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后面就木有了!
    澹这剧情还真他么的是剧情君的风格!原版的被剧情君毁掉了(?),不然他还真想看看原版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他敢肯定,就是原版的绝对不会这么烂尾!
    关键现在大师兄误会他也喜欢杨青青,怎么才能暗示他自己是‘喜欢’他呢?直接去表白?呃……算了,他对着一张男人脸还真心说不出来,_!但是剧情更重要啊!想到剧情君的面瘫脸,他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他现在就去找大师兄‘告白’!
    然而事实是,他还是没有说出来,最后大师兄不愿意再见他,总觉得他是去求祝福的!白时汗了,头一次为自己是个直男而难过……
    就这么拖啊拖的,就拖到了成亲的日子了。期间剧情君非常友好地来看了他很多次,不是站在他旁边诡异地看着他,就是放出一头狼跟着他。
    他快被整出精神病了!
    最后关头,白时干脆心一横,猛灌了几口酒,坛子一扔,朝着沐云轩大声嚷道:“大师兄,你带我走吧!”
    静――――
    所有人统统将目光转过来,掉了一地的下巴和眼珠子。
    见半天没动静,沐云轩也愣在原地没回过神,白时索性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大声说:“你带我走吧,我不喜欢杨青青,我喜欢的是你!”
    “呕~”吐了沐云轩一身……
    最后不负剧情君所望,他们终于成功地震惊了所有人,激怒了盟主,气坏了师父,被逐出师门成功地……被赶出去了。
    白时晕晕乎乎地挂在沐云轩身上,被冷风一吹,倒是清醒了不少,当时‘战况’正激烈,奈何他酒量这么差中途给晕过去了,不过以沐云轩这脸色来看,当时的怒骂和指责还是很有攻击力的,那么多双嫌恶的眼睛,那么多谩骂的词语,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自己扛出来的!
    在心里默默地给沐云轩点32个赞,大师兄你真是个绝世好攻!我会抱着剧情君的大腿求他给你一个好的结局的!额…等等,为毛我要把自己定义成受!_(:3」∠)_
    白时从他的身上下来,他已经清醒了许多,天边也泛起了鱼肚白,白时眯眼,终于他么的要脱离这个故事了!劫杀我们的人啊,你快点出来吧,我是不会反抗的!
    “师弟,你……后悔么?”沐云轩走在白时的后面,轻轻开口。
    白时一愣,不敢转过身去面对他那双温柔的眼睛,盯着前方的天际线回答:“不后悔。”这三个字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现在他酒醒了,可再说不出什么肉麻的情话了。
    白时听见身后的沐云轩笑了,下一秒他就被拉近了一个男性的胸膛!
    卧槽,小爷我卖艺不卖身,你可千万别打我菊/花的注意,否则我一脚踹残你,最后自己抹脖子自杀!
    “要杀你们的人来了,准备好。”剧情君突然出现在白时的视野中,提示道。
    白时心里激动了,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在心里对剧情君说:“可不可以别把他杀掉?”
    剧情君一皱眉,心头不悦,“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
    “算我求你了。”白时弱下声音。
    剧情君嗤笑一声,“你有资格求我么?”
    “……”
    魂淡!白时气得咬牙,但也不敢反驳,只能在心里为沐云轩摆上一排蜡烛,希望他不会死得太惨!
    不一会儿,跳出来一些拿着武器的人,白时一看,这些个人中还有几个熟面孔,上次比武招亲的时候见到过!
    他们中有一半杨盟主的脑残粉,杀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他们让杨盟主门面受辱,该杀!另外一些则是看不惯别人搅基,觉得搅基之人都该杀!
    白时被这两个华丽的奇葩理由给雷到了,额头上划过无数条黑线!
    霎时间,刀风四起,沐云轩将白时护在怀里,白时怎么肯这样老实被护着,他的目的可是来找死的!立刻挣脱了沐云轩的束缚冲出去,脚下却一个趔趄朝前一扑,恰好一个人处在那个位置,所以白时很凑巧地就把对方的裤子给扒下来了。
    “……”
    时间有一瞬间的安静。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话说兄弟你裤衩的屁股处有个洞啊!
    “找死!”那人恼羞成怒猛地将剑看下来,白时也不躲闪,接话道:“我就是来找死的,兄弟你智商真高!”
    “叮”一声,那人手中的剑被沐云轩飞过来的剑打掉,白时扭头看一脸担忧他的沐云轩,气得挠地,马勒戈壁,找死还这么麻烦!
    没了武器的沐云轩空手去他们搏斗,几招下来手臂上挂了几道彩,白时见状怒骂一声,吐掉嘴里的草起身拔过沐云轩扔过来顶剑扑过去,和那些人缠斗起来。
    他这副身体的武功底子还不错,但一心想求死的他立马拣了一个空档把剑扔给沐云轩,并大声说:“你要是敢把剑扔回来,我就自尽给你看!”沐云轩握剑的手一顿,没敢扔过去。
    几个人见这种情况下他们两个人还在眉来眼去,怒气大增,用足了功力誓要置他们于死地,白时眼睛一亮,终于可以被杀死了,小伙伴们干得漂亮!
    但几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死成,因为都被他的大师兄拦下了!他现在恨不得一脚踹开他!
    还让不让人好好找死啦!
    明白自己冲上去撞剑尖是不可能的了,白时打算走另一条路――帮沐云轩挡剑!
    他开始认真对待朝自己攻来的人,并找着机会夺下了其中一人的武器与沐云轩并肩作战,等到沐云轩对他的注意减弱一点的时后,他假装失手,沐云轩果然失措地及时向他扑过来挡住攻击他的人,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自己的后背立刻遭到了偷袭。白时就趁这时候一把推开他,迎面接受那把刺过来的剑尖。
    尼玛,找个死我容易么?
    长剑直接贯穿白时的胸膛,尖锐的疼痛只来得及感受一秒,他的意识就抽离了那具身体,真正的沐云白,死了。
    白时被漩涡吸走的时候,他听到了沐云轩痛苦的嘶吼,“云白――”
    白时坐在黑暗中,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长吁一口气:“总算是演完了,比做五百个俯卧撑还累人!”说完抬头看剧情君,问:“那个沐云轩最后的结局怎么样了?”
    剧情君看着他,冷声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我随便问一下怎么了?”这人好歹曾经是他大师兄啊,关心一下怎么地了?
    剧情君抬眼,“我不想说。”
    “你……”白时蹭地从地上站起来,想说脏话又不敢,只能一个劲儿地做深呼吸,冷静,冷静,你现在还没有能力反抗,等有能力的时候再骂也不迟……
    “注意,注意。因为提交的剧情出现问题,所以特派小喇叭前来监督!”熟悉的系统声响起,白时一愣,就见一个长发萌妹纸出现。
    剧情君似乎是早就料到了一般,面瘫着一张脸站在原地,连眼皮儿都不曾抬一下。
    长发萌妹子走到白时跟前,微微一笑:“白时你好,我是小喇叭!”
    白时心里乐开了花,笑眯眯地说:“妹纸你可真萌=_=qq号是多少?加个好友呗?”
    小喇叭的眼角一抽,说:“我不是女生……”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故事完结哒~~(rq)/~啦啦啦
    谢谢亲们的支持,么么哒~q(s3t)r
    如果不出意外,每天11点的时候更新_
    ☆、第七章:第二个故事
    白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长得这么萌的妹子不是女生!男孩子要留那么长的头发么?特别是那个皮肤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而且这个嗓音根本就是软萌妹的声音啊――
    小喇叭伸手在白时的眼前挥了几下,喊道:“白时先生,白时先生。”
    一把拍开,白时木然着一张脸蹲下,“走开,我要重新安装一下我的视网膜。”
    小喇叭:“……”
    “你来做什么?”剧情君终于开口问道。
    “呵呵……”小喇叭僵硬地转过身,看刘海看鞋带就是不敢看剧情君的眼睛,“是苏吉大人让我来监督你工作的。”
    “不需要。”剧情君冷淡地拒绝。
    小喇叭慌乱了,苏吉大人的任务他不能不完成,可是,钰轩大人的眼神好恐怖!
    “可是……可是……”
    钰轩的脸色沉下来,眼神也变得冰冷,指着小喇叭道:“你,马上给我消失!”
    小喇叭白着一张小脸,委屈地离开了。
    钰轩大人好恐怖qaq,苏吉大人我要回家……
    遥望着小喇叭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白时鄙视地朝剧情君看了一眼,“钰轩这么大的人了,还欺负小孩子,啧啧~”
    “你刚刚叫我什么?”剧情君微眯着双眼看着白时。
    “呃……”白时心头一跳,赶紧扑过去一把抱住剧情君的大腿,哭道:“剧情君大人,我错了!我不该以下犯上,直呼你的名字,我不该说你以大欺小,那小屁孩儿本来就欠骂,你原谅我好不好qaq……”
    剧情君的脸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拔出自己的腿,说:“纠正一下,那个小喇叭不是小孩子,他只比我小一年而已。”
    “……哈?”
    这次,他要重新组装一下他的三观。他果然还是太单纯了!
    “进去吧。”剧情君指着面前的漩涡,对白时说。
    白时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上次就是被这玩意吸进去然后进到第一个故事里面的。这次,他要准备一下,腆着笑脸向剧情君伸出爪子。
    剧情君沉默,不懂。
    白时扬扬手,笑呵呵地说:“下个故事的剧本啊,你不给我我怎么按照剧情演,万一剧情又脱轨了,说不定下次那个苏吉大人会派来一个大喇叭,到时候不是挺烦的么?”
    剧情君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将剧本内容传送过去。
    白时心里一阵激动,终于可以享受当先知的感觉了,爽!他正想将文件戳开看一遍,却被剧情君用不大不小的力气一脚踹在了屁股上,顿时又是一阵熟悉的眩晕感。
    我x你大爷的啊――爷的啊――的啊――啊――
    杀猪般的嚎叫在上空久久回荡,剧情君邪恶地勾起了嘴角。
    ==========
    白时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睁开眼,入目的是白色的小型水晶吊灯,偏过头去打量周围的摆放设施。这是一间布置的非常简约时尚的男性卧室,白时得出第一条结论,这个人肯定不是穷鬼!
    对这次身份比较满意的白时撑着身体坐起来,不动还好,一动就感觉脑袋涨得发疼,两边的太阳穴也突突地跳,白时低头,从自己身上穿的西装上闻到了一股酒味,皱眉,‘自己’昨晚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
    使劲儿拍了拍脑袋,白时开始在脑海中浏览着这次的剧情内容和人物关系。
    他在这里的名字叫沈千时,是凌氏企业的总裁助理,总裁凌天漠是他的大学校友,毕业后进入父亲的公司锻炼,八年前正式继承父业,将他从另一个公司强行‘绑’来担任自己的贴身助理。至于昨天沈千时喝醉的原因是他自己喜欢的女人――孟晓洁成为了凌天漠的女友。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白时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下来,替沈千时悲催的情感经历叹惋三声。陆续喜欢上三个女孩儿都被自己的校友+上司泡走了,他的人生还能再悲催一点嘛!
    消停一会儿的手机又再次响起来,白时扒拉着头发走过去,一看来电显示――凌天漠?在脑内扫了一下剧情之后,白时摁下了接听键。
    “喂。”声音还很沙哑,白时咳嗽了几声,重新调整声线,“总裁。”
    “醒了?”电话那头,凌天漠低沉的嗓音响起,“如果不难受了,就来上班!”说完不待白时回答,便挂断了电话。
    白时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张着嘴愣了半天,一把把手机摔到床上,“你二大爷的!脾气和剧情君那个混蛋一样!”
    “我听到了。”剧情君一身休闲打扮靠在门上,一头长发也变成了利落的短发,修得他脸庞的线条更冷峻了几分。
    眨眼,再眨,白时被这样穿着的剧情君闪到了眼了,脱口而出:“你不是穿古装的么?你头发啥时候剪的?你啥时候变成一个现代人的?”
    剧情君:“……”
    他们会根据故事的不同而改变自己的外形,这种事他才不要同白时解释,很麻烦,最重要的是他不屑于解释。
    撇嘴,白时在剧情君不含一丝感情的眼神下默默地飘到了卫生间洗漱。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感叹一声这就是二十九岁的自己么?
    摸摸自己的脸蛋,白时裂开嘴,露出两排白牙牙,感觉自己帅帅哒~r(st)q这次穿进来唯一的好处就是每次演的角色身体都是自己,不过是不同时间段不同类型的自己,但可以发现好多种不同的自己,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
    乘着洗脸刷牙的时间,白时将脑中的剧本调出来,将剧情从头看了一遍。熟悉了最近几天的台词之后,白时戴上黑框眼镜,自信满满地出发。
    虽然这个故事又是一个纯爱的=_=但是,白时相信,以后的故事总会有妹子的,自己总会成为拥有妹子的霸气男主角的,握拳!
    没有等不到的妹子,只有不坚持的直男!给他三千美男都掰不弯他这个心里满是萌妹的直男!
    但是,后来每当白时想起今日的豪言壮语,每次都是泪牛满面……这都是命啊!
    白时来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午餐时间了,路过他的每一个员工都恭恭敬敬地向他问好,特别是有几个姐姐,额,不对,按这身体的年龄来看,应该是妹子。都满脸激动地偷瞄他,白时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莫名的快乐,但是不能表现出来,绷住,绷住。现在的表情应该是忧郁,麻木!
    ‘呆滞’地进了电梯,随后那几个妹子也进来了,聚在角落里唧唧喳喳地开始八卦。
    白时以为她们是在赞美自己,偷偷支起耳朵,然后他发现自己错了,这一群腐女竟然说他是受!还在乐此不疲地给他配攻!
    这简直是……太瞧不起人了!他明明是攻好不好!⊙v⊙额,好像有哪里不对……
    走出电梯,顺便回头瞪了那几个女人一眼,白时顶着一脸我很生气的表情走向总裁室,惹得最外面负责接电话的美女秘书一脸疑惑,推门的时候微微调整了一下心情。
    “总裁,上午好!”白时推开门,挂着公式的笑容,虽然早已经知道办公室里会出现的场景,但真看到还是让他被香艳到,办公室里孟晓洁正跨坐在凌天漠的身上和他激烈的拥吻着,白时的第一反应是开门出去,和剧本中一样,但是他速度太快,和剧本里沈千时愣了一下,才缓缓开门出去相差很大。
    这一点小小的区别说不定会影响剧情,白时顿时后悔地挠门,祈祷凌天漠刚刚没有注意到,不会乱想影响后来的剧情!
    但是,剧本上明明写了凌天漠从沈千时一进门就一直观察着他啊――
    所以,白时只能拼命地挠门、挠门!
    于是,凌天漠同孟晓洁开门出来准备去餐厅用午餐的时候,就看到了白时抬高的右手以食指弯曲的诡异动作并伴随着扭曲的表情看着他们。
    凌天漠:“……”
    孟晓洁:“……”
    白时:“……”
    完――蛋――了――
    白时纠结着该怎么解释这个诡异地的动作时,孟晓洁先一步打断了白时尴尬的处境,“千时,要一起用午餐吗?”
    白时内心呼出一口气,可算是回到正常剧情了。连忙按照剧本里写的摆摆手,推辞道:“不……不了……我想起我还有一点事儿要忙,你和总裁去吧。”
    凌天漠看了他一眼,命令道:“一起去吧”便拉着孟晓洁的手离开,根本不给白时二次拒绝的机会。
    反正这也符合剧情,白时也没想拒绝,脚一动便跟了上去。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身后人的凌天漠,看着白时没有一丝迟疑的身影,心头微讶异地挑了一下眉。
    这次的反应,好像同以往不一样了,是已经释然了么?呵呵。
    去西餐厅的路上,白时又将剧本调出来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直到已经把每个细节,每句对话时用的表情都熟透了。
    用餐的过程进行的非常顺利,白时小心地拿捏每一个动作的停顿,每一句台词的节奏,因为怕表情不到位,所以干脆一直低着头用镜框边隔住自己眼睛里的情绪。
    凌天漠的视线不时地扫到他的身上,白时不敢抬头只能低头一点点的切着牛排,希望可以拖到买单的时候刚刚吃完。
    为了这次的剧情进行顺利,他也是蛮拼的!
    “来一份和旁边那位先生一样的。”
    白时听到旁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不可置信地将头扭过去,“哐当”手里的刀叉滑落,剧情君正坐在旁边的桌前,手指着他的盘子向服务员点着餐。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剧情君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的人难道不应该是看不见他的么?!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么么哒~六六我爬上来更新哒~
    蟹蟹乃们的收藏和点击,我感觉我浑身充满力量啦~
    来来来,一人给一个充满爱的熊抱抱~(rq)/~啦啦啦
    我将更新放在每天上午十点了q(s3t)r
    ☆、第八章:第二个故事
    剧情君非常淡定地看了一眼白时,从脸扫到掉落的刀叉,然后非常又淡定地移开视线,安静地等待上菜。
    “千时你怎么了?”孟晓洁的来回看了他和剧情君一眼,问,“你…认识那边的那位先生吗?”
    白时脑中警报响起,糟糕,剧情脱轨了。尴尬地转回视线,僵硬地说道:“不…不认识,只是听他跟我点一样的东西,有点好奇呃…”心里已经把剧情君骂了一百遍。
    孟晓洁温柔地抿了抿嘴,“哦,是这样。”不在说话。
    这种鬼扯的理由,智商不在零以下的都不太会相信吧,白时冷汗,‘意外’来得太突然,他毫无抵抗之力啊……感受到凌天漠这种高智商人的目光审视之后,白时菊花一紧,分分钟成前线战斗状态。
    这个人是超级大boss一只,眼神毒辣,表情阴冷,特别是他还有一颗恨不得分分钟想压了沈千时的心,虽然剧本中的他不会霸王硬上弓,但是按照这剧情走样的状况来看,白时觉得他很有必要随时保持警惕之心!
    一顿饭结束,白时几乎满头大汗,一出餐厅门,想到还要坐凌天漠的车回公司,他就感觉万分的紧张,因为凌天漠会先把孟晓洁送回家,然后再载着自己回公司,关键是等到孟晓洁下车后,他就要被命令坐副驾驶的位置!
    没人,能理解他颤抖的直男心……
    凌天漠在楼下温柔地吻了一下孟晓洁的额头后,后者满脸红晕地转身进了大门,白时站在后面看到这一幕,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吐槽:用这种狗血的言情桥段让沈千时对孟晓洁死心,凌天漠你琼瑶阿姨看多了吧!
    “上车吧。”凌天漠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带着不容拒绝的口吻。
    白时假装迟疑了一下,然后心惊肉跳地坐进去,凌天漠的眼睛里染上稍许的温柔,弯下腰来帮白时系上安全带,这才坐到驾驶位置,点火启动。
    白时不由地深深怀疑以前的沈千时情商是有多低,凌天漠这么暧昧的动作,加上每次都先他一步把他喜欢的人勾到手,他居然没有一点点怀疑!不过也怪凌天漠这厮把自己的感情隐藏的很好,整整十年都没有过分僭越的行为,至少,沈千时是没有感觉到的。
    十年。
    啧――
    凌天漠的控制力真是强,大学两年也没把沈千时掰弯,怕他厌恶所以不敢对他告白,怕被他恨所以不敢对他用强,最终明白了他不会爱上自己的事实,便不再纠缠他。但是又受不了他喜欢其他女人,便把他绑在身边时时刻刻监视,一旦发现他有喜欢的女人,便先一步抢过来让他死心。
    白时默默地给沈千时点上一根蜡烛,兄弟你这辈子遇到了凌天漠这样的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从了,要么孤独终老!但是断子绝孙这条,你是永远也逃不掉了。
    凌天漠直视前方,注意到白时的若有所思,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是餐厅里的那个男人么?”
    白时顿时手足无措,剧本里没有这段肿么办?他要该怎么回答才不会影响剧情?剧情君你在哪里?快点上线啊,出大事儿啦!刚在心里呼唤完,剧情君就出现了。
    “你又怎么了?”剧情君坐在后座,双手抱胸,从后视镜里看着白时。
    听到剧情君的声音从后座响起,白时条件反射地想扭过头,但刚刚偏过脑袋就看到了凌天漠专注的侧脸,迅速地扭回,从后视镜里看剧情君。
    凌天漠的嘴角迅速翘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又问:“怎么不回答我?”
    白时:喂喂,我要怎么回答?剧本里没有这段的。
    剧情君:“随便。”
    白时无语,你这样随随便便对待剧情真的好吗?我要是你老板绝对把你丢到锅里爆炒!
    假装咳嗽了两声,白时眨着眼睛回答凌天漠:“没有,只是发呆而已。”
    凌天漠不再说话,抿着嘴,面色发冷。是他的错觉么?千时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突然想到了餐厅里的那个男人,当时千时看见他时的反应,感觉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这种快要脱离他掌控的感觉让他很烦躁!
    白时见凌天漠没有再要说话的意思,干脆就盯着后视镜‘发呆’。
    白时:你今天去餐厅干嘛?还有,他们怎么看得到你?
    剧情君不爽皱眉:“你很吵!”顿了顿还是回答了白时的问题,“去吃东西。我想让他们看见他们就看得见。”
    这种回答问题的方式让白时眼角一抽,感觉怪怪的,不过他突然发现了剧情君死萌的一面_+
    别过头看向窗外,白时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憋笑:你的嘴角沾有一点酱汁。
    剧情君:“……”
    面色尴尬地摸出一张面纸,剧情君故作淡定地将嘴角擦干净。
    凌天漠和白时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白时乖乖地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将头埋在一推文件里。凌天漠则摸出手机,给下属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们去查出现在刚刚那家西餐厅的男人。定定地看了一眼埋头苦干的白时后,便将身体丢在沙发上,手臂盖住眼睛睡去。
    面对这么多的文件,白时头都大了,不禁腹诽凌天漠这个冷酷无情的上司,自己在这里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他却在那边享受午休时光,这老板和员工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唉…白时不禁想到了他和剧情君。想想,和剧情君想比,凌天漠还是不错啦,给他的工作多是多点,性格是变态点,但至少没有危险恐吓他啊!
    “我威胁恐吓你了?”惊现剧情君!
    “哐当”,白时华丽丽地从椅子上跌下来,额头磕到了桌子的边边,凸起一个‘面色娇羞’的小包包。
    剧情君:“……”
    白时泪目揉额头:这就是证据。
    剧情君:“……”
    下一秒,凌天漠的身体穿过剧情君,一把扶起跪在地上泪眼朦胧的白时,“怎么这么不小心?磕破了么我看看。”
    白时虎躯一震,连忙摆手道:“没事,没事。总裁你去睡觉吧,呵呵。”凌天漠对白时的回答充耳不闻,霸道地将他拉到沙发上,然后一个电话拨给外面的秘书小姐,将急救包带进来。
    手被箍住了,白时试着扭开,“总裁,我真的没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凌天漠满含怒气的眼神看过来,“我还是闭嘴吧。”白时弱下去了。
    总是败在眼神下的他,真是太好制服了r(s_t)q……
    凌天漠的嘴抿成一条直线,眼底的怒火已经把白时想反抗的雄心烧成了一堆渣渣,只能紧绷着身体看着对方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要不要一脚踹过去?
    呃,目测打不过,算了。
    当秘书小姐踩着高跟鞋优雅地将急救包拿来的时候,就看见总裁大人正满眼心疼(?)地捧着助手大人的脸,温柔地(?)揉着助手大人的额头那一平方厘米的小红包(?!),惊讶地用手盖住红唇,然后神情羞涩地将急救包递给总裁大人,掩面离开了。
    白时看着美女秘书关门是那满脸的淫/笑,脸抽了。
    又发现腐女子一枚……
    凌天漠的力道很轻,轻到白时以为自己是一件易碎的瓷器,力道稍微重一点自己就会碎掉。这种情景出现真的大丈夫吗?偷偷看向旁边一声不吭的剧情君,白时果然看到了他非常、非常不好的脸色,剧情君你听我解释,这是个意外啊意外!
    白时在内心咬着小手绢儿哭诉,要不是你突然出声,我就不会被被吓一跳,不被吓一跳就不会从椅子上跌下去,不跌下去就不会磕到额头,不磕到额头就不会把凌天漠招来,然后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白时顿时鼻涕一抽得出结论:所以综上所述,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冷着脸转身,剧情君的身体穿过门,离开了。
    “?”白时心里疑惑,剧情君刚刚那一声“哼”代表什么?不是应该眼神恐怖地用言语威胁他么?这样很不习惯哎!
    等等……为毛感觉自己贱贱的……
    贴上ok绷,凌天漠将急救包收好,定定地看着白时,白时一吞口水,眼睛躲闪道:“我、我去工作。”说完,立马奔到椅子上坐好,不停地翻啊翻,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挂个‘业务繁忙’的牌子。
    妈蛋,要不是为了完成剧情,早就把你丫的炒了!
    剧情君你回来,快把这人的大脑改造一下!他这么盯着我看,我快绷不住了,到时候爆了你三围可别怪我。→_→
    剧情君没有回来,但凌天漠终于移开了放在他身上的目光,白时偷偷松口气,再这么玩儿下去,他肯定会得蛇精病的。这该死的设定,为毛要把凌天漠设定得这么强,把‘自己’设定得这么弱!
    设定君你出来,我保证不掐死你!
    然后,设定君就真的粗线了!!
    “不要以为我不出现,你就可以随便骂我。”
    白时又被吓了一跳,不过这次没有跌下去,因为他用椅背将自己卡在了桌子和椅子之间,掉不下去=_=眼前的男人戴着和自己鼻梁上架的差不多款式的黑色边框眼镜,斯斯文文的,白时的脑袋中却飘过四个字――斯文败类。
    男子将鼻梁上的眼镜一抬,笑道:“演技渣到家的白时你好,我就是设定君。”
    我擦,还真有。不过这自我介绍说的……麻烦你把我名字前面的修饰词去掉好吗!内心咆哮状。
    注意到白时满脸怒容的凌天漠疑惑地开口问:“你在做什么?”
    和设定君就修饰词加与不加的问题争执得面红耳赤的白时脱口而出道:“和一个碧池探讨人生!”说完,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凌天漠:“……”
    这绝对不会是千时会说出来的话,但眼前这个千时长得一模一样的货是谁?他沉思了,但一个人身上的体味是不能复制的啊?
    于是,凌总裁人生第一次凌乱了。
    白时默默地将头埋到文件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轰走设定君。
    设定君邪笑,心情极好地离开了。
    这是一个控制不住作死的人,终于把自己作死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终于码完哒~q(s3t)r
    小天使们可还满意?俺又来厚着脸皮打滚求收藏求评了~(_)~
    小剧场――原来剧情君还有这一面
    剧情君(盯):你是来抢我戏份的?
    设定君(汗):……不是
    剧情君(怒):那你是来抢我的人的?
    设定君(汗):……老大你吃错药了吧?我们是一个团队啊!
    剧情君(面瘫):随便聊聊而已,你这么激动干嘛。
    设定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