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这里很危险,我带你出去吧。”
    白时黑线,“喵喵……”
    就在这时,阵法中的铃铛响动,后背突然狂风乍起,老鼠精突然出现。老道士和小道士均是一惊,“徒儿,莫慌!用镇妖符。”
    小道士赶紧将猫咪塞进自己怀中,摸出身上的黄符。
    老鼠精双眼发红,趁小道士还没启动黄符的咒印,立刻飞身上前将符纸咬碎。
    老道士在外面启动阵法,无法抽身,口中命令道:“定,水符,锁,炼妖绳!”
    定为一咒语,可将修为不高的妖物定住三秒,使其不能动弹。
    水符召水,口念水寒决,将水凝成冰链,用以锁住妖物,再用炼妖神将其元神抽出。此法讲究快、准、狠。
    小道士刚将水召出,那鼠精就已脱了定,迎面扑过来。
    “徒儿!”
    小道士闭眼,以为今日不死也会被破了相,却感觉怀中一动,只见那白猫跳出他的怀抱,向那鼠精扑了过去。
    今日,白时这只猫就是为了这鼠精而来,猫吃老鼠本就是天经地义,何况是猫妖吃鼠精?妖与妖之间存在着天敌,弱肉强食也为正常之事。
    但白时一点也不觉得正常,喵了个咪,他是个人类,怎么能吃老鼠呢!还是生吃!
    然而,结果却是……
    “嗝……”白时摸着自己的肚皮一脸餍足。
    喵了个咪,自从变成喵星人,他的生活习惯全变成了猫样儿!看见蝴蝶就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扑,风一吹动狗尾巴草就傻呵呵地玩儿半天。
    真是气死喵了!
    白时气得在地上打滚儿,小道士走上前来,好奇地伸手挠了挠他的肚皮。“原来你是一只猫妖啊……”
    “徒儿,速速捉住它!”老道士收了阵法,气喘吁吁地赶过来。
    白时一听,猫毛乍起,甩开四只猫爪子狂奔,想从老道士的□□溜走,谁知被绳子束住了尾巴,然后后颈被人提起来,白时只能喵呜地悬在半空中挥动着四只小短腿儿。
    他还不能幻成人形,又被人揪住了弱点,只怪当时吃太撑,跑不快!
    “师傅,这只小家伙刚刚救了我,应该是一只好妖。”
    老道士抬手摸了摸猫身,喃喃道:“倒是没有吃过人,身上还有些许灵气,若好好引导,日后定能修成仙。”
    老道士略微思考了一会儿,说:“将它带回去吧。”
    白时用前爪的肉垫蹭着小道士的胸膛,用可怜的小眼神儿央求,“喵……”
    谁能忍心拒绝卖萌装可怜的喵星人?小道士被这委屈的模样给萌化了,开口对他师傅求道:“师傅……放了它吧,它也是需要自由的。”
    “可它是妖,作为捉妖道长,这是我们的责任。”
    “可它是一只好妖啊……师傅你也不是主张只除恶妖,与好妖平等共处吗?”
    “喵喵……”骚年加油,你师父一定会同意的!
    “师傅……”小道士糯糯地喊了一声。
    “唉,罢了罢了,反正我也时日不多,带回去也看管不了多久,你也会放了它。”老道士最后还是心软了,准许徒弟将这只猫妖放生。
    白时喵呜一声,踩着猫步离开了。
    唉,没有那群人在身边,剧情进行的异常顺利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是说好的第四章= ̄w ̄=
    ☆、第二十四章:第四个故事
    白时此次饰演的是一只猫妖,原是天上某位上仙的宠物,上仙的日子过得无聊,一日和另一个上仙打赌,输了的就要携带自己的宠物去跳仙台,经历一世凡尘俗事。然后,这只小白猫和他的主人就成为了仙界史上第一个因打赌赌输,而落下凡间历练的人(宠物)。
    这不算最羞耻的,最羞耻的是他们打赌的内容――猜猜今天天帝穿的什么颜色的裤衩。
    天帝知道后,黑着脸吩咐身边的人:“一脚把他踹下去!最好能在他屁股上留一个鞋印!”
    然后,本来能优美的跳下仙台的上仙被踹的偏离了十万八千里,差点进了鸭群。
    踹完人的回来回复,想着貌似还有另一个凶犯,忙提醒天帝:“另一个人如何处置?”
    天帝眼皮儿也不抬,淡淡地说:“天庭中所有的公厕,让他承包吧……”
    小白猫落下凡间化为了一只猫妖,上仙则投胎进了一个平凡人家,一人一猫途中被天帝特意召来的孟婆洒了一身的忘川水,将记忆暂时散去。
    白时在房顶上晒着肚皮,眯着眼睛享受日光浴。小喇叭跪在他旁边,一字一句地读着剧本,偶尔插播几条注意事项。
    “我们现在主要任务就是要等,等小道士下山,然后才能进行下一个剧情。”
    白时在瓦片上蹭了一下脑袋,懒洋洋地在心里说:“要等多久啊?”
    “九年。剧本里是这么说的。”
    “是嘛?”白时想了想,难道我还要这么无聊地度过九年的时光?本来他打算在剧情君们还没有被放回来之前完成这个故事的,眼下看来,是没戏咯。
    “可以按快进么?”
    “呃……不需要按快进,与主流剧情无关的剧情统统可以跳过。”
    白时本来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还真的能这样,白时立马翻身蹦起来,舔了舔爪子,说:“那还愣着干嘛?快开始!”
    小喇叭呆呆地看着白时,“你只需要睡一觉就可以了,明天早上时间会自动跳转。”
    “这么简单?不来点华丽磅礴高大上的场面?”
    小喇叭后脑勺滑下一滴巨汗,“……你想多了……”
    第二天,时间轴自动跳转到小道士下山前的前两个月,白时扯了扯自己的抹胸,嘴角抽搐地看着面前的一具尸体。话说,卖身葬父这种烂大街的桥段真是到哪儿哪儿都有啊,让他跪在一个尸体前喊爹他能理解,让他变女人他就不理解了!虽说古代只有女子卖身葬父之说,但也没规定男子就不能卖身葬父了好伐?
    白时对这个设定相当蛋疼,但小喇叭一番话立马给他止疼了。
    “卖身葬父靠的就是孤苦无依的弱女子这一卖点,所以才会出现英雄救美惩恶霸的经典桥段啊。如果变成了男子,糙汉子估计等爹都烂透了也没人搭理,还会招来城管的暴力管制,除非你生的俊,恶霸和英雄都是基佬,或者这是一篇女尊文,说不定能用!”
    等小喇叭扒拉扒拉说完后,白时斜眼看他,“这些话从哪儿看来的?”他不认为,以小喇叭的智商和情商能说出这种话!
    “我的剧情本里写的……加了括弧……”
    白时:“……”
    这里补充一下,白时经过九年已能化为人形,当然他是男儿身,这次为了剧情才暂时化为了女儿身。猫妖化为人形虽没有狐妖的魅惑人心,但却是性感异常。
    在大街上跪着哭泣了许久,终于等来了目标人物――富二代游子龙,游公子。其父是京城第一富商,家中以丝绸为主业,糕点为副业。
    白时抬眼一瞥,只见一身着月牙色衣服的俊朗公子摇着他那描金折扇,和几个酒肉朋友走过来了。白时心一横,用袖子挡在前面假意拭泪,偷偷将早已准备好的眼药水滴在眼眶里。让这段黑历史黑得再丧心病狂一些吧!
    游子龙那几个人早就注意到这边了,每人摇着一把土豪金扇子就走过来了,白时用余光偷偷看,心想,卧槽!这尼玛有种江南四大才子的即视感啊。
    四大才子走到白时跟前,一出女子卖身葬父被纨绔子弟调笑,最后被英雄,啊呸!是另一个纨绔子弟解救的故事。
    游子龙本来在一旁没有吭声,看戏似的在一旁看同行的几个人调戏白时,最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出声制止,“这个姑娘我要了。”
    简单的一句话让其余几个人噤声,本来打算想把白时买回家蹂躏的两个人也识趣地没有再说话。游家的财力和势力他们几个人加起来也是不能比的,今日将游子龙约出来也不过是为了自家的商业,讨好他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和他抢人?
    游子龙将白时从地上扶起来,说:“随我走吧,你的父亲我会派人好好埋葬的。”
    他素来是不喜欢和这群纨绔公子交往,今日也是抵不过他们一同上府邀请才答应的。
    白时扬着一张梨花带雨的脸,说:“我要亲自看我的父亲入土为安。”
    小喇叭听着白时那可怜人儿的语气,顿时浑身抖了三抖,心中判定,白时绝对是一只诱受!
    游子龙看着白时,嘴角拉了拉,说:“随你。”
    告别了几个纨绔公子,游子龙立马让身边的小厮回府派来四个家仆帮白时葬父,自己也默默地跟在后面,看着白时跪在坟前轻声啜泣。
    全程白时都哭丧着一张脸,默默地掐住自己的大腿根儿,催泪。
    到了游府,白时自告奋勇当起了游子龙的贴身丫鬟,每天都寸步不离地照顾游子龙的饮食起居,简直比奶妈还保姆,这就惹得他老婆不高兴了,看他的眼神儿越发变得冷。白时也不管不顾,全然无视夫人的目光。该吃吃该喝喝,该奉茶的时候奉茶,该伺候更衣的时候就伺候更衣,该谈理想谈人生的时候就谈理想谈人生。本来他本就是男子,与同样身为男子的游子龙也没觉得有啥忌讳,游子龙也没啥表示,也由着他来。剧本上说要和游子龙搞暧昧,白时也不懂,干脆就当哥们处了,相谈甚欢的场景让正牌夫人手帕都咬烂好几张了。
    一个多月下来,白时已经成为了府里几乎所有人眼中的狐狸精。就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勾引人的!
    白时对此也当做视而不见了,反正自己在这里也是打酱油来的,再过几天等小道士来了,他就可以离开了。
    游子龙得空便会在书房里练习书法,白时掐着时间走进去。因为两个人混熟了的缘故,白时招呼也不打就径直走到游子龙身边装模作样地看他写字。
    游子龙看他一脸好奇,笑道:“小萱对书法感兴趣?”
    白时女儿身的名字叫白萱,当时游子龙问他名字时,他一时想不到适合古代女子的名字,而剧本上也一直用小猫妖,情急之下想到了剧情君的名字,就毫不犹豫地挪用了。当时他说的是‘轩’,游子龙条件反射地以为是‘萱’,白时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女儿身来的,干脆就顺着叫白萱了。而后,游子龙一直唤他小萱,每次白时都会反应好半天,然后心里一阵恶寒。
    白时点头算是回答了游子龙的问题,接着果然对方就提出了教他写字的要求,白时当然求之不得。
    为了演好这出手握手,前胸贴后背的暧昧姿势秀,白时偷偷地和小喇叭练习了好多次,最后总算是在小喇叭的指点下成功过关了。小喇叭说,你把身后的那个人想成你最不反感最想亲密的人就行了。
    白时打死也不会告诉小喇叭,他想的是剧情君!
    约莫过了五分钟,夫人就端着亲手做的糕点来找夫君了,眼见着眼前这一幕,夫人深深地内伤了,身体晃了一下,幸好身边的丫鬟抬手扶了一把,否则白时怀疑她会不会当场晕过去。
    游子龙倒无半点被捉奸的表情,不紧不慢地放开了白时的手,与他拉开了一点距离,淡淡地朝自己的夫人说:“有何事?”
    这份从容淡定,这份神色自若,白时不由地对游子龙佩服的五体投地,全宇宙中出轨的丈夫被妻子捉奸,最淡定的就数你了!
    无心听这夫妻俩毫无营养的对话,白时趁着夫人偷偷朝他瞄过来的机会亮出了自己的一双充满妖气的双眼,丫鬟一直垂着脑袋没看见,而游子龙被对着自己也看不见。夫人被吓得眼露惊恐,手一抖,一盘糕点全数落在了地上。她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此时喊出来说白时是个妖怪也没用,因为只有她一个人看见了,而且白时也是故意的。
    捂着小心脏被丫鬟扶回房的夫人第二天就去了庙里上香,偷偷派了人去请道士。她心中已断定,白时就是一只魅惑他丈夫的狐狸精。
    白时化为猫形窜上屋顶,趴在瓦片上一边拨弄着项链上的金属哨子,一边看正往游子龙身上塞护身符的夫人,晃了晃猫脑袋道:“愚蠢的女人……”
    见夫人被游子龙一把推开,又锲而不舍地追上去,白时抬起一只前爪按在额头上,感叹:“悲剧啊……”
    小喇叭睨了一眼他,生生忍住了想把脚边这只大白猫一脚踹下去的冲动。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づ ̄3 ̄)づ
    ☆、第二十五章:第四个故事
    小道士的师父驾鹤西去,临走时只留了一个玉葫芦给他,说这是妖邪们最好的归宿。小道士拿着宝贝,无语地拆穿师父的一本正经,“其实就是一个收妖的葫芦吧,师父。”
    老道士脸色略尴尬,继续一本正经道:“唔……这样说妖怪们比较开心……”
    小道士汗颜,“师父,你又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
    简单地给师父办了一个丧礼,小道士便下山去谋生路去了,对哒,还要发扬他师父的捉妖精神,争取尽早收个徒弟培训。走到半山腰就遇到前来请他师父捉妖的人,小道士只能让对方节哀,他家师父刚走不久,接着顺手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对方一看是那位高人的徒弟,心想也没差,说不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赶紧把小道士请回去交差了。
    游夫人与小道士相会于城西悦来客栈二楼雅间。期间,夫人就‘白萱这个碧池绝逼是狐狸精变的特意来勾引我老公吸他精气的狐媚子’这个话题与小道士说了将近两个时辰。小道士完全没插上话,一直在,‘是这样啊。’‘哦,我知道了。’‘夫人,你真是辛苦了。’‘嗯,这段夫人你已经说过了。’‘我真的……已经知道了。’‘……’
    一番谈话,小道士最终以一句“夫人,你放心我今晚就前去捉妖。”成功结束。游夫人心情愉悦地离开,小道士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默默地摸着胸口,“感觉心好累。”
    白时在游府门口候着,一看夫人的马车连忙笑着走上前去,将夫人扶下马车,“夫人,你回来啦,公子正等着你用晚膳呢。”
    夫人眉头微蹙,避开了白时的手,搭上了随行丫鬟的手下了马车,从鼻子里冒出一个音节“嗯。”
    按理来说,府里的丫鬟她为夫人,那么她的夫君就为老爷,可白萱这丫头却不一样,竟唤他的夫君为公子。这让她气了好几天,而她的夫君却说,小萱是家里的客人不是丫鬟,唤我公子又何妨?从今天起府里所有人见了小萱都得以姑娘为称。
    真是讽刺呵――
    游夫人的无视也在白时预料之中,在原地耸耸肩膀,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餐桌上,氛围比平常更为尴尬,因为白时和游子龙一直在互相往对方碗里夹菜,游夫人的脸是越吃越黑,眼看就要立马撂筷子了,白时掐住这个时间点笑眯眯地给夫人夹菜。夫人憋着一口气,立马消了离桌的念头。
    瞅着这幕的丫鬟奴仆们都在心中大骂,白时这个狐媚子太张狂了。其实白时是挺憋屈的,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却要变作女儿当小三,可想而知他内心的抓狂与别扭。
    演不了一个勾人的女妖精,只能演成一个豪爽的女妖精,若抛开他现在的女儿身,在平日里与游子龙的台词中修改几个字,保证是纯哥们情谊啊。
    也怪这夫妻俩是属于政治联姻,根本没啥感情,而且她嫁过来三年也无所出,夫君纳妾喜欢别人也挺正常的。所以她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暗地里咬牙切齿。
    搁下碗筷,游子龙就宣布了一件事,要纳小萱为妾。
    意料之中的事情,白时朝夫人微微一笑,夫人身体微微颤抖,半响才说:“嗯,好啊。”说完便离开了,这冷淡的态度,游子龙看在眼里也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并未说其他。
    白时朝游子龙挤出了一个笑容,道:“今日我想早点休息。”
    游子龙当她是在害羞,微笑着颔首。白时登时脚底抹油,飞也似的离开了。
    半夜,待府里几乎所有人都睡去过后,夫人身边的丫鬟从侧门将小道士迎了进来,小道士在院子里转了转,惊讶道:“这府中妖气很大啊。”
    丫鬟一听,问:“这是不是就表明这妖怪很厉害?”
    小道士表情凝重,点头道:“没错,一般来说妖气越重证明这只妖道行越高。”
    不过,要是捉妖道士的道行不够,这妖气再浓也是闻不出来的。
    丫鬟被他这表情和口吻吓着了,“这么厉害的妖怪,道长你有办法吗?”
    “唔……应该没问题。”小道士记得他师父曾说过,只要有心,多么强大的妖怪都能制服,自古以来就是邪不胜正。
    师父的箴言让本来弱势的小道士顿时虎躯一震,浑身充满了正能量!雄赳赳气昂昂地就跟着丫鬟向白时住的房间走去。
    白时早已在房间里等着了,和小喇叭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磕着瓜子,聊着八卦。两人就符号君和纸页君是谁攻谁受这个问题做了深刻的思考。
    “封面是受设定是攻这肯定是妥妥的,但这符号和纸页我是真看不出来,小喇叭你怎么看?”
    小喇叭皱眉:“你这么八卦这种问题,真的大丈夫吗?”
    白时捏着他的脸,说:“就随便聊聊能怎么?瞧你这点出息,和文字君有一拼!”
    “痛~”小喇叭噙着眼泪,控诉白时的粗鲁。
    白时哼了一声,换了一个话题,“文字君怎么没伴儿?”
    小喇叭看了他一眼,心想,剧情君也没伴儿呢,你怎么不问?难道是承认自己是剧情君的伴儿了?
    “快说啦!”白时又拧了小喇叭一把。
    “因为他没人追啦!”小喇叭气呼呼地说完,赶紧离白时八尺远。
    白时幽幽的叹口气,道:“单身狗,真可怜……”
    小喇叭偷偷白了他一眼。
    在他们闲聊之际,小道士已在房间周围布下了三重法阵,相比于早些年的稚嫩与笨拙,小道士明显进步了很多,对法决咒语也熟练了,还能同时启动多重阵法。不得不说进步神速,这几年修炼也是蛮拼。
    阵法开启,顿时狂风四起,阵法中的铜铃也叮铃作响,终是惊动了府中的人。
    游子龙匆忙赶过来,看到的便是一只白色的猫悬在白萱房屋的正上方,地上诡异的画符散发出来的红光束缚着白猫的身体令它动弹不得。白猫发出了一声声尖锐的叫声,尾巴不停的扭动,似乎是在痛苦的挣扎。
    小道士心里惊讶道:原来是一只猫妖!
    夫人和其他几个人也惊讶了,原来不是狐妖而是猫妖。
    游子龙也明白了这是在干嘛,不过他并没有将这只白猫与白时联系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道士到了自己家中来捉妖,只是抬眼扫了四周,没见着白时,以为她被困在了房间里没出来,一时间心急如焚。只得朝施法的小道士吼:“道长停手,屋内还有人在!”
    风声太大,小道士没听见。
    游子龙也不管了,动身就要前去阻止,夫人眼快,先一步拽住了他的衣袖,将事情的原委说出来。然后便是一顿噼里啪啦的夫妻辩论赛。
    夫曰:我的小萱不是妖!
    妻曰:这个碧池就是一只妖!你看道长都逼她现原形了!
    夫又曰:我不信,这是猫妖不是小萱!我的小萱还在房间里!
    妻又曰:夫君,不要在之谜不悟了,小萱就是一只妖!她是来害你的!
    夫继续曰:她不是妖!你这个妒妇!
    妻继续曰:她就是妖!你这个傻逼!
    “贱女人!”
    “臭男人!”
    “……”
    众人:……
    我擦,这戏还演不演了!
    白时在半空中只想骂娘,这都吊他半天了,还不给放下来。其实这只是小道士疑惑了而已,这么重的妖气应该很厉害才是,为什么这么轻松就捉住了?难道真是应了师父说的那句话小道士不敢大意,他师父还说过捉妖的时候要留一个心眼,因为妖是很狡猾的,所以。小道士又让白时在空中吊了许久。
    白时一边喵呜喵呜的‘惨叫’,一边翻着白眼在心里把小道士ko了无数遍。
    等的差不多了,小道士用捕妖网,将白时套了起来,走近一看,觉得这只猫妖好像在哪儿见过。白时顿时瞪起两只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两只前爪不停地在地上拍着。
    “喵呜……”
    这似曾相识的动作让小道士记忆的闸门顿开,一只小白猫在他怀里蹭着他胸膛的画面出现在脑海,小道士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你啊,小猫咪。”
    正在口舌交战的夫妻俩赶过来,纷纷瞪着白时,同时开口问:“你是不是小萱?”
    白时起身,看着这两个人身后的小道士,小道士愣了一下,明白了白时的意思后,略犹豫了一下,才将捕妖网收回。
    白时抖抖身上的猫,在众目睽睽下,化成了人身,不过这次是变回了男儿身。不再是白萱而是白时。
    游子龙松了一口气,正想说声太好了,白时却看着他开口说:“对不起,游公子,那个白萱是我变的,这才是我真正的人形。”
    游子龙顿时傻了,游夫人又复活了。
    “怎么可能,小萱你一定是在骗我。”游子龙一时间难以消化,他的小萱怎么可能是一个猫妖,而且还是一个男猫妖。
    白时不打算和他在这边唧唧歪歪解释个不休,用了八个字将他打发――人妖殊途,公子自重。
    摆脱了游子龙的缠问,白时开始对着小道士念台词。
    “小道士,我要跟你回家。”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喜欢啊……”
    “为什么喜欢?”
    “……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去害人!”
    “额……那好吧……”
    临走时,白时觉得这样对游子龙似乎有点不人道,回头对他说了一句,“游兄,对你的妻子好一点吧。”
    不管如何,他也只能做这些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啦,这章码了一下午,我也是醉了_(:3」∠)_
    亲们国庆过得怎么样丫?
    反正我是不打算出门了r(st)q
    ☆、第二十六章:第四个故事
    由于刚下山就赚了一笔,游夫人出手也大方,给的钱也足够小道士花个半年的了。小道士便带着白时在集市上采购了一个月的食材,又给白时置办了一些日常用品,便打道回府了。
    白时晃晃悠悠跟在身后,猛刷好感度。因为他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和小道士混熟,最好是熟到连做朋友都嫌浪费好感值的那种关系!
    小喇叭若有所思的走在最后,看着白时对着小道士卖萌装傻的样子,老大人般地叹了一口气,要是剧情君在,看见这种场景,绝对是分分钟腹黑弄死这个道士!
    剧情君离开也有一段时间了,虽说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但是都是苏吉大人走过场,象征性地处罚一下而已,但这次的时间好长喔。听其他人说好像是大boss回来了,恐怕这次,剧情君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大boss是他们这个世界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物,平时都不会出现,因为他喜欢睡觉,管理什么的都是交给苏吉大人来打理。只有在每次醒来的时候才会管理一阵,但过不了多久,就又回去睡觉了,一睡就是好久。
    这次距离上次苏醒,貌似都是好久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好像钰轩大人还不叫钰轩,他也不是剧情君的样子……
    就在小喇叭进入回忆杀之间,白时和小道士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一所简单的茅草屋外加一个小院子,小院子内种有一棵梧桐树,树下是两个大木桩,上面垫了两个蒲团,看来应该是小道士和他师父平日里打坐休息时用的。另外一边则开了些地种了一点蔬菜,还养了几只小鸡仔。
    白时的第一反应是,原来捉妖道士也要吃鸡的啊!
    “为什么捉妖道士不能吃鸡?”小道士听见白时的话,疑惑回头地问。
    这一路上,白时基本都在找话说,而他则负责问问题,比如,为什么要和我做朋友,我的师父从来没有和妖怪做过朋友。还有,为什么你要给我讲笑话听,我不觉得气氛很尴尬需要缓和。等等这些反问的问题,奇葩的问题。直让白时眉毛抽搐,无语凝噎。
    不就是聊个天,至于这么认真么?
    所以,听见小道士一如既往的语气和一如既往的表情,白时深吸了一口气,捂住自己再次中箭的胸口说:“我……错……了……”
    “咦?”小道士更加不明白了,“你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向我认错?而且你没有正面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白时神形俱灭,“茅房在哪里?我肚子疼。”
    “呃,那边。”
    小道士用手指着一个方向,白时二话不说立刻奔了过去。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多此一举去刷好感值。
    等白时整理好心情从茅房里出来,小道士已经收拾好了房间,卧室只有一个,内放两张床,中间用一个蓝色的布帘子隔着。其他的摆设除了一个放满书的架子之外就是一张简陋的小方桌。
    小道士不知道他师父以前具体是怎么感化妖怪的,只听过他师父说,感化一只妖怪最重要的是心,道士的心,周围的人的心,最后是全部人的心,然后才是妖的心,最终便是苍天的心。将一只恶妖变成一只好妖,靠得就是心,由心而生念。善恶本就在一念之间。
    接下来的日子里,白时同小道士朝夕相处,偶尔来访的村民以为白时是小道士收的徒弟,对他也是和善。白时也就顺了这条线要拜小道士为师父,小道士开始也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答应,他的师父没有告诉过他可不可以收妖怪为徒弟。
    白时也不慌,反正最后小道士还是会收下他的。有剧本在手,不信我信谁?
    磨磨唧唧了两三天,小道士终于想通了,他的师父并没有说不能收妖怪为徒,所以这么做也不算违背师父的意思。当即一拍大腿,收下了白时这个猫妖为徒弟,继续他的感化之旅。
    所谓感化妖怪,就是要让其有七情六欲,懂得是非善恶,让其与人类和睦共处,可入修仙之门。
    小道士给白时布置的任务便是看书,给他建立一个正确的三观。每日晚饭时间,他就会和白时坐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谈谈人性与妖性。
    说白了,就是和谈人生谈理想没什么不同,每次白时都听得想睡觉。摇摇欲坠,最终啪叽歪倒,次数多了,小道士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笑着将他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则闭着眼开始每日必做的冥想。
    小喇叭守在一边,每见到此情景都会现在心里给剧情君默默道个歉,然后才在心里夸奖白时干得漂亮!感情路线已经开始明朗,干巴爹!
    而另一边,剧情君和他的小伙伴们异常无聊地坐在一个空房间里,打扑克牌。
    大boss和苏吉在办公室里窃窃私语,时而奸笑时而挑眉,似乎在商量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最终,他们两个人给出的判决是,此次钰轩所带领的团队失误,终归是因为身为剧情君的他无视规定且放任属下。所以,剧情君接受惩处,其他队员无罪释放。
    设定君偷偷压低了音量,对其他人说:“我觉得老大有可能会被整?我已经看见苏吉和大boss脸上奸笑的痕迹了。”
    符号君面无表情,“真相帝……”
    其余人均是若有所悟的表情。
    众人皆知大boss最喜欢恶作剧,每次醒来总要整蛊一下下面的人,当然,每次必有苏吉大人的份儿,这次,他们的老大是新人,才来不久,所以中招的几率非常大。
    他们抬头看过去,发现自己老大,一脸无所谓,面无表情地接受的惩罚,连惩罚的内容都不屑问一下!
    镜头拉向白时这边,今日小道士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