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线):……
    ☆、第九章:第二个故事
    这几天白时过得相当蛋疼,敲了几次剧情君,他就是不上线,倒是那个毒舌的设定君乱入了几次。每次都和他斗嘴三百回合,白时好不容易维持的沈千时的形象瞬间就被轰了个稀巴烂,更让他蛋疼的是,每次案发现场都有凌天漠,连蹲个大号都是邻居!
    那天他边蹲坑边和设定君讨论剧情,最后不造为毛拌起嘴来了。
    一开始白时都用手抠着厕所的隔板,维护沈千时温润的形象和他在心里骂战,最后一句愣是没憋住,喷了。
    当时设定君嗤笑他,这么简单的角色你都能分分钟脱戏,也是一种能力。
    白时:“……你格老子,滚犊子!”
    当时他并不知道他隔壁的坑里蹲着的是凌天漠,蹲完后他正洗手呢,就从镜子里看见凌天漠从里面出来了,他默默地看了一眼那个位置,又默默地看了一眼洗手的凌天漠。从对方凌乱的表情来看,白时知道这次的剧情离脱轨不远了。
    但后来却没发生什么事,难道是剧情有强大的恢复能力?白时转着手里的中性笔,百思不得其解,对面的凌天漠非常认真地工作,对他的关注明显下降了。除了这一点外,倒是和剧情差不多。
    瞄了一眼日历,今天的数字用了一个红色的记号笔圈了起来,白时立刻精神抖擞,按照剧本所写,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凌天漠会将他留下来加班,等到晚上的时候梦晓洁就会来,在他面前和凌天漠上演一幕幕亲密戏。
    而白时要做的就是从心痛到心死。
    下班时间到了,员工们陆陆续续地走出了这座大厦,而白时依旧坐在桌前,眼巴巴地望着对面,就等待凌天漠一声令下,然后他就会毫无怨言地留下来加班。但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凌天漠还在埋头工作根本没抬头看他一眼。
    也许是忘了,或许等一下他就想起来了,白时心想,百无聊懒的又坐了一个多小时。正纠结着要不要自己去提出加班的要求,凌天漠终于揉着发酸脖子抬起头来。
    白时亮晶晶的眼神看过去。
    “你怎么还不走?不是早就下班了么?”凌天漠看到白时愣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额……我想留下来加班。”被老板扣下来熬夜加班的上班族们,我对不起你们qaq
    凌天漠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白时,沉默了半天道:“不用了。”
    被无情拒绝的白时顿时想哭的心都有了,尼玛,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你的孟晓洁呢?怎么还不出现?说好的亲密刺激呢?说好的狗血桥段呢?
    摔!
    凌天漠忙完了手中的工作,白时还没有离开,为了剧情,他要战斗到底,这是一个身为穿书主角的素质,才不会是为了让设定君不再鄙视他演技是渣渣的呢!他也不想让设定君因质疑他能力这种事向他道歉呢!
    “走吧。”凌天漠将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穿上,对白时说,“陪我去个地方。”
    白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反正今天晚上他必须跟在凌天漠身边,等待孟晓洁出现,再看他们卿卿我我,然后自己再‘心如死灰’悲伤离去。
    完美!
    虽然地点有出入,但不影响剧情发展就没问题,就算现在要他坐在电影院里边看憨豆先生边看他们‘亲密’,他也绝对会拧住大腿,面如死灰!
    白时满心欢喜地坐在副驾驶上,心里想着是不是要带他去接孟晓洁,然后在他面前现场直播滚床单!一想到那个香艳艳的场面,啧~狼血沸腾肿么破?是假装‘面色惨白’的夺门而出,还是一脚踹开凌天漠自己来?
    呃……他好像忘记了自己的立场了!
    白时下车,发现这里是一个酒吧,进了酒吧之后,他发现这里还是个gay吧!全场连一只母苍蝇都看不到,全是雄性动物!
    他偷偷看了看走向吧台的凌天漠,对方的脸在炫目的灯光下显得异常俊美,他坐在吧椅上朝他勾了勾手指,嘴角弯起一个诱惑的弧度。
    白时眼皮一跳,走了过去,带他来这种地方真的好吗?难道是决定要对自己出手了?白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心中暗想,今晚绝对不能喝这里的东西!
    剧情君,你快出现啊――
    额……设定君你就不要来了!
    “喝酒么?”凌天漠用眼神示意白时坐在他旁边的吧椅上,问他。
    摇头!
    凌天漠笑了一声,笑容很疲倦,替白时点了一杯矿泉水。白时眼睛一动不动地监视着调酒师,确定没有在里面下什么东西过后才敢放心地喝了几口。
    “呵――”旁边的凌天漠又是笑了出声。
    莫名其妙!白时白了一眼他,谁知这货笑得更开心了!小声骂了句神经,扭过头去不再看他。而凌天漠一边低头喝酒一边用一种落寞的神情看着白时。
    在一处角落中,因为灯光问题,所以乍一看过去以为没人,此时设定君和剧情君正坐在那里,一边观察着吧台前的白时和凌天漠,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设定君看了一眼低气压的剧情君,问:“他刚刚在叫你,你不去么?”
    剧情君一眼斜过去,道:“有你什么事?”
    “老大的性福嘛!”设定君感叹出声,随后在剧情君的脚即将踹过来之前消失在原地。
    那一边的白时已经喝了两杯矿泉水了,凌天漠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而且这种地方孟晓洁根本不可能会来,难道是提前失宠了吗?
    白时心里悲催了,这种自己被自己给坑掉的感觉让他很苦恼啊!
    心里默默地念着剧情君的名字,剧情君三个字念完了,就念钰轩,最后念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而剧情君还是没有出现,白时气得分分钟想切他的腹,让他跪倒在他的牛仔裤下大喊三声我错了。这种恶趣味的yy一直持续到一个男人的出现。
    那个男人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貌似今天刚从国外回来,倒完时差后才来的酒吧。白时看他与凌天漠交谈甚欢的模样,应该是老熟人。默默地在脑中翻了一下剧本,然后白时哭了,这货不是应该在后面才出场的吗?演员提前出场了啊喂!是谁把他放出来的?
    白时喝着第三杯矿泉水,纠结着要不要问眼前这个长相妖孽的调酒师厕所在哪里,旁边的凌天漠和酒吧老板喝着酒聊天,因为环境太吵,白时没听清他们在谈什么,只是看酒吧老板不时地打量着他,一开始是充满色/情几近猥/琐的笑,到后来不知道凌天漠对他说了什么,那笑容就变的正常多了,当中却夹杂着一丝可惜。
    纠结半天,白时还是决定去问厕所在哪里。
    解决完生理问题的白时回到刚才的位置,却发现凌天漠和酒吧老板不见了。心里大骂了一句,我擦,小爷我就是去放个水的时间,你们不会就把炮约好了吧!难道导演嫌女演员不够刺激,所以找了个大老爷们儿?
    心里还没腹诽完,那个妖孽的调酒师就走过来对他说,让他去后面的贵宾房,老板的凌先生在那里等着他。
    白时接过房牌,愣了。这是要邀请他去观看现场直播的节奏啊,难道真是换成男演员了?啧~导演真他么的重口!
    本来以为一打开房门就能看到什么香艳的场面,结果只是穿得整整齐齐的酒吧老板的胸膛,暗地里羡慕了一下他的身高,就听见他开口说道:“天漠喝多了,你是和他一起的,麻烦你照顾一下他!”说完,不等白时开口,就华丽丽的越过他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将他推进去,一把关上房门,落锁。
    过了半响,白时才回过神来。
    靠――
    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凌天漠,白时默默抬头望着天花板,导演,我真的已经是尽力了,这剧情已经严重脱轨抢救不回来了。
    白时端坐在沙发上,决定与醉酒的凌天漠保持距离,毕竟,醉酒的男人有化身为野兽的危险!白时也不打算为艺术而献身,况且剧本里根本就木有这种戏!
    坐了一个多小时,凌天漠也没有要酒后乱性的模样,躺在床上睡得倍儿香。白时看了看那柔软的大床,又看了看这窄小的沙发,顿时心里各种羡慕嫉妒恨。恨不得将床上那人拖到沙发上,然后自己躺在那床上!
    说干就干,白时撸起袖管,朝床上的凌天漠走去。先是小心翼翼地推了他一把,没醒。然后再重重地推了他一把,还是没醒!最后粗暴地来回推了他几下,仍然没醒!!白时心里乐开了花,俯下身体去就要拖他的身体,却冷不防丁被他一把抱在了怀里。
    “你究竟是谁?把我的千时藏到哪里去了?”耳边传来凌天漠带着湿气的嗫嚅。
    心里‘咯噔’一声,白时立刻慌乱地挣扎起身,定定地看着凌天漠紧闭的双眼。他不确定刚刚凌天漠是在试探他,还是醉后说的胡话。但不管是哪一点,都说明凌天漠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我那个擦,他的演技真的有那么烂么?
    白时默默地想起了设定君鄙视的笑容,然后默默地将他一脚踹出脑海。他打死也不会承认是他演技太差所以造成剧情脱轨的!
    “你在做什么?”剧情君站在白时的身后,看到他正盯着凌天漠的脸发呆,突然浑身不爽。
    白时回头一看是消失已久的剧情君,顿时热泪盈眶地撒着脚丫子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对方的大腿,抽泣道:“你总算出现了……你不知道我是有多么的想念你……”
    一瞬间,剧情君的脸色缓和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码了一个下午才把这章码出来,好累_!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s3t)
    我会认真码字的(^^)
    ☆、第十章:第二个故事
    白时抱着剧情君的大腿不撒手,抽抽噎噎哭个不停,但是一滴眼泪也没流下来。剧情被毁成这样,此时不抱大腿装可怜装无辜更待何时?
    剧情君脸一黑,一脚踹开死蹭着自己大腿的白时。可是踹开没一会儿,白时又蹭过来抱住,剧情君低喝一声,“够了!”白时这才颤颤巍巍放开爪子,可怜兮兮地跪在地上仰着头看着脸黑成锅底的剧情君。
    半响,剧情君无奈道:“起来吧。”
    心肝儿猛地一颤,剧情君什么时候用过这种口气对他说过话?白时捧着小心肝儿小心翼翼地说:“我还是跪着吧。”说不定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剧情君怒道:“不起来就把你拖出去喂狼!”
    话音刚落,白时蹭一下从原地弹起,军姿站得妥妥的,一脸即将奔赴战场的大无畏表情!
    剧情君:“……”
    将凌天漠彻底弄晕过去后,白时和剧情君就这个跑偏的剧情和剧情君为何迟迟不上线做了深切的探讨。讨论第一个问题的时候,白时表现的非常可怜和无辜,认错功夫一流。讨论第二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怒了,批评剧情君的玩忽职守,最后再顺利成章地将造成第一个问题的原因推到了剧情君身上。
    最后被剧情君的眼神一扫,立马乖乖闭嘴低头认错。心里想的却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要怎么办?”白时指着床上的凌天漠,这个人好像发现他不是开始的沈千时了,应该列入重点监视对象,“剧情君你要不要在让符号君和纸页君给他洗洗脑?”
    剧情君抬起眼皮,道:“太麻烦了。”上次挺容易扳回来,这次都歪成这德行了怎么扳?况且,那两人还在小黑屋里玩儿躲猫猫呢。当然,这些白时是不知道滴!
    因为符号君和纸页君擅自修改人物,所以被苏吉关小黑屋里去反省去了。说起这个来其实苏吉还是挺蛋疼的,根本不是他自己去抓的,而是两个人自首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就喜欢在小黑屋里呆着,也不知道在里面搞什么。但是,每去一次里面的崩坏的npc就会暴走一次。
    他又不能拒绝,因为犯错误就必须进去,这是让他最抓狂的。所以每次这两人一来,他和所有属下就得熬夜战斗了。
    “你们两个怎么又来了!”苏吉按着暴躁的太阳穴,无奈地问台下的两个人。
    两个人相视一眼,同时摊手耸了一下肩膀说:“犯错误了嘛,我们来受罚。”
    苏吉的内心:你们是故意的吧,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们眼里的得逞的奸笑!
    哀叹一声,他觉得有必要和钰轩谈谈!
    镜头拉向这边,白时撇撇嘴,为毛他觉得现在所有人里只有他一个人在乎剧情了呢?当初威胁他演好剧情的剧情君去哪里了啊喂!还有那个设定君,分明就是来破坏剧情的!
    “在心里吐槽的这个习惯可不好喔!”设定君靠在白时的耳边轻轻说。
    白时尖叫一声,挂在剧情君身上看着一脸贱笑的设定君,“你为什么每次总是要出现的这么惊天动地!”
    啧啧~这姿势。设定君往沙发上一坐,心情颇好地说:“是你自己太胆小了!”
    白时冲上去就要和他掐架,剧情君一把锢住他的腰身,沉声道:“别闹!”白时立刻安安静静地和设定君眼神过招,没注意到这种姿势有何不妥。
    “你可以做到吗?”剧情君问设定君。
    设定君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答道:“你想让我修改?”见他点头,继续道:“应该可以办到,不过有可能效果不好,毕竟”设定君看了一眼白时,“这次剧情扭曲的问题很严重。”
    “看我干什么?你也有责任啊?”白时见设定君看他,不乐意了。要不是他跑出来和自己拌嘴,剧情会变成这样么?
    “喂,你同意修改么?”
    白时朝设定君哼了一声,说:“当然要改啊。”
    设定君笑了一声,说:“后果自负。”
    “要你管哦。”白时翻了一个白眼。
    ========================
    第二天,白时偷偷打量着对面的凌天漠,发现对方没有再提起昨晚的事后,放下心来。开始研究人物性格,根据他的分析(其实是在斗嘴中设定君说的),他两次带跑剧情的原因就是,没有演好角色的性格而是把自己的性格带进去了。
    突然感觉心好累!=_=好想回家……
    设定君和剧情君隔着玻璃看着里面埋头工作的白时,设定君开口说:“我不会相信你修复剧情只是为了义务。”他记得他老大虽为剧情君但很喜欢修改剧情来着。
    剧情君非常严肃地看着设定君,答道:“是。”表情认真无比。而后给设定君留下一个华丽丽的背影。
    设定君:“……”相信你我就是智商和白时一样笨蛋!
    在办公桌前坐到了下班时间,白时抬起头揉揉发酸的脖子。不一会儿,凌天漠的声音传来,“今晚留下来加班吧,把这里的文件处理一下。”
    简直是天赖,白时激动地立刻屁颠屁颠地走过去,不过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虽然这天来得比原定的晚了一天,但是只要一想到剧情回来了,白时就感动地想哭。心里默默地给设定君点了23个赞,顺便再放个烟花庆祝一下。
    白时将文件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一脸兴奋地投入了工作中。接下来就等待孟晓洁出场啦,到时候他一定会非常非常悲痛欲绝的!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白时看见凌天漠摸出了手机,心里一乐,这多半是给事件女主角孟晓洁发的信息啊!白时虎躯一抖,为保万无一失开始在脑海里哗啦啦地翻起剧本来。
    注意注意,前方高能,孟晓洁出现!
    门被粗鲁地推开,孟晓洁颤抖着嘴唇出现在房里,流着眼泪冲向凌天漠,一把抱着了他。凌天漠被孟晓洁的样子给震得愣在了原地,这是怎么回事?
    耳边,孟晓洁带着哭腔说:“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凌天漠以为是很久没找她,便回抱住她,温柔地说:“怎么会呢,别哭了,把眼泪擦擦。”但是眼神却不经意地瞄向呆愣的白时。
    白时狠狠地拧着自己的大腿,造成他在忍耐痛苦的样子。但是这个孟晓洁是怎么回事?妹子你没看剧本吧?剧本里你不应该这样跑出来的啊!大半夜的装什么贞子!再说了那也不是电视机啊喂!
    “你内心的吐槽已经快要写你脸上了。”设定君走进来,看了一眼白时,提醒到。
    白时低头不去看抱在一起的凌天漠和孟晓洁,假装很认真的在工作,其实内心在和设定君交谈。
    白时:你又跑出来干什么?朕还没有召你。
    剧情君大大方方地坐在白时的办公桌上,恶狠狠地说:“老大派我来监督你,再演砸就切你小丁丁!”
    “!!”
    此时凌天漠和孟晓洁正在热吻,凌天漠眯着眼偷偷观察着白时,发现他低着头身体不可抑制地微颤着,凌天漠眼底泛起笑意。
    白时在内心咆哮: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设定君低笑几声,突然身体一动,离开了白时的桌子。而白时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长腿给吓了一跳,设定君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的身体,“一动你就完蛋了。”
    剧情君一脸淡定把腿放下来。
    白时:……
    他现在特别想吐槽这两人是傻逼!
    设定君放开了按在白时肩膀上的手,优雅地朝他笑笑,道:“刚刚说的话其实是我在和你开玩笑,不要当真。”
    白时:_你忘了什么吧?啊?难道不应该为你这二百五行为道歉吗?啊?算了,我不接受智商比我低的人道歉!
    设定君:“……”这熊孩子!
    凌天漠和孟晓洁终于结束了热吻,正相依相偎地往内室走去,白时顿时狼血沸腾,终于到大戏了,他很想扒门看,但是理智还是阻止了他这种猥琐的行为。
    如此优秀的一个演员怎么能做破坏剧情的事呢?何况他不止优秀而且还很有素养!
    还好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白时开始酝酿情绪。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先把眼前这两个人赶走,一直盯着他看酝酿出来个p!
    但是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抬头看天花板,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白时怒了,在心里说:你们两个人在这房间里,我很不习惯,出去一下先。
    只抓桩两个人’的不是重点的剧情君默默地将视线移到设定君的身上,两个人不习惯的话,那就走一个。
    设定君:“……”
    白时:???
    最后设定君在剧情君的眼神下默默地离开了。
    白时:……
    所以,最后的情况是这样吗?剧情君你理解有问题啊喂!人数不是重点啊喂!你是故意的吧喂!
    要继续赶人么?
    呵呵,不要开玩笑了,特别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剧情君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眼神下,你就不用走了。
    剧情君满意地收回视线,仰头盯着天花板。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快给我评论吧!
    没评论好孤单_(:3」∠)_
    ☆、第十一章:第二个故事
    接下来的一个月,剧情都没有太严重的失误情况出现,凌天漠和白时的相处模式也没有太脱离剧本。这让白时高兴坏了,掰着脚趾头算日子,解决了这个故事,他就离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鸟!想到这里他恨不得分分钟卷起衣服,露出小肚皮儿跳肚皮舞。
    小伙伴们加油!胜利就在前方!
    不过还是要防着点儿孟晓洁,设定君说,只给凌天漠洗了脑,其他人没有。白时当时就无理取闹了,指着设定君的鼻子说:“丫的,你是故意的吧!怪不得孟晓洁那天像个贞子一样地跑进来呢,凌天漠还以为她抽了,弄得我都想掏出电视机扣她脑袋上了!”
    “哎哎哎,当时我可是征求过你的意见啊。”设定君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又用手指了指对面一副波澜不惊的剧情君道:“再说了,是老大吩咐我的,我的能力现在也只能改一个人。”
    白时一听剧情君的名字,顿时安静下来了。嫌弃地看了一眼设定君道:“就这点能耐还能担任设定君,嘁。”
    设定君回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要不是因为上次擅自修改npc,我们也不会被限制能力!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某人演技渣!”
    你那是鄙视的眼神吧喂!要不是看你是剧情君的手下,我早就踹死你了!白时不敢吭声,因为涉及到剧情君在第一个故事时不给他剧本的问题,所以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一下设定君。
    白时:你给我光速消失……
    设定君挑眉,心里回应道:我就不走,碍着你眼让我特高兴!
    犯贱!白时一抖眼角,做起一副委屈脸,扭过头去一把扑在剧情君的腿上抱住。设定君眉毛一抖,知道白时绝对会说要和剧情君单独讨论剧情什么的,经过上次的赶人事件这小子胆儿肥不少。心道:算你小子狠!然后一溜烟儿跑掉了。
    白时嘴一咧,亮出一口小牙牙,跟我斗,哼!脸一抬却看见剧情君面无表情的俊脸。
    “呃,我是想……”白时眼珠子一转,瞥到了剧情君的鞋尖儿,脸上一笑,狗腿道:“给您擦擦鞋子,看这儿都脏了。”
    剧情君脸一抽,一脚踹开脚上的‘哈巴狗’。
    =============================
    经过这一个月来的观察,凌天漠发现沈千时好像已经对孟晓洁没有那么在意了,便选了一个日子将孟晓洁约出来谈谈,结束他们的关系。
    凌天漠以为孟晓洁会和前两个一样不依不饶,对他纠缠不休。但是,孟晓洁却异常的平静,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会有这么一天。
    “我祝福,你和他能在一起。”孟晓洁有点苍白的面容上浮起一抹苦笑,“你不必惊讶,从你一个多月前对我说分手的时候我就隐约知道了,而这一个月的相处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一个多月前和你分手?”凌天漠皱眉。
    孟晓洁点点头,说:“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哭得有多伤心,呵呵……”
    “你确定?”凌天漠感觉好像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记忆中也出现了断带的地方,难不成自己失忆了?
    孟晓洁眼神微讶,打量着凌天漠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你不记得了?那天也是在这家餐厅,这个位置。”
    凌天漠面色一冷,招来服务生和经理询问,一番询问下来确实有此事,凌天漠沉默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也让他很内心很烦躁。
    孟晓洁面色尬尴地让服务生和经理退下,她记得那天她的情绪很激动,今天又被迫回忆起那段历史,真是…蛮怪的!不过凌天漠似乎是不记得了,怪不得又突然收到他让她去公司陪他的短信,原来这才是真相,她觉得更尬尴了。
    过了一会儿,凌天漠向孟晓洁解释道:“没什么,只是忘了一点事。”随即他的眼神一凛,冷声道:“那件事别让他知道,否则……”
    “呵呵――你放心,我不会说的。”孟晓洁起身离开,“凌总裁,如果你一辈子不说,他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你们也就永远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虽然这种感情要坦白很难,但是总要试过才会甘心,才会…死心吧。”说完,孟晓洁泪流满面地推门离开。
    凌天漠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拼命地回想那几天的记忆,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心情烦躁地起身离开,开着车子直奔酒吧。
    此时,剧情君和白时正在赶来的路上。本来可以赶到的,奈何遭遇了堵车!
    堵你毛的车啊摔!
    明明是三天后才出现的剧情,为毛提前粗线了啊!丫的,今天我不走这里过啊!不能碰巧遇到你们啊!不能听到真相的我还怎么和凌天漠谈人生啊!
    俩熊孩子,能让我省省心么?
    等到白时哼哧哼哧地跑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人走茶凉了。
    “怎么办?剧情又跑偏了。”白时委屈地看向剧情君,这次可不是他捣的乱。
    “……”剧情君无所谓地往回走,“随便演下去吧。”
    “喂,你能不能负点责任地讲话啊!”
    回头,剧情君冷笑道:“我有说要负责任么?”
    “!!”敢情这从头到尾就他一个人责任心吗?不过要不是担心回不去,鬼才担心这该死的剧情呢!“喂,等等我。”
    “哥,这位叔叔在和谁说话啊?”
    “他在和他自己说话。”
    “咦?人还可以和自己说话的吗?”
    “当然,不过这通常是深井冰的特异功能,我们这种正常人当然是没有啦。”
    “哦。”
    白时:“……”
    远处一个医院专用车驶来,停在路边,下来四个彪悍的女护士,一把上前逮住了刚刚交谈的两个中年男子,拽到车上绝尘而去。白时看了眼车后面的贴字,然后默默内伤了。
    xx精神病院。
    剧情君:“……”
    甲乙丙丁:“……”
    路边的小猫小狗:“……”
    凌天漠一进酒吧,就被酒吧老板拽进了vip包间,勾着他的脖子就问:“今天怎么没带你的小情儿过来?”
    凌天漠愣了一下,扭头看酒吧老板,看来自己忘掉的不止一件事!当下就和他勾搭上肩,促膝长谈,讲到了最后,两个人很有默契地丢出了俩字儿――卧槽!
    “这事儿真他么的邪乎!”酒吧老板久久不能回神。
    凌天漠思来想去,猜测很有可能就是那天来这里喝醉的时候出的问题,不过这世上真的有让某个人记忆出现片段消失的事情么?还有千时,总让他有种很陌生的感觉。
    半响,酒吧老板盯着凌天漠的眼睛,表情严肃地说:“说不定是你那个小情儿对你下了什么药。”
    凌天漠一脚踹过去,“滚犊子。当我三岁小孩儿么?这世上哪儿有种药?给我来一打,我把我的公司给你。”
    酒吧老板吃痛地抱着小腿,抱怨道:“你这人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凌天漠斜他一眼,说:“我刚刚那一脚就是幽默。”
    酒吧老板无语,朝凌天漠翘起大拇指,“你牛!”
    凌天漠毫不客气地将赞美收下,皱眉问:“你刚刚说,我那天对你说过千时好像变了一个人?”
    酒吧老板点点头,说:“虽然之前只见过他几面,但那天他给我的感觉是和以前不太一样,不过这人总会改变的嘛。怎么?你怀疑他不是你的小情儿?不是吧,他明明就长着沈千时的脸啊,咱这可不是什么科幻片或者什么鬼片之类的。”
    凌天漠摇摇头,抽出一根烟点上,将烟盒丢给酒吧老板。“也许是错觉吧。”
    酒吧老板一边将烟抽出来含在嘴里,一边说道:“抽烟有害健康。”
    凌天漠看了他一眼,他立刻解释道:“我说的是二手烟。”
    凌天漠:“……”
    此时,白时正在自己家里召开大会。底下坐着剧情君、设定君、文字君、封面君共四个人。纸页君和符号君因为还在小黑屋里,所以没到场。
    白时看着新出来的那两只,有点无语,他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在水底下潜着。当时,他一进屋子就吼了一句‘我的小伙伴们快粗来,要开大会了’,然后设定君、封面君和文字君就一次出场,背景音乐分别是,无,一段□□的非主流音乐,一声非常霸气的自吼‘吾来也’。但是白时就无语鸟,尼玛最后那两只是谁啊?根本没见过好伐,出来就出来吧,安安静静地当一个美男子不行么!有背景很牛x么!有本事给我来一段葬礼进行曲啊!
    设定君将封面君一把揽在怀里,对白时说道:“不许在心里吐槽我和我的人,要吐槽吐槽旁边那只。”
    白时:“……”
    话说你们两个当着我这个直男的面搅基真的好么?还有旁边的那哥们儿,你是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才导致这货如此的嫌弃你啊?啊,不对,是这三个人!
    “你真的在内心吐槽我了对不对?”文字君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用手指着白时,一副随时都会倒下去变林妹妹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