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玄幻 天魔降临 034,不死之身?
    铛铛铛铛……
    绵密不绝的金铁交击声中,剑光纵横交错,火星迸射如雨。
    几息之间,倪昆与高大剑手便已交手数十剑,看似木然呆滞的傀儡剑手,其剑技竟然不比倪昆稍逊,精准截住了倪昆的每一剑。
    只是力量比倪昆弱了不少,几十剑碰撞下来,反震之力将高大剑手震得连连后退,虎口亦被撕裂开来,淌下油脂一般的乌黑血渍。
    倪昆颇为诧异地一扬眉:
    “虽然这是我生平首次用剑实战,但单以剑术而论,我倪昆愿称你为最强!”
    说完长剑一展,运剑如电,再次刺出灿若星雨的凌厉剑光。
    那高大剑手似不知疼痛,不顾手掌污血淋漓,木着脸庞,寸步不让,针锋相对地出剑相迎。
    二人交手之际,华服青年连滚带爬地逃开,躲到祭坛之后,瞪着倪昆大声喝斥:
    “大胆贱民,神尊驾前,竟敢反抗,还不速速跪下,否则必有神罚降临,教你神形俱灭!”
    喝斥声中,一道道无形异力,向着倪昆冲刷而去,灌入他耳中,直刺他灵魂,要撼动他心灵,压迫他精神,瓦解他斗志。
    可惜,倪昆脑海之中,“不朽金身”的金色字符大放光明,任是异力汹涌,亦无法动摇他心志分毫。
    他甚至没有感受到丝毫异常,只觉华服青年语无伦次,不知所谓。
    这时,在华服青年被倪昆一剑穿心之后,摆脱幻象压制的苏荔、萧忘书,也终于恢复正常。
    萧忘书大口喘息着,额头满是冷汗,却目不转睛盯着倪昆与高大剑手斗剑,口中赞不绝口:
    “好剑技!倪公子剑技当真精妙绝伦,我只在师父与几位师伯、师叔身上,见过如此精彩的剑技!那剑奴也好生厉害,竟能与倪公子不相上下!”
    苏荔双手撑着膝盖,也是一边大口喘息,一边目炫神迷地瞧着倪昆运剑的英姿,口中说道:
    “萧兄,我家教主剑法,不比你家掌门差吧?要不你就加入我们教派吧,我家教主可以教你用剑哦!”
    萧忘书刚要点头,又连忙摇头:
    “不行,我可不能背叛恩师,另投他派……再说倪公子的剑法……嗯,倪公子剑技是强,但这是因为倪公子本人太强。单论他施展的这门剑法,似乎并不如何出色。”
    身为天剑阁真传弟子,萧忘书对剑术自然有着极高的鉴别能力。
    他看得出来,倪昆剑技固强,但这纯是因为倪昆本人有化腐朽为神奇之能,能将一门相对天剑阁剑法来说,略显平庸的剑法,使得精彩绝伦。
    所以他才只赞倪昆“剑技”精彩,却没有说他“剑法”超绝。
    倘若倪昆练的不是这门略显平庸的剑法,而是天剑阁传承的剑法,萧忘书相信,那剑奴在倪昆手下,根本撑不过十招。
    苏荔听了萧忘书这般评价,不爽地抿了抿嘴巴,却也无法反驳。
    倪昆练的,是她教的“小天星剑法”。这门剑法,在江湖上当然算是一流剑法。
    可天命教终究不是以剑术称雄,论剑法传承,自然远远比不上专精剑道的天剑阁。
    二人议论时,那华服青年仍在不停叫嚣,言灵助攻:
    “贱种还不跪下求饶?真要等到神罚临身,形神俱灭,才知道后悔么?”
    “聒噪!”
    倪昆眉头一皱,陡发巨力,甩手一掷,拭雪剑化作一道流光,破空而出,直射华服青年。
    他这甩手一剑,用上了十成劲力,剑光破空时,竟隐隐发出音爆之声,速度已然快过声音。
    那剑奴剑法虽强,正常比剑与倪昆几乎不相上下,可面对倪昆这爆发一掷,也是无可奈何,根本无法将之拦截下来。
    只能眼睁睁看着长剑破空,噗地一声洞穿华服青年胸膛,带着他倒飞而起,直飞出数丈开外,钉在石窟壁上。
    见倪昆甩手掷剑,萧忘书顿时一惊,道一声:
    “糟了,倪公子没有剑了!”
    说话间飞快摘下背上佩剑,就要抛向倪昆。
    苏荔却是老神在在:
    “慌什么,我家教主,真正的强项,可不是用剑。”
    说话时,那剑奴已然刺出一道惨白剑光,疾刺倪昆。
    “不好!”萧忘书惊呼。
    呼声未落,剑奴剑尖轻颤,惨白剑光倏地暴绽开来,宛若一朵怒放的白骨花朵,笼罩倪昆胸腹要害。
    然而。
    面对这在萧忘书看来,根本不可能闪避开来,更不可能徒手硬接的一剑,倪昆却是倏地抬手,食中二指并指疾点,发出一道霹雳般的破空震爆声。
    霹雳指!
    铛!
    晨钟般的金铁交击声响起。
    花朵似的剑光骤然崩散,倪昆肉指指尖,正点中剑奴剑尖。
    倪昆手指毫发无伤,剑奴长剑却是铛地一声,崩为碎片。
    剑奴这口剑,也是一口品质极佳的宝剑。
    可先前与倪昆的“拭雪剑”硬碰百多剑,早已伤痕累累,此时再与倪昆霹雳指硬撼,终于承受不住,彻底损毁。
    一指点碎剑奴长剑,倪昆大步踏前,脚掌落地之时,整个洞窟地面都随之微微一震,像是发生了地震。
    洞窟穹顶灰尘簌簌落下时,倪昆已然一拳轰出。
    这一拳,势若山崩,破空之时,声似雷震,拳峰之前,甚至荡出了肉眼可见的涟漪气浪。
    撼山击!
    剑奴手中已无宝剑,只能双臂交叉,架于胸前,试图格挡。
    嘭!
    巨响声中,倪昆铁拳狠狠砸中剑奴双臂,剑奴双臂应声爆裂,断臂抛飞,污血如雨。
    倪昆铁拳余势不易,又狠狠砸中剑奴胸膛。
    剑奴胸膛蓦然凹陷,脊背则整个爆裂开来,油脂般的黑色污血喷泉一般向后喷射出去,整个胸膛都在倪昆这一拳之下,被爆成了一副空壳。
    剑奴无力地软倒在地。
    虽未死去,兀自在挣扎抽搐,试图站起,却因失了脊柱支撑,已然再起不能。
    倪昆收回拳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剑奴一眼,背负双手,向着被钉在墙上的华服青年行去。
    萧忘书一脸呆滞,看看瘫软在地的剑奴、涂抹一地的污血,再瞧瞧倪昆背影,讷讷道:
    “原来,倪公子真正擅长的,是横练功夫和拳法哈……”
    苏荔不失时机地再次招揽,试图将名门正派天剑阁的真传弟子坑入魔教:
    “怎么样,看到我们教主神威,是不是佩服地五体投地?
    “加入我们吧,入我圣……大无畏教,有教主撑腰,你以后便可为所欲为,无论想要什么,权势、名声、财富、美人,都是唾手可得啊!”
    萧忘书尴尬一笑:“那个,我其实只想仗剑行侠……”
    苏荔正气凛然:“说得没错,咱们大无畏教也讲行侠仗义的。劫富济贫能理解吗?咱们把为富不仁的人杀掉,分了他们的金银,解救被他们奴役的苦命女子,若那些苦命女子无处可去,咱们身为侠义之辈,也只得勉为其难照顾她们……”
    萧忘书眼神尴尬地瞧了苏荔一眼,总觉这“大无畏教”不像是正经教派的样子……
    这时,倪昆已行至被钉在石窟壁上的华服青年面前。
    利剑穿心,那华服青年居然还未死去,正手握剑柄,试图把剑拔出来。
    可是他唯一的手段,就是用语言制造幻象,施展精神压迫,本身却并无几分武力,输出全靠剑奴。
    以他那点力量,根本无力把洞穿他身体之后,深深钉入石壁的拭雪剑拔出。
    尝试一阵,拭雪剑纹丝不动。
    眼见倪昆越走越近,华服青年不由惊慌失措,全力施展精神异力,大喝道:
    “跪下!我命令你立刻跪下!贱种,我是神尊在凡间的代言,是天选之子,你……”
    见倪昆不为所动,竟完全不受精神异力影响,华服青年嘴角抽搐两下,改口道:
    “我乃威远伯世子!我父曾随先帝两征北疆,一伐西域,杀敌无数,立下汗马功劳!曾得先帝金口玉言,我家子弟,只要不犯谋逆之罪,余罪皆可免死……你,你不能杀我!”
    “你怕什么?”倪昆淡淡道:“你不是杀不死吗?”
    说着,走到这位“威远伯世子”面前,抬起右手,缓缓捏成拳头。
    威远伯世子可是见过他一拳之威,根本不敢让他的拳头落到自己身上——若被倪昆打碎脑袋,天知道他的不死之身,是否真能不死。
    当下苦苦哀求:
    “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权势?富贵?美人?就算你要长生也可以啊!我可以带你进神墓,将你举荐给神尊……”
    “神尊?哪个神尊?”倪昆淡淡问道。
    “就是……”
    刚待脱口而出,威远伯世子瞳孔之中,忽然闪过一抹乌光,整个人的气质骤然一变,像是转瞬之间,变成了某个高高在上、威严无比的存在,用一种淡漠无情的眼神俯视倪昆,张口发出韵律古怪、蛊惑人心的话语:
    “你……想要长生不死吗?”
    【求勒个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开局获得不死天功  开局无敌大暴君  末日之开局获得加点系统  萌诡实录  国运造物:我开创了神龙帝国  成为魔神的我想完成你的委托  我和丧尸妹子的末日生活  我做阴阳先生那些年  最后一个青乌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