葫芦里飞走了。
    这种想杀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他并没有杀掉小道士,因为有人出手阻止了他,一个是请他来的术士和一群村民,另一个则是他刚刚在一瞬间察觉到的妖气!和刚刚那只猫妖一样强大的妖气!
    朝地上的小道士冷笑一声,仇千杀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小道士已被仇千杀打成重伤,应术士的要求,仇千杀还在小道士的体内灌入了一些妖气,使他的外貌妖化。所以,到场的村民无一人敢靠近。
    他晕过去的前一秒,看到了术士眼中的冷笑。
    看来,他已被村民们当成了妖道。
    小道士被缚在木桩上,抬上了祭台,下面是干草。当烈焰的红舌涌向他的时候,他挂着淡淡的笑容望向远方。
    但愿,你一切都好。
    设定君看了看在火焰中微笑的男人,随即转身离开了。对身后还在看戏的五只说:“走啦,我们去看看白时被扔在哪儿了。”
    五只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与此同时,被装在一只葫芦里的白时正被晃得不省人事,这场痛苦的“旅行”让他想起了当初被剧情君踹在屁股上的一脚。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争取结束第四个故事!
    话说攻菌好久没出现了!我差点就把他忘了。。。。。也是醉了。。。。。
    更新完毕,作者开溜……
    ☆、第三十一章:第四个故事
    装着白时的葫芦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圈,最后啪叽一声跌落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小巷子里。在着陆地点原地跳了三跳后,咕噜着滚到了墙根儿下。白时被这三跳弄得一脑门撞上了葫芦的内壁,疼的龇牙咧嘴,正想抬手揉揉,却又感觉身子一歪,熟悉的眩晕感又再度袭来。
    哦凑!还没完了。
    又一个颠簸过后,白时成功暂停在内壁的最上面,“尼玛啊――啊――”伴随着一声尾音变调的惨叫,额头又添了一个新的凸起。
    撅着屁股跪趴在地上,等疼痛感稍减轻后,白时才晃着脑袋盘腿坐起来,三只小黄鸟儿围着他的脑袋载歌载舞。
    “就是掉在这里了吧?怎么没有?”
    “找找呗……”
    “可怜的白时,不知道有没有被摔傻?”
    “摔傻也不用你养,别担心。”
    “这种事儿,哪儿用得着你们操心?”
    白时听到附近有交谈声,立马趴在内壁上,贴着耳朵听,听了两三句就知道是设定君他们,马上就扯开嗓子嚎了起来。
    “这儿呢,这儿呢!”
    小喇叭耳尖最先听到,回应道:“哪儿呢,哪儿呢?”
    “这儿呢,这儿呢!”
    “哪儿呢,哪儿呢?”
    ……
    “卧槽!我怎么知道具体在哪儿,不会顺着声音找吗?”受不了这种白痴对话的白时忍不住爆粗口。
    不过,小喇叭对此倒是解释了一下。
    “我这样不停问你,你就会一直回答,声音不断,我们才找得到你嘛。”
    貌似说的挺有道理的样子……
    “我……”白时一脚踹在内壁上,“妈蛋!什么玩意儿!”
    设定君乐了,笑眯眯地对小喇叭说:“说的不错!回去让苏吉大人给你涨工资。”
    小喇叭挠着脑袋,腼腆一笑,余光瞥见了墙根下的葫芦。“在这儿!”
    “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啊?”
    设定君蹲下去,用手指戳了戳葫芦,说:“剧本上不是写了吗?你没看啊?”
    “看了啊。”白时撇撇嘴,“无聊问问而已。”
    “……”设定君站起来,示意众人离开这里,“我们先撤,你等的人快来了。”
    话音刚落,六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过了约莫一分钟,随着一声响亮的饱嗝儿,一个衣衫褴褛的醉乞丐摇摇晃晃地往这边走过来。
    “好酒好酒哟~嗝――”
    路上的行人纷纷捏鼻让道。
    “臭死了!快走快走!”
    “哪儿来的臭乞丐!哎哟,我去,这味儿……”
    “什么味啊?”醉乞丐晕晕乎乎的,张开胳膊,凑到自己腋下一通闻,顿时面色发青,一个转身撑着一个巷口的拐角处呕吐了起来。
    “这味儿……酸爽!”
    白时在葫芦里听着哗啦啦的呕吐声,顿时有些担心,妈个叽,希望到时候不会滚到那人的呕吐物里。
    那乞丐吐干净了,正想抹嘴走人,却看到巷子里滚出一个碧绿的葫芦。
    “哟,宝贝!”乞丐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眼花后,立刻乐呵呵地晃过去,将那葫芦一把给抱了起来。
    白时感觉一晃,像坐高速电梯一样,这速度让他有点不舒服。心中祈祷外面的醉鬼快点打开瓶口,好让他出去。
    谁知,下一秒,恶梦降临。
    天旋地转的感觉又来了,而且这次比前两次狠几百倍。不过只晃了一会儿就停下了。
    乞丐下意识的将这个葫芦当成了酒葫芦,捡起来后就条件反射似的摇晃了几下,确定瓶中并无酒后才疑惑地将瓶口打开。
    白时正头晕着,就觉得有一道光从头上洒下来。摸着脑袋正要出去,却感觉自己突然整个人颠倒了,变成了头朝下。
    最后,他是被倒出去的。
    可想而知,那个乞丐被揍的有多惨……
    纵观全过程的六个人可辛苦了,躲在暗处从头笑到尾,换了十来个姿势,最后活生生笑出了腹肌。
    等到白时衔着葫芦赶到祭台的时候,小道士已经被烧成灰了。那术士站在祭台前同村民们讲者什么,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白时的心里霎时窜起一股火,他早已将小道士当成了朋友,虽然明知这只是一场戏,而他也知道最后的结局,但是,一看到那术士的得意的嘴脸和村民的愚昧和无情,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剧本上的小猫妖看到小道士被烧死,刺激的当场就黑化了,杀光了这里所有人,滔天的杀气与妖气吸引了附近所有的除妖者,包括曾与那术士一道过的高僧。最后也是一并杀尽!
    虽然此刻白时心里的愤怒还不足以让自己到黑化的状态,但满心的愤怒也让他动了杀心。
    一个箭步冲向术士,在接近他的时候骤然变为妖形,那术士根本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葬送在了白时的爪子下。
    白时看着爪下已经被拍碎掉全身骨头的尸体,理智瞬间回归。
    他竟然,真的杀人了!
    祭台下已经乱成了一片,人们纷纷哭喊着逃跑。哭声和尖叫声顿时混成了一片,聒的耳朵生疼。
    白时看着地下哭喊的人,难道真的要按照剧本中所写,把这些人全部杀掉吗?
    “我就知道,你不敢下手。”设定君来到白时面前,说:“不过没事,上头理解,特意批准我帮忙。”
    白时“咦”了一声,“原来你上司这么好?早知道我去求他,就不用呆在这个地方受苦了。”
    “你想得美!”设定君转身朝空中打了一个响指,那些逃跑的村民瞬间倒地,混乱的场面瞬间变成了屠宰场,白时看得目瞪口呆。
    慢吞吞地转回身,设定君继续说道:“这本就是一场游戏,你闯进来就触发了游戏的开关,中途退出是绝对不允许的。”
    “啧!”白时晃了晃脑袋,“那在这场游戏里,剧情君和你们扮演什么角色?”
    “陪你玩儿的。”虽然他很不想说出来……
    “嗯?”这个答案有点出乎意料。
    说话间,又陆陆续续来了一批人,都是些除妖的,设定君一个个打响指也麻烦,索性将白时暂时移出了小猫妖的身体,两个人便站在一旁旁观小猫妖与一群人的撕逼大战,顺便聊点儿什么。
    比如白时一直很关心的问题,剧情君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之类的。
    设定君意味深长地看了白时一眼,道:“别着急,你下个任务就能遇见他了。”
    “遇见?难道他在下个故事等着我?”
    设定君故作深沉,“天机不可泄露……”
    白时:“……”
    撕逼大战结束,白时回到了小猫妖的身体,看着满眼的血腥,感觉一阵胃抽。
    天空骤然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击在了白时的面前,吓得他猛地后跳了一步,扭头看向设定君离开的方向,类目。
    “可不可以等雷劈完才把我移回来啊?”
    设定君回眸一笑,“敬业。”
    “……”
    什么也没做就被雷劈!太虐了吧!能不能对玩家好点啊!欺负人没有软妹币吗?!
    回答他的只有一声声的惊雷,以及天灵盖上传来的疼痛感。
    不知道被劈了多久,白时晕晕乎乎醒过来时是被泡在冰冷的水中,眼前乌漆墨黑的,眨了眨眼才慢慢看清楚事物的轮廓。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水声,白时扭头看去,只见一紫冠束发的男子正朝他的方向过来,身上飘着一股子仙气。
    白时想伸手摸一把脸,却发现还是猫爪子,想起貌似自己还在这个故事里呢,眼前的这个人便是小道士的前身,他这幅身体的主人――某上仙。
    他现在应该是被劈到地府里来了,凡劫也渡过了,等下应该就是返回天界了。
    “来来来,我们回家啦。”猫主人一把抱起泡在忘川水里的猫咪,上岸后捏了个法决将他们身上的水烘干。
    白时抖了抖全身的毛,发现猫主人身边还站了个上仙,貌似就是一起打赌的那个人。
    白时默默走过去,在他腿上挠了一爪子。
    上仙一跳脚,对猫主人说:“嘿!你这猫儿忒坏了。”
    猫主人嘿嘿一笑,说:“这叫忠心护主。”
    上仙脸黑了。
    白时又默默地走回去,在猫主人腿上也挠了一爪子。
    “嘿,刚刚还夸你来着!怎么连我都挠?”
    上仙的脸色缓和了。
    两个人领着白时到人间去处理了白时留下的烂摊子,这才返回天界复命。
    途中,两人又打起赌来。
    “你说这次回天界复命,天帝会抬眼皮儿看一眼我们么?”
    “我觉得八成不会。”
    “为什么?”
    “前两次就没看啊?”
    “万一这次看了呢?”
    ……
    白时:“……”
    目测,这俩熊孩纸又得遭殃。
    任务结束,白时眼前白光一闪,回到了老地方。设定君他们也早就在那里等候。
    还没站稳,就被小喇叭抱了个满怀。
    “白时,以后我们不能陪你了,你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小喇叭说完,就哇哇的哭起来。
    白时被搞的莫名其妙,其他几个除了设定君,也均是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疑惑地看向设定君。
    “就是接下来的任务就由我一个人来带你了,他们几个被上头派去做其他事情了。”
    “哦。”这也没多大事儿啊,用得着这么惨兮兮的吗?虽然相处了这么久,但是感情也没深到这种如丧考妣的地步啊?
    设定君给出了解释,“因为他们会错过很多乐趣,所以感觉很悲伤。”
    你妹!
    敢情是因为这个!还以为有多深的敢情呢!
    “虽然大部分是因为这个不错啦。”小喇叭停止了抽泣,咽了一口唾沫道:“还是有那么一丢丢舍不得啦。”
    “丢个p!”白时推开小喇叭,撇过头,说:“要走就赶快。”
    说完,五只就消失了,只剩下设定君和他在原地干瞪眼。
    “妈个叽,走得还真快!”
    “不是你说的赶快吗?”设定君白了他一眼。
    “……”
    鬼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第四个故事写完了!(泪目……
    关于另外一只猫妖的小剧场。
    猫妖(怒):为什么我的戏份这么少!
    作者(淡定):因为你不是主角。
    猫妖(凶狠):给我加戏!我还没见着他(白时)呢!
    作者(淡定):对不起,已经写完了。
    猫妖(发飙):信不信我挠死你?
    作者(淡定):信不信我分分钟写死你?
    猫妖(不信):哼!
    一秒之后,仇千杀上线。
    仇千杀(邪笑):小猫,过来乖乖被我吃掉吧!
    猫妖(黑线看着作者):算你狠!
    作者挥舞着小手绢儿,目送追逐打闹的一人一猫远去。
    ☆、第三十二章:第五个故事
    公元2314年,地球环境开始恶化,南北极冰川开始融化,陆地渐渐消失,许多陆生生物遭到了灭绝,但同时也出现了新的海洋生物。与此同时,人类的身体机能开始出现变化,女性的数量开始锐减,人类的繁衍出现问题,新生儿的存活率几乎为0。随着这末日般的环境的影响,人类的基因开始进化,逐渐适应了环境,并利用科技的力量在大片海域中开拓出了陆地,平静生活了200年,但由于女性数量少,新生儿的存活率极低而且大多都脆弱不堪,所以人类的数量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经过数年的研究发现,是女性和男性体内的基因难以契合的问题。
    公元2679年,人类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新的海洋物种――人鱼。人类发现人鱼的基因和人类基因可以完美契合,不仅能强化后代的基因,还能提高后代的存活率。及时地解决了人口不断锐减的问题。
    不过这跨越种族的结合还是有点困难的。对于人类来说,人鱼是兽,他们的传统观念里是不能接受人兽滴。而且这只是一个科学上的理论和数据,并没有实践过,他们怎么知道最后生出来的到底是啥玩意儿?
    所以,当时老一代是坚决反对的。
    为数不多的新一代则是完全赞成,比起人类灭绝这么重大的问题,和人鱼结合就变得微不足道了。再说,人鱼是一个和人类一样具有高智商的生物,他们也拥有智慧、记忆、技能和文明。除了下半身和他们不一样之外,其他地方都无差别,所以也算不上人兽了。就当和外国人生混血宝宝吧。
    不过饶是把人类灭绝这个问题摆在老一代身上,他们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过相对变得沉默,新一代就当他们是傲娇而已,转身开始实践之旅。
    不过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说服人鱼一族。
    人鱼大多脆弱,只有极少的是比较凶猛强悍的。他们是两栖生物,留恋海洋温柔的同时也特别喜欢陆地上的温暖和花香。
    因为随着海域里生物的进化,他们的天敌越来越凶悍,加上地脉的波动,时不时就会触发海底灾难,所以越来越多的人鱼来到了陆地上,就此闯入了人类的视线。
    人类和人鱼签订了一个契约,相亲相爱到永远。(什么鬼……)其实就是,人鱼同意和人类一起繁衍后代,人类帮他们抵御天敌和躲避天灾什么的。
    开始那些不看好此方案的人类在亲眼目睹了,第一对实验夫妻诞下的子嗣后,都不出声了,屏息等待有无异常的发生。最后他们发现,后代要么完全是人类,要么完全是人鱼,并没有出现异化现象。唯一区别的便是后代的基因相比于上一代的基因更为优秀了。
    当然也有副作用,那就是会出现子代将亲代的能力吞噬的现象。亲代的能力就大不如从前了。不过这种几率是很小的,所以并没有阻止这个方案的进行。
    随着成功的案例越来越多,反对之声逐渐消失,人类开始实施推广,在各个地区为人鱼修造了温室,里面在极大的程度上模拟了人鱼的环境,里面的水直接引用的海水,与大海相连。当海底灾难到来,便于人鱼迁移到温室中来。
    人鱼一族的颜值都是极好的,而且颜值越高的人鱼基因越好,生下的后代基因也越优秀。为了尊重人鱼,最终的配偶选择权是握在人鱼的手上的,所以基因越优秀的人类就越容易得到人鱼的亲睐。
    所以,潘渴裁吹模不管时间过了多久,还是存在的。
    随着安逸的时间越来越久,人类的数量增加,居住地就有点拥挤了,然后顺利成章,争夺之战开始了。
    公元2963年,这场长达几乎三百年的战争逐渐平息,人类分为了三个王权,分别是尼古拉王权,王氏王权和凯蒂王权。实行的是均是军队化管理,最终统治权掌握在高层会议手里,会议由个王权旗下几个强大的家族成员共同参加。
    三大王权的确立,也是人鱼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逐渐降低的开始。契约在战争中被摧毁,温室中与大海相连的入口也被封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