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气又为什么消失?
    卧槽,这种闷闷的感觉神烦!
    “感觉怎么样?”
    白时一惊,扭头一看,发现剧情君不知何时已经坐在自己旁边了。
    白时:你神出鬼没的习惯啥时候能改改?
    剧情君抿嘴不说话,白时以为他生气了,连忙狗腿地上前想捏他胳膊,最后发现自己手还使不上劲儿,又换成了捶,“哈哈,我刚刚是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哈,你这跑来跑去的腿也酸了,我来给你捶捶。”
    “……”剧情君看着白时狗腿的笑脸,指着自己的胳膊道:“腿酸了你捶我胳膊?”
    “……”白时干笑,将手移到了剧情君的大腿,“智商刚刚摔出去了还没回来完呢,你别介意……”
    妈蛋,还好这里光线暗,其他人看不到。
    剧情君定定地看着白时的手三秒,然后一把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抱住,两只手环住他的腰身将他的双手轻轻握住,小心地揉捏。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白时整个人又不好了,这种温馨的画面不适合他们啊!“你你……我我我……qaq”
    “睡觉。”剧情君用嘴唇蹭了蹭白时的耳朵,温柔地命令道。
    白时顿时血气上涌,感觉像是吃了一罐加了蜂蜜的辣椒酱。那一脚摔的,不会把某些东西给摔扭曲了吧!
    “你要是再不睡觉,我就把你吃了。”
    在剧情君怀里抖得不行的白时,听完这句话立马乖乖闭眼了。剧情君笑笑,小心地调整了一下彼此的姿势,以便于白时能睡得舒服。
    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排排坐着设定君、封面君、纸页君和符号君,而小喇叭和文字君则一起蹲在树下画圈圈,不让他们上去坐的都不是好君!
    纸页君咬着棒棒棒说:“好无聊,画面一点都不香艳。”
    符号君呆着一张脸说:“野战。”
    设定君无语地看了符号君一眼,说:“不要一脸呆样说这种色/气的词语好吗?”
    符号君抬起头看设定君,“肥皂。”递给他一块白色固体。
    设定君:“……”
    作者有话要说:  这么晚才更新我也是醉了_(:3」∠)_
    这几天我会更新四章的,我保证= ̄w ̄=
    不过可能都是在晚上更新啦~
    感觉我这个故事有点写长了,不知道你们觉得有没有拖沓_(:3」∠)_
    现在在思考下一个故事,感觉智商不够用了Σ( ° △ °|||)
    我一定要去找一个大师给我开下脑洞!
    最后谢谢各位亲的评论啦~(rq)/~啦啦啦
    ☆、第二十一章:第三个故事
    第二天清晨,凭借白时的升级版异能,六个人顺利地向着研究基地逼近。越是往前走,他们发现不仅是动物发生了异变,连四周的植物也发生了异变,雾气也逐渐变得稀薄。
    五个人虽然暂时拥有了白时的异能,但却不是很稳定,所以队伍前进的极其缓慢。如果遇到成群的变异生物一般都是选择绕道走,避免发生突发情况。
    走了差不多一天一夜后,他们在终于找到了研究基地。那里的树木像是被酸雨腐蚀过一般,变异物种们似乎对这里有恐惧心理,不敢靠近,所以方圆一里内没有活物。
    泥潭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石床。
    温柔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羊皮纸,放在眼前对比了几番,最后确定这里就是他们要找的研究基地。
    白时翻了一下剧本,里面对这座研究基地的位置只用了四个字说明――石床下面。
    突然有种好高大上(?)的感觉……
    “杰西卡,给吴侠宪发个信号。”温柔说。
    然后,白时就看到杰西卡从包里掏出来一个类似电台的玩意儿,他当时就震惊了!
    不是因为这玩意儿很牛逼,而是,这家伙足足有一个电脑主机那么大,而杰西卡的包远没有那么大的容量!
    这是……
    “空间收纳包,没听过?”唐跳出来给白时科普,“这玩意儿外表虽然看起来不大,但里面的空间却是能装下一头大象的!”
    白时傻眼,末世里还有这玩意儿?真是涨姿势了……⊙⊙
    “大小姐,吴侠宪发来消息说,援军已经从基地出发。我们现在要动手么?”杰西卡将‘电台’收回包里,摸出了自己的武器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白时插嘴:“可是,这要怎么过去?”
    他们距石床足足有一百米的距离,泥潭上又无任何类似‘路’或者‘桥’的东西,怎么过去?用飞么?或者将人一脚踹过去?也不能啊,人都被踹飞一百米了,还能动弹么?
    “这种事情包在我身上!”唐捋了一把脑门上的刘海,转身走进了身后的林子。
    白时在原地不解地眨眨眼睛,温柔默许了这次行动的提前,并没有拦着,用望远镜观察着石床,山姆、索尔和杰西卡则动作一致地检查手中的武器,神色肃然。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声低吼,白时只觉得地面微微一震,然后就看见唐抱着一棵粗壮的巨树走过来了。
    白时被刺激得心肝儿一抖,这力量,简直不能再丧心病狂!
    唐将树放在泥潭上,连接石床,形成一根独木桥。几个人招呼着就要走上去,白时却一把拉住了温柔。
    “额……那个……嗯……我用什么武器啊?”
    “……”温柔沉默了一下,说:“你的异能不需要武器,你只需要待在我们身后就行了。”
    “……”白时无语了,女主这台词的味儿有点不对劲啊,这不应该是男主对女主说的台词儿么?女主你是不是弄反了身份啊喂!
    “嘿,白时。”索尔从包里摸出了一个东西丢给他,“接着。”
    白时一喜,以为索尔要给自己那根铁棍,接到手里却感觉大小完全不符合,一看,卧槽!一个小巧的指甲刀滑稽地躺在自己的手心。
    “……”好想骂娘怎么办?
    “好好使用哟。”索尔笑逐颜开。
    “什么蛋碎玩意儿!”白时一把扔向他,“蛇精病啊你!”
    “开个玩笑而已嘛。”索尔将指甲刀收好,“看你刚刚如此可爱的反应下,我就勉强把我的终极武器借给你傍身吧。”
    白时毫不犹豫地呸了一声。
    “……”
    几个人来到石床,左摸摸右敲敲也没有找到打开的机关。
    白时按照剧本中所给的信息寻找着菊花的图案,不要问他为什么会是菊花,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可以肯定,修这个玩意儿的人不是腐女就是基佬!
    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一幅万花浮雕上找到了那朵不起眼的含羞小菊花。白时伸着食指凑近正要按下去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恶寒,停下手用手中的铁棍代替手指戳了上去。
    只听得咔嚓一声,石床分成两块,从中间裂开,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洞,露出一截石凿的阶梯。六个人相视一眼,山姆首先走下去,然后去索尔、温柔、白时、杰西卡,唐走在最后。
    走了大概一分钟就到底了,接下来便是一道长长的甬道,五十米开外是一个巨大的双扇门,门口游荡着两只b级丧尸和两只a级丧尸。白时因为一进来就释放了异能,所以四只丧尸并没有发现他们,山姆和索尔屏息飞速移动,脱离了领域之后也有一秒的时间不会泄露气息,所以他们的速度要足够地快。
    眨眼间,四只丧尸的头便被利落地砍了下来,索尔将丧尸的‘心脏’完美地切割下来,装进背包里。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一座巨大的牢笼从头顶落下来,将六个人罩在其中。
    双扇门被缓缓推开,齐刷刷走出来两排训练有素的大手模样的人,而后是一男一女,他们从这两人身上感知到了强大的异能源,应该是a级异能者。
    “迷路的六只小老鼠,欢迎来到我们的王国。”最后走出来的男人穿着纯白色的风衣,灰色长发扎成一个斜辫懒懒的搭在左肩,过分苍白的瘦脸,黑色的嘴唇一开一合,像是从坟墓中爬出来的厉鬼。
    和想象中的王铁柱相差太远,白时咬着腮帮子骂了一句卧槽!
    温柔也很惊讶,皱着眉头警惕地盯着那个男人,“王铁柱?”
    谁知刚说出这三个字,对面的男人脸就黑了,这三个字一直以来都是他的忌讳,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敢叫他的这个名字,他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叫kg。
    正当他怒火气快冲冠的时候,索尔不怕死的笑出了声。
    “噗……对不起,没忍住。”索尔表情扭曲,似乎真是憋不住了。
    白时:“……”他就说队友里有猪吧=_=,骚年,为你点一排蜡烛。默默地拉远了和索尔的距离。
    根据剧本里所说,这个王铁柱的异能强大到可怖,完全爆发时比s级还要厉害一点,但是有一个瑕疵,就是他的异能相当不稳定,如果不服用特殊的药剂,他就会异变为丧尸。对于他这么骄傲且臭美的人来说,怎么可能接受自己变成一个恶心的丧尸?
    白时的任务就利用这一点瑕疵打败他,但在此之前得让小伙伴们解决这些会异能的喽。所以,恶战开始之前白时选择乖乖躲到一旁保护自己。
    王铁柱也是丧心病狂,竟然拼命地往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笼子里不停地塞丧尸,磨光他们的异能源,而索尔也更惨,直接被拉出去,被王铁柱的小伙伴们群殴。
    “啧啧,太暴力太血腥了。”白时躲在角落里,被剧情君半搂着观看着眼前的一幕,偶尔飞过来一个丧尸,白时抡起就是一棍子,直接爆头!还好他来之前被温柔逼着加强锻炼和砍柴,不然,这种情况就只能干瞪眼了。况且身边还有剧情君,不怕!
    他没有使用异能,一是节约异能源,二是不让王铁柱察觉异样。
    但他还是低估了王铁柱的智商,王铁柱已经注意到了白时,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白时慌了一下,强装镇定。
    心里默念着主角光环。
    然后,奇迹真的粗线了,援军已经赶到了!虽然不知道为何这么快,但是他赶到了!妈蛋,坐的是火箭吧!白时习惯性地在心里吐槽到。
    吴侠宪踮着脚尖偷偷蹭到白时身边,抓住白时的手就是稀里哗啦一阵哭。活像一个探监的小媳妇儿抓住丈夫的手倾诉相思之苦。
    “……”
    这比喻是什么鬼!
    “你们怎么这么快?你是不是提前通知了?”白时小心问道。
    吴侠宪抽噎了一下说:“没有啊,他们是坐一个非常快的东西来的。”
    白时心惊,难道真是火箭?
    “好像叫空间定位装置。”
    “!!!”这玩意儿不会是类似游戏中传送带的那个东西吧?白时偷偷看一眼剧情君。剧情君淡定地点了点头。
    “……”
    群架打到最后,白时发现其他基地也派了高手来,一阵混乱之后,王铁柱的小伙伴都被灭得差不多了。剩下几个残喘的服用药剂强行将自己的异能拉到a级的异能者。
    温柔冷漠着一双眼睛面对王铁柱,不顾自身负荷将体内的异能源压缩,获得三分钟s级异能。
    王铁柱冷笑一声,喝下了一小瓶黑色的液体,苍白的皮肤上顿时爬满了红色的花纹,眼白消失,双眼变成了纯黑色。
    白时捂住双眼不忍看这一幕,剧本里有描写,温柔被王铁柱虐得只剩一口气,其他冲上去的人最后也是缺胳膊断腿的,整个过程血流量相当壮观!
    而就在最后一刻,身为男主的他就要出场了。此时服用了异能加强剂的王铁柱已经处在了变异的边缘,白时只需要再刺激他一下,阻止他服用解药就行了,待他变为丧尸之后,然后利用自己异能就能将他打败。
    在所有人都倒下的一瞬间,白时吐出一口气,从吴侠侠的衣服里翻出来一面镜子冲向了正要服用解药的王铁柱。
    身后的吴侠宪对着白时无情离去的背影使用尔康手,惊呼:“我的镜子!”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菌来更新啦,亲们快来看q(s3t)r
    这三天还有两更哟,酷爱来给作者菌加油吧= ̄w ̄=
    最后谢谢基友给我扔的地雷2333
    ☆、第二十二章:第三个故事
    “王铁柱,看这里!”笼子也在战斗中破碎,白时冲上去大吼一声,将镜子正对着王铁柱。
    “……”
    “咦?你怎么没反应?”白时愣住,看到镜中丑陋的自己不是应该发狂么?一定是我使用的方式不对,再来。
    调整姿势,“看镜子!”
    “……”
    一只乌鸦拖儿带女从头顶飞过……
    “呵呵……”白时冷汗狂飙,尼玛,今年武侠雷剧看多了。
    王铁柱黑着脸一拳挥向白时,白时心想完蛋了,谁知身后一暖,剧情君抱着白时往后退,躲过了这次的攻击,白时心想,咱作弊不能这么明显吧。于是就对剧情君说:“好歹让我受点伤,这么叼的外挂太伤他自尊!”
    剧情君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说的在理。”
    白时正想剧情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然后自己就被对方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给扔在地上了。
    我擦!恶狠狠地对上剧情君似笑非笑的眼睛,白时被气的头顶冒烟,四爪刨地。
    王铁柱将白时打飞后,感觉体内的力量快要将自己撕裂,赶紧将自己身上备着的中和剂拿出来,正欲服下。不料被突然冲过来的吴侠宪一口咬在手上,手一松,药剂摔碎在地上。
    王铁柱怒火中烧,一记铁拳砸在吴侠宪的腹部,吴侠宪开启了异能也只能抵挡住他七成的力量,生生挨下了他三成力量被震飞撞在墙上,喀出一大口血,晕死过去。
    白时朝吴侠宪竖起了大拇指,“干得漂亮!”看来王铁柱的异变已经开始,才可以伤得了对异能者异能免疫的吴侠宪。
    勉强从地上站起来,白时开始吐槽王铁柱,从名字到发型,从发型到衣着,最后再到脸。完全不留一丝一毫余地的嘲讽,王铁柱被气得过浑身发抖,智商狂降,不停地用异能攻击白时,白时凭借剧情这个强大的外挂后台,倒是没受什么致命的伤,直到最后,王铁柱异变的程度越来越多,他的攻击对白时的伤害也渐渐减弱,等到终于完全西瓜的时候,白时心中一喜,提起‘终极武器’一遍又一遍地砸向王铁柱的头颅。
    砸一次棍子就被震飞一次,而白时也会受到反弹力量的伤害,可以说,这是一次两败俱伤的战斗。
    剧情君在一旁看得眼神越发的冷,恨不得冲上去分分钟虐死王铁柱,但是,他无法这样做,他们是不能随意杀死剧本里的npc的,这是一个很蛋疼的规则。
    前面多次破坏剧情已经让白时陷入了困境,不能再过度破坏了,现在只能保护白时不被杀死。
    在白时的力量被榨干的最后一秒,王铁柱终于倒下了。
    双手双脚脱力白时仰面躺在地上,连呼吸都感觉费力,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白雪花,而后突然一黑,就像电视的电源突然被掐断了一样,白时彻底晕了过去。剧情君跑过去将他搂在怀里,听见他嘴里嘟囔了一句:“尼玛,做主角好累……”
    剧情君失笑,拨开他黏在额上的头发,低头在他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
    白时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围了好大一群人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吴侠宪拄着拐杖扑过来,抱着他就是一个劲儿地哭,最后被杰西卡冷着脸提走了。
    白时:“……”感觉到了浓浓的基情!
    白大褂也来了,翘着他那个经典的兰花指,指着白时就是一顿猛夸,什么‘我就知道少年你非池中物啊’之类的云云。白时听得是一阵胃抽。
    “要吐了要吐了要吐了……”
    “……”
    各基地的首领也派人前来探视了,白时真是受宠若惊,温柔一直待在他的身边更是让他心里大呼开心,“看来这是美满结局的节奏啊!”果不其然,乘着各基地来的人还没走,!首领就宣布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温柔和白时的婚事。温柔喜欢白时不说,加之白时的身份,首领本就有意让他们结合。
    接受着来着四面八方的祝福,白时心里也是挺高兴的,但也有一点怪怪的感觉,下意识地四下寻找剧情君的身影,他正靠在窗边看风景,白时心里不由地放下心来。
    白时一养好伤就举行了婚礼,基地内所有的异能者和人类都给予了他们最高的祝福之礼。
    婚房中,白时异常紧张和不安,温柔也没说话,两个人均是眼神躲闪心跳如鼓。白时则多了一丝尴尬和不知所措,正当他准备开口打破沉默时,世界突然变黑了。
    脑海里响起了小喇叭欢快的声音:从此,男主角和女主角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哈?
    尼玛,脱了裤子你就给我看这个?结束语还是盗版别人童话故事的!敢再敷衍一点么?敢再黄/暴一点么?我连新娘子的手还没摸着呢摔!
    小喇叭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眼前一亮,白时发现他又回到了老地方,与以往不同,不再是黑漆漆一片,而是多了一些日常的东西。比如――床。
    “……”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喇叭呢?我要掐死他!”白时一把提起蹲在门后面种蘑菇的文字君。
    “嘤嘤……伦家不造……”
    白时嫌弃地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文字君,骂道:“你丫,除了哭还有啥能力?”
    文字君鼻涕一抽,伸出爪子弱弱地指着门后面,说:“种蘑菇……”
    白时一看,还真有一大堆蘑菇,顿时无语了,将他放开,“……你继续。”
    封面君突然出现,给白时套了一个巨大的花环,“恭喜你,终于圆满完成一个剧本。”
    纸页君和符号君在一旁撒花和拉礼炮,“哦哦哦……恭喜……”
    设定君眼镜一推,慢条斯理地说:“演得不错。”
    “……”
    被设定君夸奖的白时没有感到一丁点儿的高兴,而是相当愤怒地把花环脱下来扔在地上,“整这些玩意儿我也就罢了,为毛要给我穿大红袍子?还是女士的?谁的主意?”
    几个人纷纷抬头看天,“天气不错,适合运动。”说完,手拉手飞也似的离开了。白时眼睛一眯,扭头瞪向门后的文字君,却发现那里已经是人去……蘑菇还在……
    “白时,过来。”
    剧情君坐在那张巨大的床上,神情愉悦,直勾勾地盯着穿着大红嫁衣的白时,眉眼一笑,夸赞道:“衣服不错。”
    白时咽了一口水,不知道剧情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两股战战,几欲奔走。
    剧情君见白时没反应,微眯起双眼,重复道:“过来。”
    白时四下看了一眼,发现连个鬼影都没有那些家伙早已不知所踪,他真后悔当时没用根铁链将文字君栓起来看门!
    硬着头皮龟速挪过去,白时干笑两声,问:“那个……有什么事吗?”
    “坐。”
    “哦。”
    ……
    “过来一点。”剧情君皱眉。
    白时连忙摆手,“这里挺好。”
    “过来。”剧情君耐着性子再次说。
    “啊,真的不……唔……”活还没说完,嘴巴就被突然坐过来的剧情君吻住了。
    “这里……不错。”
    “唔……魂淡……”
    远处偷看的几个人中,设定君摸了一把下巴,咂嘴道:“没想到老大这么闷骚。”
    封面君:“楼上+1”
    纸页君:“+1”
    符号君:“+1”
    小喇叭:“+1”
    文字君:“嘤嘤,伦家也好想被推倒。”刚一说完,就遭到了其他人飞来的冷眼。
    “破坏队形,枪毙!”符号君一脚将文字君踹出偷看队伍,用手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
    设定君:“点赞。”
    封面君:“跟。”
    符号君:“跟。”
    小喇叭:“跟。”
    正抽空让白时换气的剧情君一记眼刀甩过来,语气森然,“给你们一秒钟的时间消失。”
    话音一落,寂静无人……
    再次被含住嘴唇的白时欲哭无泪,再挣扎也是白费力气,而且在床上扑腾的姿势,太难看!
    “唔……我的腰带――”
    “我的衣服――”
    “你脱衣服干嘛!唔……”
    吓!这是要……这是要被玩儿坏的节奏啊!妈咪!爸比!我要回家qaq……
    被剥得只剩一条内裤的白时浑身肌肉一紧,被压住的双腿奋力往上顶,一顿瞎扑腾,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你你你……赶紧给我停停停下来……”
    剧情君抬起脸,眼里泛着水光,“为什么?”
    “我不愿意!你你这个行为是是……是犯法的!”
    “……”
    “……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是个有节操的人!”白时一急,眼里挤出两滴眼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为了贞洁,他,宁死不从!
    过了好一会儿,剧情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好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
    “……呵呵。”
    身上的重量一轻,白时霎时心头一松,剧情君整理好衣冠,扔给白时一个项链,挂坠是一个精致小巧的金属哨子。
    白时眨眨眼,不解地看着这个东西,不明白剧情君又意欲何为。
    “戴着他。”
    白时抬头看剧情君,剧情君也看着白时,在看得快要擦枪走火之前,白时迅速地将项链挂在脖子上。
    剧情君淡淡的看了一眼项链,然后转身离开。同时,白时的脑海里出现了下一个故事的剧本,一看标题,白时嘴角抽搐了,‘小道士与猫妖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居然还有人妖殊途的狗血剧!
    翻来一看人物设定,白时顿时斯巴达了。为毛又是两个男性之间的爱恨情仇!这剧组是缺女人么?搅基都搅到妖魔界了?这种违反大自然规律的行为就不怕受到大自然的惩罚么!
    哎哟,我这个暴脾气!!
    怀着满腔愤恨的情绪,白时独自踏上了前往下一个故事的入口。这尼玛是存心要把我掰弯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个故事终于结束鸟~\(rq)/~
    话说,这章我可没有描写嘴巴以下的皮肤哈( ̄幔)
    我可是狠纯洁狠纯洁的= ̄w ̄=
    说好的第四章大概会迟几天了,你萌放心我一定会补上的!信我信我……
    ☆、第二十三章:第四个故事
    一个小道士和他的师傅生活在一个山野处的小村落里。他是他师傅下山捉妖时半路上捡来的一个苦逼孩子,没爹没娘,被师傅拉扯大,还传授了他捉妖的本领和做人的道理。
    他的师傅是远近闻名的捉妖道士,这一生也除了不少恶妖,感化了不少误入歧途的好妖。
    人一旦步入老年就喜欢给后辈讲一些过去的事情,他的师傅最常对他讲的就是四十年前,在他老人家双十年华时,在皇宫里遇见的一只魅惑君王的九尾狐。
    为什么常常说这只狐狸呢?
    原因很简单――这是在他手里逃走的唯一一只妖!
    师傅已是六十的年纪,白发苍颜。这几年来,也没有人前来求捉妖,闲散安逸了几年,想在离去之前,再下山捉一次妖。
    师徒两个人等啊等,盼啊盼,终于有一个人上山来了,扛来两石大米,带着两锭白银请他师傅下山去府中捉妖。
    当时他师傅就激动的浑身颤抖,“终于等到你……”
    当天,他们就收拾了些东西下山了。
    那来人也是心细,知道他师傅年纪大了,不易走山路,早就提前将府里的轿夫派来了。一行人拥着一顶大红轿子浩浩荡荡地下山了,这阵仗,搞得好似娶亲似的,就差个长着大黑痣的媒婆和一班吹唢呐的乐队了。
    小道士不常下山,对娶亲不是很了解,只听得走在他前面的一个家丁对着抬轿的轿夫问道:“我说,这轿子的颜色有点儿艳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娶亲的呢!”
    轿夫看了一眼那家丁道:“憋说了,还不是老爷半夜将人叫起来,迷迷糊糊的看错了,把前几日少爷娶亲用的轿子给抬出来了。”
    “我就说这轿子怎么这么眼熟呢。”
    “艾玛,讲究这么多干啥?都是用来抬人的,管他什么色儿呢!”
    小道士懵懵懂懂听着两人的对话,觉得他们俩人说话的口音挺有意思,心里默默地模仿着将他们的对话说了一遍,乐呵了。
    天黑前,一行人在城郊的皇城庙里休息了一会儿,才进城。又在街道小巷里穿来穿去,最后在一个小门处停下,将师徒二人带进去。
    “委屈大师了,老爷说这件事不能让邻里街坊们知道,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只能让大师从后门进去。”
    大师手一挥,道:“无妨,前去布阵吧。”
    管家躬着身体将师徒二人带到了仓库。仓库前站着几个衣着华丽的人,便是这府里的老爷和他的妻儿。
    经过一番交涉后,师徒俩才得知这位开米店的米老爷家里的仓库出现了老鼠精,吃了不少粮食。每到半夜仓库里就开始躁动起来,这几月来尤为厉害,也请过几个捉妖的道士,但都没有收服这只鼠精。听说山野中有一位捉妖的高人,这才请了管家前去请。
    小道士的师傅听完频频点头,说:“莫慌,我且布下阵法,今晚定当收服这小妖。”
    米老爷一听,忙躬身道:“那就麻烦道长了。”
    等米老爷携家眷离去,小道士和他师傅便开始在粮仓周围布阵。每日都在练习布阵施法的小道士三下五除二就帮师傅把阵法布好了。
    另一边的白时抬起自己的两只前爪,郁闷地看了看,然后又用后爪挠了挠自己白绒绒的肚皮。
    why我要变成一只猫?
    一直在他身旁跟着的小喇叭无辜地说:“这是剧情需要嘛。”
    “对了,剧情君他们去哪里了?”说也奇怪,自从那天差点被压的事件过后,他就没看到剧情君他们,开始,还以为是剧情君生气了(?),但后来他厚着脸皮在心里喊了好几次,他们都没有出现。
    白时不由地想起了传说中的苏吉大人……
    “呃……没错,他们被苏吉大人叫回去了啦。”小喇叭抵不过白时探视的眼神,弱弱地说。
    “why?”
    “因为……剧情被人故意删掉了……”小喇叭越说小声,脸也扭向一边。
    白时沉默,用爪子按住额头,悠悠道:“不会是把上次洞房的剧情删了吧。”
    小喇叭同情地点点头。“从那里到之后的剧情全部删掉了,还有中间的一些……”
    “……”
    拍了拍白时的肩膀,小喇叭央求道:“你就从了钰轩大人吧。”
    “……小喇叭。”白时抬头看着小喇叭,一双猫眼在黑夜中显得诡异,“你对我说的这些,你的钰轩大人造吗?”
    “……”小喇叭哭瞎,qaq,不带这么玩儿的……
    白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潇洒地扭过毛茸茸的脑袋,踩着猫步,优雅地从房梁上跳下去。
    “卧槽,姿势不对……”
    正进来画符的小道士一把接住在空中痉挛下坠的白猫,“咦?一只小猫!”
    小道士道行还不深,所以并不知道白时是一只猫妖。
    “喵喵。”白时后腿一蹬,趁小道士还在愣神,蹿了出去,找个地方躲起来。
    老道士在外面等了半天,听见里面有动静,便朝里喊道:“徒儿,可有事?”
    “没事,溜进来一只白猫。”
    “将它赶出去,免得坏了阵法。”
    “知道了。”
    白时躲在角落里,偷偷地观察着小道士。这家伙呆头呆脑的,倒是生得清秀,还有点可爱的味道,白时想到了一个词――天然呆。
    “小猫儿,你在哪儿呢?我这里有小鱼干,你吃不吃啊?”
    “……”
    抬起前爪不慌不忙地给自己洗了把脸,又把全身的毛舔了一遍,白时这才喵喵地回应着小道士的滔滔不绝。
    “原来你在这里呀!”小道士抱起缩在角落里的白时,用手顺着他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