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眼角的余光也不带过来。温柔倒是也没再说什么,毕竟,这白时身上的味儿是有点重了,而且那个方法也是有点二,杰西卡这反应也是情理之中的。
    白时则是默默地在心头记下一句这个末世的至理名言:跟着温柔大姐姐有肉吃!
    过来一会儿他才想起来,他是来泡这妹子的,而不是给她当小弟的,顿时心里就飘飘然了,觉得活过来了。
    妹子,快到哥的碗里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末世文的说,写得不好请见谅。
    存稿用光了,今天下午又停电,导致我都没有码字。
    为了不断更,我码字到一点,真是累觉不爱鸟。
    ☆、第十五章:第三个故事
    基地一般分为里、中、外三层,以一个同心圆的形式向外展开,最外层居住的是普通人类,中层则是异能者们的地盘,最里层就是整个基地的核心,除了首领只有a级以上的异能者才能在那里居住。
    异能者和丧尸根据能力均被人为划分了等级,最高级是s级,往下依次是a、b、c、d、e、f级。基地中每年会进行依次异能的测试,分为两种测试,一种是针对人类,测试其中有无异能觉醒者,一般都是五至十八岁的孩子。第二种测试则是针对异能者,测试他们的异能有无升级或降级的情况,然后重新分配居住地点。
    “我、杰西卡和山姆都是a级,”温柔指了指驾驶的男人,“他就是山姆。我们都是混血儿,因为如果父母都是c级以上的异能者,后代混血儿要比不是混血儿的异能等级要高,所以现在大多数异能者都是混血儿。”
    白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基地里s级的异能者多不多?”
    一抹浅笑挂在嘴角,温柔摇了摇头,说:“s级的异能者很少见,每个基地也最多只有两个而已,我们的基地只有首领是s级。”
    虽然剧本里没说自己是个什么等级,但是白时想自己既然是主角,肯定是个很牛叉的存在,说不定是个双s级的。
    “对了,刚刚听到他们叫你大小姐,你是首领的女儿吧。”
    温柔点点头,说:“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父亲是s级,而我却是a级?”白时没有说话,她又继续道:“那么如果我告诉你我母亲也是s级,你是不是会更惊讶?”
    “唔……”虽然他已经不惊讶,但是为了配合剧情,还是要装得很惊讶的,“为什么?”
    温柔却不回答,扭过头看窗外,道:“我们到了。”
    白时:“……”女人心,海底针。
    白时从飞机上下来,虽然眼前的并不是什么金碧辉煌的大宫殿,但是已经称得上是一座繁荣的大城市了。比起他那个黑漆漆脏乱差的仓库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他们降落的地点位于中层的一个飞机场,刚一停下就有许多人围过来了,但是白时一出现,人群立马自动散开,形成一个空心圆,一大波美女与帅哥同时捏鼻一脸惊恐地看着犀利造型的他,内心独白被放大好几倍。
    “哦,天哪,这个东西刚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吧!”
    “我亲爱的温柔殿下怎么能呆在这种人的身边?”
    “哦,上帝我闻到了什么?”
    “卧槽,这东西是个什么鬼!”
    白时:“……”
    喂喂喂,你们这群人也太不矜持了吧?能把你们脸上的表情收点儿么?你妈妈没教你们做人要低调么?
    一个扎着马尾的眼镜男人走上前来,非常优雅地曲起食指碰了碰鼻子,而后朝温柔行了一个绅士礼,嗓音温润,“大小姐,首领已经在中央室等着你了。”
    温柔点点头,对杰西卡说:“杰西卡,帮我把我的朋友安排好。”而后便跟着眼镜男离开了。周围的人也散了大半,山姆也慢吞吞地离开了,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凑上来,一把勾住杰西卡的脖子,指着白时道:“我亲爱的杰西卡,你从哪里捡了这只老鼠回来?”
    白时眉毛一抖,一步跨到那人面前道:“兄弟,眼神儿不好智商不高就不要出来混了。但看在相识一场,这件事我就不和你妈咪说了,免得她老人家伤心。虽然是个脑残,但是养这么大也是不容易的,而且一个胎盘养成了这样也是很成功的。”说完,看向杰西卡,“杰西卡,我们走吧。”
    “……”
    杰西卡嘴角一抽,领着白时离开了。那人在原地挠着头发,风中凌乱,四周是一片哄笑声。
    白时是纯亚裔的人类,只能安排在外层生活。杰西卡先让他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又带他去理发店里去剪了头发,这才到外层办理了入住资格。
    换了个新造型的白时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虽然身上还有一点酸味儿,但是被肥皂味儿盖住了大半,不仔细闻的话是闻不出来的。长头发变成了短发,让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一双大眼睛在阳光下显得亮晶晶的,直接闪瞎了杰西卡的狗眼!
    白时看着杰西卡呆愣的表情,得意地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哎哟哟,想不到我生得如此俊俏,瞧瞧这皮肤,这脸蛋,啧啧,一个字,俊!
    剧情君在旁边默默地滑着黑线,将地上的一个石子偷偷地挪到了杰西卡的脚下,如果放平时,这个小石子对杰西卡根本造成不了任何问题,但是,由于今天白时前后的反差太大,导致他许久都回不了神,所以他就华丽丽的因为一个石子摔了个大马趴。
    白时被吓了一跳,本来想问杰西卡他们去哪里,但是一扭头发现他不见了,一低头却发现对放在地上趴着。
    “……”
    “杰西卡,你这是……眼神儿也不好?”
    “……”杰西卡红着脸爬起来,佯装淡定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事,脚滑了。”
    白时汗了,“唔……你这脚滑的……真有艺术性!”
    杰西卡:“……”
    外层的人类主要是做耕种的活,每年都要上缴一些,留下的则是自己食用。这简直就是回到了地主时代,白时心想,异能者们就是万恶的地主,而普通的人类就是苦逼的种田娃儿。同样都是人类,差别就是大!
    基地其实和以前的城市差不多,不过是外层是乡村风格,中层是城市风格,至于里层嘛,应该是那种高科技闪瞎人眼的实验室之类的东东。
    杰西卡将他带到了一个类似于‘部落’的地方,外层的人类通常都是以几十个人为一组来划分,相当于原始的部落,他现在所在的就是编号为l07的一个部落,共计30人。没错,这里的人类也被分为等级,k、l、m三个等级,每个等级分为十个部落,k01为最高等级,依次往下等级越低,等级是根据每年的贡献额度来划分的。
    等级越高的待遇也就越好,妈蛋,这变成了什么世道!
    “你就先在这里住下吧。”杰西卡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白时只能无奈地挥着小手绢儿目送他离开,心里却默默地说着灰太狼的经典台词:我一定会回来的――
    “是杰西卡大人唉。”一个十□□岁的少年走到白时的身边,羡慕地说:“白时,你真有福气,竟然是杰西卡大人带你进来的。”
    白时瞥了一眼少年,黑发黑瞳,发音应该属于中国内陆,应该是纯正的中国人。“杰西卡很厉害么?”真不知道他崇拜个什么劲儿。
    “当然厉害了,他可是我的偶像!”少年亮着眼眸,一副花痴样。定是脑补了什么不得来的画面。白时转身进了屋子,不打算打扰他的yy。
    “哎哎,你怎么走了,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我们今后可是住在一个屋的朋友。”少年见白时进屋,连忙追了过去,开始长篇大论,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全是杰西卡的英勇事迹。
    “不要和我说那么多。”白时受不了打断了他的话,“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就是了。”
    “哦哦。”少年这才后知后觉得想起来他还没有告诉白时的名字,“我叫吴侠宪。”
    “……”
    吴侠宪?无下限?白时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史上最极品的名字,白时抱着肚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滚到一半又抬起头对吴小朋友说:“无下限同志,你爸妈对你绝对是真爱!哈哈……”
    “那当然,我爸妈很爱我的。”吴小朋友愣愣地说,他搞不明白白时为什么会笑得这么豪放!“白时,你为什么要在床上滚来滚去?而且还不脱鞋?”这是他最在意的地方,因为他有轻微的洁癖。
    “啊?不可以?”
    “可以是可以。”吴小朋友皱了眉头,纠结的说:“可这是我的床,你不脱鞋子让我很难受。”
    “哈?”白时停下来,额,是被嫌弃了吗?
    “你的床在那边……”
    白时:“……”好吧,不能不脱鞋子在别人的床上滚来滚去,这是非常不礼貌的。所以,白时华丽丽地将自己的鞋子一丢,继续滚动。
    “……”沉默了一会儿,吴小朋友弱弱地说:“那个,你可以把脚洗了么?”
    “……”
    中央室。
    “父亲。”温柔朝站在巨大落地窗的男人跪下,“对不起,这次的任务我们失败了。”
    男人转过身来,嗓音低沉,没有追问这次失败的原因,反而是对带回来的白时起了兴趣“听说你这次在一个废弃许久的城市带回来一个男孩?”
    “是,他叫白时。”
    男人沉默很久,他在思考,一座废弃已久的城市,两个男人一个男孩儿,让他想到了许多年前的一件事。“你们失败是原因我已经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温柔心里疑惑,却也不敢说什么,退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造为什么,想到s级丧尸我就想到了东京兄233333333
    感觉末世写得很累=_=
    有必要去多看点末世的文了_(:3」∠)_
    小剧场――无下限来哒
    一日,白时累得满头大汗,一进屋往床上一躺。
    吴侠宪(皱眉):白时,你可以去洗个澡么?
    白时:……
    洗完澡后。
    吴侠宪:我觉得你的头发有点脏。
    白时:……
    洗完头发后。
    吴侠宪(弱弱):好像衣服没有换。
    白时(怒):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还有,我和你隔那么远,有必要么?啊?
    吴侠宪(小声嘀咕):看见了嘛,不说不自在。
    白时(黑线):那你就把眼睛闭上,眼不见为净。
    吴侠宪:你应该早说的,我已经看见了。
    白时内伤,默默去换衣服。
    吴侠宪(笑):顺便再洗个澡吧。
    白时吐血,卒。
    ☆、第十六章:第三个故事
    白时在外层风平浪静的过了一段时间,因为年轻力壮,干活也利索,所以部落里的人对他也热情起来。白时感觉他好像回到了农耕时代,不造为什么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连用于农业的机器都没有几台,只有等级高的部落才拥有。
    吴侠宪说,这是因为异能者们都把材料用于制造更先进的武器去了,哪儿还有材料制造这些东西,就这些都还是用的废弃的材料做的呢。
    白时咬着一根狗尾巴草,看了眼不远处在耕地里忙碌的铁牛,再看看自己身边‘哞哞’叫的大水牛,“兄弟,跑起来!”四只眼变异水牛神马的,还是挺萌的!
    “我们的部落算好的了。”吴侠宪抽了水牛一鞭子,“m等级的部落大多都还在用铁锄头呢。”
    敢情现在是越活越回去了,白时呵呵两声不再说话,心里琢磨着应该再过几天,异能测试就应该开始了,测试后不久,他就应该能进入里层了。
    白时:我说剧情君呐,我这次表现的还不错吧?剧情完全没有歪掉哦。
    靠在一棵桑树上假寐的剧情君耳朵微微动了一下,睁开眼睛道:“那又怎样?你想让我夸奖你么?”
    白时:……没有。
    自己真是脑抽了,才会找剧情君聊天!
    小喇叭上线:“你表现的很好喔……(微笑)”
    没有你的事,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来烦我!白时瞪过去,心情很不好。最讨厌突然出现的人了!
    小喇叭鼓着腮帮子,嘴一瘪,一个劲儿地抽抽,被嫌弃鸟……
    白时:……
    文字君,快把你的小伙伴儿接走!
    “自己走。”剧情君的眼神扫过来,不等文字君出现,小喇叭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遁走了,走时还不忘幽怨地看了白时一眼。
    吴侠宪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走过来道:“白时,中饭的时间到了,我们走吧。”一听可以吃饭了,白时的心情霎时拨开云雾见青天,屁颠屁颠地就跟着吴侠宪进了饭堂。
    白时端着餐盘四处瞅了瞅,最后在一个老头的旁边儿坐下,搭讪道:“孟爷爷,最近身体还硬朗吧?”
    孟先达顿时笑呵呵地与白时交谈起来,吴侠宪默默地坐在白时的旁边,听他们聊天聊地聊宇宙,最后又扯到末世前的世界,然后这才终于扯到了正题。白时问的是为何最近有传闻说丧尸的数量在暴涨的问题,白时知道这是关于多年前的一次□□问题,所以估摸着问年纪最大的老人应该就能知道信息。
    妈蛋,剧本里只写着要打听到丧尸暴涨的原因,然后就木有了。这是剧本么!根本就是一个任务手册好伐?而且后面的内容好多都模糊不清,标明着要完成哪条哪条路线才有权知道,白时当时就骂娘了,这他么的是个神马玩意儿!这是任务手册对吧,啊,对吧!说好的剧本呢?
    小喇叭非常正经地回答:“因为你已经连续坏掉两个剧情了,所以难度要加大,苏吉大人就把剧本换成了任务手册。”
    “苏你妹!”白时一把揪住小喇叭的衣领,怒道:“这不是穿书系统吗?你们这么坑,读者们造吗?这是不符合穿书规矩的啊,魂淡!”
    小喇叭立刻朝剧情君投去求救的目光,剧情君走过来,一把捏住白时的后衣领,提到怀里,提醒他道:“这里不是你的地盘,所以你只要乖乖的做好你的事就行。”
    话语带着湿气,让白时的耳朵发痒,顿时虎躯一颤,期期艾艾道:“我……我……知道……了,你……能不能……放……放开我?”
    剧情君满意地笑笑,他这才脱离了剧情君的怀抱。想起刚刚被箍在剧情的怀里,白时不造为什么觉得浑身冒热气,这应该不是害羞……吧?
    往事不堪回事……白时抹了一把脸,听着孟爷爷娓娓道来。
    这件事的根源就是人类与异能者的冲突。末世病毒爆发不久,人类分为了三类,一类是以活人为食物的丧尸,一类是拥有了异能的新人类,称为异能者。这两类都是感染了末世病毒而演化出来的,而没有感染的则还是普普通通的人类,这就是第三类。
    在这三个种族之间,人类是最弱小的存在。丧尸吃人生存,猎杀异能者进化自身,而异能者是丧尸的敌对,也可以通过猎杀丧尸来变得更强。异能者和人类都保留了人类的天性,在这末世中,异能者担负起了保护人类的职责,人类也依赖着这个人类中的强者生存。本来是没有什么贵贱之分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异能者和人类已经不能正常地生育后代,就算生下来也会是一具死尸,所以渐渐的异能者们选择和其他异能者□□,也产生了很多优秀的异能者。
    而人类与异能者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到后来,便发生了异能者歧视人类的的事件,开始上头还管管,到最后这种事件越来越多,等级划分的越来越明确,索性也没人管了。人类的地位也急转直下,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弱者。
    孟先达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隔壁桌的年轻人也都围了过来。
    也不知道多少年前,大多数基地内都发生了□□,不知道是不是事先约好的,就在那一晚,几乎同时爆发。人类不甘屈于异能者之下,他们潜入了里层的中央区,盗走了里面大部分重要研究,同时毁坏了几乎大半个中央区,最后打破了基地的防护墙逃走了。
    因为这件事情,异能者对人类的看管越来越严,对人类的歧视也越来越严重,最后就演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们做最原始的劳动换得在基地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利。
    “其实在第九区我们的状况还好,首领大人待我们还不错。”吴侠宪搁下碗筷接着说道:“我听人说,在其他某些区,人类简直像是生活在地狱。”
    四周的人频频点头,表示赞同吴小朋友的话。然后开始同白时讲第九区的政策,首领大人如何的好等等。
    白时不好打断被人的热情解说,只得耐着性子听完,虽然孟爷爷说了这么多,他还是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好么?哎哎哎,孟爷爷别走,你还没说完呢!
    人群中,白时看着孟爷爷慢吞吞朝门口挪去的背影,内牛满面。
    “你们谁能告诉我最近说丧尸数量爆发是怎么回事啊!”白时无奈,只能靠吼。
    人群沉默了一下,一个大胡子男人跳出来,热情地向白时解释道:“我听说好像就是跑出去的那些人类干的,他们为了能拥有异能,就去提取丧尸的毒,然后在人体身上试验,试验失败的就会变成丧尸!”
    原来是这样,白时假装‘恍然大悟’,然后谢过大胡子,便遣散周围的人,默默地在脑海里翻看下一步的任务。
    参加异能测试!
    白时用筷子扒拉了两口饭,却瞟见吴侠宪真盯着自己的手看。脸上滑下三道黑线,“你盯着我的手看干嘛?”
    “你刚刚洗手了吗?”
    “……”白时眉头直抽动,“我当然洗了。”
    “可是你的指甲盖里好像没有洗干净的样子。”
    额头上隐隐能看见青筋凸起,调整了一下呼吸,白时露出一个笑容,咬牙切齿道:“我现在就去洗行吗?”
    吴侠宪点点头,高兴地说:“当然可以,快去快回。”
    白时黑着脸洗了手回来,把手瘫在吴侠宪的面前说:“我可以吃放了吗?”
    “可以了。”吴侠宪看着气息不稳的白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好像他的心情不是很好啊。
    “对了,异能测试什么时候开始?”白时问道。
    吴侠宪想了一会儿,回答说:“好像是这个月的月底,白时你十七岁应该可以参加。”
    白时看了吴侠宪一眼,不知道他到底是十九岁还是十八岁,问道:“你今年还能参加么?”
    吴侠宪摸摸后脑勺,羞涩地说:“我今年已经十九岁了,没机会啦。”
    白时一想,也是,剧本里没说这个少年以后会是异能者,应该就是个普通的人类少年吧!不过相处这么久,没听他提起他的父母什么的,便又问起他的父母来。
    死了。
    吴侠宪淡淡地说了两个字,表明了他现在是孤儿的身份,白时也没细问,基本的礼貌他还是懂滴。看着吴小朋友的眼神也不由地夹杂了一些同情。
    就在这个时候,白时的基本资料也已经躺在了中央室首领的办公桌上。那个扎着辫子的眼镜男人推开门进来,对着屋里的男人行了个礼道:“首领有何吩咐?”
    男人将桌上的资料递给眼镜男,道:“格瑞斯,我要你帮我观察这个孩子。”
    格瑞斯看了一边资料,说:“外层l07部落,白时?”
    首领点了点头,说:“我怀疑他就是那个孩子。”
    格瑞斯眼底划过一道流光,弯下腰道:“格瑞斯领命。”
    中央室恢复寂静,首领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从无数拔高的建筑楼中眺望着最外面的外层区。
    作者有话要说:  码完了没有检查一遍的习惯,欢迎大家捉虫~
    前两个故事有些地方可能没有交代清楚,
    我会在最后的番外中说清楚的q(s3t)r
    因为我记性不太好,所以会在码字的过程中会漏掉一些剧情_(:3」∠)_,唉,这是种病呢。
    不过我打算吃药23333333t( ̄ ̄)r
    ☆、第十七章:第三个故事
    一年一度的异能测试大赛正式开始,对于在外层生活的人来说,这个节日堪比以前的高考!过了,你就能脱离外层,进入中层生活,若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进入里层。这是多少外层人类的梦想。
    一大早,吴侠宪就把白时从被窝里拖出来。白时就不爽了,自己去测试,他兴奋个什么劲儿!
    “当然去占个好位置啊!”
    白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不是村里看大戏,占什么位置!喂,用不用带个板凳儿?
    等着他们两个一个哈欠连天,一个激动难耐地到赶到测试点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人头攒动了。白时用手捂住嘴巴,哈欠打了一半,愣生生地吓停了下来。“我擦!这人山人海的是什么情况?还真是赶上村里看大戏啦!”扭头去看吴侠宪,“板凳儿带了么?”
    “哈?”吴小朋友茫茫然。
    ……
    外层的孩子五岁的时候就必须参加异能测试,一直到十八岁。因为异能的觉醒通常都是在这个年龄段,偶有例外也是一些在f级以下的低级异能。异能者与丧尸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异能者的数量也是非常有限的,单靠异能者基因之间的交流是不能够来填补异能者不断减少的数量,因为异能者的生育能力非常低,而且后代携带高级异能也是少数的,所以异能者们多数是从人类幼孩中挑选出来的。
    测试流程也非常简单,因为白时是外来的,所以会先办一些比较琐碎的手续才能进行初级测试。吴侠宪非常热心地替白时办完了,而他则在一边咬着狗尾巴草,兴致缺缺地观看小屁孩儿们的测试。不过就是躺进一个类似棺材的盒子里,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然后,“叮”一声提示,面包就烤熟了……然后你就可以看到面包自动从棺材里走出来了……
    我擦,这是什么玩意儿!
    暂停脑内小剧场,白时转过身,想看看吴侠宪回来没有,却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子,隔着那么对的人头,自己却能一眼就注意到他,倒不是因为他长得很帅的原因,而是因为他感觉到那个男子的锁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为毛被帅哥这样注视,就感觉有种即将要被泡的危险……
    突然,一大片阴影走过来隔断白时的目光――此乃剧情君上线的好友提醒。
    “看什么?”
    白时看着剧情君万年不变的面瘫脸,虽然很想嘴贱的说一句“关你毛事!”但是……“没有看什么。”摸摸鼻子,淡定地转过身去。
    为毛感觉气氛很怪异?
    等了一会儿,吴侠宪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看着他如此热情的模样,白时真的不好意思打击他,给他说自己这次是不会过的。再说,剧透也是可耻的,会死全家的!
    白时怀着对吴侠宪的满腔同情,来到了那个奇葩的“容器”面前。看着这与棺材如此雷同的外形,白时真的很想和这个设计师谈谈人生……
    磨磨唧唧的白时惹来测试员不耐烦的目光,说了三遍“请躺进去”,额头青筋快要爆出来的时候,白时才以一个优美的姿势‘跳’了进去。其实是被剧情君揪着后领提进去的……
    测试员和他的小伙伴儿们都惊呆了!
    围观群众也惊呆了!
    白时躺在里面扶额,这种姿势进入真的大丈夫吗?
    众人也因为这个怪异的姿势而对白时抱了很大的期望,说不定这是一种异能!说不定这还是一种牛叉的异能!为什么牛叉?因为以前没见过有人像一只被提住后劲的猫一样在空中慢腾腾的移动啊!俗话说越是厉害的异能,就越猥琐啊!
    就在围观群众伸长了脖子等待测试结果的时候,然后……然后就木有了……
    测试舱没有自动打开。
    静――
    一分钟后,测试舱内传了白时歇斯底里的控诉――坑爹啊!
    剧本太坑爹!这么重要的事竟然不提前说,简直不能太丧心病狂了!剧情君,我需要你qaq……快来救我啊……
    测试舱里的空间很大,够两个人并排躺着,白时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剧情君泪流满面,其实他刚刚就是随便喊喊,不要如此认真好么?来了又不能把他救出去,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竟然也出不去了!
    和你这样躺着,我压力很大,剧情君你造么?你造么?好吧,看你一脸悠闲的表情,我就造你不造!
    测试人员纷纷上前检测测试舱,顺便也礼貌地向躺在里面出不来的白时问了声好。吴侠宪也急的就要往台上冲,但是被非常不客气地拦住了,只能在下面干着急。
    下面的围观人员也唧唧喳喳起来,不过被几个异能者瞪了几眼,就不再说话了。台上的测试员们围在测试舱内鼓捣了半响也找到故障所在,带头的那个人只得暂停今天的测试,择日再测,遣散了群众后,就带着测试舱和几个通过测试的小孩儿打道回府了。
    吴侠宪也想跟着去,但是身为人类的他知道自己是没资格踏入中层区的,所以只能担忧地看着那些异能测试员带着白时离开,一个转身却冷不防丁被人按住肩膀。
    来人是格瑞斯,基地中第二厉害人物,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他不常出来露脸,所以人类和大多数异能者们只知晓他的名字,并不认得他的外貌。
    吴小朋友一听说这人可以带他去见白时,顿时高兴地屁颠屁颠的就跟着去了。所以当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格瑞斯本人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一屁股贴到了锃亮的地砖上。
    幸福来的太快,他有点把持不住!
    而白时和剧情君已经被抬到了高大上的研究室,被一群穿白大褂的科学怪人围观。剧本上说这次是他进入里层区的时机,需要引人注意,然后上报首领,然后引来女主,带他去见首领!
    艾玛,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太害羞了!白时兴奋地捂脸。
    就在这个时候,测试舱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白时吓得用手向两边乱抓,然后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他一不小心扑到了剧情君的身上,来了一个嘴对嘴,而且最吓人的是他发现他的手抓住了剧情君的大腿内侧的裤子……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的事吗?
    呵呵――
    尼玛,你没事摇什么摇啊!魂淡!
    白时尴尬万分地从剧情君身上下来,然后便是一长串干笑声。
    剧情君淡淡地看了白时一眼,没有任何黑脸和尬尴的表情,眼睛里倒是有了点笑意,白时心里只想骂娘!
    外面的一群白大褂们你瞪瞪我,我瞪瞪你,对于刚才这个测试舱无缘无故在地上翻滚的现象无法理解,还有里面诡异的笑声,这样滚着很好玩儿?
    然后,测试舱被恶趣味地踹了一下……
    白时: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qaq
    最后在白时哭爹喊娘的哀求下,这个该死的测试舱才终于被打开了,“来来来,大叔,我们来谈谈刚刚是谁踹的第一脚!”
    大叔非常傲娇地转身不理,“没空!”
    白时:“……”
    傲娇真的不适合你,真的!
    测试员队长雷奥走过来,用响亮的嗓门儿和严肃的面孔要求白时重新测试一遍,白时非常想反抗,但是没有足够的力气,果断选择服从。一脸暴汗地进入了另一个测试舱,并且特别嘱咐剧情君不必再进来了,就算自己饿死在里面也绝对不要进来!然而剧情君的回答是,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命令我了?
    好吧,我错了。你想来就来,想躺多久就躺多久,我是绝对不会拦你的!绝!对!不!会!
    白时躺进去,像一片等待被烤熟的面包,熟悉的封闭空间内他别扭地抬手擦着嘴唇,妈蛋,每次都刚好亲着嘴,也太巧了吧!
    测试舱外的剧情君心情愉悦地翘起了嘴角,小喇叭在旁边弱弱地出声:这样不好……
    剧情君非常大方地无视了小喇叭的控诉。
    小喇叭伤心地蹲到墙脚奋笔疾书,打算给苏吉大人打小报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