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儿,拿起手边的宝剑,“我去告诉师傅。”
    白时一听,那怎么行,慌忙将他按住,“都这么晚了,大师兄就不要去打扰师父休息了。再说了,万一那个女的是不小心走错地方了呢?安啦安啦。”
    “云白,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沐云轩认真地看着白时的眼睛。
    “……”
    白时坚持了30秒,败下阵来。“好啦,我招。”
    白时将倒在地上的凳子扶起来,一屁股坐下去,一五一十交代,除了关于剧情君的那段,几乎是每个细节都不放过。“怪不得她都二十岁了都还没嫁出去,就这脾气,啧~谁能受得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沐云轩心里莫名有些高兴。他觉得杨姑娘这脾气真是棒极了!祝愿她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天色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白时指着这一屋子的凌乱,高声说“你确定就这样睡了?”
    沐云轩温柔地笑笑,不去理会,只看着白时,说道:“上床吧。”
    白时脸一抽,这话怎么听怎么色/情……
    第二天,众人都起了一个大早,纷纷奔向擂台,选手们个个摩拳擦掌。
    各门派掌门分居坐在擂台两侧,身后站着自家弟子。参赛的英雄侠士们陆续到管家处抽签,抽到相同数字的便为对手,比赛次序则按照号牌的顺序。
    锣鼓声响起,杨盟主首先到擂台上致词。前半段都是感谢各门派到场,为小女的婚事做个见证人什么的云云,后半段则是介绍比赛规则。最后,好不容易讲完了,众候选女婿又嚷嚷着要看杨小姐,又颇费了些功夫才把杨青青请出来。
    杨青青一身男装打扮,黑的窄袖收腰将她的身段完美地衬托出来,高高束起的长发让她显得英姿飒爽,黑纱遮面让她的气质高冷,与昨日的丫鬟模样是大相径庭。
    白时从她一出场就感受到了她冰冷的目光,他假装抬头望天,用手挠着耳朵。左手挠完换右手,心说,悍女你昨晚打错人了!小爷我没有受伤,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是不是很生气?活该!
    台上的杨青青气急败坏,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昨晚打了到半路才发现打错人了。她往白时旁边看去,果然他旁边的男子手上缠着绷带。她也是个知对错的人,立刻朝沐云轩投去歉意的目光,但是,好像没有用。因为沐云轩一直在看旁边的白时。
    最后,杨姑娘满腹怒气的离场了。
    比赛正式开始……
    白时热血沸腾地看了四场打斗,等到第五场的时候,便觉得无聊了,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沐云轩自是不能他跟着离开,总不能让自家师父在那里当光杆司令吧!所以,白时安心地去找杨青青了。
    唉,剧情君布置的任务,不能不完成啊!
    走了两步,却发现剧情君在前面等着他。白时回忆着,最近好像并没有在心里骂过他,便也放心大胆地走过去了。他觉得要像个朋友一样地和剧情君打招呼,以表达他的热情,猛刷好感度!
    “嗨,剧情君!早上好!”白时走过去就给剧情君的肩膀来了一下,笑的比向日癸还朝气蓬勃。
    剧情君的脸上飞快的变了一下……
    呃……真的是好快,白时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表情,剧情君又恢复面瘫了。他笑容僵硬,心想,这应该……还不到会把他弄死的地步吧?
    剧情君完全忽略掉被拍肩的问题,面无表情的说:“我来和你谈谈剧情。”
    白时狠狠地抽了一口气,不可置信!剧情君竟!然!主!动!找!他!谈!剧!情!了!这是一件多么喜极而泣的事情!
    白时立刻点头哈腰,一秒钟变店小二,爪子一抬,豪迈地说:“剧情君,您坐!”
    “……”剧情君盯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患了深井冰的脑残人士。
    白时:“……”
    尴尬且僵硬地将爪子规矩地放到大腿边,开口道:“您说。”
    “如果不能让杨青青爱上你,也可以让他爱上沐云轩。这两条路线基本是一样的。”
    “哈?这样也行?那剧情不就和原来不一样了?”白时比较担心,如果剧情改变了,他会不会有什么麻烦,比如再也回不去了之类的!
    剧情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命令,你只需要服从!懂?”
    白时被这眼神看得如坠冰窖,小鸡啄米似的回答:“懂!懂!”他算是整明白了一件事,在这里剧情君才是boss,其余的都是渣渣!感觉自己就是被坑进来的,遇上个恶劣的老板,压榨他的时间和精力,还不给他发工资。而且最让他抓狂的是工作的危险系数极高,老板对他的危险系数更高!
    作者有话要说:  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欢迎大家指粗来q(s3t)r我会虚心接受的~么么哒~
    ☆、第四章:第一个故事
    比武招亲经过一天的选拔,已经产生了十位种子选手。明天则要在这十位高手种选出最强的两位!
    晚上,十位选手被分配到了一桌用膳,一顿晚饭吃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本来一开始,大家都和和气气地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把“饭”言欢。
    白时轻飘飘地飘过去,拍着其中一个身板比较瘦弱的人说:“你们十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明天交手多半是一场持久恶战,你要多吃点,储存力气,说不定能坚持到最后。”说完,他朝那人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加油,我看好你!”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这桌人刚好能听见。有一个莽汉子,一看就属于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怔怔地看了白时的背影五秒,觉得他好像说的很有道理,立刻风卷残云般地吃起来。
    他这一行动就不得了了,其余两三个糙汉子也来劲了,拼命往嘴里扒拉着饭。剩下几个还算文质彬彬的人,看到这种情况凌乱了,端着自己的碗筷默默地挪到隔壁几桌。“兄弟,往旁边挪挪,给我腾个地儿。”
    老管家一看这情况,摸着额头上的汗,向旁边的家丁吩咐道:“快去让厨房多备几桶饭!”说完,摸出随身小算盘,纠结着要不要向这几位壮汉额外收点伙食费。
    白时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淡定地夹菜吃饭。
    全过程沐云轩也看到了,白时刚一坐下,他就开口问道:“师弟,你认识那个人?”
    “不认识。”
    “不认识?”沐云轩不淡定了,“那你和他说话?”
    白时扭头甩了一个白眼给他,“不认识就不能说话?朋友都是从陌生人开始的好伐,你刚出生时,连你爹妈都不认识呢!”
    沐云轩:“……”
    白时说完,又觉得有点伤了大师兄的面子,并且是当着这么多人……他抬眼扫了一圈,众人默默低头吃饭。白时撇撇嘴,埋头继续扒拉饭,感觉这群人怪怪的!
    吃了几口,白时突然想起剧情君交代的任务,本来还不错的心情霎时间就灰飞烟灭了。
    这该死的剧情!
    让悍女爱上我多半是不可能了,只能靠大师兄的魅力了!但怎么才能让悍女爱上大师兄呢?白时撑着脑袋看向沐云轩。
    沐云轩发现自家师弟一直看自己,有点手足无措了,几次夹菜都不稳。白时发觉后,迅速移开目光,一时间,气氛略有点尴尬。
    “要不让大师兄去勾引那个悍女好了。”乱想半天的白时觉得此方法甚行,大师兄如此“关爱”他这个师弟,到时候自己再好好编编扭曲一下目的,说不定就成了。
    “咦?你们看我干嘛?”
    桌上所有人都被他那句惊世骇俗的话给震得八卦之心狂跳!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除了沐云轩。
    刚刚被惊得差点喷饭的他咳嗽了两声,问:“师弟,你刚刚…说什么?”
    “我有说什么么?我刚刚只……”话音戛然而止,白时突然意识到,他好像把那句话说出口了,汗!看着支起耳朵等待下文的一干人等,白时干笑了两声道:“师兄你幻听了,呵呵…”
    “……”
    这顿晚饭,最终以白时的干笑声结束,几位拼吃糙汉子也撑得扶着腰出去,一时间,花园的小道、曲折的回廊都出现了两三个壮汉的身影和一声声响亮的饱嗝。
    第二天早晨,白时师徒三人踩着饭点进了大堂,掌门们在内室用膳,弟子们在外室用膳。两人目送师父进了内室,这才动身寻找位置。一坐下白时就察觉到了来自不同方向的视线,沐云轩也疑惑地皱了皱眉,好像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同桌坐的人已经闭口,规规矩矩地喝着稀饭啃着馒头。
    但一大波八卦气息已经将他们包围。
    白时支起耳朵监听隔壁桌的谈话。
    “赵大宝上次去青楼找相好的,结果被他家的母老虎打得不成人样。”
    “……?”额…不对!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后面那群人。
    “那剑门门下的大弟子沐云轩好像对盟主的女儿杨小姐有意,不知道他最后会不会跳上擂台挑战呐?”
    “既然有意,为何一开始不站出来挑战?再说,这也不符合规矩啊!”
    “规矩怎么了?只要他最后能打败最后一位赢家,并赢了杨小姐,管他是不是插队的!”
    白时听到这里脸抽了,再看看大师兄,发现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立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这是谣言,大师兄你别介意,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说到这里,他抬手一指面前吃饭的甲乙丙丁,“你看,向他们这么聪明的人,肯定是不会相信这些谣言滴…”说完一脸天真地看着甲乙丙丁“对吧,各位?”
    “……”无辜躺枪的甲乙丙丁摸着二两重良心重重地点头。
    沐云轩:“……”
    既安慰了大师兄又顺便教育了几位谣言传播者,白时感觉自己真是棒棒哒!端起饭碗正准备开吃,却感受到了剧情君的气息。白时疑惑地往旁边看去,发现,剧情君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大师兄我突然肚子疼我去趟茅厕!”
    白时扔下碗筷,风一般的跑出去了。填饱肚子固然重要,但是接待剧情君更重要!
    “你跑什么?”
    白时单手撑在一棵柳树上喘了几口粗气,说道:“我…不跑…难道要在他们…面前表演自说自…话么?”
    “你不知道我们之间可以靠意识交流吗?”
    “……”白时愣了一下,大叫:“我他么给忘了!”
    剧情君无语。
    “提醒你,剧情又要偏离轨迹了。”剧情君俯下身,眼神恐怖地逼近白时的脸,“趁现在还没有偏离太严重,赶紧给我扳会来!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白时看着眼前的面瘫脸,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弱弱道:“我可以问问是怎么偏的吗?”白时觉得他最近好像并没有做什么有毁剧情的事吧。
    剧情君直起身体,说:“那些谣言本不该有的。”
    白时汗了,果然是因为昨天不小心说出口的那句话,才有了刚刚的那些谣言么?大师兄,我对不起你。
    “你放心,我一定把剧情扳回来!”
    剧情君满意地走掉了。
    白时的内心已经哭成了一片汪洋大海,遇到这种剧情君真的让人累觉不爱,来无影去无踪,等到剧情跑偏了才慢悠悠地出现,言语+表情威胁让你把剧情扳回来,又若无其事的消失,有脾气把剧情给我说清楚啊摔!
    算哒,又打不过他……
    等到白时虚弱地飘回大堂准备继续吃饭时,却看到丫鬟们已经将最后一个碗收走了,瞬间大堂内一个人都木有。一粒米没吃到的他突然好想对着那小丫鬟高歌一曲:你快回来――我已经承受不来――
    正当他准备开唱的时候,沐云轩出现,递给他一块馒头。
    白时感动地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嗷嗷道:“大师兄,你就是我亲哥!”
    沐云轩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暖得心花怒放,正欲抬手回抱,白时却已经抽身离去,拿着馒头啃起来。
    沐云轩在心里叹了口气,下次要出手快点。
    白时啃着馒头和沐云轩来到了擂台处,在师父看到他之前咽下了嘴里最后一口馒头,恭恭敬敬地走到师父跟前,行了个礼,规矩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锣鼓响起,二轮比赛正式开始。
    这时,好死不死他们旁边的几个人开始议论刚才的谣言,白时被迫听了一会儿,恨不得一脚踹过去。因为谣言已经变成了,剑门门下的两个大弟子都对杨青青小姐有意,但两个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都不忍心夺人所爱,最后,师弟甘愿退出,鼓励师兄去追求杨小姐。
    白时满脸黑线,能将一句话脑洞到这种地步,他也是跪了。他现在只希望他师父耳朵背,听不到。
    沐云轩的脸色也变了,一半是因为那些话,一半是因为他想到了师父听到那些话后的心情,手下的大弟子和二弟子都成了八卦谣言的主角,他这位古板严肃的师父想不生气也难。
    果然,路昊天刻板的声音响起,“结束后,你们两个到我的房里来。”
    白时泪目,悄悄地挪到了那几个人身边,说:“兄弟,我师父让你们安静点儿。”
    几个人扫了一眼路昊天,乖乖闭嘴。
    他们的师父回头看白时,白时向他展示自己的两排小白牙,他又转头看路昊天,路昊天也看过来,朝他点头一笑,他也点头一笑。然后二人又看向擂台。
    沐云轩看了一眼师父,发现他没有要责怪白时的意思,微微松了口气,一把将白时拽过来,“你给我乖乖站在这里,不许乱说话!”
    白时耸了一下肩膀,不再说话。
    台下,杨青青穿着一身家丁服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偷偷地打量着白时与沐云轩。这位剽悍的杨妹子刚刚不小心看到了在大堂里拥抱的两个人,龙阳之好她也知道一点,虽然有时候男人之间的拥抱很正常,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的关系有点不正常。
    特别是那个沐云轩,那眼神根本就不是一个师兄看师弟的眼神,而沐云白那个臭小子大概是不知道。想到这里,这位剽悍的杨妹子笑了,沐云白,看姑娘我怎么整你!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我发现了我的一个女汉子新技能o(s□t)o
    我家停电了,找小区里的大叔来看看,不管事儿,最后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
    咨询了一下,我就跑去鼓捣,然后来电了2333333
    求收藏~米娜桑t( ̄ ̄)r
    ☆、第五章:第一个故事
    第二场的比赛在晚饭前也圆满结束,白时无聊地在打了n个哈欠后瞥向台上胜出的两人。一个是五大三粗手持板斧的糙汉子,另一人是手持长剑相貌平平的剑客,撇嘴,为这两位勇者点蜡,毕竟为天下好男儿的幸福着想,肯牺牲自己将悍女收入囊中不是一件易事啊!
    台上,两位英雄接受众人的欢呼,台下,白时朝旁边一位小哥儿勾勾手指。
    小哥儿满脸疑惑走过来,白时笑眯眯,哥儿俩好地搭上他的肩膀道:“兄弟,在江湖上混,小弟我送你一段惊世名言――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说着拍着他的脸颊,“以后别道听途说,回到家自己再加点酱醋茶拿出来到处显摆了,这么做也涨不了粉,该掉还是掉,还容易被主角拍死,所以咱以后别那么做了哈!”
    那小哥儿听完,一脸茫然,有几句话懂,有几句话不懂,加在一起懵懵懂懂,不过话里的意思他倒是听懂了,好像是在让他以后别乱说话= =否则你看着办吧…原地浑身抖三抖,看向白时,发现对方已经拍屁股走人了。
    白时和沐云轩一前一后地跟在路昊天身后,进了路昊天的房间。
    路昊天霸气地往椅子上一座,淡淡地说道:“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云轩先开口说,白时则在脑海里敲着剧情君家的大门。
    “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沐云轩虽然猜想到有可能是与那天白时‘无意间’说出来的那句话有关,但如果将此事与师父说的话…_!云白的后背怕是又要添上几道鞭伤吧!
    此时的白时正和剧情君脑内交谈着。
    白时:这里该怎么演?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剧情君:“……”
    白时:喂喂…没收到么?难道是脑电波信号太差……不对,脑电波和信号有毛关系?
    白时开始悄悄瞪旁边的剧情君:喂!剧情君,我知道你在线,你快点回答!
    剧情君:“……闭嘴!”
    我难道不是一直闭着嘴的吗(⊙_⊙)?白时诧异地看着剧情君,后者的目光难得的躲开了一回。
    我擦,这表情还略有点萌!
    “云白,你也不知道吗?”问完大徒弟的路昊天扭头问二徒弟。
    白时回神,剧情君不给剧本,他决定跟着大师兄走,根据多年混迹小说网的经验,跟着主角走总是没错的r(st)q。
    所以,果断点头。
    想了想,又觉得以他师父的性格,不弄清楚是不会罢休的,所以,他又装着一副纯洁的模样说:“不过我猜测有可能是因为我那天在饭桌上问了几句大师兄关于杨小姐的事,所以被他们拿来议论,最后才有了这些谣言。”
    表情到位,台词到位,动作到位,白时感觉自己棒棒哒~
    沐云轩站在一旁保持沉默,算是对白时这番话的默认。
    路昊天眯着眼审视着表情坦然的白时,说:“云白啊,最近的你口才见长啊。”也许是错觉,路昊天总觉得眼前的白时并不是他的二徒弟沐云白。
    白时冷汗,有这么明显么?
    好吧,根本就是明显到不行!_|||
    白时抱大腿:剧情君肿么办?
    剧情君:“闭嘴。”说完想到了刚才的事,忙生硬地加了句“我是说让你在他面前闭嘴,接下来的我处理。”
    白时:“……”
    为毛觉得会解释说明的剧情君这么陌生呢?态度貌似比以前变好了那么一点点,难道是因为我最近都有→_→刷好感度的原因?
    剧情君将场景停住,说道:“文字,符号。”
    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屁孩儿就凭空冒出来,白时眨巴眨巴眼看着这一切,心道,这他么的也可以?然后就见小屁孩儿们和剧情君交谈着什么,白时支起耳朵却发现完全听不到,想悄悄挪过去,却被剧情君一个斜眼给瞪的不敢乱动,撇撇嘴,真后悔刚刚在心里夸了你,现在良心控诉我刚刚欺骗了它,我发现我真是个罪人!
    小屁孩儿们得令立刻跑到路昊天的身边,开始拿出扳手、虎钳、锯子、锤子、凿子(?!!),然后再外面挂上白布遮挡住就开始热火朝天地忙活起来。
    惊悚!白时被那些个工具给惊到了,这是要将他师父玩儿坏的节奏啊!打算拆了重新组装么?虽然知道这里面的人都是假的,但想到他们在里面进行的‘手术’场面,整个人还是从头到尾都不好了。
    白布后面火光闪现,各种工具的声音交替响起,白时看着那高速抖动的帘子,咽下一大口唾沫,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以后绝对不要得罪剧情君,绝对!
    最后,白时擦着一头冷汗离开了路昊天的房间,沐云轩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以为他是因为刚刚被师父呵斥,心里头难过,便开口安慰道:“云白,师父刚刚的语气虽重了点,但也是为你好,以后不要乱说话再招来这些是非就行了。”
    此时的白时哪儿有心思听这个?经过刚刚‘亲眼目睹的事件’他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然后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当成是梦境。
    不过话说回来,强行修改人物心理活动和思想这样真的好吗…不会有什么麻烦上身吧白时特别担心等下回突然冒出一个boss向他宣布他不能回去的噩耗,到时候再被做成npc放养,那他的人生就彻底亡断了qaq
    这一群让他淡疼的队友……
    ==============================
    比武招亲第三天,最后的决赛。
    锣鼓声一敲响,台上的两人一触即发,糙汉子和青年提着武器绕着擂台中心转着圈儿,白时在底下默默地数,到了二位正式动起手来,刚好是五圈。
    汉子是力量型的选手,青年时速度型的选手。难舍难分地在台上缠斗了几十招,糙汉子在青年攻击他后背的时候,将手中的板斧一甩挡在了后背,青年一剑刺下,剑刃被弯曲到了极致,然后被反作用力给弹到了擂台边缘。
    汉子回头给了青年一个冷哼,青年皱着眉头站起,然后两个人又开始反方向地转圈。
    没劲,白时看着台上又开始转圈的两个人,心头给这场没看点的打架一个差评!原来这里的江湖和电视剧里江湖差这么多,一点亮点都木有。写这本书的作者君真是差劲头了好吗?
    最后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总算是分出个胜负了,糙汉子拿下最后的名次。白时按按瘪瘪的肚子感叹终于可以开饭了,并在心里脑补了一下这位粗犷的汉子和杨悍女的婚后生活,一时间心情大好觉得自己等下可以吃三大碗米饭,但这时好死不死的杨青青出现了,强烈要求今天就要和胜出者比试,并且现在就要开始!杨盟主拗不过女儿,又征得了汉子的同意后,敲响了最后一次的‘开始’锣鼓。
    不能按时进食的白时在心里恶毒地诅咒台上的杨悍女被秒杀,婚姻不幸福,被小三上位……
    但以后让他大跌眼镜的是,这女的赢了,他么地开场还不到五分钟啊!汉子你肿么这个时候拉肚子啊,枉费哥花了一文钱赌你赢啊!
    败下阵来的汉子捂住裤裆直奔厕所,惹来众人一阵唏嘘。大家都以为这场比武招亲最终以盟主女儿还是没能嫁出去而结束,杨青青却是一抖手上的鞭子,指着台下的白时道:“我要和这位公子比试,规则不变!”
    此语一出,台下哗然,每个人都不淡定了!
    白时被这种神发展给弄得风中凌乱,下意识地呼叫剧情君,喂,剧情君吗?这里有一个作死的npc妹子,请速速来处理了她。
    而沐云轩的心里活动就相当的简单了,他扭头看向白时,心里默念道:我的师弟被台上的女人看中了,我的师弟被台上的女人看中了,我的……如此循环。直到看见白时僵硬地向擂台走去,他循环的台词又变成了,原来师弟也中意她。他偷偷按住手中的剑柄,非常纠结。
    杨青青看见走上台来的白时,高傲地笑了。
    白时提着剑,满腹怨念,他其实是被剧情君威胁来的,剧情君说要顺应剧情的发展,乖乖顺着杨青青的想法演下去,而且必须要赢,否则就把他丢去狼群,让每条狼舔/遍他全身。
    剧情君,你个魂淡啊……qaq
    “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听我的话,我给了你第二条路的。“剧情君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慢条斯理地说。
    白时嘴角一抽,是个人都会选一吧,没有人会喜欢被一百头饿狼‘亲吻’全身的。
    杨青青长鞭一甩,直抽白时面门,白时条件反射侧身用剑挡住长鞭的攻势,鞭子的走向诡异地缠住了长剑,接下来两个人展开了拔河比赛,一退一拉如此来回了几次,白时又顺着鞭子缠上了几圈往后用力一拉,杨青青见状巧妙地一松,鞭子脱手,白时又是条件反射地一把接住,然后,这场比试诡异地结束了。
    杨青青武器脱手,立即认输,白时脸抽,心里头呵呵两声,这女人刚刚是故意放手的…不得不奇怪道,这女人心里究竟在打什么算盘,恨他恨得要死,现在又故意要嫁给他,他才不会相信是因爱生恨呢!而且,他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就算是要整他也没必要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吧?
    白时偷偷看向剧情君,对方脸上的笑容很诡异啊,白时黑线鸟,第一次笑就不能给人留下好的印象吗?
    白时:你不会是给这个女人也动了手脚吧。
    剧情君:“这也是你造成的,剧情要想扳回来必须这么做。”
    白时:……
    好吧,剧情君你赢了,我说不过你!不过你这么做,你的老板造吗?
    白时赢了杨青青,自然成了杨盟主的乘龙快婿,笑呵呵地上前向众人宣布这件大喜的事情,分享他终于要嫁女儿的冲动,又把路昊天请上来谢谢他教导了一个这么出色的徒弟云云,路昊天也夸杨青青,两个人对着‘呵呵’了两三个来回把婚期敲定在了七日之后,邀请各位武林好友参加婚宴,众人一致给盟主送上恭喜二字。
    白时站在台上跟着众人呵呵笑,自己被卖掉了还要给对方陪笑这种感觉真是…太他么地奇(bu)妙(shuang)了。
    沐云轩握着剑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故事大概还有一章完结掉(st)
    因为害怕会断电断网,所以每写完一章我都放进存稿箱,但愿存稿箱君不会抽!_(:3」∠)_
    看在我如此勤奋如此努力更文的份上请亲们收藏么么哒~
    给我动力码字~吼吼~~(rq)/~啦啦啦
    ☆、第六章:第一个故事
    第二天,剑门二弟子七日后将迎娶盟主的女儿杨青青这件事迅速在江湖上扩散开来。师徒三人一路各怀心事,回到了剑门刚一下马路语芙小师妹就朝白时跑过来,问他这是不是真的,白时呵呵两声点头。
    沐云轩一声不吭回到自己房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路语芙立刻撇下白时追上去,担忧地问大师兄是不是不舒服。
    白时看着渐渐远去的两个人,心里叹了一口气,看这情况,大师兄多半是要黑化的节奏啊……估计再过几天自己就会被逐出师门,然后狗血地挂掉,这个故事也就结束了吧?简直是不能太棒了!心里莫名有点小激动啊。
    推开房门将自己丢到床上,他需要好好冷静一下,这几天过得太‘惊心动魄’了,得缓缓,眼一闭,正要进入梦乡,然后剧情君驾临了。
    白时:“……”他想睡觉啊…qaq
    默默地抹了一把脸,白时看着剧情君问道:“说吧,是不是剧情又跑偏了?”
    剧情君看着白时无比悲戚的神情,直接跳过他刚刚的话,说:“接下来,你需要给沐云轩一点提示,让他带着你逃婚。”
    “哦。”
    无精打采的模样让剧情君好看的眉微皱,白时这状态让他不怎么习惯。“……你受刺激了?”
    换平时,白时听到剧情君这句貌似在关心他的话肯定惊得眼珠子跳出来,但现在他坐在床上垂着头,恹恹地说:“暂时没有。”
    说完过了一小会儿,他却抬起头眨巴着两只湿漉漉地眼睛,冲上去一把抱住剧情君的腰,恳求道:“主子,你就把所有的剧情都给我说了吧,再这么盲演下去我就要累觉不爱了,求求您别这么折磨我成吗?我发誓以后只听你的!”说完,伸出手亮出三只手指来证明他是真的发誓了。
    剧情君:“……”他有没有告诉过他,他不喜欢被人碰,特别是腰?虽然他现在很想把这个人一脚踹开,但是看了眼他那湿漉漉的眼睛……算了。
    讨好地用头发蹭着某人的腰肢,白时说得那叫一个恳切,过了一会儿,只觉得脑中弹出了一个对话框――是否接收传送文件?
    白时大喜,立刻点勾勾,几秒后,叮铃一声提示接收完毕,立刻点开文件夹,一段段文字在出现在他脑海中,他开始快速地浏览。
    剧情君一把推开身上的白时,冷着脸留下一句,“下次不要再扑过来了,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然后消失了。
    白时撇嘴,都是男人有什么好介意的,看完剧情的他不禁哼起了‘咱们老百姓呀,今儿个真高兴~’总算是要到剧情了,大赞自己一句,演技不错,嘎嘎!
    接下来他要让大师兄阻拦他与杨青青成亲,带着他逃跑,但最后又被师父给抓回来,最后让师父知道他们这段不/伦的感情,再一气之下把他们逐出师门,然后他们遭遇劫杀自己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