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快穿]剧情君你个魂淡
    作者:六个句号
    文案
    白时穿到了一本书里,遇到了一个不负责任+动不动就威胁他的魂淡剧情君。
    白时(怒):剧情君你过来,我要和你谈谈!
    剧情君(冷眼):……你确定?
    白时(一秒变小二):爷!我马上过去……
    围观群众:→_→
    尼玛别人穿书都是把剧情君虐到墙角角里画圈圈或者把剧情君虐到躲进厕所里哭晕无数次!!!
    而白时却是……“麻麻我要回家qaq”
    本文又名:《如何逃离剧情君魔抓》《尼玛的剧情君给劳资滚粗》《一直在作死从未被超越》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快穿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时,剧情君 ┃ 配角:男主角,女主角,各种npc ┃ 其它:系统,快穿,六个句号
    ☆、楔子
    时间:月黑风高
    地点:某废弃的大楼内
    人物:白时和他的小伙伴
    事件:躲猫猫
    ……
    白时一边听着倒计时,一边在黑暗中摸索,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和这帮二货在这里玩捉迷藏。
    哦,不对,他就不该参加这场高中同学聚会,一群损友非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才肯罢休!
    白时捏着手机探路,停在了一扇门前。棱形的形状勾起了他的兴趣,这……是门吧?感觉好奇葩
    = =。楼下的倒计时已经数到5了,白时也顾不上研究了,推开门,藏了进去。
    然后,他发现自己真是太他么手贱了!
    “新目标出现,请求调派资源!”
    这是什么鬼!白时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将手机举高,“谁?谁在那里?”亮光所到之处全是一片空白,没有墙壁,没有物品。白时往地上照了一下,整个人瞬间不好了。我擦,水泥地呢?
    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资源调派完毕,开始进行绑定!
    白时脸白了,这声音不是那几个二货的,这鬼地方也没空间感。平时他在网上看的奇葩小说不少,现在八成是遇到某种奇葩设定了_|||
    系统文神马的……呵呵……
    他还真看过不少!
    果然,那系统又说话了。
    “绑定完成,小喇叭功成身退,祝您玩得愉快,回见――哔――”
    白时:……
    和想象中有点不一样啊,小喇叭妹子你不用跟着我么?
    小喇叭又上线:详情请咨询您的剧情君,这次我是真的要走了。哔――
    白时:……
    “白时?”冰冷的男声响起。
    “啊,是我。”白时下意识的回答,然后才反应过来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问道:“你又是什么鬼?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男声短暂的沉默过后才答道:“我是指派给你的负责剧情的。”
    白时听完,明了。他八成是穿到一本书里了,这个男人就是所谓的剧情君,他要在他的帮助下完成这本书的内容。
    “准备一下,马上进入角色。”
    “喂,我还没同意呢喂!你好歹让我问几个问题,了解一下啊先。我¥……”白时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被吸进了一个地方,整个人像是被放进了一个滚筒洗衣机,一阵天旋地转。他的声音由强到弱,渐行渐远……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新文了~(rq)/~啦啦啦
    各位看官快快看过来~⊙v⊙
    ☆、第一章:第一个故事
    沐云轩和沐云白是师兄弟,拜在剑门门下。两人都是自幼入门,算是门主路昊天的关门弟子。他们与路昊天的女儿路语芙一同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而路昊天也一直把他们两个当成亲儿子来教导,对待他们非常严厉,不容许犯一丝错误。
    白时一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古朴,简单的房间内。脑袋里哗哗闪过几个文字片段,貌似是这个角色的身份和后来的剧情走向。
    沐云白?这名字倒是不错,嗯……这剧本貌似描述的很模糊啊,具体内容根本就木有啊!这个“旁观比武招亲,麻烦上身,脱离麻烦,又遭遇更大的麻烦,逐出师门,挂掉!”悲催的剧情走向是肿么回事?
    剧情君,我要和你谈谈!
    “有什么事?”熟悉的男声响起,白时一惊,只见一男子凭空出现。
    白是呆愣了半响,憋出俩字儿:卧槽!
    “我问你叫我做什么?”男子又问一遍。
    白时这才想起来,这种奇葩文里,貌似有一种聊天方式叫意识交流。
    “那个,剧本内容太模糊了。求详解。”
    剧情君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时,淡淡地回答道:“没有。”
    我擦,那还怎么演?剧情跑偏了怎么办?白时不淡定了,这破书也太坑爹了,小说中没有这种情况啊,还能愉快地玩下去吗?
    “万一演砸了,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按照这种奇葩的设定来看,保不住这也是什么坑爹的梗。
    “我会在旁边提醒你。”剧情君答道。
    “……”
    怎么办?他现在好想回到去年,买一个表。
    突然,门被砸的砰砰作响,一个粗犷的声线喊道:“二师兄,二师兄,不好了……”
    白时一打开门,顿时有种跳戏的感觉。
    这大胡子,这发型,完全就是沙僧的风格啊。
    只见那“沙增”喘着粗气说:“二师兄,不、不好了,师父他、他……”
    “被妖怪抓走了?”白时顺嘴接下去。
    “啊?”‘沙僧’茫然。
    “……”
    “好啦,你快说,到底有什么事。”白时在脑袋中搜索了一下人物资料,这位壮汉应该是刚入门不久的李五,性格懦弱,完全不符合他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形象。
    “哦、哦。”李五回神,继续说道:“师父叫你去大堂!”
    师父?白时看了一眼李五,小心翼翼地问:“师父叫我去大堂做什么?我……是不是犯错了?”根据这位糙汉子刚刚慌慌张张的表现以及奇葩文的尿性来看,这多半不是什么好事,一般都是去领罚什么的。
    果然,李五有点同情地看着他,弱弱地说:“师父知道了二师兄你没有晨练的事。”
    白时一摸下巴,心道,果然如此。他看了一眼李五,笑着一把勾住对方的脖子往大堂那边走,轻声细语地说:“小五啊,师兄给你商量一个事儿成不?”
    李五被白时的动作吓了一跳,感觉二师兄今天和平时不太一样,难道是因为刚刚起床的关系?他缩着脖子问:“二、二师兄要我帮什么?”
    “以后不要叫我二师兄,直接叫我师兄行不行?”
    李五弱弱地举起爪子,“我可以问这是为什么吗?”
    “你说呢?”白时朝他微笑。
    “……”
    二师兄今天果然有点不正常= =。
    白时勾着李五的脖子来到大堂,只见里面齐刷刷站了两排师弟,他的师父路昊天一脸威严地看向他,左右两边分别站着大师兄沐云轩和小师妹路语芙。
    李五赶紧从白时的胳膊下溜出,规规矩矩地站在队伍末端,白时脸一抽,走到路昊天跟前,恭恭敬敬地喊道:“师父。”
    “为何接连几日不参加晨练?”
    白时想了一会儿,答:“睡过头了。”
    “你……”路昊天被这个理由噎了一下,斥责道:“身为门中二师兄,不以身作则,反而带头偷懒,你究竟视门规为何物!跪下!”
    白时老老实实地跪下,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靠在柱子上剧情君。心里骂道,我擦,说好的提示呢!
    见白时跪下,沐云轩上前一步,对路昊天说道:“师父,云白师弟不是这样的人,我认为此事,应该还另有原因。”
    路昊天心头虽气,但好歹也是个有理智的人,听了沐云轩的话,也在心里思量,这二徒弟他是从小看到大,手把手教的。一向是个乖巧的孩子,不会是那种躲懒的人。
    但他接连一个月不陪师弟们晨练也是事实,门规如此,不罚不行。
    此时,白时跪在地上,见路昊天半天没说话,搞不清楚这到底是罚还是不罚,自己是接受还是拒绝!心里喊道:“这剧情到底怎么走啊――”
    “受罚。”剧情君淡淡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白时暗骂了一句,马勒戈壁,您老是属牙膏的么?我不挤你就不出来。
    路昊天看了一眼白时,向沐云轩吩咐道:“把鞭子拿来。”
    “师父……”
    眼见大徒弟还想为云白求情,路昊天正想摆手,却感觉自己的衣摆被拉了一下。他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蹭过来的二徒弟正仰着脸捏着自己的衣摆,满脸期盼的说:“师父,你罚我吧。”
    路昊天:“……”
    沐云轩:“……”
    其他人:“……”
    白时的内心,已被“呵呵”刷屏了,只有这两个字能形容他复杂的心境。再一次吐槽这本书的剧情,他么一个月不出早操而已,用得着被抽鞭子么?想他当年一个学期没出早操,不过是被请了两次家长,抄了三十多份一样的检讨书而已。
    最让他想杀人放火的是,自己竟然像个抖m的人一样,跪在地上求/虐啊有木有!
    剧情君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听得到。”剧情君淡淡地说。
    “……”
    最后,白时背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三鞭子,并且两个时辰内不能上药。
    他被疼得嗷嗷直叫,沐云轩被他这叫声折磨的皱起了眉头,说:“有那么疼么?师父下手没有以往那么重啊?”
    “这还叫不重?皮开肉绽了好伐!”白时趴在床上,让沐云轩帮他把衣服脱下来,“嗷嗷――你轻点――”
    沐云轩手一顿,放慢了速度,疑惑地说:“月白,你今天怎么和平时不太一样?”
    “呃……”白时头顶飙汗,暗道糟糕,一不小心将自己的性格暴露了,沐云白的性格应该是乖巧安静的。最后他随便乱掐了一个理由,“最近变开朗了,不可以么?”
    沐云轩一愣,答道:“可以,这样挺好。”
    “那以后就别问了。”
    沐云轩又愣住,云白……好像比以前更可爱了……
    “大师兄,我把药拿来了。”路语芙推门而入,见白时□□着上身,忙将药递给沐云轩后背过身去。
    白时瞄了一眼小师妹的后背,心里感叹道:啧――这小师妹挺纯洁!
    沐云轩接过药,一点一点地涂在白时的背上,白时碍于有妹子在场,咬着牙没有叫出声。殊不知,他这行为又戳中了自家大师兄的萌点。
    “对了,二师兄。你怎么连续一个月都睡过头啊?是不是生病了?”路语芙问道。
    白时心说,我怎么知道,我刚刚才来就被拖过去挨了三鞭!
    沐云轩开口道:“前段时间我让吴叔给云白把过脉,身体并无什么问题。我猜八成是有人在捣鬼。”
    “二师兄人那么好,谁会在背后捉弄他呢?”
    “那人绝对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白时愤愤地说出口,然后感觉房间里安静瞬间安静下来,好像……又说错台词了……
    白时将脸埋在枕头上,打算让自己禁言一个小时。
    半响后,小师妹弱弱地开口:“大师兄,你确定二师兄真的没有生病?”
    沐云轩:“……”
    白时:“……”
    上完了药,沐云轩找来一个干净的里衣给白时换上,路语芙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将脸埋在枕头上的白时,笑出了声。
    “二师兄,你打算让自己憋死吗?”
    沐云轩也笑了笑,伸过手去将白时的头扭了一个方向,把脸露在外面。柔声说:“这些天,你好好呆在房里养伤。十日后,是武林盟主女儿比武招亲的日子,你和我要一同随师父前去。”
    “去干什么?武林盟主怕人气太少,把我们拉过去凑人数?那他女儿得多剽悍!”白时嘴欠地说完,发现两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默默地将脸转向了白花花的墙壁。
    嘴欠是种病,得治!
    沐云轩和路语芙在心里暗暗想,过一会儿一定要让吴叔给云白做个全身检查!
    两个人离开后,白时才把脸扭过来,瞪了一眼靠在门边的剧情君。“喂!麻烦你下次能快点告诉我剧情内容,不然,到时候演砸了可别怪我!”
    剧情君勾唇一笑,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演砸了也是算你的,不算我的。”意思是你演好演坏都跟我无半点关系。
    白时吐血:“……”
    想过这本书会很坑爹,但没想到这么坑爹!这种情况难道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么?就算不是同生共死的关系,好歹也是个尽职的管家好伐?
    果然,他还是太天真了么?
    “好歹给我讲讲我到底是穿到什么类型的书里来了吧?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转,让我很难受的好不好?”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剧情君闭眼不看他。
    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稀饭,就请收藏吧~
    白时咆哮:读者们酷爱来营救我――
    剧情君微笑看着读者:你们确定要来营救他?
    读者们:不,我们只是来看热闹的……
    白时:……
    ☆、第二章:第一个故事
    武林盟主的女儿杨青青比武招亲,盟主邀请了各个门派的好友前去旁观做媒,也不乏有些弟子是为招亲而去,许多江湖侠客也慕名前往。各路英雄陆续在前一天到达,盟主也早已经安排了入住的客房。
    路昊天只带了沐云轩和白时前去。
    路上,白时忍不住好奇,问沐云轩杨青青是怎样的女子。沐云轩扭头看他,诧异道:“你不会是想参加吧?”
    白时干笑两声,说:“我就是随便问问。”
    沐云轩皱着眉头,用眼神问他“真的只是随便问问?”
    “……”白时头一次觉得这个大师兄很机车。“算了,我不问了。”
    沐云轩见自家师弟不高兴了,忙说道:“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她。只听说她今年双十年华仍未出嫁,所以盟主才让她比武招亲。”
    白时对沐云轩瞬间变换的态度相当无语。
    师兄,你刚刚犯/贱了,你造吗?让你说的时候你不说,别人不听了又拉着别人说。
    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问:“她长得怎么样?”
    沐云轩这次心里不舒服了,又用眼神说“你这是随便问问么?明明是对她有意思。”
    白时见沐云轩这样看着他,知道继续追问他也不想说。又将头一扭,说:“不想说算了。”
    沐云轩赶紧扳过他的肩膀,“江湖上传她是个美人……”
    白时:“……”
    犯/贱也是一种病呢!=_=
    等他们师徒三人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被家丁领到了准备好的客房。一共两间,路昊天一间,他和沐云轩一间。
    路昊天一进门就被盟主拉去开会了,只剩下他和沐云轩在府里瞎逛。沐云轩貌似经常随师父下山会友,认识的武林好友不少。没走几步路,就被熟人拉走了。
    白时跟他们不熟,也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在原地挥着小手绢送走了大师兄,自己一个人瞎转悠,转到了一个亭子里。
    白时在心里狠狠地在心里给盟主这位土豪点了23个赞。瞧这一路下来的人造美景,那叫一个奢华高贵,集铜臭高雅于一体!简直就是斥巨资的桃花园!
    盟主根本就是土豪版的陶渊明!
    白时背上的伤结痂了,这几天正是痒的时候,自己伸手够不着,又没有痒痒挠。他难受地扭动着身体,最后靠在柱子上乱蹭才缓解。
    白时累的呼出一口气,心想,等一下将到大师兄,一定要让他给自己找把痒痒挠。
    “喂,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白时闻声转过头去,只见一丫鬟打扮的女子正瞪着杏眼看着他,语气嚣张,一点儿也不像一般的小丫鬟。
    白时猜测,这该不会是杨青青的贴身丫鬟吧?不过看这丫鬟的面容与气质都是上等,做个丫鬟真是投错胎了。
    丫鬟见白时不仅不回答她的问题,还一个劲儿地盯着自己看,顿时脾气就上来了,指着白时的鼻子喝道:“登徒子,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我擦!这丫鬟好大的脾气。你如此跋扈你家主子造吗?
    “眼睛长在我脸上,我想看什么看什么,你管得着吗!”白时非常优雅地回了她一个白眼。
    丫鬟怒气大增,往腰上一摸,发现自己没带武器,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穿的是丫鬟的衣服,她好像忘了自己的目的了,一时间有些尴尬,但还是嚣张地对白时说:“你等着吧,我家小姐绝对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句话,白时也震惊了。丫鬟以为他害怕了,得意地哼了一声,将头抬得更高了。她扬着下巴说:“如果你现在向我道歉的话,我可以向小姐求情,让他放过你!”
    听完这句话的白时,整个人快憋坏了,因为他发现杨青青的智商真是让他捉急!他现在已经初步判定,眼前这个嚣张的丫鬟就是杨青青本人!从刚刚摸鞭子的动作,到错愕转为尴尬的表情,还有嚣张的警告。谁家丫鬟是这样的?早就被扔锅里翻来覆去炒个八百遍了。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他现在在一本小说里,这种梗早已经烂大街了!
    白时憋着笑,说:“喂,你是杨青青本人吧。”
    果不其然,丫鬟后退了半步,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噗……对不起……”白时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去捂着肚子狂笑不止。
    杨青青:“……”
    笑完转过身来的白时,看到杨青青又怒又窘的表情,摸摸鼻子道:“那个……其实你演的还是挺像的。”见她脸色还没缓和的意思,又加了俩字儿“真的。”
    杨青青银牙一咬,丢下一句“你给我等着!”扭头离开了。
    白时对着她的背影切了一声,昧着良心夸你,你还不接受,早知道把你往死里批评!
    “你破坏了剧情!”剧情君突然出现,吓得白时往旁边跳了一步,只见剧情君站在离他刚刚很近的位置。白时拍着胸口,说:“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伐!”说完,又想起了什么,修正道:“哦,我忘了你不是人。”
    剧情君没心思和他计较这些,他比较在意的是剧情。
    “你刚刚的行为破坏了剧情。”
    白时抱胸,无所谓的说:“破坏了就破坏了呗,反正演砸了算我的,你操什么心?”说完,闭上眼前靠在柱子上假寐。
    剧情君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白时以为他走了,但又觉得气氛有点诡异,便睁开眼睛,剧情君正站在他的面前,贴得很近。白时又吓了一跳,脑袋猛得往后一仰,被撞得生疼!
    只听见剧情君用危险的口吻说道:“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分分钟生不如死?”
    白时只觉得眼前一阵风掠过,然后剧情君不见了,周遭陷入了一片黑暗。随后有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亮起,白时吞了吞口水,这些不是狼吧?啊?不是吧?
    那些绿眼睛逐渐向白时靠近,非常坚定地告诉他,没错,我们就是传说中的饿狼!
    “唰!”群狼一跃而起,扑向中间抱头蹲下的白时。白时大叫:“我错啦――”
    下一秒,狼群与黑暗消失,场景复原。
    白时咬着小手绢儿坐在地上,眼睛里满是对剧情君的控诉。妈蛋!他不就是玩儿个躲猫猫么?不就是手贱推开了那扇门么?至于让他落进这匹狼的手里么?他一定要申请换个剧情君!
    “你是不是正在打算换人?”剧情君将自己的右手握紧又放开。
    “……”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白时站起身,乖宝宝似的问道:“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剧情君非常满意白时的“有觉悟”,语气也不似刚才那么冷冰冰。
    “你要让杨青青爱上你,非你不嫁。”
    “……”
    白时送走剧情君,内心呵呵了一万遍。
    尼玛这不是要玩儿死小爷我吗!摔!刚刚才得罪了她,她现在八成正在房间里磨刀呢!现在让她不杀我就哈利路亚了!还爱个p!
    白时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碗里饭,思考着如何让杨青青爱上自己。那女人倒也沉得住气,到现在都没找过来砍他,真是折磨人!
    明知道有人要追杀你,但是却迟迟不来。这种感觉最闹心了好伐?
    “师弟,怎么不吃饭?”上桌的时候,沐云轩就察觉到白时的不对劲了。又想到是不是今日自己扔下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他不高兴了。
    于是,自作多情的大师兄向师弟道歉了。
    “师弟,对不起。是师兄不好,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陌生的地方。”
    白时白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师兄你想多了。”然后继续挑饭。
    “哦。”沐云轩默默开始挑饭。
    同桌的几个别派的弟子见这情景,均是嘴角一抽。
    白时很是捉急,该怎么办呢?明天就是比武招亲了,要是她选中夫婿就完蛋了!等等,他好像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比法!
    “师兄?”白时脸上挂起微笑,看着挑着饭的沐云轩,“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新福来得太突然,沐云轩受宠若惊。“好,你问吧。只要是师兄知道的,通通告诉你!”
    白时露出一口小白牙,“这次的比武招亲怎么个比法?”
    “挑战的人先两两之间进行比试,再让赢的人之间两两对战,以此来选出最终胜者,最后再和杨姑娘比试,赢了他就是盟主的乘龙快婿了。”
    “是这样啊……”白时摸摸下巴,这样看来,只要没有进行到最后一个环节,他还是能扭转局势的。想到这里,白时不由地笑出声。
    沐云轩听到白时的笑声,以为他有意去参加,忙抓住他的手腕问:“师弟,你想参加这次的比武招亲?”
    同桌的人齐刷刷抬起头看向白时。
    “不是,只是随便问问而已。”白时笑着端起碗对其他人说,“大家吃饭,大家吃饭。”
    沐云轩看了一眼心情突然大好的白时,扭头问同桌的人:“你们信么?”
    齐刷刷摇头。
    白时:“……”
    “谁去谁就是小狗啦!”白时被这些人看得不舒服,将烂大街的可信度最低的毒誓搬出来,众人这才低下头吃饭。
    这人与人之间怎么都没点信任呢!非要建立在一些扯淡的誓言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先放三章,以后若是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应该是每天一章。
    如果我断更了,那么或许情况是,断网了、jj抽了、被基友拉出去疯了、或者……忘了……23333333
    特殊情况,我会提前一天说的。么么哒~q(s3t)r
    ☆、第三章:第一个故事
    搁下碗筷,因为白时吃得有点多,沐云轩怕他胃里积食晚上会睡的不好,便陪他在花园里随便逛逛,消食。
    白时与沐云轩并肩走着,他思考是先负荆请罪请求原谅,再慢慢攻陷,还是霸气一点,顶着锅盖直接冲上去大胆示爱。
    不过不管用哪种,他觉得他都挺悲催的。从来没有追过妹子的他,现在居然要挖尽心思追一个他不喜欢的女生!更悲催的是,那女生还恨不得砍了他!
    唉,早知道就不那么嘴欠了……
    “云白。”沐云轩唤了一声。
    白时转头,只见沐云轩正一脸温柔地看着他。他顿时肝儿一抖,我勒个去,大师兄,我现在怀疑你是基佬!
    沐白云继续道:“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独自呆在一个地方不说话,表情也变的生动了,也不再……依赖我了……”说到这里,他停下来,扬起好看的笑容,又继续说:“不过,这样的你让我更欣慰……”
    这笑容!这台词!
    白时被刺激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扔下一句“师兄你先回房,我还有点事。”便光速似的跑远了。
    沐云轩错愕,回神白时已经跑远了。无奈只得朝他的背影大喊:“你去哪儿?”
    “我去茅厕拉翔!”
    白时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再一看,已经不见人影了。
    沐云轩呢喃着“拉翔”两个字,一头水雾。不过前面四个字倒是听清楚了,猜测可能是他刚刚吃得太多,去解决了。便也放心地向客房走去。
    已经跑远的白时见沐云轩没有追来,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心道,这剧情尼玛有点不对劲啊,不会要往奇怪的方向跑吧?大师兄刚刚眼睛里的分明就是宠溺啊!白时突然一惊,这本书不会是搅基的吧?!
    剧情君,酷爱给我粗来!
    “有事?”剧情君站在白时面前,俯视着他。
    白时见他出现,立马换上笑颜,站起来拍拍屁股,小心翼翼地问:“我能知道这本书是哪种类型的吗?”说完,他打量着剧情君的脸色,发现对方微皱了一下眉头,他立刻改口道:“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言情还是纯爱的就行了……”
    剧情君看了白时许久,最后说了俩字儿“都有”。
    “……”
    白时沉默了,他原本以为他只要演完这个就能解脱了,但是现实告诉他,他太天真了!过了许久,白时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说:“这是一本……快穿书?”
    剧情君非常无情地点头,说:“现在这个故事是纯爱的。”
    “……”白时蹲在地上,朝剧情君扬扬手,“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过了一会儿,白时想通了。
    不就是玩玩儿嘛,不就是演戏嘛,不就是坑多了一点嘛,不就是时间长了一点嘛,全当异时空探险了。爷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放马过来,爷,照单全收!
    白时迈着大步,雄赳赳气昂昂的杀回客房了。
    一推开房门,白时被吓得贴在了门上,室内如龙卷风过境的惨象,坐在床上就着灯光缠绷带的沐云轩,他半天憋出四个字儿――我勒个擦!
    白时越过满地的瓷器碎片,跳到沐云轩的面前,问:“大师兄,这是怎么了?被黑社会袭击了?”
    “黑社会是谁?”沐云轩抬起头,满脑袋问号,最近云白的话他是越来越听不懂了。
    “呃……一个非常恶劣的帮派,我也是听江湖传闻的,具体有没有我也不知道啦。”白时打着哈哈将这个问题带过去,指着这一屋子的碎片问:“这到底是谁干的?”
    他心里却是猜到了□□分,那个杨青青还真想杀了他!太凶残了!如此剽悍的女人嫁的出去才怪!
    “没看见,不过应该是个女的,身上带了股脂粉味儿。我一进门,她就把鞭子甩了过来,和我缠斗了一炷香,最后逃走了。”
    沐云轩一开始也猜的是杨青青,敢在这里动手,又是使用鞭子的女性,种种特征都指向这位武林盟主的爱女。但没有看见对方的脸,他也不敢妄加判断,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所以便将自己的猜测抹去了。
    白时听完,在心里思忖道,这个女人多半是打不过大师兄,所以,以后只要呆在大师兄旁边,就不会有危险啦!
    不过貌似现在大师兄也是危险人物,种种迹象和预感表明,沐云轩就是男主角啊,白时辶恕r么牺牲性命要么牺牲色相,二者择其一,果然还是牺牲色相好了,因为,毕竟这个故事是纯爱的嘛。虽然最后他还是会死掉!
    沐云轩处理完伤口,思索着那名女子的目的,应该是有目标的潜藏在他们的房间,招招下狠手却不致命,看来是为了惩罚某个人。他立刻开始自我检讨,看看最近有没有惹到哪个会使用鞭子的姑娘。但是,回忆了半天都没找到符合的人物,他开始将目光转向了白时。
    “云白,你今天有没有遇到过杨姑娘?”
    “没有啊。”早就猜到大师兄会怀疑自己的白时无辜地摊开手掌,淡定地说道:“我只在一座亭子了遇见了一个丫鬟。”
    “那就奇怪了。”沐云轩沉思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王者归来  承安[系统]  [重生]天王归来  饭馆小老板[重生]  重生综艺花瓶  农家小旅馆[重生]  穿越异世之生活  庄末作样[重生]  秀爷的未来星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