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小生意,给一个老宅子清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小道士下山之前让白时在家,因为白时刚刚化为人形不久,遇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容易显露妖气,被唤起妖的弑杀嗜血的妖性。到时候在遇上个道行高的捉妖游侠那就完蛋了。
    小道士走后,白时变成猫咪跳到梧桐树的枝干上,吃着小道士给他炸的小鱼干,优哉游哉地翻着后来的剧本。
    上面写着小猫妖后来忍受不了嗜血的妖性,去偷吃了村民家的小鸡仔,最终被村民逮住。为什么要去吃村民家的鸡仔?白时看了一眼院子里跑得正欢的小黄鸡,不自觉地咽下一口唾沫,不吃院子里的小黄鸡大概是因为不想被小道士发现吧。
    白时是狠命嚼着小鱼干,想缓解自己异常想喝血吃生肉的感觉,这次的角色太有代入感了吧。
    故事里的小猫妖虽然已经克制了想去吃人的妖性,但这嗜血的妖性还是折磨着他的理智,明知道不可以,但却还是趁着小道士下山的机会去解了一下馋。目标便是村民圈养的小鸡仔。
    白时这次饰演这只猫妖,但其本质终归是人类,所以他对人类倒是没多大兴趣,看了这段剧情后,白时立刻溜出院子去村子里寻找目标去了。
    饱足一顿后,白时先是在溪水边漱了几遍口,洗了一个澡,去去身上的血腥味儿。最后赶在小道士没回来之前早早地躺在床上睡了。
    这一天下来,上蹿下跳的也是累得够呛!不一会白时还真就睡着了。等到他迷迷糊糊起床的时候,院子里已经七七八八来了几个村民了。
    白时从窗户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昨天他下手那家的男主人,手里攥着几根滴了血的稻草,给小道士说他家昨晚一连丢了三只鸡仔的事情,还问这是不是家中进了东西,请他去看看。
    小道士似是无意地回头卡了白时一眼,才起身前去。
    “这剧情顺利的简直了!”白时目送小道士被簇拥前去的背影,感慨万千,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了前面剧情错乱并不是我的错嘛!都是他们在一旁的捣乱嘛!
    想到这里,白时才想起来剧情君他们也离开了好久了,到底在做什么啊。
    发了一会儿呆,白时这才问起小喇叭道:“小喇叭,他们还会不会回来了?”
    小喇叭没想到白时会突然问这个,“会回来吧。”
    白时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小喇叭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也不敢去招惹他,害怕被他捏脸。
    “我们回来了,白时,你刚刚是不是有在想我们呀?”房间里突然出现封面君的声音,白时和小喇叭均是一愣,然后就看到房间里出现了封面君,设定君,符号君,纸页君和文字君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白时心里突然就变得有点高兴,但面上还是翻了一个白眼,鄙视道:“回来就回来,还搞这么大的动静,又没人欢迎你们。还有,没有人想你们好吗?自恋也得有个度好吧。”
    设定君摸着下巴,啧啧道:“不错不错,这吐槽还是如此犀利。”
    白时斜眼看他,回敬道:“彼此彼此。”扭头四下看了一会儿,白时皱眉,问:“剧情君没回来么?”
    几个人立马互相使了一个眼色,同时变成了严肃脸。设定君沉重地开口说:“这次大boss突然醒过来,审理此事,加重了惩罚,老大他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责任,现在已经被送去未知空间了。”
    白时听完,怔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不是吧。”
    设定君指着他们所有人的脸,说:“你觉得我们会骗你么?”
    “呃……”白时低垂着脑袋,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设定君的眼睛,“没准儿,你们还真是在骗我。”
    设定君:“……”
    作者有话要说:  默默地爬上来更新,昨天被基友叫出去吃烤肉_(:3」∠)_
    回来的时候下大雨,我不幸成了一只落汤鸡tt
    晚上跑去渣游戏,所以没有码字_(:3」∠)_
    ☆、第二十七章:第四个故事
    村中的村民丢了三只小鸡仔,这种事儿本来不大,换其他地方发生这种事儿估计只是说道说道就过去了。但这个村子这种事却是头一遭,这里虽是山野中,但早些年因为野兽多次来骚扰,所以便请了人给布下了一个专门防野兽的法阵。
    多年以来,村子内便再无野兽出没,这次丢了鸡仔的刘三在村民们的建议下,来找小道士,请他看看是不是法阵被破坏了,让野兽闯了进来,叼走了他的鸡仔。
    小道士先在刘三家院子了四下转了转,隐约感觉到了些许熟悉的妖气,心中立马明白了,这件事和家中的小猫儿脱不了关系。心下无端生气一股火来。
    一开始,小道士并没有直接去质问小猫妖,而是将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不吃不喝不言。他这是在生自己的气,像是一个父亲在儿子犯错的时候,首先责怪的不是儿子而是自己。所谓养不教,父之过便是这样的吧。
    白时掐着时间趴在门上不停地呼喊着小道士的名字,最后不得已化了猫形从窗户里翻进去,小道士正盘坐在一个蒲团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剧本里写,此时小猫妖要用尽各种方法来获取小道士的原谅,打滚撒娇卖萌,怎么无辜可怜怎么来。所以说,妖一般都是很狡猾的。
    先用小爪子轻轻按小道士的膝盖处,同时无比可怜地喵呜叫两声,此为卖萌第一招!
    跳上小道士的大腿,用脑袋拼命蹭他的腰侧,并且要发出咕噜咕噜的呼噜声,尾巴也要不停地来回扫动,此为撒娇第一招!
    最后,则是两只前爪搭上小道士的胸膛,踮起后爪,伸长脖子,用小舌头不停地舔他的下巴,此为最后的绝招!
    小喇叭合上书,希望用眼神给白时传递加油的信息。
    为了回家的车票,骚年努力撒娇卖萌吧!
    白时满头黑线,作为一只优雅好贵常年站在冰箱上不下来的高冷喵星人,怎么能这么毫无底线地去蹭一个人类呢?〔你也是人类啊喂!〕
    但是,回家的诱惑……
    “喵,主人,你就原谅我吧!”白时晃着性感的猫屁股欢快的跑道士身边。
    封面君眼中乍现贼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摸出裤子中的爪机,如此热血的画面,怎么能不记录下来呢?回头做成一个ppt匿名发给剧情君欣赏= ̄w ̄=
    “宝贝儿,你……”设定君在一旁赶紧拉住封面君抬起来正欲拍照的手,说:“怎么能拍照呢?这种事情应该拿出dvd才对。”说完,用下巴指了指另一边的符号君和纸页君只见两个正举着看一个dvd拍得津津有味。
    身为影片主角之一的白时只能用嘴角抽搐来表达此刻他内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的壮观景象。
    你们敢再无聊点么?
    “你在做什么?”小喇叭好奇地移到文字君身后,见他手里正拿着一个大笔刷和一张白纸。
    文字君回头看了小喇叭一眼兴奋地说:“画面太美,我要把它画下来。”
    小喇叭:“……”
    其他人:“……”
    白时略显笨拙地在小道士下巴处蹭了蹭,用舌头舔什么的,他还是没有勇气。
    小道士不为所动,但是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白时观察了一会儿后,化为了人形,将脑袋搁在小道士的腿上,糯糯地说:“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不要一直坐在这里动也不动,也不同我说话,我难受。”
    语气虽然没有剧本中要求的那般委屈与可怜,但好歹也做到了五六分,小道士一听,古板的脸总算是松懈下来,将手掌心贴在白时的头发上,无奈道:“你真是一只不听话的小猫儿。”
    初次冷战算是结束,小道士也深知这妖毕竟是妖,想要磨灭体内的妖性,一年半载也是不可能的,太强求他了也不好,否则最后不但不能抑制,反而会暴涨。
    不过好在,白时吃得不是人,这也算是他的进步吧。
    白驹过隙,转眼间已过两年的时间,但在白时的时间轴里只记录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剧情,所以对白时来说,这两年的时间简直就像只过了两个星期那样短。可他依旧觉得时间无聊地让他分分钟都在发霉。
    而这段闲暇时光设定君们则靠观看“白时变小猫蹭小道士”的视频为乐。
    白时拿他们没办法,每次都气得用爪子挠院里的梧桐树,小道士以为他发癫了,慌忙用符咒将他定住,又对着他念了两个时辰的清心咒,让白时欲哭无泪了好多天。
    两年时间里,白时身为猫妖的妖气倒是减了不少,与小道士之间也更亲近了一些。白时想,要是在人类世界里,他们也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两个人要谈恋爱……
    哦草!也是醉了……
    经历了这几个故事的白时突然有些同情这书中的人物,他们的命运都是由别人写下的,一字一句一剧情都是由别人所撰写的,他们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样的结局。
    所以,他才不要变成书里的npc!
    村里来了一个三流术士,想来拜小道士为师,但拜师的目的却不单纯,小道士看出了他并无诚心,隧拒之门外。
    师父说过心术不正者,断不能与之来往!
    三番五次前来叨扰,小道士依旧不与他言语,三流术士顿时恼羞成怒,用言语污蔑了小道士几句,摔袖愤然离去!
    作为保护欲极强的小猫妖来说,这肯定是万般不能忍的!
    白时当晚就溜进术士的房间,化为妖形,招来四方鬼灵,吓得他三魂六魄不稳,在床上足足躺了大半个月,最后幸亏遇上了个道行高的行僧,这才将他的魂魄给稳了下来。
    私自做了这件事的白时,自然少不了小道士的责怪,两个人又是冷战了许久。
    白时抓住小道士对小猫妖的心软,自然稍稍废了些力气,才结束了冷战。不过这次,小道士则让白时面壁思过一个月。
    思过结束后,白时的生活依旧惬意,出太阳的时候他就会变成猫躺在院子里晒太阳,晒完了便就地打个滚儿,蹭到小道士身边亮出雪白的肚皮。
    小道士好笑地看着地上眯着眼,以怪异姿势躺着的小白猫,伸出手挠着它的肚皮,听着它喉管里咕噜咕噜的呼噜声。想着这样的日子真是不错。
    但是,每当生活开始顺心的时候,总是会突然出现一些讨人嫌的甲乙丙丁反派小角色,让你的生活质量突然急转直下。
    比如,那个三流术士……
    拉来了几个村民上门找茬,说小道士怀里的猫咪是一只妖物。
    白时立刻朝他翻了一个白眼,继续眯着眼睛享受挠痒痒之乐趣。自从变猫以后,他就特别喜欢被人挠痒痒,而不是为了和小道士培养感情才这么黏他的,实在是他找不到人这么伺候他!剧情君又不在。〔等等,他刚刚说了神马?⊙⊙〕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打发眼前这个人!
    三流术士坚信这只猫是猫妖!哪儿有猫会翻人白眼的!不是妖是神马!
    村民甲:“哟,还真是,这猫表情很傲啊!”
    村民乙:“表情傲就是妖啦?我家铁男还经常傲娇呢!”
    村民甲:“一头水牛是怎么傲娇的?”
    村民乙:“憋提了,前些日子不是和村头老何商量好了,这些天让铁牛过去和他家的二妞配种吗?结果今天老何来牵他的时候,死活躲里面不出来,杠上了。”
    村民甲:“咋回事啊?”
    村民乙:“那家伙以为我不要它了,要把它送给老何嘛!现在还搁哪儿生我气来着!”
    村民甲:“……”
    三流术士见话题都扯到村民乙家铁男身上去了,顿时大叫一声吸引他们的注意,并向众人介绍身边那日救他的高僧,“这位是得道高僧,这几年四处收妖,法力高强,这道士怀中的猫到底是不是妖,他一看便知!”
    村民一时间窃窃私语,大多数都是支持小道士的,不相信他家中会养一只妖怪。
    僧人向小道士前行一步,点头与之问好,小道士也点头回应。
    从一开始进屋,高僧就察觉到了些许妖气,此刻与小道士离得更近,这妖气更加明显,目光不由地注视着他怀中的白猫。
    “这只白猫身上有股子妖气。”
    笃定的语气让周围的人均是一惊!术士在一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小道士不慌不忙地从腰间拿出来一个琉璃做的瓶子,说:“你说的妖气是从这里来的。”
    高僧疑惑,接过瓶子一看,顿时脸色一变,恭恭敬敬地递还瓶子,说了句叨扰了,便转身离去,不置一语。
    村民甲:“哟,这是怎么回事?这样就走了?”
    村民乙:“智商低吧,明显是一场误会咯。走吧,该干啥干啥!”
    三流术士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见人都走光了,这才匆匆离开前去追那高僧讨说法。
    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伙伴呢?
    “你是怎么做到的?”
    待人都走光了,白时问。
    小道士摸着白时的脑袋,说:“这瓶子里装的是一节九尾狐妖的断尾,我让那高僧以为你身上的妖气是这个散发出来的,他自然没话说了。而且,同道中人都很尊敬拥有九尾狐妖断尾的捉妖人。”
    “所以说,这算是蒙混过关?”
    “嗯……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  偷偷爬上来更新……
    能更新真的好快乐的说= ̄w ̄=
    但是请原谅我的龟速_(:_」∠)_
    爪机码字不容易π_π
    ☆、第二十八章:第四个故事
    四十多年前,一只九尾妖狐混入宫闱,魅惑君上,导致朝纲混乱,君主罢政。小道士的师父领天命前去捉拿此妖物,与其缠斗七日后,将其重伤。然妖狐自断其第九尾,得以逃脱,小道士的师父遍寻其踪迹,四十余年未可得。
    妖狐隐匿一混沌处修其断尾,扬言待第九条尾巴长出来之时,便是上门报仇之日。
    原本九尾妖狐修炼一天尾巴得花上百年时日,但混沌处多妖魔,九尾妖狐通过吞噬这些妖魔仅用了四十多年将断尾修复,立刻入了人间去找寻那道士的踪迹。
    小道士这几日心中颇不宁静,隐隐觉得将会有大事发生,每天除了饭点,基本都宅在屋里专研术士,翻阅师父留下来的关于妖的手札。偶尔抽空瞅一眼窗外玩耍的某猫。
    “喵呜……”呆萌的小圆脑袋盯着眼前左右摇摆的狗尾巴草,随着它同频率同幅度地晃着脑袋,然后猛地用前爪一按一挠,玩儿得不亦乐乎。
    小道士叹了口气,转过身去继续该干嘛干嘛……
    他才没有为小猫妖好玩儿的脾性伤神呢!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白时的内心其实是在声嘶力竭地咆哮着:你们快给大爷停下!
    正围在白时四周用狗尾巴草逗着他的四个人充耳不闻。开玩笑,这么多个无聊的日子他们就指望着这个娱乐节目撑下去呢!
    这四只当然指的是设定君,封面君,符号君和纸页君了。至于其他两只,大概是一起蹲在某个角落里种蘑菇……
    这些天,这四只一直都用狗尾巴草乐此不疲地逗着白时,被逼迫变成猫形的白时表示很愤怒!
    一开始,小道士还在奇怪为什么院门口突然长了一堆狗尾巴草,正盘算着要不要清理一下,却看见小猫妖貌似很喜欢的样子,所以便将它们保留了下来。
    谁知白时变为人形以后又吵吵着让他给清理了,虽然不明原因,但还是依着他的意思,第二天正准备清理的时候,却又看见这那货在那儿玩儿得很嗨,小道士顿时就风中凌乱了。
    此后,不管白时如何央求,小道士都不会认真对待此事,每每都是敷衍几句结束,反正第二天看到的还是那样的画面。
    白时欲哭无泪,要不是他打不过他们,他早就把这些玩意儿通通拔光光了!
    “每次都用这个破草,你们就不能有点新意吗!”
    封面君看着脚边炸毛的白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拽着设定君说:“我觉得变两只蝴蝶出来调戏他肯定很好玩儿!”
    符号君和纸页君对视了一眼,同意!
    设定君摸着下巴道:“这主意不错!”
    顿时,四个人眉开眼笑地看着地上的小白猫,双眼放光。
    白时:“……”
    贱/人!
    突然一声高分贝的猫叫在庭院中响起,小道士被吓得手一抖,“嘶拉”一声,书被撕了一个长口子。急忙朝窗外看去,“呃……”画面有点诡异……
    只见一只小白猫嗷呜叫着追赶着空中两只上下翻飞的蝴蝶。原本应该是活泼可爱的画面被这变了音的叫声变成了屠宰场的风格,着实让小道士黑线了一把。
    难道是发情期到了?
    第二日,小道士就找来了一只风情万种的母猫。
    白时黑线,盯着那只猫良久,最终一爪子将它抽飞。“我对母猫不感兴趣!”
    小道士摸了摸头,突然明白了什么,“我去给你找一只公的吧。”
    “#%*&$¥£……”
    公猫到底也没找成,因为村里所有的公猫都是直的,对白时根本不感兴趣。小道士对此感到很抱歉,“你可以手动解决,我不会介意的。”
    “……”白时转身离开,他已经不打算理这逗比了,他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冷静一下。
    月黑风高之夜,一只白猫爬上了院中的梧桐树,抬起小脑袋,以四十五度角注视着天上的明月,眼睛里流露出蛋蛋的忧桑……
    月亮还没赏完,一股邪风扑面而来,梧桐树叶在狂风中乱颤,狠厉强劲的风让白时眯起了双眼,耳边是哀吼的风声,空气变得浑浊,一股强大的妖气压迫而来。
    小道士从房间里冲出来,一把将白时抱在怀里,同时启动院中布下的结界。
    防御结界一启动,小道士立刻将白时揣进怀里,就地一滚,来到结界中央。白时趴在他的胸膛处,早已知晓来的是何人,不过,现在还没有轮到他出场的时候,便索性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他的怀里闭目养神。
    小道士失笑,右手探进衣内揉了揉白时的耳朵,此刻结界外的邪风渐渐朝一个方向运动,最后汇成了一个龙卷风,试图冲破结界。一个尖细的女声响起,凄厉的笑着,像是从地底爬上来索命的女鬼!
    白时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紧接着感觉身上被空气一压,随着小道士飞出好几米。
    结界破碎,小道士稳住了身体,胸口一阵血气翻涌,喉头泛起一股甜腥,白时从他的胸口跳出来,恰在此时龙卷风散去,从尘雾中款款走出来一名女子,妖媚的面容,凹凸有致的身材,九条尾巴像是绽放的花朵一样盛开在她的背后。
    白时在心里数了一下发现其中一条尾巴的颜色与众不同,泛着诡异的黑气。
    腰间装断尾的瓶子不停地抖动,小道士看着眼前的这只九尾妖狐,心中已大抵明白此妖狐的来历和目的。
    妖狐看了看小道士,又看了看他腰间的瓶子,问:“你是他的徒弟?”
    “对。”
    “他已经死了?”
    “师父与两年前辞世。”
    妖狐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右手,锋利的指甲在月光下发亮,笑容变得狰狞,“那……你就替你师父还债吧!”
    说完,便直直地冲向小道士,白时也在此时变成了妖化的形态,释放了自己的妖气,挡在小道士面前。
    “小爷不变身,你真当我是一只猫啊!”
    白时的妖气一释放,妖狐这才察觉到他的不简单,奈何招数已经使出,硬收对自己的伤害太大,索性赌一把,硬着头皮继续。
    九条狐尾与九条猫尾在空中彼此角逐,狐的眼睛可魅惑人心,而猫的眼睛可洞察人心,二者的碰撞可谓是不相上下,院子内已是一片狼藉,如此大动静的破坏足矣惊动方圆十里内的人、畜、妖、魔。
    要是波及到村民,亦或是被有心人知道了白时的身份,后果都是不堪设想。
    小道士感觉到已经有人往这边来了,全都是被这两股妖气给吸引来的,大多是小妖小魔,少数是周围的捉妖的同道中人。越到后面,妖魔倒是变少了,因为忌惮这些越聚越多的捉妖人。
    一时间,院子周围多了很多道士、游侠和僧侣。不少是来帮忙的,也有些是来看热闹的,不过两个妖怪的的战斗,他们也是满腹疑惑,但最终全都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互看不顺眼了,根本无心思注意妖怪那边,都在打量着对方,估摸着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能不能做最后那个渔翁。
    小道士被白时护住,根本没有机会在旁边协助他,只能嘱咐他千万不能让这只妖狐跑到村子里伤害村民。
    但俗话说怕什么他就来什么!
    村民们一看小道士的家出了事儿,叫了几个壮汉举着火把就赶来了,刚一走近,就被这漫天的妖气给吓住了。他们还真没想到这个妖怪是这么的厉害,哥几个也是学过几招降妖的法术,想到或许能帮上忙,以前小道士的师父还在世时,帮忙家里溜进来几个耗子精什么的,他们也来帮忙过,谁曾想这次的妖怪这么厉害,还两个!几个人顿时就目瞪口呆了,嘀咕着要不要回去,其中一个壮汉说,怕什么,这师徒两个平日里可没少为村里做过事,这次虽然我们不能帮忙,但也能去撑场面啊!
    于是,几个人雄纠纠气昂昂地站在了一堆捉妖高手里,表情严肃。“嗯……这次的妖怪道行颇深啊!”
    捉妖高手们表情震惊:“!!!!”
    壮汉们面不改色:“……瞅啥?”
    “……”高手们默默转过头,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队伍里了。
    他在那边打得眼冒金星,这边这群人却看得津津有味,白时气的吐血,正想着这个剧本是不是要玩儿死自己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提示:凝聚所有妖力攻击妖狐的第九天新生的尾巴。
    ……妖力要怎么凝聚啊!
    设定君在空中啧了一声,说:“冥想,然后会弹出一个窗口,右下角点击技能,选凝聚妖力的技能。”
    白时照做,然后发现眼前变成了一个游戏界面,眼前的妖狐就是大boss,血条还剩三分之一,力气值还有一半。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网吧打游戏一样。
    还真是……高大上啊……
    圈选住妖狐的尾巴释放技能,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刚刚还活蹦乱跳龇牙咧嘴的妖狐一瞬间就挂了!白时愣了愣,心说,有这么厉害的外挂为毛不早说啊摔!
    刚刚在心里吐槽完,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比较忙,所以码字变龟速了_(:_」∠)_
    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哟,我会尽量加快码字速度的= ̄w ̄=
    亲们想养肥也可以哟
    么么哒q(set)r
    ☆、第二十九章:第四个故事
    这边战斗一结束,那边观望的捉妖人们就坐不住了,蠢蠢欲动的心思昭然若揭,都恨不得将眼前这两只难得一见的妖物收入囊中!
    小道士自是知道他们的心思,那九尾妖狐他是不介意让他们去争,但小猫妖却是绝对不能落入他们之手。
    两只妖均是显了原型,围观的人都在等待着小道士的下一步动作。心术不正人则在心里思量着要不要动手将那妖物夺来,毕竟这两只妖修为都很高,可增加自己的修为。
    但有直接上去抢的这种人还是没有,毕竟这里有有这么多同道中人,这样做未免被他们不齿,坏了自己的名声。只能在心里叹惜,同时有点羡慕地看向小道士。
    饶是如此,周围的人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还多了几个人。看来,大家心里的想法基本是一样的。
    就像一群小孩中,有一个小孩有一个糖果吃,其他小孩儿虽然吃不到,但还是会围在他身边,看着他一口一口将糖果吃完。
    几个壮汉不知所以,本来打算上前看有没有用的到他们的地方,但见周围这一动不动的场景,心里觉得有些微妙,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觉得他们还是原地待命好了。
    那边,小道士已经将九尾妖狐的妖灵收纳完毕,正打算将小猫妖收入葫芦。围观人群中却响起了一个声音“道长不立刻收了这猫妖的妖灵是为何?”
    众人朝声源处一望,那人身着普通的道袍,一脸冷笑。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为僧人,双手合掌,眼睑微阖,脖子上和手上都套着一串大小不同的佛珠。
    小道士认出,这两个人正是那天上门来找茬的三流术士和高僧。心中一阵惊慌,看来,今日这劫难是躲不过了。
    说毕,那术士走到人群前来,在远处看了一眼地上的白时,故作惊讶道:“咦?这不是……不是道长家里养的那只小猫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说着,看了一眼小道士,然后又用更为惊讶的语气问:“莫不是,刚刚那只猫妖就是道士家中的小猫儿?”
    他的声音很大,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地落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小道士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幼稚……”声音几不可闻。
    可落在术士的耳朵里却是像放大了无数倍,刺得耳膜生疼。咬了咬牙,他怒极反笑,凑近小道士,低声对他说道:“我看你今晚怎么收场。”
    说完又抬眼扫了扫周围议论的众人,将那几个壮汉从人群中请出来,让他们上前来看看这只猫妖是不是道士养的那只猫。他倒要看看这道士还能淡定多久。
    几位壮汉均是半疑半信走上前来,看了半响才确定这猫妖就是道长养的猫。
    术士转身问小道士:“道长对此做何解释?”
    小道士不看他,抬头对众人道:“此妖于几年前就已被我收服,想必诸位刚才也看到了,此猫妖一直将我护在身后,与这满身血腥的妖狐缠斗。可见并不是什么不可感化的妖物,而我留他在身边的原因正是如此。况且,这捉妖人感化妖物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此番话一说完,周围的议论声倒是减了不少。但这术士却是不罢休,继续说道:“可根据我的调查,这只猫妖曾经吃过村民养的小鸡仔,而且你也时不时地上集市为它买活鸡食用。这明显是你在喂养这只妖物,根本不是感化!”
    “这些事情你都知道?”小道士想了一会儿,淡淡地说:“可是,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没提?”
    “说起来,我当时应该上门赔罪,我家的猫儿太调皮了,实在不应该跑到阁下居住的客栈找阁下玩闹,害阁下惊的三魂六魄不稳,差点丢了性命。”
    小道士话一说完,周围几个人忍不住笑出声,就这胆量,还敢做这行?!
    术士脸色也涨成了猪肝色,急慌慌吼道:“不要妄想岔开话题,这只猫妖显然还有嗜血的妖性,而你也这般纵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保不住将来祸害百姓!”
    小道士淡然一笑:“话是不假,但要感化此妖物也并非是一日两日的功夫就可以的。诸位同道中人若是信不过我,我便在这里起誓,若今后这只猫妖害了半条人命,我定当立刻处决了他,当然,我也会自向上天领罚,无论是何极刑,也绝无怨言!”
    柔柔的声线听在众人耳中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众人的眼神都有了变化,听眼前这半吊子同行在这里撕逼了半天,也没见得对他们几个有多大的利益,毕竟这小道士的师承在这行里还是颇有些威名的,他们也犯不着跟着一个无名小卒撕逼他,有几个人便索性离开了。那术士先是被小道士的话呛住,又眼见其他人貌似对这件事也漠不关心的样子,一时间气堵在那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回头看了眼和自己一道的高僧,见对方朝自己摇摇头,立即明白今日这逼撕不成了,愤怒地一甩衣袖,灰溜溜地离开了。
    一时间,围观的人全走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