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君对此只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剁手”,然后小喇叭爪子一抖,看了看手中的笔,再看了看自己白嫩嫩的小爪子,毅然决然地一把将笔折断了……
    测试舱再度失灵,白时二次被困,表示已经累觉不爱。等他再次从测试舱中爬出来的时候,格瑞斯也带着吴侠宪来到了研究室。
    吴侠宪跟着格瑞斯的身后,像一只小狗摇着尾巴跟在主人身后求陪耍,白时黑线。
    格瑞斯走过来看了一眼白时然后转过头去对雷奥说道:“将情况报告给首领!”
    雷奥向格瑞斯行了一个军礼,“是,格瑞斯大人!”大步踏出研究室,吩咐手下跑腿。
    格瑞斯对身后的吴侠宪笑了笑说:“好了,我就送你到这里吧。”然后便转身离去,吴侠宪红着一张脸目送他离开。
    白时终于忍不住给了吴侠宪的后脑勺一巴掌!
    片刻后,温柔出现,脸上挂着笑容,对白时打招呼道:“嗨,白时,我们又见面了!”
    “嗨,能再见到你真好!”白时笑着迎过去,嘴里说着八点档狗血爱情电视剧的对白。
    ‘嘭’一声巨响,后面的吴侠宪又毫不犹豫地让他的屁股和地砖亲密接触了。
    白时:“……”别说你认识劳纸!
    “白时,这是你新交的人类朋友吗?”
    “不认识。”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断更了这么久_(:3」∠)_
    我……我以后争取在学校用爪机码字发文_(:3」∠)_
    q(s3t)r
    ☆、第十八章:第三个故事
    白时一行人到达中央控制室内,首领和格瑞斯已经在那里等待着。温柔将人带到,便退下了,临走时却朝白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白时心花怒放,心想,有剧本就是牛,不用特别做什么,妹子都会投怀送抱!
    旁边的某人“嘁”了一声。
    白时:你刚刚是不是嘁了?
    剧情君不说话,找了个地方闭目养神起来。
    白时:……
    首领见一起进来的还有另一个人,疑惑地看向格瑞斯道:“格瑞斯,我并没有让你多带一个人。”
    格瑞斯欠身道:“首领,这是买一送一。”
    首领:“……”
    白时同情地看了一眼吴侠宪,为他是赠品这件事深表同情,这是一件多么喜闻乐见的事情。
    吴侠宪泪目,咬着小手绢儿委屈万分!
    首领无奈,“格瑞斯。”
    格瑞斯推了一下眼镜,一本正经道:“抱歉,开个玩笑。”
    白时:“……”你是逗比不解释=_=
    吴侠宪:“……”原来格瑞斯大人这么幽默!
    “他是我这次去外层发现的一块宝贝。”格瑞斯走到吴侠宪的身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我感知到他的身上有强大的异能源,而且,他的异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首领将目光投到吴侠宪身上,说:“绝无仅有?”
    格瑞斯点了点头,“所有异能攻击对他无效。”
    吴侠宪同时被两个大人物注视,紧张地直搓手指,被格瑞斯大人说自己拥有异能已经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加受宠若惊了,还说他的异能是绝无仅有的,他整个人都飘飘然了。今天他的幸福值已经爆表了!此生,无憾……
    白时内心已经抓狂,他才是主角好么!无下限同志你只是路人甲好吗?快看过来,快看过来,主角在这里啊!
    等到他们终于讨论完了吴侠宪的异能的时候,这才将目光转到白时的身上。
    “那么他呢?”首领看着白时说道。
    格瑞斯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他只能从白时身上感受到异能源,但是却无法感知出他的异能是什么,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异能,这次也许只是意外。“抱歉,我无法感知他的异能类型。”
    根据剧本中所写,他的异能就是可以百分百不受丧尸的攻击,和吴侠宪的能力有些类似,简单来说就是,所以的丧尸都不会攻击他。白时不由地挺了挺胸膛,主角向来都是这么牛叉!当然,吴侠宪是个例外!
    白时:喂,小喇叭,这和吴侠宪是怎么回事?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剧情君解答他的问题难度系数很大,所以,白时觉得还是问小喇叭靠谱一点。
    小喇叭:“意外。”
    “纳尼?”我擦,能来点靠谱的吗?
    “他很可能逆袭成为主角,你,加油!”小喇叭说完,屁股冒烟地跑了,因为他知道,白时一旦发怒,遭殃的肯定是自己绝对不会是钰轩大人!qaq
    白时:我去……这真的只是一次简单的穿书么?
    因为不能确定白时的异能,所以,格瑞斯非常恶趣味地提出了进行一次实验。而首领也想要验证什么,所以非常痛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于是,白时像一只小白鼠似的被提到了实验室。
    得知实验内容的白时,在心里默默腹诽着这两人的丧心病狂。吴侠宪被人领到休息室去了,临走前挥着小手绢儿向白时告别。让白时越发觉得心塞塞。
    所谓实验室其实是平时异能者们进行实战训练的一个封闭空间,四周都是透明的玻璃墙,便于外面的人观察里面的情况。
    虽然剧本上没有这段的具体描述,但是白时心里还是有些犯怵。俗话说,不可预知的危险才是最危险的!
    事实证明这句话果然是没错的。
    白时现在密室的中央地带,眼珠子乱转,突然脚下一阵剧烈的震动,接着,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方形黑洞,然后一只面目丑陋的丧尸随着升降台出现了。
    白时尖叫出声:“这尼玛的是传说中的丧尸啊――”极速后退,背靠着墙壁。丧尸的脑袋四下转了一下,似乎在捕捉气味。
    白时的脑海中突然蹦出了几句话。此处剧情,主角需在内心不断重复‘你看不见我’这五个字。
    白时:“……”
    本来朝白时扑过去的丧尸突然停下,在空中搜索了一下气味后,开始在密室中游荡起来。但每次都避开白时,似乎哪里是不存在的地方。
    白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他决定等自己出去以后,绝对不会放过这本书的作者!
    格瑞斯命令手下将丧尸回收,白时扶着墙壁正想站起来,谁知又看到格瑞斯非常淡定地命令手下继续放两个高级丧尸进去。
    呵呵……我不会告诉你,我去年买了个表!
    白时蹲在原地,心里默默地念着防身咒语,无语地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丧尸,从低级到高级,涵盖全面,造型多样化。如果给他们每个发一个菜篮子,完全可以营造出菜市场的氛围,当然,买菜大妈们自然是要顺眼多了。
    折腾了好一会儿,这场蛋疼的实验这才结束了,白时一出去就被激动的首领大人抱了个满怀,“孩子,真的是你!”
    白时嘴角一抽,末世文里出现这种家庭伦理苦情剧的风格真的好么?脑海中的剧本下一部分开始解锁,自动弹出。白时浏览了一遍,内容可以概括为两个重点。
    第一,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第二,和女主组队去打怪,刷心动值。
    ……
    首领将白时带到中央室中,难掩激动地向他说起以前的事,告诉他关于他的身世。和剧本中说的差不多,他是前任首领的儿子,生下来就拥有强大的异能源,且异能相当特别,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不被丧尸注意。
    在多年前外层人类的叛变中,丧尸病毒研究者王铁柱(这名字一听就是中国人……)挟持了刚刚出生不久的他逃出基地,从此杳无音讯。前任首领派出身边的两个亲信四下寻找,最终也一去不复返。
    前首领的妻子在寻找的过程中被丧尸吃掉,备受打击的前首领也在不久后辞世。最后便由温柔的父亲――基地中唯一的s级异能者担任首领一职。
    白时“怔愣”,一言不发,似乎在消化这个事实,首领叹了一口气,吩咐格瑞斯将他带下去休息,给他一点时间消化。
    “明天,我将在全基地人的面前公布你的身世。”
    “呆呆地”跟在格瑞斯的身后,白时低垂着脑袋。待格瑞斯离开后,才将头抬起来,揉揉发酸的脖子,大字型地往床上一躺。“累死了。”
    “小喇叭,快出来给我揉揉。”白时朝着天花板说道,随机一个黑影压下来。“喂喂喂――剧情君你要干什么啊啊――”
    “睡觉。”剧情君压在白时的身上,对身下软软的人体肉垫很满意。
    白时欲哭无泪,“你要睡觉我让你就是了,干嘛要压在我身上啊!”
    剧情君不理他,闭着眼睛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
    白时在床上苦苦挣扎,“你这样睡不舒服的,我全身都是骨头,硌得慌。”
    将他乱动的身体固定好,剧情君懒懒出声,“别吵。”
    “我求您了,您老下来吧,我会被你压死的,您就放过我吧,我……唔……”
    放开他的嘴唇,剧情君直视他的眼睛说:“还吵么?”
    白时的脑袋一片空白,呆愣地摇了摇头。剧情君满意满意地笑了笑,低头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将脑袋靠在他的颈窝处睡去。
    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白时心惊肉跳地度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白时顶着一张红肿的嘴唇站在首领大人的身侧,接受全基地人民的目光。首领大人被他嘴唇的颜色刺激到,忙问:“白时,你的嘴唇是怎么回事?”
    “额……这几天有点上火……”白时摸着嘴唇,尴尬地说。想起今天早上被剧情君按在床上狂啃的画面,他就浑身冒冷汗。
    首领了然地点点头说:“明天让厨房给你做清淡一点。”
    “额,谢谢……”
    白时的真身份被所有人认可已经是三天后了,这三天来他每天都吃黄瓜拌饭,嘴唇却越来越红肿,首领捉急了,连忙请来人类医生替他看看。
    白时连忙摆手,这种事他要怎么解释呢,总不能说是被人亲的吧!
    由于白时的强烈拒绝,这件事只好作罢,白时也不得不和剧情君商量(哀求),剧情君沉默,勉强缩短接触的时间。
    白时泪目,何时才能逃脱剧情君的魔爪?许久不见的封面君鬼魅地飘出来,幽幽地说:“秋天快要到了,是个菊花绽放的美丽季节呢。”
    设定君揽住封面君的小腰,温柔地说:“媳妇儿,咱回家赏菊去……”
    白时:“……”
    脱鞋,瞄准,射击!
    给劳资滚粗――
    一对奸/夫/淫/妇顿时淫/笑地勾肩搭背地离开了。
    几天后,首领将白时和吴侠宪召到了中央控制室,向他们说明了眼下丧尸大爆发的情况,给他们布置了一项艰巨的任务――找到王铁柱的研究基地。
    他们两人的异能最适合这次的任务,成功率也比较大。所以这次的任务非他们二人莫属,当然,随行的还有五个人。
    白时虎躯一震,征服女主的机会来了,但是……白时看了一眼满脸兴奋吴侠宪,想起小喇叭的话,果断将他定为一号情敌!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用爪机发文也是醉了,_(:_」∠)_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幔)
    ☆、第十九章:第三个故事
    当年王铁柱挟持了首领的小孩,将研究所里研究资料一并带走。在途中的时候因为嫌带着个孩子太麻烦,便将小孩扔在了半路。小孩身为主角当然命不该绝,有幸被首领派出的两个人找到了,但是很狗血地遇到了丧尸围攻,头部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啥也不记得了,就带着孩子在找了一个地方生存下来。
    而王铁柱也不知道从哪儿忽悠了一群人,加入了他的研究,建立起了一个研究基地,其中是鱼龙混杂,有普通人类,有低级异能者,也有些高级异能者,因为不满屈于人下,野心勃勃,所以就被王铁柱忽悠上船。
    他们利用人类和低级异能者做实验,想要研究出一种能提高自身异能源强度的药剂,成功率极小,而且副作用挺大,失败的试验品最终沦为了丧尸和怪物。所以,这片大陆上的丧尸与变异物种正在急剧增多。
    白时当时想,哪儿来这么多傻逼?明知道成功几率不大,还傻呵呵地凑上去,甘愿变成丧尸和怪物!
    正说的津津有味的白大褂瞥了白时一眼,说:“这就是这些失败品的奇葩之处了!他们变成丧尸以后任然具有人类的性/欲,能与同类□□,且繁殖速度极快。”
    “我擦,面对同类如此恶心的嘴脸,这些尸兄都能下得下去嘴?”白时咋舌,他是在无法想象两只尸兄抱在一块儿滚开滚去的美好画面!
    “尸兄的审美观岂是你一介凡人能明白的?”白大褂翘起兰花指,调皮的说。
    白时无语,看着那只泡脚凤爪般的手,大赞道:“博士真是翘的一手霸气的兰花指!”
    博士略感羞涩,“滚犊子……”
    根据情报,王铁柱的研究基地坐落在距离此处较远的一座森林中。白时等人驾驶了两架直升飞机启程,中途就队伍的名字问题进行了深刻且严肃的讨论。
    白时倒是难得没插嘴,默默地在一旁反思,自己和剧情君的关系。这又被摸又被啃的,他就算再不愿也不得不认清了三个事实。
    一,剧情君是个基佬。
    二,这个基佬貌似看上自己了。
    三,自己还不能拒绝他!
    臣妾做不到啊――
    “叫敢死队怎么样?”
    说话的是那天调戏杰西卡的红头发男人――索尔。他此刻正和另一架直升机上的驾驶员唐用无线麦克风交流着。
    “霸气但不够响亮。”
    “那么飞虎队如何?”索尔又说。
    “响亮但不够霸气。”
    “……”索尔沉默了。
    白时在一旁憋到内伤,艾玛,这不是白云黑土小品中的经典对白么?
    过了一会儿,麦克风里传来了吴侠宪同志略带兴奋的声音,“飞虎敢死队怎么样!”
    “少侠真机智!”白时竖起大拇指。
    “……”
    索尔吹了一声口哨,拍案决定:“既霸气又响亮,就它了。”
    “……”
    白时怀疑队友中混入了猪……
    距离目标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白时闲得无聊,又不敢去勾搭剧情君,只能一个劲儿地在脑海中戳着小喇叭的挂牌,但奈何这胆小的货死活不肯出来,白时只能放弃,去翻翻剧本。
    一翻开就立马跳出了一个任务提醒――和女主聊天,刷好感值。
    “……”
    白时默默地挪到温柔身边,开始和她天南地北的胡扯,差点连泡妞三百问都用上了,也是蛮拼的。
    他发现温柔虽然名字温柔,但是性格却是有点高冷的,还好自己与她有特殊的关系,还有男主角属性,否则根本聊不起来。交流过程是相当愉快的,除了索尔偶尔的几声咳嗽有点煞风景!
    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很快白时就确定了第二情敌。
    聊着聊着突然感觉背后有点冒寒气,白时不用扭头就知道剧情君出现了!顿时有点惴惴不安。
    见他有点走神,温柔问:“怎么了?”
    “啊,没什么。有点恐高而已。”白时胡乱想了一个理由。
    温柔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着说道:“怪不得要和我聊天,原来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白时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呵呵呵了。
    “到了。”索尔说。
    两架直升机在巨大的森林中央的某处空地降落巨大的风力震得四周的树枝乱颤,似群魔乱舞,树叶和草屑也漫天飞舞。
    白时刚一落地,剧情君就鬼魅地出现在他身后,面色不善。白时顿时虎躯一震,而后又对自己这种选择性屈服的病感到深恶痛绝!
    太没节操了……
    成员全部落地后,温柔立刻进行了分组,两个人为一组,共三组,分别从三个方向进行探索,剩下的一个人则在原地待命。
    毫无疑问,白时自然是和温柔一组,杰西卡和山姆一组,索尔和唐一组。吴侠宪则留在原地待命。
    “我也想去!”吴侠宪弱弱地要求道。
    “不行你没有实战经验!”温柔毫不犹豫地否决。
    吴侠宪有点委屈,指着白时道:“他也没有,而且还比我小!”
    “我会负责他的安全。”
    吴侠宪不说话了,杰西卡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道:“留在原地也是一种战斗,你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杰西卡一脸我看好你的表情让吴侠宪感动地想哭,被他最崇拜的杰西卡大人这样寄予厚望,此生无憾!
    然而事实却是……
    “我对手下人说话时一直是这个表情。”
    吴侠宪哭晕在厕所。
    众人:“……”
    剧本解锁:前方五公里处出现变异狼群,骚年勿要胆怯,否则泡不了妹子!
    听完脑海里的提示音,白时真想一巴掌呼死小喇叭。你丫!节操是掉在床上了么!
    森林中的湿气较重,不一会儿便开始白雾弥漫,白时紧跟在温柔身后,能见度越来越低,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拽住温柔后腰的皮带,温柔的手就已经伸过来拽住了他的手。“小心,不要走散了。”
    温柔的手上戴着特制的皮套,白时隔着这层皮革都能感觉到她手心灼热的温度不过,白时可不会认为温柔妹子是因为紧张羞涩导致体温升高。因为剧本上说了,女主因为异能关系所以体温比常人要高。
    两个人就这么手拉手地漫步在这个诡异的森林中,利用无线对讲机和其余五个人保持联系,但随着距离拉远和干扰,无线对讲机也不能用了,索性没有发生什么突发状况。路上倒是遇到了一些变异物种,但都是战斗只有五的渣渣,温柔用手枪就轻松地解决了它们。
    不过遇见了企鹅倒是让他们汗颜了一下。森林中居然有企鹅出没?
    温柔说:“这可能是他们捕捉来实验的,这里的变异物种越来越多,看来研究基地应该在这附近,小心一点。”
    白时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与温柔挨得更近了些,身后的剧情君虽然极度不爽,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仍旧是保持着一张万年面瘫脸。
    这只是在演戏而已。
    “别动!”走了一会儿,温柔突然低声说道。
    白时脚步一顿,立刻抬眼扫了一下四周,白茫茫的雾气中,亮起了十几双兽眼,入天边残阳那般艳红。
    “该死!雾气太大了。”温柔将白时护在身后,右手手心向下呈爪状,不一会儿红光乍现,她的体温逐渐升高,从掌心中生出一根二指宽的红色藤鞭,藤鞭四周的水雾顿时汽化,发出“滋滋”的声响可见藤鞭温度之高令人咋舌。
    藤鞭与火焰的结合也是诡异,剧本中所说,温柔的父亲是火系异能,母亲是木系异能,而她同时兼备了父母的异能源,所以便融成了这个异能,a级之上但却没达到s级。
    由于高温,四周的水雾也逐渐消散狼群逐渐现身,变异的外貌让白时和温柔均是一震。
    这尼玛的是重金属吃多了吧!白时在心里吐槽,狼身大部分呈红色,如同正在被烧铸的铁器,牙齿和爪子足足比一般狼长了五倍之多,那坚硬如铁钉一般的毛发白时也是醉了。
    烧烤的话也是蛮方便的,直接把食物扔在它身上插着,能一会儿就可以拔下来装盘了,=_=真乃野炊必备之烧烤架,无碳与明火,这多环保!
    “你的异能对这些变异的物种有用么?”温柔问。
    白时老实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温柔挥动着手中的长鞭,将扑上来的一只狼抽飞,“你试试!”
    正在狂翻剧本的白时停下来说:“不用试了,它已经扑过来了!啊――”
    “……”
    白时擦着头上的汗,凭借自己的主角光环和剧情君的帮助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温柔眼见狼越来越多,抽空朝白时大喊道:“放信号弹!”
    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升空,远处的两个小组立刻朝这边飞奔。
    红色的藤鞭抽飞一只只扑上来的狼,异能源正在极速地流失。白时看着温柔越来越吃力的挥动着藤鞭,急得满头大汗,转头向剧情君求助,剧情君淡定地将小喇叭踢出来。
    “我我不知道怎么办qaq”
    “……”
    不要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啊喂!
    作者有话要说:  骚瑞,又这么慢更新_(:_」∠)_
    但是你们放心我对这篇文是真爱= ̄w ̄=
    还有,谢谢漫无目的的高跟鞋扔了一颗地雷,奖励香吻一枚q(set)r
    ☆、第二十章:第三个故事
    友情提示:男主没有在女主面前体现出强大的一面,好感值没有达到要求,心动值余额不足,无法升级异能。队伍中的山姆成员逆袭成为男主的可能值增加!请男主注意!
    妈蛋,这什么玩意儿!
    白时一把掐住小喇叭的脸蛋,咬牙切齿地在心头说:你知不知道你很蠢?
    小喇叭不停地扑扇着被泪水打湿的眼睫毛点头,“求放过……”他怎么会知道,男主的异能是需要喊‘口诀’才能释放的,这是你自己没把剧本看清楚好吗?关自己什么事儿啊……
    白时:……
    真是快被这群奇葩(除了他……呃,还有剧情君)蠢哭了……
    赶来的另两个小组队员已经加入了屠狼的战斗,温柔将白时推到一边,让他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进来搀和。这明显是看不起自己嘛摔!
    不过,刚刚自己的表现也确实low了点_|||,而那个叫山姆的人,平时一声不吭没啥存在感,但是关键时刻就是眼疾手快,跑得也比别人快,白时默默地看了一眼那在空中跳来跳去的大长腿,再瞅眼自己的,默默地心塞了。
    妈蛋,爹妈给的优势啊这是!
    当时山姆可谓表现的相当有英雄气概,二话不说一刀将从正面扑向温柔的狼拦腰砍断,同时搂着温柔的腰来了个华丽的大转身,以华尔兹的舞步避开了四溅的狼血!白时在一旁看着,也是醉了。
    哎哟卧槽,这尼玛是末世剧还是偶像剧,还是末世偶像剧呢?
    喷你一脸猪肝瘦肉粥!
    贱/人,还我主角气场!
    所以被某人抢了风头的白时非常不爽,身为男主的他怎么能忍受有备胎的存在呢!但是,好像剧情君挺高兴的。呃……貌似。
    “剧情跑偏了也很正常。”
    “……嗯?”白时愣住,这是一个剧情君会说出的话?
    剧情君见他不明白,提示道:“前两个。”
    白时:“……”
    做人这么直接是不会有朋友的。
    “跑偏了算我的。”
    “……嗯?”
    白时惊讶地看着剧情君,对方僵硬地将脸扭到一边。卧槽,这一脸别扭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白时‘呐喊’脸,妈蛋,感觉要出大事了……
    “白时。”小喇叭小心翼翼地挪到白时旁边,捏了捏他的衣角,说:“你现在必须要让你的心动值上升,否则你的异能无法升级,后面的剧情就进行不下去了。”
    正处在惊吓状态的白时听完立马回过神来,“心动值要怎么刷?”
    小喇叭用眼睛示意另一边的战场。白时领会,从大家刚刚丢给他的背包里随便摸出了一根带电的铁棍手忙脚乱地就冲过去了,剧情君一时晃神没拉住他,回头一看,小喇叭也跑得没影儿了。
    剧情君:“……”
    白时提着铁棍,嘴里默念着‘看不见我’,直愣愣地冲向了温柔,闭着眼睛一顿乱挥,只觉得手中的铁棍发颤,震得虎口生疼,耳边响起了几声狼的呜咽声,脸上也被喷了温热的血。
    温柔和山姆看着冲过来的白时,脸上本来凶狠的表情变得一愣一愣的,这画面……太吊炸天了!
    同时看过来的还有杰西卡,索尔和唐,看着被爆头的一匹匹恶狼,三人均是菊花一紧,艾玛,这画面,太丧心病狂了!
    白时的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五秒,五秒后因为力气不足,加上手腕承受不了反弹的力量脱臼了,所以中途便华丽丽地将铁棍甩飞了,来了一个脸着地。
    温柔立刻飞身上前,将战斗留给山姆,扶起倒地的白时,顺着手中的藤蔓借力跳上了树杈。“白时,你没事吧?”
    白时被摔得晕晕乎乎,眼冒金星,流着两股鼻血傻笑。
    温柔拍着他的脸不停地叫,“白时,白时。”
    白时摇了摇头,看着温柔,说:“没事,就是头有点晕晕的。”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旁边剧情君的脸,模模糊糊的也看不清表情,只是莫名觉得对方火气很大。不自觉地,白时朝着那个方向说了一句,“别生气。”
    温柔以为白时说的是,他没有听她的话,私自跑过来加入战斗的事,连忙摇了摇头说:“没关系,下次不再犯就好。”
    白时看着温柔,脑袋里却想的是剧情君刚刚那双有点心疼的目光,突然觉得身体燥热了起来,一股热气蹭蹭地从心脏出发,流过全身每一处毛细血管。
    剧本解锁:心动值瞬间破百,异能升级,可到剧本中察看详细说明。
    白时:……我擦。
    晕。
    等白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一睁眼就看到了自己头顶上方有两个人正俯视着自己。
    索尔:“啧啧~竟然能使用我的终极武器?骚年,我对你有点兴趣了。”
    唐:“嗯……面相不错,旺夫!”
    白时:“……”
    “我想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嗯?”
    “那就是……”白时勾勾手示意他们将耳朵附过来,“我有起床气啊魂淡!”一巴掌扇过去,成功来了一个二连杀。
    心里还没爽到,又是一声惨叫,被接好的手腕又脱臼了。
    刚刚走过来的温柔,山姆和杰西卡:“……”
    “那根铁棍就是你的终极武器?”白时扬着刚刚接好的手腕指了指索尔的背包,一根铁棍棍是终极武器?为毛有种莫名的喜感?
    “那是他老妈留下来的武器而已啦。”唐不留情面地揭穿了这个终极武器的真面目。
    我擦,不会是遗物之类的吧!
    索尔握着铁棍,脸上一点也没有被揭穿的尴尬之感,“异能者的武器向来是认主的,连身为儿子的我都不能使用这个武器,而你这个外人竟然能够使用!”
    “……”白时脸一抽,这种被人羡慕嫉妒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反正也只能用几秒,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语气一转,索尔淡淡地看了白时一眼,将铁棍收入背包,非常傲娇地挪到了一棵巨树下假寐。
    白时黑线,莫名其妙地被嫉妒了,又莫名其妙被无视了,什么魂淡玩意儿啊摔!
    一场与狼群的搏斗让大家的异能源流失不少,只得在此地修养两日,等到体内的异能源达到饱和的状态。白时先前已是昏迷了一天一夜,所以明天一早就得马上离开。温柔他们已经计划好了搜索的路线,只要往变异物种最多最强大的方向去,就一定能找到研究基地。
    但是问题是怎么处理这些强大且数量庞大的变异物种,一路杀过去肯定是不行的,打草惊蛇先不说,光是能不能打过去也是个问题。所以就只能想办法避开这些东西,他们都知道白时是有这个能力的,但是他们却没有。
    白时这时候终于知道当初冲上去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了,异能的升级版就是可以凝成一个结界,将自己的异能赋予到结界内每个人的身上,不过对于异能源的消耗是非常快的。白时将这个发现告诉了温柔,温柔立马和大家商讨,制定出了一个队形,便于将各自的异能源传递给白时。
    “好了,今天先这样吧,明天天一亮我们就出发。”温柔将头扭向杰西卡,“杰西卡,给吴侠宪发送命令,从明天开始,打起十二分精神和我们保持二十四小时的联络。”
    “是。”
    白时找了一棵树靠着,想起了自己摔晕时看到了剧情君,有点怪怪的感觉。这才猛然发现,从他刚刚醒时就没有看到剧情君。
    生气?
    为什么生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