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耽美 纪笙 分卷阅读7
    纪笙 作者:纹刀

    分卷阅读7

    ?该不会是要见哪家的老太太吧!”

    “你别开我玩笑了,我说真的,我有很重要的事。”

    老王见我严肃起来,他也不笑了,“好吧,不管你是去见谁,我就当做好事帮帮你吧。”

    “你要帮我?真的?”

    “磨叽什么!走!”

    老王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们来到楼后的空地,四周都是和我们差不多岁数的老人,有锻炼身体的,有聊天的,还有下棋的,我大致看了看他们,这真的和监狱没什么分别。

    “好了,到了!”

    “这里是……”我看着面前的铁栏,它整整高出我一个头,“你是让我从中间钻过去?我再瘦也钻不过去啊!”

    “笨!谁让你钻了,我是让你翻过去。”

    “翻过去?这么高怎么翻?”如果我还是二十多岁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现在这身体……

    “啧!你自己当然翻不过去了,不还有我吗!我可以帮你呀!”老王说着便双手把着栏杆,“来!你上来!”

    “我怕把你的腰踩断了。”老王虽然比我壮,但是一看就是虚胖,他也快八十了,身体不可能比我好到哪去。

    “哎呀!没事!你以为我是你呀!我经常锻炼身体,我告诉你啊,再不快点护士她们可就过来了。”老王用下巴指了指栏杆上的监控说。

    我突然想到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接着小宇宙突然在体内爆发,我踩上他的背,双手抓住栏杆,“好!我上了啊!老王你悠着点,不行就赶快放我下来,别勉强!”

    “少瞧不起我了,准备好了吗?我站起来啦!”

    “好了!”

    老王站起来后我的头超过了栏杆,我抬起右腿慢慢跨了过去,然后是左腿。

    “你慢点!踩着点那个栏杆!”身下的老王提醒我。

    “我知道!”我的体力真的是大不如前了,仅仅只是迈个腿我就累的直喘。

    我左脚还在空中时,我就没力气了,所有的体重都放在了右脚上,我憋着一口气坚持把左腿迈了过来并稳稳的落在了栏杆上。

    下面的老王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行啊!老纪!腿脚还挺灵活的,好了,你接下来一步一步慢慢往下迈就行了。”

    “嗯。”我因为太高兴了,有点得意忘形,我低头看了看和地面的距离,太近了,跳下去根本没问题,于是双脚一蹬,我决定用跳的落地,但是我忘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二十多的小伙子了。

    “喂!你干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再次醒来时,是在医院躺着,我的右腿被吊了起来,它包的跟个大型棉签似的。

    “医生,我爸爸他怎么样?”纪凌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医生瞪着纪凌月只给了她两个字,“骨折,恐怕不在床上躺上几个月是好不了了。”

    “…………”

    医生对纪凌月的语气很不好,我知道他是在埋怨纪凌月没有看好我,而我却不敢抬头,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丢人过。

    医生走后纪凌月坐到我身边沉默不语。

    “对不起,小月。”

    纪凌月叹了口气,她看着我,“爸,这样也好,至少这段时间,你不会再乱跑了。”

    “嗯?”我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反应。

    “我……我会跟哥哥说的,我尽量让他们来看看你。”

    “尽量?他们不能来看我吗?”说到那几个儿子,我也有点奇怪,从我重生以来就没见过他们几个。

    “他们……他们可能一时还放不下,爸你不要难过,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他们不会一直生你的气的。”

    “他们为什么生我的气?我做了什么?”

    纪凌月站起来很明显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看来我以前应该也这么问过。

    “爸,我明天再过来看你,小志要回来了,我得去接他。”

    “小志又是谁?你儿子?”

    “嗯,我儿子,你孙子,下次我带他一起来看你。”

    “等一下小月,你都有儿子了!天呐!我竟然有孙子!那你……”

    “爸!”

    “…………”纪凌月打断了我,我因为太过震惊自己有孙子而忽略了她此刻的心情,现在看来,她好像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爸,我真的好累,你让我喘口气好不好。”

    “我没有……”

    “我不仅要上班,我还要照顾你和儿子,除了这些我还要在你和哥哥们之间……算了,我跟你说些干什么,反正你也听不懂。”

    “不,我能听懂,小月,如果你有压力一定要跟我说,我能……”

    “爸,我真的要走了,小志该着急了,我求求你听点话吧。”

    纪凌月摁住我的手,一个女人能有多大力气,但是我竟然无力反抗,她的手就像一条冰冷而坚硬的铁链牢牢地锁住了我。

    “我知道,我听话。”

    “那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

    纪凌月离开以后,我躺在病床看着我骨折的腿发呆,原来什么都没有的滋味是这样啊,就像吃了屎还要往下咽一样,恶心吐不出来,难受也说不出来。

    我刚刚好像把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给气走了。

    ☆、矛盾

    晚上我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被吊起来的腿发呆,病房里的病友都睡着了,不知是从哪个床上传来了鼾声,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伴着这鼾声就睡着了,但是现在我怎么都睡不着。

    重生以后我什么都没有了,不仅什么都没有,我还必须去做善事来弥补上辈子所犯下的错,可是现在看看我的腿,我还能做什么呢?

    突然间我的小腹一阵尿意,夜壶就在我床下,可是以我现在的姿势根本拿不到,于是我只能求助护士,我伸手摁了铃,头上的音响里传来护士的声音。

    “你好?”

    “护士我……”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对女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怎么了先生?换药吗?”

    “我……我想上厕所……但是身边没人。”

    “好的,请您等一下。”

    没多久值夜班的护士来了,“大爷您的家人……就你自己吗?”

    护士将夜壶递给我,“对,就我自己,我的孩子都挺忙的。”

    “在忙也要照顾父母啊!”

    我结果夜壶放进被子里,但始终没办法方便,毕竟面前还站着一个女人,“那个,谢谢你,我……”

    “大爷,您该不会是不好意思吧?”护士小姐捂着嘴冲我点点头便转过身。

    即使她背对着我,我还是不习惯,但我还是慢慢地将裤子拉下来,解放的那一刻是我真的感觉好满足,解决完后,我的满足感没了,剩下无尽的讽刺。

    第二天纪凌月带来两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们长得

    分卷阅读7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选倒霉蛋  澄然心事  完美体验派  徐徐图之  惦念已久[校园]  [全职高手]荣耀!正在直播!  有情人终成家属  基情游戏  代孕之下拉菜单后请返回